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琴人寿:二季度偿付能力承压,19亿投资或踩雷华夏幸福

2021-08-20 16:5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作者:宋涵
出品:资管科技

横琴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横琴人寿)日前发布了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报),保费收入和净利润环比上季度均有明显下滑。最引人关注的是其偿付能力继续下滑,远不及行业平均水平。
横琴人寿最近烦心事不少,除了被银保监会点名通报长险短做外,还被外界传言“踩雷”华夏人寿,尽管相关负责人表示“传言不符合实际情况”,但是外界依旧议论纷纷。
19亿投资或“踩雷”华夏幸福
近日,银保监会人身险部发布了关于近期人身保险产品问题的通报,横琴人寿长险短做问题首当其冲。
通报直指横琴人寿产品设计有问题,其报送的某终身寿险,在现金价值计算方面不合理,存在长险短做风险。
此前相关部门将人身险公司长险短做这种激进发展模式列入了重点监管领域。这种依靠激励政策短期内获取业务规模高速增长的粗放经营方式,屡遭通报。
长险短做指保险公司通过提前返还保费、灵活减保等方式,将长期人身险产品实际保险期间缩短。长险短做不仅扰乱市场秩序导致保费和投资资产长期不匹配,而且其带来的流动性风险还会侵犯消费者权益。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迄今为止,横琴人寿遭监管部门点名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今年年初,因公司存在合规风险问题,银保监会对其进行了监管处罚。横琴人寿也因此被罚6个月内不得新增股权和其他金融资产投资;并要求其及时整改投资问题,采取措施化解投资风险。
此外,横琴人寿还被外界传言“踩雷”华夏幸福(600340.SH)。据悉,横琴人寿自2019年起开始介入华夏幸福,投资项目包括多个信托计划和债权投资计划。
根据界面新闻报道,横琴人寿投资华夏幸福的多个融资项目,余额合计近19亿元,但目前受到华夏幸福债务化解方案延期影响,大部分项目基本处于无法正常还本付息状态,投资或许无法足额兑付。
对于外界频传横琴人寿“踩雷”华夏幸福这一传言,横琴人寿董事会秘书张林回应界面新闻称,“信息不符合实际情况”。
不过,结合华夏幸福一季度爆雷时间,大公国际的一份评级报告似乎印证了空穴来风必有因。
7月30日,大公国际资信针对横琴人寿主体与相关债项2021年度跟踪评级报告中提到,截至3月末,横琴人寿所持部分非标投资资产的信用质量发生大幅下调,所涉规模较大,相关资产质量及减值风险需持续关注。
暂且不论横琴人寿“踩雷”华夏幸福事实真相如何,众所周知,中国平安(601318.SH)已经深度踩雷华夏幸福,并在其2020年报业绩发布会上,公开了投资华夏幸福的风险敞口为“股权投资180亿元,表内债权投资360亿元,共计540亿元”。
对于中国平安这样的险企“大咖”,华夏项目在平安投资组合中占比较小,对其整体投资收益影响不是很大,但换成横琴人寿可能就是另一番境遇了。
偿付能力承压 二季度保费、净利环比双降
横琴人寿成立于2016年12月底,其主要经营范围涵盖普通型保险,包括人寿保险和年金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分红型保险;万能型保险;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业务;国家法律、法规允许的保险资金运用业务。
对比其他险企公司来看,横琴人寿资历尚浅成立时间还不到五年,经营区域也相对比较集中,主要在广东、江苏两地。
最近横琴人寿公布了第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第二季度净资产规模为18.99亿元,较第一季度增长16.57%。
本季度公司实现保险业务收入14.99亿元,较上季度下滑33.38%;实现净利润0.2亿元,较上季度下滑72.6%。公司在保费收入增长和盈利能力方面承压。
横琴人寿截至二季度,累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37.49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9251.79万元。对比上年二季度数据,2020年中期累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49.04亿元,累计实现净利润922.54万元。
《资管科技》通过对比近两年来二季报发现,截至二季度,横琴人寿本年保费收入较上年有明显下滑,降幅为23.55%。截然相反的是净利润却有大比例增加,攀升幅度达902.86%。
报告显示,横琴人寿在偿付能力方面较第一季度有明显下滑。第二季度其综合偿付能力和核心偿付能力分别为167.61%、117.48%,较第一季度分别下降26.68个百分点和13.78个百分点。
根据8月10日银保监会公布的2021年二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末,纳入统计范围的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6.7%,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4%。
具体来看,一季度末人身险公司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8.6%,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28.5%。
不难看出,横琴人寿在偿付能力方面严重不足,远远不及行业平均水平。
2017年-2020年,横琴人寿资产规模实现了大幅增长,四年间资产规模分别为29.81亿元、55.43亿元、161.08亿元、233.87亿元。
同期,横琴人寿分别实现保费收入8.63亿元、24.62亿元、59.55亿元、66.22亿元,保费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185.28%、141.88%、11.2%。
但横琴人寿保费和资产规模的增长并没有带动净利增长。四年间,横琴人寿分别实现净利润为-8241万元、-2.46亿元、-2.41亿元、0.59亿元。横琴人寿成立4年,在去年实现了首个年度盈利。不过从整体来看其依然处于亏损状态,累计亏损达5亿元。
横琴人寿高速发展背后带来的问题也一目了然,业务结构和渠道结构较单一。2020年报显示,横琴人寿实现规模保费73.09亿元,从险种来看,保费收入以寿险为主,其中分红寿险在规模保费占比中超五成;从业务结构来看,保费以趸交业务为主,其中分红险业务占比为52.11%。
公司保费依旧过度依赖银行邮政代理渠道。2020年全年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的保险产品,有3款产品保费依赖银行代理渠道,2款产品保费依靠中介渠道。
而根据联合资信评估跟踪评级报告显示,2020年末横琴人寿银保渠道实现保费收入占比73.2%。图片来源:联合资信评估跟踪评级报告
险企青睐不动产投资真相
从中国平安重踩华夏幸福,到如今传言横琴人寿也被“牵连”,为何险企分外“眷顾”房企呢?或许从行业资金特性方面能找到答案。
险企资金具有稳定性强,体量大的特点,投资风格素来以长期、稳健为主。这和房企所求资金特性和回报模式相契合。尤其最近头部险企将医疗和养老相结合推出的“保险+医养”经营模式,这一战略合作使得险企和房企联系更加紧密。
而险企往往通过股权、物权、债券投资计划等形式参与投资不动产项目。险企大手笔投资行为往往也会引发相关部门关注。年初横琴人寿被罚违规事由主要围绕投资方面展开,其中就有违规购买债券和不动产这一项。
虽然险企青睐不动产投资,但也要对投资存在的风险有认识。
普华永道中国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表示,不动产投资风险多表现为市场风险或信用风险,实质上表现为不动产标的的收益风险或价格波动风险。
随着近两年行业、经济环境不断变化,疫情影响,三道红线监管新规出台等政策影响,房企面临的挑战也增加了。
以华夏幸福为例,平安集团总经理兼联席首席执行官谢永林表示,如今华夏幸福的经营困境,一方面受自身的管理粗放、扩张太快影响,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以及环京津冀严格调控直接影响了其回款。
周瑾表示险企在不动产投资选择上要针对项目具体情况做综合评估,要做好尽调,审慎选择合作方,做好投后管理,密切关注项目建设和运营情况。
7月31日,华夏幸福发布了一条关于公司及下属子公司部分债务未能如期偿还的公告。
公告显示,受经济、行业、信用环境叠加及疫情影响,华夏幸福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近期公司及下属子公司新增未能如期偿还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等债务形式的债务本息金额85.18亿元。截至披露日,累计未能如期偿还债务本息合计815.66亿元。
公告称华夏幸福正在积极协调各方推进债务展期事宜。华夏幸福的余震似乎还将持续,如果横琴人寿“踩雷”华夏幸福一事属实,那么对于成立没几年的中小险企横琴人寿来讲确实是道“劫”。
*本文封面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关键词 >> 横琴人寿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