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林妹妹”王文娟仙逝,她曾说:为人首先要真诚

上海文联

2021-08-06 08:05

字号
8月6日凌晨,越剧表演艺术家、一代越剧宗师王文娟在华东医院逝世,享年95岁。王文娟,越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1926年12月出生于浙江嵊县。王文娟是越剧“王派艺术”创始人,她戏路宽广,在不同时期创造了各种不同的舞台形象。在表演上善于描摹人物神态、传达内心感情,素有“性格演员”之称;其唱腔情真意切,运腔平缓委婉,深藏一种内在的力量。其饰演的代表作品和人物有:《追鱼》中的鲤鱼精、《则天皇帝》中的武则天、《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忠魂曲》中的杨开慧、《西园记》中的王玉真、《孟丽君》中的孟丽君等等。
20世纪80年代中期后,王文娟积极投入剧院体制改革,曾任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团长。享受国务院“有突出贡献专家”的政府特殊津贴。2008年,当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2017年,获第27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终身成就奖"。2019年4月,获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10月26日,获2019年中国文联“终身成就戏剧家”称号  。
“台上演戏要复杂些,台下做人要简单点。”这是越剧名家王文娟老师的人生信条。一如这个信念,舞台上光芒四射的王文娟老师,台下非常简朴、谦和且真诚。回想2019年底,我们曾有幸走进王老师的家,又一次真实地接触到越剧“女神”的日常一面。
耄耋之年的王老师依然年轻,笑靥如花,身板硬朗,体态轻盈。说话时,带着乡音的糯软的语调,让人听着分外亲切。说到兴致处,那眉目传神、顾盼生辉,特别有感染力。
而且王老师非常坦诚,为了提醒我们说话声音放大一些,她风趣地说:“我的耳朵已经打了八折。”为了此次采访,她前一天晚上特意用毛笔写下她的思考。拿着三页纸,她笑着对我们说,年纪大了,怕说着说着“跑题”。她毫不忌讳地说自己只学到小学三年级,自称 “天资平平”。那么她是如何逆袭成越剧王派创始人、无数观众心中的越剧“女神”的呢?
她回答:无非是肯下一些纯粹的“笨功夫”。在王老师家卧室的门口处,挂着一张很大的纸,是她用毛笔写的“核心阅读”,内容是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优秀作品的指示,“写在纸上,记在心上。每天走过都可以读一读”。王老师认真地说:“我们要努力创作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三精’作品。这一点,过去、现在、将来都将永远是文艺人不变的‘初心’,永远的使命。越剧是草根文化,它的特性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所以我们要始终扎根人民群众,为人民大众服务。”王老师家沙发旁摆放着奖杯、荣誉证书,其中包括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

王老师家沙发旁摆放着奖杯、荣誉证书,其中包括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终身成就奖"奖杯和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届荣誉委员证书

走进王文娟老师的家,我们见识了她所谓的“笨功夫”,也明白了她人生信条中所谓的“简单”,那也是一种“纯粹”与“痴迷”。正如她所言:“如果算是侥幸有所成就的话,只不过是这一辈子没有太多杂念,把有限的能力,全部投入到演戏这一件事情上而已,只不过是在人生道路面临选择时,始终遵循内心的声音。”
回顾王文娟老师的一生,她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作为一名人民的文艺工作者,是如何把艺术人生与家国命运、时代责任紧密相连的。
少年岁月
1926年,王文娟出生于浙江省嵊县一个诗礼之家。从小是个戏迷。外婆家所在的后山镇是一个有四五百户人家的大乡镇,当时,女子越剧第一代演员施银花、屠杏花、赵瑞花、沈兴妹等已经唱红,被请到后山镇来演“的笃戏”。她们坐着轿子,风头十足。每逢戏班有演出,外婆都要接母亲回去看戏,母亲也总是会抱上我一起去。从抱在怀里到坐在母亲膝上,再到自己爬到高凳上看戏,我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小戏迷。
——王文娟

学艺生涯
1938年,12岁的小王文娟来到上海,跟随表姐竺素娥学戏。小小年纪就背井离乡,那时的王文娟沉默寡言,很少玩乐,被同伴们戏称为“小老太婆”。王文娟不管这些,一心学戏,不论是学戏时的练功,还是之后的跑龙套,都异常刻苦。我在练功上不敢有丝毫懈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争气,把戏学好。同伴小姐妹外出游玩时,我常独自留在后台琢磨剧情唱词,戏散场后,别人忙着卸妆,我却带妆上台走台步,练甩发、跪行。
——王文娟

醉心舞台
1942年歇夏时起,王文娟学艺满师,开始以“小竺素娥”的艺名组班演出。1945年8月,王文娟第一次正式挑“大梁”,当时同孚戏院邀请她作为头肩花旦,与邢月芳合作演出。从一个六肩花旦飞升到头肩,进步可谓神速,但其实在此之前王文娟已在舞台上摸爬滚打了六七年。王文娟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剧照

王文娟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剧照

关注度不断上升,随之而来的压力也更大了,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和汗水。每天的日程排得满满的,早上练唱练功,下午和晚上两场演出,日夜两场之间排新戏,演完夜场去电台做宣传,回家后还要读剧本至深夜。
——王文娟

新的时代
1948年,应徐玉兰的邀请,王文娟加入玉兰剧团,积极投入戏曲改革的浪潮中。第三次文代会期间,王文娟与梅兰芳、常香玉合影

第三次文代会期间,王文娟与梅兰芳、常香玉合影

对于每天来看戏的观众,只有保持剧目的丰富多样才有吸引力。编导善于为演员“量身写戏”,选择题材时,他们考虑的不仅是剧情,还有演员的特长、时事的呼应以及观众的喜好等因素。我一直认为,一个剧团的独特艺术个性和风格,才是立足市场的根本所在。
——王文娟

热血青年
解放初期,王文娟积极要求排演解放区的进步戏,成功塑造了白毛女的形象,演出了《兄妹上街》《巾帼英雄》等剧。她还参加了艺术界捐飞机的义演,是一个热情高涨的热血青年。1952年,王文娟参加了总政文工团,1953年4月和姐妹们响应党的号召报名参加抗美援朝,冒着生命危险在前线为战士们演出。演《梁祝》时,演到“英台哭灵”,敌机炸断了电线,战士们打着手电筒为演员照明。1953年王文娟作为总政越剧队演员到朝鲜慰问演出战地姐妹花在朝鲜合影在前线,王文娟和徐玉兰获得了二等功和朝鲜三级勋章
1953年4月到年底,我在朝鲜生活了八个多月。八个月的时光不算长,八个月得到的锻炼和提高,却叫我一生难忘!那时对于生死的确没有考虑太多,在那个激情年代里,高涨的爱国热情和内心的荣耀感,冲淡了对死亡的恐惧。这段经历对我来讲终身难忘,让我懂得了人为什么活着、怎样活着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经历过战场硝烟,解放后参加了学习班后,学戏演戏的动机不再是单纯为了给“小家”赚钱,而是为人民大众这个“大家”服务。
——王文娟

 
红楼情缘
1958年,与徐玉兰合作的《红楼梦》首演于共舞台,王文娟塑造的“林黛玉”成为了不朽经典。1962年,越剧电影《红楼梦》上映,出现了万人空巷的热烈场面,王文娟饰演的林黛玉也是深入人心。为了演好这个人物,王文娟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甚至还立下 “演不好砍我头”的“军令状”。演戏时,王文娟非常注重林黛玉复杂多层次的情感。为了入戏,在后台她都不太讲话。演戏前三天,呆在家里不出门,静下心来看《红楼梦》的书,看剧本。在《焚稿》这场戏的表演处理上,要解决一个矛盾,即是一方面要表现出黛玉在病中形体的软弱不堪,另一方面又要表现出她有起有伏而又一阵高于一阵的愤激情绪。遇到人物感情非常激动的地方,就不能因表现病态而妨害表现感情。在说白、唱词的语气运用上也是如此,在同时表现感情与病态时就必须两者兼顾,不能兼顾时就不妨着重于感情的一面。
——王文娟

 
佳作不断
“林妹妹”只是王文娟塑造的经典舞台形象之一。晴雯、祝英台、红娘、武则天、鲤鱼精、孟丽君、春香……这些性格迥异的人物也都是王文娟曾塑造过的角色。电影《追鱼》里的鲤鱼精有大段打斗,这对于幼功了得的王文娟而言不在话下。1958年,院团领导要求全院上下动手写剧本,于是大胆的王文娟决定和副团长孟云棣一起合作写剧本武则天。剧本完成后,开始排演《则天皇帝》。娇滴滴“林妹妹”立马变身“霸气女王”。王文娟塑造的女皇帝,没有旦角的脂粉气,敏锐洒脱、处事果断。《追鱼》中王文娟饰演的鲤鱼精《则天皇帝》剧照,王文娟饰演武则天

《则天皇帝》剧照,王文娟饰演武则天

我喜欢尝试不同类型的角色,创作过程本身充满了乐趣,对自己的表演也是一种突破。演员的表演是给别人看的,不是给别人猜的。要让观众看得懂,在不脱离人物思想感情的前提下用戏曲的手法夸张地表达出来。技巧和唱腔一样,都应该是服务于人物的,脱离了人物,就成了纯粹的炫技,再好再漂亮的技巧都应该舍去。
——王文娟

伉俪情深
1962年,王文娟与著名电影演员孙道临喜结良缘。几十年来,这对艺术夫妻伉俪情深,相濡以沫。两人有过一次正式合作,是1996年拍戏曲电视剧《孟丽君》,道临先生担任这部戏的总导演,并参与剧本改编。那时两人都已经是古稀之年。“我以70岁高龄扮演17岁的少女。每天凌晨就起来,化三小时的妆。拍摄时是夏天,在40多度的高温下一拍就是五六个小时,里外衣服都湿透了。因化妆缘故,中午不能吃饭,只能吸流汁充饥。”在王文娟老师家中的电视机柜的一角,摆放着王老师与先生孙道临的合影两人合作戏曲电视剧《孟丽君》

两人合作戏曲电视剧《孟丽君》

我们大多时候只能晚上在僻静的马路散散步,公众场合也不可能去,像逛街、看电影、吃饭这样的安排便很少有。每次两人一直走到深夜,他送我回家,到了门口却又不走,我说,那我送你,于是两人折回到武康路,到了公寓门口,他说,还是我送你吧。就这样绕着武康路,华山路、湖南路、淮海路兜兜转转,最终还是他送我回到家。这样的“十八相送”,是我们恋爱时最常见的“保留节目”。
——王文娟

 红楼团长
能文能武能写外,王文娟还是管理院团的“一把好手”。上世纪80年代,王文娟与徐玉兰一起自建了改革性剧团——红楼剧团,自负盈亏、艺术独立、人事权独立。她积极投身剧院体制改革,曾任上海越剧院红楼剧团团长。红楼越剧团成立后,王文娟与学生们合影(1986年)

红楼越剧团成立后,王文娟与学生们合影(1986年)

很多人心里苦闷,渴望改革,但又害怕失去现在拥有的,害怕失去安稳——但哪里有舒舒服服的改革呢?只要自身努力进取,决策能够尊重艺术,尊重市场,耐心培育市场,越剧依然会重新获得生机和活力。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是走在一条平稳大道上,但走到后面,没路了;有时候呢,以为自己走的是荒芜小路,走到后来却踏上了康庄大道。
——王文娟

 
王派艺术
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王文娟形成了独具特色的越剧“王派”艺术。在王文娟看来,越剧的希望和兴旺,就是靠接力棒,一代代传下去。因此她一直在指导学生,不管是对专业演员,还是业余学生,她都要求很高,一丝不苟。她常说:“要成为一个好演员,必须要多练功,多实践。演员是比较特殊的,手、腿、嗓子、眼睛等都是工具,每个工具都是要训练的。”2006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专场演出、2016年“千里共婵娟——全明星版王派越剧专场”  

2006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专场演出、2016年“千里共婵娟——全明星版王派越剧专场”
 

我认为,唱腔设计与单纯的音乐创作不同,应该以准确传递人物感情为最高目的。而在实践中,我们常常发现,最直指人心的唱腔往往来自简洁朴实的处理。在表演上,我的最大体会就是,要讲究表演的格调,处处为塑造人物性格服务,演戏不能太满,太满时要学会精炼,空白多时则要学会填满,要懂得疏与密的关系。
——王文娟

 
心系越剧
即便年事已高,王文娟始终不断学习、思考,心系越剧、心系舞台。传承经典的同时,王文娟认为,还一定要注重创新发展,多创作有影响力的好的剧本好的作品。要承上启下,出人、出戏、出精品。荣获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荣获第七届上海文学艺术奖“终身成就奖”

戏曲是传承的艺术,是一代代人经过传承积累下来的。像《梁祝》《盘夫索夫》《碧玉簪》等这些经典越剧剧目,都是经过我们的先辈、师长不断磨炼才保存下来的。我一直在想,我年纪大了,趁身体还能折腾,把艺术记录下来,让后辈借鉴。
——王文娟
王文娟老师,一路走好!
永远怀念您!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文娟

相关推荐

评论(8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