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亭的浮生半日芭蕉绿

2021-07-20 11:5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小意 意苏州窗前谁种芭蕉树?
阴满中庭,阴满中庭
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
——李清照
芭蕉
2021
清人蒋坦的芭蕉雅事是淅淅沥沥了听了一晚的雨打芭蕉,他写道:“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翌日,雨霁,蒋坦竟意外地见到叶上有续语:“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现代作家周瘦鹃的芭蕉极富诗意,“芭蕉叶上潇潇雨,梦里犹闻碎玉声。”他将两株芭蕉幼苗植入一紫砂长方形浅盆,栽入石笋,在蕉荫下还“聘请”了一陶质老叟,趺坐抚琴。独坐一隅,手捧一书,清茶一盏,片片芭蕉,点点闲愁,闲步踱去,曲径通幽。这是多么美妙的感受。这样的“文化意境”也就是他最善于营造。画家沈周的芭蕉是哲学问题,他关注的是芭蕉承雨有声,雨动蕉静,动静配合出现天籁之声。“雨打芭蕉”在文人墨客的心中,是一首诗、一幅画或是一首歌。所以,江南园林多有蕉雨轩、蕉雨书屋等建筑,古人为欣赏芭蕉的婆裟疏影,聆听雨中的芭蕉声韵,常在书房、卧室的窗前配植芭蕉数株。“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以水环园的沧浪亭可谓是独一无二,其气息最为高古,据说沿水的假山还是宋代原作。而我最爱的应数芭蕉了。
沧浪亭的芭蕉有多处,都很可观。自小喜爱芭蕉,宽大厚实的叶片,通身亮绿,无论出现在何处,都会赋予我视觉全部的清凉。“五百名贤祠”建于清康熙间,宋荦抚吴重修沧浪亭时“仍旧屋而新之”。祠为五间硬山顶建筑,门前栽有朴树、绿竹、芭蕉,环境清幽。周以围墙,东西月门洞上分别嵌以“周规、折矩”砖额。 五百名贤祠前的芭蕉最美。到了盛夏,蕉叶往往因为烈日的炙烤或长期的风吹雨打而裂开或略有枯黄,就不是这么容光焕发了。若是遇上雨天,那真是一种无与伦比的诗意。雨点打落在芭蕉叶上,有无穷的意境可听。暴雨时听,大珠坠落,气势有如铁马冰河;细雨时,稀疏扫叶,叶忽高忽低,其细腻像与人低语,又像一位有心人淡淡的思念和惆怅......若是雨夜听,那便独倚窗前,与天与地往来享赏,听它共雨邀舞,共雨对吟,听它舒卷余有情。夏日的芭蕉,许人间丝丝清凉。
“开门看雨,一片蕉声。”有芭蕉的地方,就有阴凉。有阴凉的地方,心也清凉。
视 觉 / 人间天堂世界
— FIN —
原标题:《沧浪亭的浮生半日芭蕉绿》
阅读原文
关键词 >> 湃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