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发呆大赛发起人:现代人发呆会觉得堕落,参赛能减少不安

实习生 王秦怡 澎湃新闻记者 苏展

2015-07-08 10: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4日,一名男选手坐在地上发呆。  CFP 图
近日,第二届国际发呆大赛在北京世贸天阶举行。首届发呆大赛由韩国艺术家Woops Yang发起,在首尔举办。
“Yang在韩语里是‘女士’,(Woops Yang)就是‘让人惊讶的女士’。”Woops Yang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
Yang的另一个身份是青年艺术家,画画七年,时不时被BS(殚精竭虑症)困扰,“艺术家的压力在于,一直工作没有太大成果,不工作又感到很不安。”更让Yang不安的是,天天反复这种生活,她成了手机的奴隶。
这也是大赛创意的发端。她发现,在快节奏的社会下,现代人都患有BS症,内心不安,满身疲倦,发呆会觉得堕落,不赶上周围人的步伐会焦躁,“以大赛的形式,不会令人不安,还有可能成为一件很有价值的事情。”事实上,此次比赛前,参赛报名人数达到1000多人。
今年4月份,Yang来北京考察比赛场地。绕了一大圈,三里屯、798艺术区、望京SOHO、太庙、建国门SOHO,都不是她心中理想的比赛场地。Yang的想法是,最好在CBD闹市区。偶然在世贸中心逛街,繁忙的写字楼,与发呆形成的对比感,正是Yang要的感觉。
也是这次,北京发呆大赛的策划者曹甜甜第一次见到Yang。2014年11月份,曹甜甜邮件给Yang,提议把活动引入中国。“很多中国人在成都、西安办的发呆大赛,已经走样了,他们不知道这个活动的灵魂在哪里。”其实,曹甜甜原来也以为发呆大赛很简单,直到Yang打开PPT讲具体怎么执行的时候,她惊呆了 。
曹甜甜提到这次比赛中的一个细节。7月4日,因为比赛开始时间比计划晚了一会儿,本来要加长半个小时。后来,Yang发现太久了,加长了10分钟后,立刻停止了比赛。“不是时间越长越好,那就成木头人游戏了。”比赛过程中,Yang安排了很多志愿者服务,每人有四种颜色的牌子,身体不舒服需要按摩,举红牌;口渴了,举蓝牌;天气太热要扇子服务,举绿牌;想上厕所,举黄牌。而选手的着装也要体现个人的职业及爱好,比如,有人穿了lolita装(一种以歌特和古装为基础的服饰)。
对于网上诸如“吃饱了撑”的评论,Yang坦言:“在网上收到的信息让我感觉很累。”不过,这并不会造成她对活动本身的怀疑。按照预期,第三届国际发呆大赛将在中国香港以盈利的方式举办。
7月4日,一名女选手坐在地上发呆,身后还有一只“轻松熊”。  CFP 图
【对话】
澎湃新闻:平时你自己喜欢发呆吗?
Woops Yang:我又不是外太空来的,我需要发呆。在我小的时候,我常常发呆。但现在不会。
澎湃新闻:因为现在太忙了?
Woops Yang: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常常感到不安,所以没法好好发呆,还有最近总是有很多想法。另外,办发呆大赛的确有些忙,所以才没时间发呆了。
澎湃新闻:有什么想法?
Woops Yang:开发可以在都市玩的游戏。
澎湃新闻:你在来北京举办发呆大赛前,对这个城市做了一些考察。有什么感受?
Woops Yang:北京和首尔一样都是节奏快的城市,实际我在北京看到很多人都没法脱离手机,一直盯着屏幕。
澎湃新闻:以你的观察和亲身经历来看,现在的人为什么没有时间发呆?
Woops Yang:我觉得人们常常会发呆。事实上,现在发呆的人更多,只是人们没有发觉而已。现在的人大脑承载不了这么多信息。在节奏如此快的社会中,人们总会忽视自己有时候会发呆这件事。但是,当人们发现自己正在发呆的时候,会迅速从这种状态中解脱出来。因为人们感觉自己非常忙,会觉得发呆这件事很奢侈。这不是因为个人愿意,而是整个社会环境便是如此。而我们没法改变社会现状,所以总是让自己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好让自己适应这个快节奏的社会。
澎湃新闻:你感觉参赛者们享受这个比赛吗?
Woops Yang:在首尔,参赛者们会享受这个大赛,但在北京,我发现很多参赛者是特别认真地参赛,认真地发呆。在北京,发呆过程中,有些违反规则或失败的人会被拖出去。在首尔,没有什么人中途被拖出去,即使拖出去也无所谓,他们觉得这个大赛本身是闹着玩,是让人感到愉快的一个比赛。但在北京,被拖出去的人会感到很不满,还有人发火。我觉得这种差异蛮有意思。
澎湃新闻:所以北京的参赛者可能是为了比赛而发呆,胜者有奖品吗?
Woops Yang:正是如此。我会给胜利者奖杯和奖状。第一届发呆大赛的第一名就把奖杯颁给了这届的冠军。
澎湃新闻:当艺术家会不会加剧你的某种焦虑?这毕竟是一个非常累人的职业。
Woops Yang:世界上没有特别简单的事,艺术是一件很具有创意性的事,可以让我忘掉很多其他特别困难的事。艺术很累,但能够创作一些新的东西,我觉得特别开心。
澎湃新闻:你是从事什么方面的艺术?
Woops Yang:我之前是一个画家,已经画了有7年了。当我觉得特别疲倦时,我会想起发呆这种跟大家互动的行为艺术,在画画过程中感受到的压力,我通过这种方式释放。艺术不能让我挣到很多钱,有时候还会让我感到痛苦,我就用这种活动让我自己开心,也让大家开心。
澎湃新闻:会有生存压力吗?
Woops Yang:画画和现在的行为艺术都会让我感到生存压力,但起码现在的活动是跟大家互动,让我觉得很开心。
澎湃新闻:现在还画画吗?
Woops Yang:近两年我画得不多,但我仍然热爱画画,喜欢当一个画家。
责任编辑:彭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发呆大赛,Woops Yang,殚精竭虑症,低头族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