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外交|阿富汗“变天”对中国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于潇清

2021-08-19 14: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8月6日塔利班攻占第一座阿富汗省会城市之后,他们仅用了10天时间就开进了首都喀布尔,对外界宣告阿富汗战争的结束和塔利班时代的再临,这个与中国接壤的国家正走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上。
近日,在中国外交部的例行记者会上,中外记者一连三天都不停提问有关阿富汗局势的问题,外界迫切希望更多了解中方对于阿富汗局势和塔利班政权的态度。与此同时,国际上对于阿富汗国内“变天”的讨论格外热烈,人们期待着这个历经四十余年战火的国家可从此凤凰涅槃,但也不曾忘记二十年前塔利班执政时留下的那些回忆和伤痕。对于中国来说,则有三个关键方面亟待更深入的分析与解答。
塔利班掌权对中国在阿利益有何影响?
在被问及是否将承认塔利班掌权的政府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8月16日首次回应时表示,中方在充分尊重阿富汗国家主权及国内各派意愿基础上,同阿富汗塔利班等保持着联系和沟通,一直为推动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发挥建设性作用,“我们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阿富汗各党派、各民族团结起来,建立符合阿富汗自身国情、广泛包容的政治架构,为阿富汗实现持久和平奠定基础。”
对于阿富汗当前局势的重大变化,中方早已有所预警。中国领事服务网分别于今年5月27日、6月22日以及7月30日三次发布与阿富汗相关的领事提醒,告诫中国公民勿前往或尽快离开阿富汗。
中国驻阿富汗大使王愚8月16日接受采访时也表示,驻阿使馆未雨绸缪,早研判、早行动,在阿富汗战事刚起,乱局苗头初现时,启动了劝离、撤离在阿中国公民工作,大多数中国公民已通过集中、分散等多种形式离开阿富汗。
此外,中国政府也一直为推进阿富汗和平和解方面发挥建设性作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也从外交人士处了解到,近日中国政府阿富汗问题特使岳晓勇一直在阿富汗、俄罗斯、土耳其、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伊朗等国进行紧张穿梭,目前岳晓勇特使本人仍在国外进行斡旋和访问。
与此同时,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华盛顿邮报》则在近两日的报道中重点强调了塔利班掌权会对中国边境以及国家利益带来的风险与挑战。CNN在16日的报道中称,中国尤其应担心阿富汗重新成为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的聚集地,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倡议在中亚进行大量投资,塔利班掌权后的外溢效应可能会威胁到中国在这片广泛区域中的利益。
不过,事实上,这些也正是此前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在天津同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会见时的优先考量。王毅强调,希望阿塔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2021年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阿塔宗教委员会和宣传委员会负责人同行。 外交部官网 图

2021年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阿塔宗教委员会和宣传委员会负责人同行。 外交部官网 图

巴拉达尔当时承诺,阿富汗塔利班对争取和实现和平抱有充分诚意,愿与各方一道,致力于在阿建立广泛包容、被全体阿人民接受的政治架构,保障人权和妇女儿童权益。阿塔决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阿领土做危害中国的事情。
华春莹在16日回答当前阿富汗局势变化时中有这么一句:“中方期待这些表态可得到落实。”
中国南亚学会理事、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副研究员李青燕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中方自从2001年以来就开始与包括塔利班在内的阿富汗各派别保持着沟通,“我们也在大方向上预判了美国撤军可能会造成地区局势的混乱,但这可能不会包括塔利班仅用8月6日至8月15日的十天时间就迅速通过军事行动掌握整个阿富汗政局,这可能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李青燕指出,从中方现在的发言来看,我们承认塔利班是一支重要的军事政治力量,但我们没有说其已经成为一个“进步的、文明的、受阿富汗人民欢迎”的力量,当下谁也无法下定论这支力量是否得到了阿富汗人民的支持,是否将要被国际社会普遍承认。“当然,塔利班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塔利班,且已经成为阿富汗政权的主导者,中方期待他们促进国家稳定,作出正确选择,践行承诺。”李青燕说道。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刘中民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分析认为,当前有关阿富汗局势的舆论呈现分裂态势,一种认为塔利班正在发生变化,朝着温和化的方向改变,已经不再是20年前的塔利班;另外一种认为塔利班在本质上很难改变,当前他们所做的承诺更多是一种策略上的选择。这种舆论的情况恰恰反映了当前塔利班所面临的困境,人们关注它在多大程度上发生了改变。
刘中民指出,至于阿富汗局势对中国的影响,这取决于塔利班可否真正实现温和化改变,能否实现国内局面稳定,能否与极端组织切割,“我想塔利班现在在主观诉求上是希望落实现有承诺的,不过它仍然受到诸多客观因素的限制,如巴基斯坦塔利班组织、‘基地组织’、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等方面的影响,这些都需要塔利班方面明确态度。”
此外,关于经济利益方面,根据外交部网站资料显示,2020年中阿双边贸易额为5.5亿美元,同比下降11.7%。2020年,中国企业在阿新签工程承包合同额1.1亿美元,同比增长158.7%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中国外交政策专安德鲁·思默尔(Andrew Small)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在阿富汗的经济利益相对有限,主要在北部有一些石油项目,相比在阿富汗的经济利益,中国在整个中亚地区的利益才是更加重要的。
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是多国难题
王毅在8月18日应约同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通电话时强调,阿富汗局势一夜突变,下一步何去何从,取决于阿塔的政策走向,当前的关键是要找到一条符合阿富汗国情、顺应时代潮流并得到阿富汗人民理解支持的重建道路。
塔利班仅仅用了十天时间就迅速完成了军事行动,下一步的政治架构建立等各项政治议程的推进显然不会再如军事进程一般迅速,因为这需要塔利班内部各派系及其同阿富汗其他部族、军阀等势力的协商妥协。
当前,塔利班正在积极对外宣扬自己的包容性政策,该组织发言人苏海尔·沙欣多次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甚至主动联系英国广播公司(BBC)宣讲塔利班下阶段的政策与计划。结合塔利班17日晚首次举行的记者会内容,眼下其大致传递出三层核心意思:希望建立一个“伊斯兰酋长国”,建立包容性政府;承诺不会采取报复行动,并保证外国在阿人员安全;将维护伊斯兰教法赋予女性的所有权利。
即便如此,塔利班目前尚未获得所有阿富汗民众的信任,喀布尔国际机场依旧人满为患,不少民众因试图挤上他国撤离在阿人员的飞机而受伤甚至遇难。
在如此复杂背景下,各个国家对于塔利班政权都给出了谨慎态度。联合国方面16日呼吁塔利班通过具有包容性的谈判,达成社会和解,保护平民安全和所有人、特别是妇女和女童的人权,防止该国再次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风港。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16日发表声明称,虽然美国可以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府,但前提塔利班要答应尊重人权、允许女性入阁等条件,并且与“基地组织”等恐怖主义组织撇清关系。
俄罗斯总统阿富汗问题特别代表卡布洛夫16日也表示,莫斯科称是否承认塔利班政权将根据新政权的作为来决定,“我们会仔细观察他们近期如何负责任地治理国家”。
刘中民向澎湃新闻指出,对塔利班政权的承认会是摆在包括中国在内世界各国未来的难题,“我认为应采取分步走的策略,首先在一定时期内对该问题采取模糊化的处理方式,本身塔利班自身政权的建立和稳定就仍然需要时间,当然这种模糊并不妨碍我们积极的同阿富汗方面进行沟通与合作。实际上中方此前公开报道塔利班代表来天津和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举行会谈已经是充分对外释放了信号,也是给予了塔利班方面足够的重视。”
刘中民坦言,未来对于塔利班政权的承认更多还应该放在多边层面来考虑,尤其是联合国层面,塔利班政权的国际合法性最终可否得到认可就取决于此联合国机制,中国对塔利班政权的正式承认必须是一个务实和谨慎的过程。
李青燕也分析表示,下一步塔利班将着手确定国家体制、政权架构以及通过哪种方式建立它之前所承诺的包容性政权,“我偏向于认为塔利班会首先采取阿富汗传统的大支尔格会议形式,通过政治协商的方式广泛听取民众意见,包括部族长老和各个民族代表的意见,这个进程不会太快。”
李青燕认为,在确认政权架构后,塔利班会着力于争取国际社会的承认,至于说中方什么时候对其政治予以承认,并没有时间表,这还要看塔利班下一步对现有承诺是否落实到位,“当前围绕阿富汗问题有许多地区架构和机制,中方在相关平台上与其他国家共同表态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在8月18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当被问及中方是否打算承认阿富汗塔利班政府,以及若目前不承认,将在什么情况下承认时,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回应称,国际惯例是,倘若承认一个政府,首先要等到这个政府组建之后,“中方在阿富汗问题上的立场是一贯、明确的。我们希望阿富汗可以组建一个开放包容、有广泛代表性的政府,呼应本国人民和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和愿望。”
阿富汗变天将如何改变中国周边地缘形势?
塔利班的掌权已经重绘整个地区的地缘政治形势。
阿富汗是否会成为恐怖主义猖獗之地?是否会有大量流离失所的阿富汗人寻求他国援助?此外,美国的离开将带来何种变化?作为与中国接壤的国家之一,阿富汗国内的政权更迭将使得这些问题摆在台面上,成为影响下阶段中国周边地缘形势的变量。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大使16日在安理会紧急会议上指出,过去20多年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基地组织”、“东伊运”等恐怖组织在阿富汗境内聚集发展,对国际和地区和平与安全构成严重威胁,阿富汗绝不能再度成为恐怖分子天堂。
根联合国安理会5月20日刊发的一份文件显示,阿富汗各地有大批“基地组织”作战人员和与塔利班结盟的其他外国极端分子。塔利班旗下的哈卡尼网络是塔利班与“基地组织”打交道的主要团体。两个团体意识形态相同,并通过共同斗争和通婚建立并保持密切关系。因此,目前无法有把握地评估塔利班是否会履行承诺,遏制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未来可能构成的任何国际威胁。
报告还提到,安理会监测组了解到一些塔利班的文件,其中记载塔利班保护下外国作战人员的简要指南,如塔利班授权其下属情报委员会成立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外国作战人员的总体监督、培训和生活福利。
王毅18日也再次强调,阿塔需要以明确态度与一切恐怖势力彻底切割,并采取措施打击包括“东伊运”在内被联合国安理会所认定的国际恐怖组织。
此外,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难民署等机构最新统计,阿富汗约有1800万人需要援助,目前离开阿富汗到邻国寻求庇护的人数相对较少,而阿富汗境内流离失所的人数达55万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干事罗伯特•马尔迪尼17日也发表声明称,阿富汗的人道援助需求长期以来一直居高不下,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预算资金缺口目前约为3300万美元(约2.1亿人民币),“目前阿富汗正处于过渡期,人道援助需求依然巨大。”
对此,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8日表示,中方将继续支持阿富汗和平重建,在力所能及范围内为阿富汗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帮助。
与此同时,美国在阿富汗的撤出对于中国来说也是两方面的。美国总统拜登在17日的阿富汗问题讲话中直言不讳地说道,美国真正的战略竞争者——中国和俄罗斯最希望的就是美国继续将数十亿美元的资源和注意力,无限期投入到稳定阿富汗的工作中。
新加坡《联合早报》17日在报道中引用学者的分析指出,美从阿富汗撤军正是为专注与中国竞争。史汀生中心中国大陆项目主任孙韵称,美国的国家利益并不以阿富汗为核心,“正是因为美国与中国有大国竞争关系,也正是因为美国要把它的注意力及政策上的资源,更多地转移到跟中国有关的这些方面,所以我觉得这才使得从阿富汗撤军变得更加重要,或者说变成重中之重。”
但与此同时,阿富汗局势变化客观上也为中美沟通对话创造了契机。王毅16日应约同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电话,布林肯在通话中感谢中方参与阿富汗问题多哈会晤,并期待中方也为此发挥重要作用。王毅也表示,中方愿同美方沟通对话,推动阿问题实现软着陆。
不过,王毅也强调,面对层出不穷的全球性挑战和亟待解决的地区热点问题,中美理应开展协调合作,这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不过,美方不能一方面处心积虑遏制打压中国,损害中方正当权益;另一方面又指望中方支持配合。
刘中民认为,阿富汗局势的变化以及美军从阿富汗的撤出对于中国周边地缘战略形势的改变是两面性的,一方面来自中国西部边境的地缘政治压力可能会减轻,但这需要一个大前提——即下阶段阿富汗国内政局稳定,新政府平稳过渡;另一方面中国在印太方向受到美国的压力则可能加重,因为美国从阿富汗撤出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希望有更多的战略聚焦。
“总的来说,我们希望在塔利班政权控制下的阿富汗可向着安定繁荣的方向发展,这对于阿富汗本国人民以及中国的周边外交形势都是有利的。”刘中民说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阿富汗,中国,塔利班

相关推荐

评论(1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