《我的青铜时代》:一支老牌访谈节目团队的淬金作业

澎湃新闻记者 黄小河

2021-07-06 15: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短视频盛行的当下,用一个多小时的谈话类长视频,和大家感兴趣的热点人物聊一些能引起共振的话题,把观众牢牢按在椅子上,这有点“偏向虎山行”的意味。
近期,访谈节目《我的青铜时代》以一期一个热搜的态势,成为了这匹迎难而上的黑马。《我的青铜时代》海报

《我的青铜时代》海报

其实也不意外。毕竟《我的青铜时代》的团队,是策划制作过《冷暖人间》《和陌生人说话》这样高热度高口碑访谈类节目的主创团队。从素人到名人,他们是如何一次次精准找到选题和人物,让观众在故事中受到心灵震撼,实在令人好奇。
近日,在北京举办的节目看片会暨主创交流会上,腾讯网副总编辑、首席主持人陈晓楠、总监制孟田芳、监制季业与一众媒体和观众围绕着节目和创作过程,展开了热烈讨论。主创交流会

主创交流会

目前,《我的青铜时代》已经推出三期,分别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罗翔、演员陈佩斯、导演大鹏,在北京举办的看片会上,主办方播放了第四期罗永浩的采访,从走入直播带货现场到详细讲述自己的还债心路历程,节目细致呈现了一个多维度的老罗,这期节目在7月6日上线。
“历史上的‘青铜时代’,是继石器时代之后人类的早期阶段,因此就有了‘人类觉醒’‘摆脱蒙昧’等内涵。罗丹著名的雕塑作品‘青铜时代’,寓意也在于此。而对于游戏玩家来说,‘青铜’则意味着新手、菜鸟。任何一个在外界看来已经功成名就的人,都经历过各自的‘青铜时代’。‘青铜时代’,或许可以解释成一个人最初认清自我、认定未来道路的那个重大的人生时刻。而将这样的‘时刻’,将这些成名人士也曾有过的迷茫,让年轻观众了解,显然是有意义的。”
每期片头,陈晓楠总会这样开启自己的心理探寻。陈晓楠

陈晓楠

“成功人士”“认清自我”“重大人生时刻”这些关键词的结合,往往会让人联想起“成功学讲座”,那些机场里高声循环播放的人生金句。
心灵鸡汤并不是陈晓楠团队所要的,这是她所害怕的。她甚至认为,这些采访嘉宾是不是王者都没有那么重要,因为谁也没有可能永远是王者。
“在成长阶段不断在锤炼自己的热爱,到底是不是一个真的热爱?”
因为有了女儿,使陈晓楠更关心女儿的教育和成长,她经历了作为母亲都要经历的思想斗争,因此反观自己,从少年走向青年,从父母怀抱走向茫茫人海,那个节点在哪儿?人应该如何走过这一生?希望从这些人身上寻求答案也成为了她做这档节目的原动力。
但她也很清楚,所有的问题其实没有唯一的正确答案。
选择:生命中的核心精神一定是一个场景描述
不难看出,团队在节目的风格定位上口味很一致。在同样是季业监制的另一部腾讯出品的纪录片《时代 我》中,对人物就有了这样的定性:不想把某位人物定义成一个单薄的、所谓的时代标签,而是寻找他人生阶段,正在发生的一些故事,将名人还原成真实的人。
同样在《和陌生人说话》中,季业认为,选取人物或者是找选题,就围绕着三个性能:戏剧性、相关性、话题性。
今日的网络生态早已不比昨日,不管是名人还是素人,三缄其口或是官方发言,总比说多了让人过度解读的好,公众也是在一次次炒作事件中厌倦了欺骗,在这样双方都信任度缺失的网络生态下,节目组这样的采访定位其实是非常严苛的。《我的青铜时代》嘉宾罗翔

《我的青铜时代》嘉宾罗翔

在嘉宾的选择上,除了机缘巧合,监制季业认为,第一就是要呈现出不同的人生样本的丰富性,第二,人物足够有代表性。
“简单的成功不能概括选择嘉宾的标准,而是在找到自我的过程当中,发生了非常有代表性的故事,这个故事才是对当下有价值的”,季业进一步解释道,“其实人物身上承载了非常深厚的历史新闻,这里不单单有人,还包括人性。”
在开始头脑风暴时,主创团队还想过用VR去呈现人物,和他人生中的关键一些时刻,后来在执行中发现,所谓的技巧,都不如故事本身的质感更有价值。
“每位嘉宾的现场采访部分,几乎都在五个小时以上,前期也有几十万字的资料梳理,一些周边的拍摄,在海量的素材中取舍,也是主创团队的必修课。”总监制孟田芳感叹说。
长达五个小时以上的访谈,前期几十万字的资料梳理,从中如何找到和节目风格相匹配的内容?
季业强调了从素材里选择核心东西的原则:“首先就是生命中的核心精神,无论是成功的人,还是普通的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一刻或那一天,一定是一个场景式的描述。比如罗翔在天桥那一幕就是,我们把它仔细的描述还原,这是一个选择标准之一。”罗翔谈到天桥上遇到一位老奶奶的故事。

罗翔谈到天桥上遇到一位老奶奶的故事。

“其次,就是考量在新媒体时代,观众真正感兴趣的点是什么,他们都是公众人物,他们的一些经历,很多部分我们已经耳熟能详了,还能有什么信息增量,还有,关注目前这个人物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对于罗永浩这期节目,主创判断,观众对于他目前如何还债的状态是最感兴趣的,这也是一个新增的信息增量。罗永浩

罗永浩

而陈佩斯那期节目,几乎整期都是金句,播出后又上了热搜。
陈佩斯说:“动物都有善良的一面,人跟动物比差很多很多。人会有各种各样的说辞搪塞自己,来安慰自己。把自己的很多残暴的东西合理化。”
“什么都不如自由。那种心性的那种快乐,那种放任,在大自然里放飞,特别享受。在泉水里洗脸,刷牙,洗菜,山桃花满山正开的时候,像云像雾一样,那个美啊。一阵风吹来,那叫杏花天雨。”
“谁都不用迎合,其实是很奢侈的。”陈佩斯

陈佩斯

采访陈佩斯,陈晓楠根本没想到他会同意,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她也没想到,他竟会是这样的一个生命底色。
“和外界所打上这个标签‘悲情英雄’,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给我们印象更多的是他对于乡野的,在他生命底色所打下的那样一种基调。自由对他如此重要,放任对他如此重要,走前人未走过的路对他如此重要。”
陈晓楠觉得自己很幸运,看到的是跟很多人印象当中不太一样的陈佩斯。
节目播出后,陈佩斯在节目里关于喜剧的思考,也引起了热议。季业看到了有写到关于陈佩斯的文章,很受启发,也很欣慰。
“作者看了节目,引发了一个具有现实意义又严肃的话题,也有一种现实的讽喻。当喜剧离开真实的生活,离开苦难,离开人生的尴尬,离开那些现实批判的时候,当喜剧变成单纯的歌颂,它就变得什么都不是了,这是一个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思索。”季业强调说。
大鹏那期节目播出之后,季业也在微博上写了一段话。季业微博截图

季业微博截图

在节目里,大鹏的各种世俗的标签被一个个撕去,他变成了普通的小镇文艺青年。他有在小镇里那种鹤立鸡群想要闯世界的渴望,他有来到大世界的失落迷茫,他也有所谓成功之后又要不断证明自己的自卑纠结。
季业说,“这种实现和自我证明,在很多从小地方走出来的,有一点才华的年轻人身上,都会找到共鸣。”
那期节目播出后,人们不再在弹幕上骂他低俗,说他拉低节目的水准,而是评价说,“大鹏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他做的很多事情需要被人的肯定,不然他就没有前行的动力,但这不更贴近于我们吗?我们没有大鹏的成功,但和他有着一样的挣扎。”大鹏

大鹏

取舍:软性的信息增量依然是可贵的
陈晓楠的采访风格是春风化雨式的,可能预设好的问题就摆在心里,是刨根问底弄清楚答案?或是和一起和受访人默默重回到记忆深处?无疑她更倾向于后者。
陈晓楠说,采访的时候,就是要一个极真、纯粹忘我的状态。
“比如,罗永浩后面谈到了他去借钱的心路历程,每还一笔债,怎么去勾划,这其实是一个人的情感信息增量”,陈晓楠感慨道,“(采访)这是一个极具耐心的过程,一点都不能急,一点都不能假,一点都不能不纯粹,我们采访间肯定要搭建一个绝对一点杂音都没有的房间,他视线里没有任何人,这是一个超时空的环境,像催眠,我没有学过心理学,但你的问题会搭建出某些场景,让他会回到这个场景。”
陈晓楠总结说,所以我觉得我们奔着故事去,奔着场景去和情感去,不完全是奔着那个金句去,但是最终那个东西一定会流淌出来的。
面对素材的取舍,季业认为一定要狠心。
首先要跟团队一起探讨,一类素材,还是二类素材,还是三类素材?其次要考虑片子的节奏。
被问及如何在已知的故事中找增量,季业认为,看素材的时候,还要感受那种新鲜感和熟悉感,对这个人物哪一点最感兴趣?这是要在后期综合来评判的。不可能在这一期节目中,百分之百全是信息增量。
“信息增量也分硬性和软性,硬性的就是这件事是第一次说,非常宝贵。但软性的信息增量,当你这个采访者和他建立一个特殊的(气)场之后,这个嘉宾呈现出更加开放的状态,或是更加放松的状态,更加真挚的情感,这是软性的信息增量,它依然是可贵的。”季业补充说。
谈到采访的技巧和必要条件,季业认为,还是要有人生阅历。
“我觉得不一定跟年龄有关系,但是确实跟你对人性的敏感,以及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有关系,打一个比方说,你采访陈佩斯,他提到了他下乡时候的那种他对人性善的感动的力量,如果你对那一段历史完全不了解,一头雾水,你真的就不能理解那一刻的陈佩斯。”
季业觉得,做人物,难就难在要求对人性,对历史,对社会都有足够的了解和理解。这个了解和理解不一定跟年龄有关系,但是一定跟你的好奇心、你的求知欲,你对人性的敏感度有关系。罗永浩接受采访。

罗永浩接受采访。

传播:使用互联网分发思路来倒推制作
谈话节目不免拿来比较,陈晓楠也坦荡剖析:“窦文涛讲《铿锵三人行》,就像从地球上把一个东西拉到星球中,再拉到大的宇宙中,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勾连起来,勾连起来是一个大拼图;我们不是,我们是一花一世界,一颗尘土里头,一颗心脏里头扎进去,其实殊途同归。我们对知识解读不太拿手,尽量避免误解的去留白。”
从传播的角度,孟田芳认为,现在互联网端做长视频好像有点弱势,因为互联网生态越来越丰富,层次也越来越多元,我们做的这一类东西,还是在找到它的受众,或者是说在找他们的过程当中,但也不为此特别焦虑,还是相信好的内容,本身的质感和传播的可能性。
在制作过程中,《我的青铜时代》也使用了大量的互联网分发思路来倒推制作。
比如,每期都有一个漫画来画当期嘉宾,甚至把漫画做成动画,这是一个年轻人能接受的方式;另外主创也会把“青铜故事”做成相对中短视频的体量,来进行分发。
“就像提到相机他们会想到佳能,‘佳能感动常在’,可能对你这个广告语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其实它是很打动人心的一个内容,占据了用户的关注度。我们做的这种精神产品,其实也是在输出打动人心的东西。”
一个人如何在年轻时找寻自我,找寻热爱,又带着自我和热爱去穿越未来人生中的迷茫、困顿,甚至是一些至暗的时刻,主创们都真诚希望,年轻人看了《我的青铜时代》会得到真正的共鸣和启发。
几期节目下来,是否在这些人身上寻找到了答案,陈晓楠这样作答:“有一个作者看了节目写了一个解读,他在罗翔和陈佩斯身上看到了什么是敬畏,有些东西是大于你的努力,可能就是一些命运。陈佩斯对喜剧的根在哪,他一直是在追求。罗翔的敬畏来得更加明显,可能真正能够成事的人,他会有一份敬畏来看待自己的命运,你热爱的那件事是大于你的,那你会走得更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我的青铜时代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