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晓群︱后妃灾异录

俞晓群

2021-08-13 11: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十五史《五行志》及《灵征志》《灾异志》中,记载了一些女性的名字。按照所谓正史记事的主旨,她们大多是皇家的人,或与宫廷密切相关的人,诸如皇后、皇妃,乃至乳母等。再者,这里记述的故事,对这些女性而言,或害人,或被害,或害己,引起五行灾异的出现,大都是负面的内容。那么,在廿五史之中,有哪些女人被列入《五行志》,她们做了哪些事情呢?
一、女性名单
本文先给出诸史《五行志》及《灵征志》《灾异志》中,涉及的女性名单,以及她们每个人列入故事的段数:
汉高祖刘邦皇后吕雉,五段;刘邦宠姬戚姬,二段;汉武帝刘彻皇后陈阿娇,二段;刘彻皇后卫子夫,三段;汉宣帝刘询皇后霍成君,一段;汉成帝刘骜皇后许氏,四段;刘骜皇后赵飞燕姊妹,五段;汉元帝刘奭皇后王政君,四段;汉哀帝刘欣祖母定陶太后傅氏,一段;汉章帝刘炟皇后窦氏,五段;汉灵帝刘宏生母孝仁皇后永乐太后董氏,一段;汉和帝刘肇皇后阴氏,二段;汉和帝刘肇皇后邓绥,五段;汉安帝刘祜皇后阎姬,二段;汉顺帝刘保乳母宋娥,三段;汉桓帝刘志皇后邓猛女,四段;汉顺帝刘保皇后梁妠,三段;汉安帝刘祜乳母王圣,四段;魏明帝曹叡皇后毛氏,一段;东吴末帝孙皓皇后滕氏,一段;晋武帝司马炎皇后杨芷,一段;晋惠帝司马衷皇后贾南风,四段;司马衷皇后羊献容,一段;晋明帝司马绍皇后庾文君,一段;晋康帝司马越皇后褚蒜子,三段;晋孝武帝司马曜贵人张氏,三段;北魏文成帝拓跋濬皇后冯氏,二段;北魏宣武帝元恪妃子肃宗元诩之母灵太后胡充华,四段;北齐神武帝高欢皇后娄昭君,三段;北齐武成帝高湛皇后胡氏,一段;北齐后主高纬第三任皇后穆邪利,二段;北齐文宣帝高洋昭信皇后李祖娥,一段;陈后主陈叔宝贵妃张丽华,一段;北齐后主高纬嫔妃冯小怜,二段;隋高祖杨坚皇后独孤伽罗,二段;唐中宗李显皇后韦氏,五段;唐高宗李治皇后武曌,六段;唐玄宗李隆基贵妃杨玉环,二段;金宣宗完颜珣皇后王氏姊妹,一段。
对这个名单,需要做三点说明。
其一,史官记录这些女性的故事,究其入选的原因,大体有三类之分:一是害人者,比如汉高祖刘邦皇后吕雉,有五段故事,说的都是害人带来的自然灾异,见后文专论;二是被害者,比如刘邦宠姬戚姬,有两段故事,说的是受人残害后,引发的自然灾异(《汉书·五行志》);三是害人而害己者,在诸史《五行志》及《灵征志》《灾异志》的故事中,几乎每一位女性的下场,大抵如此。比如汉武帝刘彻的皇后陈阿娇,《汉书·五行志》中,记载了她的两段故事,其中一段写道:“武帝建元六年六月,有星孛于北方。刘向以为明年淮南王安入朝,与太尉武安侯田蚡有邪谋,而陈皇后骄恣。其后陈后废;而淮南王反,诛。”这里是说,当时出现“星孛与北方”的天象,刘向解释说,这是由两件事引起的,一是淮南王刘安入朝,勾结田蚡,后来被诛杀;再一是皇后陈阿娇骄恣,最终被废黜。那么,陈皇后做了什么坏事呢?《汉书·外戚传》有记:“及帝即位,立为皇后,擅宠骄贵,十余年而无子,闻卫子夫得幸,几死者数焉。上愈怒。后又挟妇人媚道,颇觉。元光五年,上遂穷治之,女子楚服等坐为皇后巫蛊祠祭祝诅,大逆无道,相连及诛者三百余人。楚服枭首于市。”吕后封同姓王,出自元刻本《新刊全相平话前汉书续集》。

吕后封同姓王,出自元刻本《新刊全相平话前汉书续集》。

其二,此名单中列出的女性,在廿五史中所处的地位不同,一是位于本纪的女性,著名人物有吕雉,武曌;再者,《后汉书》有《皇后本纪》,作者范晔这样做,算是独出心裁,有称与东汉多位皇后临朝称制有关。二是位于列传的女性,此中人数最多。三是纪传均未见列者:一是宋娥,汉顺帝刘保乳母,有见于《后汉书·左雄传》。二是王圣,汉安帝刘祜乳母,有见于《后汉书·宦者列传》。三是张夫人,晋孝武帝司马曜贵人。《晋书·孝武帝本纪》有记:“(太元二十一年)夏四月,新作永安宫。丁亥,雨雹。秋九月庚申,帝崩于清暑殿,时年三十五。葬隆平陵。……时张贵人有宠,年几三十,帝戏之曰:‘汝以年当废矣。’贵人潜怒,向夕,帝醉,遂暴崩。时道子昏惑,元显专权,竟不推其罪人。”
其三,谈到诸史后妃灾异录,在《五行志》史官的笔下,如果为她们排队,谁造成的五行灾异的现象,最具有标志性的意义呢?单以《五行志》中记载的故事数量为序,在吕雉、武曌之后,有赵飞燕姊妹、王政君、贾南风、独孤伽罗、杨玉环等几位,也在历史上有不小的影响;还有被称为女孽者如冯小怜、张贵妃、孔贵嫔,以及皇帝的乳母宋娥、王圣等乱政者。本文略作记述。
二、吕武本纪
(一)吕雉:字娥姁,砀郡单父县人。汉高祖刘邦皇后,称吕后、汉高后、吕太后。她早年嫁给刘邦,辅佐其夺取天下,生下汉惠帝刘盈、鲁元公主。汉惠帝即位,尊为皇太后。惠帝死后,吕太后临朝称制。司马迁《史记·吕太后本纪》有记:“太史公曰:孝惠皇帝、高后之时,黎民得离战国之苦,君臣俱欲休息乎无为,故惠帝垂拱,高后女主称制,政不出房户,天下晏然。刑罚罕用,罪人是希。民务稼穑,衣食滋殖。”
据班固《汉书·五行志》记载,与吕后直接相关的五行灾异故事,共有五段:其一是高后元年五月丙申,赵国丛台发生火灾。刘向认为,当时吕氏女为赵王刘如意的后妃,嫉妒成性,她将要进谗言加害赵王。赵王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最终被吕后杀害。其二是汉惠帝四年十月,未央宫的凌室、织室发生火灾。刘向认为,这是因为高后元年,吕太后杀死赵王刘如意,残戮他的母亲戚夫人。还有,此时吕太后确立惠帝姐姐鲁元公主的女儿为皇后,后来皇后未生子,后宫有美人生下男孩即刘恭,吕太后下令,把刘恭过继到皇后名下,并且将他的母亲杀害。汉惠帝死后,嗣子刘恭继位,因为他有怨恨的言论,吕太后又将他废黜,立刘弘为少帝。后来大臣们诛灭吕氏,确立文帝刘恒,惠帝的皇后被废黜。其三是高后三年夏,汉中、南郡大水,水出流四千余家。四年秋,河南大水,伊、雒流千六百余家,汝水流八百余家。八年夏,汉中、南郡水复出,流六千余家。南阳沔水流万余家。当时吕后独治天下,吕氏家族的人纷纷称王。其四是高后八年三月,祓霸上,还过枳道,见物如仓狗,橶高后掖,忽而不见。卜之,赵王如意作崇。遂病掖伤而崩。先是,高后鸩杀如意,支断其母戚夫人手足,搉其眼以为人彘。其五是高后二年六月丙戌晦,有日食发生。七年正月己丑晦,又有日食发生。当时吕后十分厌恶这个天象,她说:“这是对着我来的啊!”一年之后,吕后死去。
(二)武曌:武则天,并州文水人,荆州都督武士彟次女。十四岁进入后宫,为唐太宗才人,赐号武媚。唐高宗时,封昭仪;永徽六年,封为皇后。高宗死后,作为唐中宗、唐睿宗的皇太后,临朝称制。天授元年,武则天称帝,改国号为周,定都洛阳,称神都,建立武周。神龙元年,唐中宗恢复唐朝,同年十一月,武则天于上阳宫去世,年八十二岁。谥号为则天顺圣皇后。
新旧唐书《五行志》记载武则天故事,共计有六段:其一是证圣元年正月十六日夜,明堂起火,蔓延到天堂,京城光照如昼,到黎明都化为灰烬。当时武则天准备躲避一下,取消夜宴活动,但宰相姚璹认为,这不是天谴之火,而是管理者不慎所致,因此不必贬损惊慌。他劝武则天继续宴请民众,同时让薛怀义重新建造明堂,压住邪气。(《旧唐书·五行志》《新唐书·五行志》)其二是垂拱三年七月,魏州的地下挖出一块像船一样的大铁,有数十丈长;再者广州天降金雨。金对应四季中的秋天,预示着刑罚与兵乱。占书中说:“人君多杀无辜。一年兵灾于朝。”(《新唐书·五行志》)此事《新唐书·则天皇后本纪》亦有记:“(垂拱三年)七月丁卯,冀州雌鸡化为雄。乙亥,京师地震,雨金于广州。”但“地出铁”未记载。其三是高宗文明后,天下频频上奏称,有雌雉化为雄雉的事情发生,或半化未化,兼以献之,这是武则天将要临朝称帝的先兆(《旧唐书·五行志》)。其四是垂拱三年七月,冀州雌鸡化为雄鸡。永昌元年正月,明州雌鸡化为雄。八月,松州雌鸡化为雄。大中八年九月,考城县民家雄鸡化为雌,伏子而雄鸣。史官说,雄鸡变为雌鸡,是王室将要落于卑微的征兆。比如汉宣帝时,雌鸡化为雄鸡,到了汉元帝时,王莽家族开始萌发,正是祸患的发端(《新唐书·五行志》)。其五是永昌中年,昼日忽风昏,有声隐隐如雷,华州赤水南岸大山,顷刻渐渐向东移动数百步,拥塞了赤水,压毁张村民宅三十余家,山高二百余丈,水深三十丈,坡上草木宛然。《金滕》曰:“山徙者人君不用道,禄去公室,赏罚不由君,佞人执政,政在女主,不出五年,有走王。”(《新唐书·五行志》)其六是垂拱二年九月己巳,雍州新丰县露台乡大风雨,震电,有一座大山从地下涌出,高二十丈,周围还出现一个三百亩的池塘,池中有龙凤之形,禾麦之异。武后以为,这是祥瑞,所以命名那座涌出的山为“庆山”。荆州人俞文俊上言:“天气不和而寒暑隔,人气不和而赘疣生,地气不和而堆阜出。今陛下以女主居阳位,反易刚柔,故地气隔塞,山变为灾。陛下以为‘庆山’,臣以为非庆也。宜侧身脩德以答天谴,不然,恐灾祸至。”武后闻言大怒,将俞文俊流放到岭南。(《新唐书·五行志》)
三、五位皇后的故事
(一)赵飞燕:名不详,号飞燕,孝成赵皇后,汉成帝刘骜第二任皇后。鸿嘉三年,封为婕妤。永始元年六月,立为皇后。绥和二年,汉成帝去世,太子刘欣即位,即汉哀帝,赵飞燕被尊为皇太后。元寿二年,汉哀帝去世,赵飞燕被贬为孝成皇后。一个多月后被贬为庶人,下诏令其看守陵园,当日赵飞燕自杀身亡。赵飞燕,清人绘。

赵飞燕,清人绘。

《汉书·五行志》记载赵飞燕的故事,共有五段:其一是汉成帝河平二年正月,沛郡铁官铸铁,铁不下,隆隆如雷声,又如鼓音,工十三人惊走。音止,还视地,地陷数尺,炉分为十,一炉中销铁散如流星,皆上去。班固认为,这有三个预兆,首先是帝王的王氏舅舅既王莽家族,有五人封侯;其次是因为巫蛊之祸,许皇后被废除;再有就是赵飞燕封为皇后,她的妹妹封为昭仪,她们杀害皇子,造成汉成帝没有后代。最终皇后、昭仪皆伏辜。其二是永始元年正月癸丑,大官凌室发生火灾。戊午,戾后园南阙发生火灾。此时赵飞燕极受成帝喜爱,许皇后既然被废黜,成帝将确立赵飞燕为皇后,所以有火烧凌室的天谴出现。天戒若曰:“微贱亡德之人不可以奉宗庙,将绝祭祀,有凶恶之祸至。”六月丙寅,赵飞燕上位为皇后,她们姊妹骄妒,贼害皇子,最终皆受诛。其三是成帝河平元年二月庚子,泰山山桑谷有鸢鸟焚烧自己的巢穴。有一位叫孙通的男子听到叫声,赶去探望,见到鸟巢起火,落到地上,有三只小鸟被烧死。树大四围,鸟巢离地面有五丈五尺。班固说,这是黑祥,《易经》说:“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咷。”而泰山为岱宗,是五岳之长,王者易姓告代之处。上天是在告诫说,不要接近贪虐之人,不要听从他的坏主意,否则将会发生焚巢自害其子的祸患,这预示着将有绝世易姓之祸。此后赵飞燕得幸,立为皇后,妹妹立为昭仪,姊妹专宠,听到后宫许美人、曹伟能生皇子,昭仪大怒,令上夺取而杀之,皆并杀其母。成帝崩,昭仪自杀,事乃发觉,赵后坐诛。此焚巢杀子后号咷之应也。其四是成帝建始元年正月,有星孛于营室,青白色,长六七丈,广尺余。刘向、谷永认为,营室预示着后宫有怀孕者;彗星加之,将有害怀任绝继嗣者。此后发生许皇后巫蛊之祸,还有赵飞燕姊妹加害皇子的事情。其五是元延元年七月辛未,有星孛于东井,践五诸侯,出河戍北率行轩辕、太微,后日六度有余,晨出东方。十三日夕见西方,犯次妃、长秋、斗、填,蜂炎再贯紫宫中。大火当后,达天河,除于妃后之域。南逝度犯大角、摄提,至天市而按节徐行,炎入市,中旬而后西去,五十六日与仓龙俱伏。谷永解释:“上古以来,即使是大乱至极的时代,都很少有这样的天象出现。根据观察,它预示着内宫有女妾之害发生。”刘向也说:“三代灭亡的时候,曾出现摄提易方的天象;秦代、项羽灭亡的时候,曾出现星孛大角的天象。”这一年赵昭仪加害两位皇子。后五年,汉成帝死去,赵昭仪自杀。汉哀帝即位后,赵氏家族皆罢免官爵,迁徙到辽西。哀帝死后,平帝即位,王莽用事,废除汉成帝赵皇后、汉哀帝傅皇后,她们都自杀了,家族被免官流放。最终汉平帝没有后嗣,王莽遂篡国。
(二)王政君:魏郡元城县人,汉元帝刘奭皇后,汉成帝刘骜生母,王莽姑姑。父亲阳平侯王禁。始建国五年,王政君去世,终年八十四岁,与汉元帝合葬于渭陵。《汉书·外戚传》有记:“孝元王皇后,成帝母也。家凡十侯,五大司马,外戚莫盛焉。自有传。”《汉书·元后传》有记:“孝元皇后,王莽姑也。……翁孺生禁,字稚君,少学法律长安,为廷尉史。本始三年,生女政君,即元后也。”
《汉书·五行志》记载了王政君的四段故事:其一是汉成帝永始四年四月癸未,长乐宫临华殿及未央宫东司马门发生火灾。六月甲午,孝文霸陵园东阙南方发生火灾。长乐宫是汉成帝的母亲王太后居住的地方。未央宫是汉成帝居住的地方。霸陵是汉文帝的陵园。此时王太后的三个弟弟相继秉政,举宗居位,充塞朝廷,两宫的亲属将要加害于国家,所以会有天象显示出来。第二年,成都侯王商死去,他的弟弟曲阳侯王根代为大司马秉政。四年后王根离职,他又推荐自己兄长的儿子、新都侯王莽代替他,最终导致汉亡国。其二是汉平帝元始五年七月己亥,高皇帝刘邦原来的庙殿门,因为火灾被烧尽。此时汉平帝年幼,汉成帝的母亲王太后临朝,委任王莽为大司马,将要篡绝汉室天下,而高祖宗庙火灾,是上天的警示。这一年冬天,汉平帝死去。第二年,王莽摄政,最终篡国,后来被诛灭。其三是汉宣帝黄龙元年,未央殿辂軨中有雌鸡变化为雄鸡,羽毛发生变化,但不啼鸣,不追逐母鸡,腿上没有距。元帝初元中年,丞相府史家的雌鸡伏子时,渐渐变化为雄鸡,冠距鸣将都有。永光中年,有人献上雄鸡生角者。京房《易传》曰:“鸡知时,知时者当死。”京房认为,自己是知时者,恐怕会有灾难。刘向认为,当年武王伐殷时,到了牧野,曾誓师说:“古人言雌鸡不会晨啼,如果雌鸡晨啼,就会有灾祸发生。如今殷王纣只听信妇人的话。”由此而论,上面三次鸡的变化,应该是国家之占,妃后之象。比如,黄龙元年宣帝死、太子立,王政君将要由王妃变为皇后,这一年雌鸡化为雄鸡,说明王氏将占据正宫的位置,只是她的福运刚刚萌发。初元元年王政君立为皇后,第二年立她的儿子为皇太子,此时丞相家的雌鸡化为雄鸡,还在孵卵,预示着王氏羽翼渐渐丰满。永光二年元帝死、成帝立,王政君尊为皇太后,她的弟弟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此时王氏夺权之风已成,所以有雄鸡生角。如京房《易传》说:“贤者居明夷之世,知时而伤,或众在位,厥妖鸡生角。鸡生角,时主独。”又说:“妇人颛政,国不静;牝鸡雄鸣,主不荣。”其四是汉成帝绥和二年二月,大厩中的马生角,在左耳前,围长各二寸。此时王莽为大司马,害汉室之心已经从此开始萌发了。哀帝建平二年,定襄有母马生驹,三足,随君饮食,太守以闻。马是国家使用之物,生三足,是不能胜任之象。后来侍中董贤二十二岁为大司马,居上公之位,天下人都不服气。哀帝暴死后,成帝的母亲王太后监国,她召弟子新都侯王莽入朝,收取董贤的印绶,董贤恐惧而自杀,王莽因此替代大司马的位置,并且诛杀外家丁、傅。又废除汉哀帝傅皇后,令其自杀,发掘哀帝祖母傅太后、母亲丁太后的陵园,再以庶人的礼节重新安葬。如此殃及至尊之人,是大臣微弱之祸。
(三)贾南风:小名峕,字南风,平阳郡襄陵县人,曹魏豫州刺史贾逵孙女,西晋太宰贾充之女,晋惠帝司马衷皇后。《晋书·后妃传》有记:“初,武帝欲为太子取卫瓘女,元后纳贾郭亲党之说,欲婚贾氏。帝曰:‘卫公女有五可,贾公女有五不可。卫家种贤而多子,美而长白;贾家种妒而少子,丑而短黑。’元后固请,荀顗、荀勖并称充女之贤,乃定婚。始欲聘后妹午,午年十二,小太子一岁,短小未胜衣。更娶南风,时年十五,大太子二岁。泰始八年二月辛卯,册拜太子妃。妒忌多权诈,太子畏而惑之,嫔御罕有进幸者。……惠帝即位,立为皇后,生河东、临海、始平公主、哀献皇女。”
《宋书·五行志》记载贾南风的七段故事:其一是元康八年十一月,晋宣帝司马懿的陵园高原陵发生火灾。当时皇后贾南风凶恣,他的侄子贾谧擅掌朝政,恶积罪稔,杀害太子,应该被诛杀。晋代干宝说:“高原陵发生火灾,太子被废黜,这正是其应验。汉武帝时,高园便殿发生火灾时,董仲舒就曾经有过这样的推占。”其二是元康六年五月,荆、扬二州发生大水。按照董仲舒的说法,水预示着阴气盛。此时贾皇后专权乱朝,宠树亲党。这正是女主专政的应验。其三是元康八年五月,金墉城井水溢。汉成帝时曾有过此种妖孽,班固认为是王莽篡国之象。等到晋赵王司马伦篡位,正是这个现象的验证。司马伦废除皇帝时,将其送到金镛城中,此处曾发生井水溢出,这不正是天意吗!元康九年四月,宫中井水沸溢。其四是元康八年九月,荆、扬、徐、兗、冀五州发大水。此时贾皇后暴戾滋甚,韩谧骄猜弥扇,卒害太子,旋亦祸灭。其五是晋惠帝元康二年八月,沛及汤阴雨雹。元康三年四月,荥阳雨雹;弘农湖、华阴又雨雹,深三尺。此时贾后凶淫专恣,阴气强盛。其六是元康五年六月,东海雨雹,深五寸;十二月,丹阳雨雹。元康五年十二月,丹阳建业大雪。元康六年三月,东海陨霜杀桑、麦。元康七年五月,鲁国雨雹;七月,秦、雍二州陨霜杀稼。元康九年三月旬有八日,河南、荥阳、颍川陨霜伤禾;五月,雨雹。是时贾皇后凶躁滋甚,这一年冬天,遂废黜愍怀太子。其七是晋惠帝永康元年六月癸卯,雷震崇阳陵标西南五百步,标破为七十片。此时贾皇后陷害鼎辅,宠树私戚。与汉桓帝时雷震宪陵寝的事情相同。最后终于被诛灭。
(四)独孤伽罗:复姓独孤,字伽罗,河南洛阳人,鲜卑族。北周大司马、河内公独孤信第七女,隋高祖杨坚皇后。晚年主导罢黜宰相高颎、废黜太子杨勇,支持晋王杨广上位。仁寿二年去世,时年五十九岁。《隋书·后妃传》有记:“信见高祖有奇表,故以后妻焉,时年十四。高祖与后相得,誓无异生之子。后初亦柔顺恭孝,不失妇道。后姊为周明帝后,长女为周宣帝后,贵戚之盛,莫与为比,而后每谦卑自守,世以为贤。及周宣帝崩,高祖居禁中,总百揆,后使人谓高祖曰:‘大事已然,骑兽之势,必不得下,勉之!’高祖受禅,立为皇后。”
《隋书·五行志》记载了独孤伽罗的两段故事:其一是开皇八年四月,幽州人家有以白杨木悬在竈上,已经有十余年了,忽然生长出三条枝叶,都有三尺多长,十分新鲜茂盛。仁寿二年春,盩厔人以杨木为屋梁,生长出三个枝条,长二尺。京房《易传》曰:“妃后有颛,木仆反立,断枯复生。”这些都是独孤皇后恣肆专权的应验。其二是开皇十八年,河南八州大水。此时独孤皇后干预政事,滥杀宫人,放黜宰相。水属于阴气,象征着臣妾盛强。
(五)杨玉环:号太真,唐玄宗李隆基贵妃。天宝十五载,安禄山发动叛乱,杨贵妃跟随唐玄宗李隆基流亡蜀中,途经马嵬驿,士兵哗变,含恨赐死。《旧唐书·后妃传》有记:“玄宗杨贵妃,高祖令本,金州刺史。父玄琰,蜀州司户。妃早孤,养于叔父河南府士曹玄璬。开元初,武惠妃特承宠遇,故王皇后废黜。二十四年惠妃薨,帝悼惜久之,后庭数千,无可意者。或奏玄琰女姿色冠代,宜蒙召见。时妃衣道士服,号曰太真。既进见,玄宗大悦。不期岁,礼遇如惠妃。太真姿质丰艳,善歌舞,通音律,智算过人。每倩盼承迎,动移上意。宫中呼为‘娘子’,礼数实同皇后。”五代周文矩《太真上马图》(局部)。杨贵妃足踏一小凳,在众人扶持下,正欲上马,她成为全图的中心人物。

五代周文矩《太真上马图》(局部)。杨贵妃足踏一小凳,在众人扶持下,正欲上马,她成为全图的中心人物。

《新唐书·五行志》记载了两段杨玉环的故事:其一是天宝初,贵族及士民喜好穿戴胡服、胡帽,妇人则簪步摇钗,衿袖窄小。杨贵妃经常以假鬓为首饰,而且喜好穿黄色的裙子。这是服妖。当时的人为此写道:“义髻抛河里,黄裙逐水流。”其二是天宝中年,有术士李遐周,他在玄都观院庑间题诗写道:“燕市人皆去,函关马不归,人逢山下鬼,环上系罗衣。”当时人们都不解其义,这是诗妖。又安禄山还未造反时,有童谣唱道;“燕燕飞上天,天上女儿铺白氈,氈上有千钱。”当时幽州又有童谣唱道:“旧来夸戴竿,今日不堪看,但看五月里,清水河边见契丹。”
上面提到的胡服、胡帽,《新唐书·车服志》有记:“宫人从驾,皆胡冒乘马,海内佼攵之,至露髻驰骋,而帷冒亦废,有衣男子衣而鞾,如奚、契丹之服。武德间,妇人曳履及线鞾。开元中,初有线鞋,侍儿则著履,奴婢服襕衫,而士女衣胡服,其后安禄山反,当时以为服妖之应。”又见《旧唐书·舆服志》有记:“开元初,从驾宫人骑马者,皆著胡帽,靓妆露面,无复障蔽。士庶之家,又相仿效,帷帽之制,绝不行用。俄又露髻驰骋,或有著丈夫衣服靴衫,而尊卑内外,斯一贯矣。”
四、女孽
(一)张丽华:南北朝时陈后主陈叔宝贵妃。《陈书·张贵妃传》有记:“后主张贵妃名丽华,兵家女也。家贫,父兄以织席为事。后主为太子,以选入宫。是时龚贵嫔为良娣,贵妃年十岁,为之给使,后主见而说焉,因得幸,遂有娠,生太子深。后主即位,拜为贵妃。性聪惠,甚被宠遇。后主每引贵妃与宾客游宴,贵妃荐诸宫女预焉,后宫等咸德之,兢言贵妃之善,由是爱倾后宫。又好厌魅之术,假鬼道以惑后主,置淫祀于宫中,聚诸妖巫使之鼓舞。因参访外事,人间有一言一事,妃必先知之,以白后主。由是益重妃,内外宗族,多被引用。及隋军陷台城,妃与后主俱入于井,隋军出之,晋王广命斩贵妃,牓于青溪中桥。……大臣有不从者,亦因而谮之,所言无不听。于是张、孔之势,薰灼四方,大臣执政,亦从风而靡。阉宦便佞之徒,内外交结,转相引进,贿赂公行,赏罚无常,纲纪瞀乱矣。”
《隋书·五行志》有记:“陈后主时,有张贵妃、孔贵嫔,并有国色,称为妖艳。后主惑之,宠冠宫掖,每充侍从,诗酒为娱。一入后庭,数旬不出,荒淫侈靡,莫知纪极。府库空竭,头会箕敛,天下怨叛,将士离心。敌人鼓行而进,莫有死战之士。女德之咎也。及败亡之际,后主与此姬俱投于井,隋师执张贵妃而戮之,以谢江东。《洪范五行传》曰:‘华者,犹荣华容色之象也。以色乱国,故谓华孽。’”
(二)冯小怜:北齐后主高纬嫔妃。《北史·冯淑妃传》有记:“冯淑妃名小怜,大穆后从婢也。穆后爱衰,以五月五日进之,号曰‘续命’。慧黠能弹琵琶,工歌舞。后主惑之,坐则同席,出则并马,愿得生死一处。……及帝遇害,以淑妃赐代王达,甚嬖之。淑妃弹琵琶,因弦断,作诗曰:‘虽蒙今日宠,犹忆昔时怜。欲知心断绝,应看胶上弦。’达妃为淑妃所谮,几致于死。隋文帝将赐达妃兄李询,令著布裙配舂。询母逼令自杀。”
《隋书·五行志》记载冯小怜两段故事:其一是武平六年八月,山东诸州大水。京房《易飞候》曰:“小人踊跃,无所畏忌,阴不制于阳,则涌水出。”是时群小用事,邪佞满朝。阉竖嬖倖,伶人封王。此其所以应也。其二是齐后主有宠姬冯小怜,慧而有色,能弹琵琶,尤工歌儛。后主惑之,拜为淑妃。选彩女数千,为之羽从,一女之饰,动费千金。帝从禽于三堆,而周师大至,边吏告急,相望于道。帝欲班师,小怜意不已,更请合围。帝从之。由是迟留,而晋州遂陷。后与周师相遇于晋州之下,坐小怜而失机者数矣,因而国灭。齐之士庶,至今咎之。
五、乳母
(一)宋娥:汉顺帝刘保乳母。《后汉书·左雄传》有记:“初,帝废为济阴王,乳母宋娥与黄门孙程等共议立帝,帝后以娥前有谋,遂封为山阳君,邑五千户。又封大将军梁商子冀襄邑侯。雄上封事曰:‘夫裂土封侯,王制所重。高皇帝约,非刘氏不王,非有功不侯。孝安皇帝封江京、王圣等,遂致地震之异。永建二年,封阴谋之功,又有日食之变。数术之士,咸归咎于封爵。今青州饥虚,盗贼未息,民有乏绝,上求禀贷。陛下乾乾劳思,以济民为务。宜循古法,宁静无为,以求天意,以消灾异。诚不宜追录小恩,亏失大典。’帝不听。……会复有地震、缑氏山崩之异,雄复上疏谏曰:‘先帝封野王君,汉阳地震,今封山阳君而京城复震,专政在阴,其灾尤大。臣前后瞽言封爵至重,王者可私人以财,不可以官,宜还阿母之封,以塞灾异。今冀已高让,山阳君亦宜崇其本节。’雄言数切至,娥亦畏惧辞让,而帝恋恋不能已,卒封之。后阿母遂以交遘失爵。”
《后汉书·五行志》记载宋娥三段故事:其一是永和元年十月丁未,承福殿发生火灾。原因之一是皇帝封他的乳母宋娥为山阳君,这是不符合礼节的的行为,所以会有火灾发生。其二是顺帝永建三年正月丙子,京都、汉阳发生地震。汉阳屋坏杀人,地坼涌水流出。此时,顺帝的阿母宋娥,以及中常侍张昉等人用权。其三是顺帝阳嘉二年六月丁丑,雒阳宣德亭地坼,长八十五丈,近郊地。当时李固认为:“这预示着有阴类专恣,将有分离之象,它所以发生在郊城附近,正是天帝显示灾异现象,用来警诫陛下。”当时宋娥及中常侍各用权分争,后中常侍张逵、蘧政与大将军梁商争权,对梁商制造流言蜚语,达到陷害他的目的。
(二)王圣:汉安帝刘祜乳母。《后汉书·宦者列传》有记:“时邓太后临朝,帝不亲政事。小黄门李闰与帝乳母王圣常共谮太后兄执金吾悝等,言欲废帝,立平原王翼,帝每忿惧。及太后崩,遂诛邓氏而废平原王,封闰雍乡侯;又小黄门江京以谗谄进,初迎帝于邸,以功封都乡侯,食邑各三百户。闰、京并迁中常侍,江京兼大长秋,与中常侍樊丰、黄门令刘安、钩盾令陈达及王圣、圣女伯荣扇动内外,竞为侈虐。又帝舅大将军耿宝、皇后兄大鸿胪阎显更相阿党,遂枉杀太尉杨震,废皇太子为济阴王。明年帝崩,立北乡侯为天子。显等遂专朝争权,乃讽有司奏诛樊丰,废耿宝、王圣,及党与皆见死徙。”
《后汉书·五行志》记载了王圣的四段故事:其一是安帝延光三年二月戊子,有五色大鸟聚集在济南台;十月,又聚集在新丰,当时人们以为是凤皇。也有人认为,凤皇是阳明之应,所以没有明主,它是隐而不见的。其实凡是五色大鸟类似凤皇者,多为羽虫之孽。此时汉安帝信中常侍樊丰、江京、阿母王圣及外属耿宝等谗言,罢免了太尉杨震,废黜太子为济阴王,这些都属于不悊之异。其二是延光三年,大水,流杀民人,伤苗稼。当时安帝听信江京、樊丰及阿母王圣等人的谗言,罢免太尉杨震,废黜皇太子。其三是延光四年,郡国十九冬雷。当时皇太后摄政,皇帝无所事事。太后死后,阿母王圣及皇后兄阎显兄弟更秉威权,皇帝因此不亲理万机,从容宽仁,听任臣下操作。其四是建光元年九月己丑,郡国三十五地震,或地坼裂,坏城郭室屋,压杀人。当时安帝不能明察事理,听信宫人及阿母王圣等的谗言,残害邓太后家族,中常侍江京、樊丰等都得到用权的机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灾异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