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伟10米气手枪摘铜,他和杜丽的“神仙爱情”太令人羡慕

澎湃新闻记者 宋承良 实习生 金叶 焦吾达提

2021-07-24 14: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杜丽、庞伟夫妇。

杜丽、庞伟夫妇。

奥运会开幕式前,中国各个参赛队已经在赛场中开始适应场地训练。
杜丽与庞伟这对射击伉俪夫妇集体出现的画面最为惹眼,镜头中两人互相交谈和鼓励的镜头也被戏称为“撒狗粮”。
24日,第四次参加奥运的庞伟出战男子个人10米气手枪决赛,他以217.6环拿下铜牌——至此,他们夫妻俩总共拿下了3金1银3铜。
更厉害的是,杜丽就是为中国拿下东京奥运首金的杨倩的教练之一。射击夫妻的相互扶持
2009年11月29日,杜丽与庞伟在保定举行婚礼,成为了新中国体育史上的第一对奥运冠军夫妇。
但在北京奥运会夺冠之后,庞伟在之后的两年鲜有佳绩,连世界大运会也只能到男子10米气手枪的亚军。伦敦奥运会上,庞伟最终没能拿到奖牌,获得男子个人10米气手枪第四名。
那时,杜丽也未能拿到女子10米气步枪的奥运资格,她只能参加步枪三姿,在这个北京奥运会上她拿到冠军的项目中,杜丽也未能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最终排名第13名。
杜丽状态不佳,最主要的原因是伤病,一直帮杜丽照顾孩子的妈妈透露:“杜丽左半边身子劳损严重,肌肉僵硬,都快半身不遂了!”
因为生子和伤病,杜丽缺席了众多积分赛,但强烈的作战欲让她做出了“带儿子到北京集训”的决定。白天,杜丽在队里训练,但晚上回到家,只要时间允许,杜丽就主动带着不满2岁的孩子睡觉。
“孩子也习惯了,每天等妈妈回来才肯睡。”杜丽的妈妈说。庞伟继续为了金牌冲击。

庞伟继续为了金牌冲击。

伦敦奥运会双双无缘奖牌,庞伟和杜丽没有选择放弃,两人互相扶持和鼓励一起选择了继续向里约发起冲击,“我们两人谁打不好可能都会难过,但我们还是希望能给对方能量。”
庞伟也说:“平时训练中出现了问题,我都会跟她说说。她和教练的作用是不同的,她是从运动员的角度来帮我解决难题,有时她说的话,我接受起来可能更容易一些。”
后来杜丽回到了国家队,这让庞伟的心踏实很多,“每次她都会很耐心地听,然后帮我分析。她其实经验比我多,她说的话,很多都有道理。有她在,我的心就更踏实一点。”庞伟在比赛中。

庞伟在比赛中。

里约奥运会资格赛,杜丽和庞伟排名都是第一,但很可惜,最终的结果是一块银牌和一块铜牌。
没能拿到金牌,庞伟多少有些失望,“让国旗升起来了,但没让国歌响起来,有点遗憾。”不过庞伟也承认,相比金牌,经验和感悟是宝贵的,“我比4年前要成熟,但还没有做到最好,我希望自己能继续努力,在射击事业上继续感悟一些东西。”
而在杜丽面对困难时,庞伟也总是会在她的身边贡献力量。
里约奥运时,杜丽重返国家队后需要尽快适应射击决赛的新规则,庞伟就会将他的经验、办法告诉杜丽,这让她少走了很多的弯路。北京奥运,庞伟夺金。

北京奥运,庞伟夺金。

“我的能力战胜不了我的欲望”
杜丽在里约奥运会后走上了教练岗位,女子射击队中有很多年轻选手,有过丰富奥运经验的杜丽角色不单是教练,某种程度她还起到了心理导师的作用。
“凡事都有两方面,没有绝对的好和坏,机遇和困难一定是并存的,还是要以积极的心态去应对,抓住这种变化产生的机遇”。杜丽说。
“中国有句老话叫‘以不变应万变’,我觉得这句话对竞技体育来说有点被动,一定要变化,而且要主动去变化,才能把主动权拿在自己手里。”
杜丽也经常跟运动员说,奥运会推迟给了他们更加充足的时间,有助于扎实基本功、丰富比赛经验。因此,杜丽建议运动员们抓住潜在机遇,根据自身特点有针对性地进行调整,积极适应新情况。里约奥运,庞伟拿下铜牌。

里约奥运,庞伟拿下铜牌。

庞伟则在休整了一段时间后,决定重新回到赛场。
2016年之后庞伟都没怎么训练,直到2019年,他才又开始投入练习并参加比赛。当时他凭借着超强实力挺进了射击世界杯总决赛,并最终击败各路选手,拿下了冠军。
他坦言对于过去两次的奥运会失利心有不甘,参加东京奥运会就是想弥补遗憾。
庞伟在这次东京奥运会上有两个参赛席位,除了自己之前最擅长的10米气手枪个人,他还会参加混团项目。对于即将年满36岁的庞伟来说,这次奥运会很可能是自己奥运生涯的绝唱,他也希望能以金牌完美收场。“2008年的时候,其实自己不知道什么是奥运会,也没有概念,就感觉奥运会只是一场比赛而已。当有这个想法以后拿奥运冠军就并没有那么难。但是就参加伦敦奥运会的时候,其实自己就是出现了无形的压力。”
回顾自己之前的奥运生涯,庞伟说还是要看淡结果,“其实当你想要冠军,有意识去做的时候,可能你的过程就没有那么自然,就是我有一种感觉——我的能力战胜不了我的欲望。”
“通过总结了这些经验,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把心态放平衡,做好自己的事情,努力就好,对结果看淡一些。”
作为奥运会的四朝元老,现在庞伟的确已经非常超脱了,“奥运会就是奥运会,它跟世界杯,跟任何比赛都不一样。针对奥运会,就是会有很多心理的变化,可能我们的战术就是世界杯一个冠军都不拿,奥运会就可能会能放下包袱,轻装上阵,这都是一种战术的安排。”
“升国旗奏国歌是我的理想,其实也就是想完成自己一个梦,所以我觉得真的是全力以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腾飞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东京奥运会

相关推荐

评论(52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