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深观察|那个拥有风清扬逍遥子的江湖是个什么样的江湖

澎湃特约评论员 任大刚
2021-08-08 19:07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评论 >
字号

阿里女员工被客户和上司侵犯一事,引爆了舆论场,也刷新了公众对于“大厂”职场生态的认知底线。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兼CEO张勇,用“震惊”“气愤”“羞愧”表达对此事件的感受。他同时表示,必须调查清楚,给全体阿里同学和全社会一个交代。

如果该员工指控属实,那么相关当事人就不是被开除了事那么简单,而是要做好接受刑事处罚,面对牢狱生活的准备。在警方的真实调查结论出来之前,任何关于此事的判断,都不足为训。

我也本不打算说什么,不过偶然注意到,张勇在内网发帖的截图中,“张勇”的名字后面的括号里,注明了“逍遥子”三个字。

关注阿里巴巴的人都知道,该公司很多高管都有类似江湖诨名。比如马云叫“风清扬”,蔡景现叫“多隆”,戴珊叫“苏荃”,樊治铭叫“木华黎”,还有叫什么“铁木真”“苗人凤”“郭靖”的,等等,不一而足,不知是否准确。

此事的前情,据说是马云本人喜欢看金庸先生的小说,自比于风清扬,因此一干人等从其所好,在14部金庸小说中找自己中意的江湖人物作为自己的诨名。一时之间,阿里巴巴俨然建立了一个江湖社会。

很多人都看过马云创业之初,四处推销处处碰壁的那段视频,都听过阿里巴巴十八罗汉如何同心同德,艰难创业的艰辛与不易。他们从无到有,白手起家,用20年时间打造了一家站在世界巅峰的互联网企业,他们创造了中国企业史上的奇迹。

高度的团结一致,是任何创业企业能够生存、发展、壮大的最大因素,阿里巴巴也不例外。马云喜欢金庸小说,灵活地把金庸小说中江湖世界的规则运用到商业上,取得巨大成功。在这里,马云的江湖世界,是一个讲团结、讲义气、讲忠诚的世界。

但我觉得其中有不对劲的味道。

马云可能不知道的是,江湖的世界,更多是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恃强凌弱的世界。金庸先生塑造的世界也是如此,既然阿里巴巴有风清扬、逍遥子等正面人物,那么敢问谁是岳不群?谁是左冷禅?谁又是东方不败?没有后者,怎么会有前者?

江湖这个东西,哪怕是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也是一种相当特殊的存在。从春秋战国一直到唐宋时期,何曾有过什么江湖?古代和现代的西方社会,有过什么江湖?

江湖,只是中国明清时期的特殊产物。它是伴随着那一时期中国人口暴增,人均土地资源占有量急剧减少,很多人被迫抛到农业社会之外,成为流民或游民而产生的。江湖社会,实际上就是游民社会。

北宋为背景的小说《水浒传》,投射的是明代的游民理想。哪怕在《水浒传》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游民的成份异常复杂,首先肯定是不种地,也无地可种的农民,他们大部分是底层人士,还有一部分是被统治集团抛出来的,以各种合法和非法方式艰难谋生。

脱离了宗族和体制制约,游走四方的江湖人士做事往往能够突破底线,做成那些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因而对中上层人士也有吸引力,逐渐地,失意读书人加入进来,进而整个学界、官场也卷入其中。至清末民初之际,学界江湖化,官场江湖化已然成形。

明白了这一点,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民国时期的武侠小说如此盛行。1949年以后这种热潮转移到港台,一直到金庸先生达到顶峰,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回流大陆,盛极一时,一直火到本世纪初年。

江湖上那些能做不能说的手段,要堂而皇之走上庙堂是行不通的,江湖的东西,最终需要穿上最主流的法衣才能心安理得,于是儒家的忠孝节义被江湖人士高度颂扬。但其本质,在周星驰版的《鹿鼎记》里讲得再明白不过——

韦小宝加入了天地会,对呼喊“反清复明”的口号不理解。师父陈近南专门解释:“小宝,你是聪明人,我可以用聪明人的方法跟你说话,外面的人就不行。”韦小宝还是不理解。

陈近南继续解释说:“读过书明事理的人,大都在清廷里当官啦。所以如果我们要对付清廷,就要用一些蠢一点的人,对付那些蠢人就决不能跟他们说真话,必须用宗教的形式催眠他们,使他们觉得所做的事情是对的。所以‘反清复明’只不过是个口号,跟阿弥陀佛其实是一样的。清朝一直欺压我们汉人,抢走我们的银两和女人,所以我们要反清。”

韦小宝这才恍然大悟:“要反清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是不是?”

这段对话道出了江湖的本质——抢钱抢女人。

四川的袍哥,几乎是现代中国最大的江湖组织,它虽然划分为清水袍哥和浑水袍哥,但清水又能清到哪里去?大量的还是收保护费、当棒客做劫匪、拉肥猪绑票等等罪恶勾当。

所以说,唐宋以前的中国,基本没有游民,不存在江湖。工业革命以前的欧美,基本上不存在剧烈的人地矛盾,没有游民,也基本上没有江湖。

上世纪90年代,伴随着大量农民进城,一度引起一些历史学家对游民浪潮重新泛起的担忧。所幸的是,高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源源不断迅速吸收富余劳动力,使从农业中游离出来的人口,普遍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大量的人不必去刀尖上讨生活。

历史借此终于转向。而推动历史车轮转向的,理所应当包括阿里巴巴这样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企业,是它们避免了中国社会在江湖化的泥坑里打转。

然而不幸的是,一个拥有20多万员工的庞大企业,一个在努力避免中国社会江湖化的企业,它的高管们竟然如此迷恋江湖生活,沉溺于江湖价值观如此之深,真是匪夷所思。自取其辱,却不自知。

    责任编辑:甘琼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4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