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塔利班想建立一个怎样的国家?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晋

2021-08-23 07: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阿富汗塔利班重返喀布尔成为全球瞩目的国际大事。毫无疑问,阿塔(为行文方便计,如无特别说明,则对阿富汗塔利班简称“塔利班”,或简称“阿塔”)将再次在阿富汗掌权。而继2001年被美军赶出喀布尔后,这次塔利班将建立一个怎样的政权、实行怎样的政策,是当下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事。
塔利班在2001年之后经历了多次领导人变更,权力结构和政治理念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要想理解阿塔的政治理念和未来政策,需要深刻理解阿塔本身的政治话语意义,根据阿塔的政治语境理解其政治行为。
“伊斯兰埃米尔国家”的含义
阿塔的权力结构,是按照伊斯兰政治传统理念建构的政治体系。自1996年第一次在阿富汗掌权时,塔利班就使用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国名。今年8月19日,塔利班官方发言人扎比乌拉·穆贾希德在推特上以“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名义发布阿富汗脱离英国统治、独立102周年纪念日声明。这一声明被外界视为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后又一次的“建国”宣言。
塔利班将阿富汗国家性质定性为“伊斯兰酋长国”,即把塔利班治理下的阿富汗定义为伊斯兰世界当中的一个“埃米尔国家”,即“王国”或者“诸侯国”。在伊斯兰经典政治话语体系下,“埃米尔国”是整个伊斯兰世界的一个部分,是构成“伊斯兰世界”的一个地方政权。
“埃米尔国”或者“酋长国”,具有两个话语含义。一方面,即阿塔所建立的“伊斯兰埃米尔国”,属于伊斯兰教瓦哈比主义下的“伊斯兰”政治实践,奉行“天下穆斯林是一家”的政治理想主义。
塔利班所奉行的政治理念,源于伊斯兰罕百里学派瓦哈比教派。创立于沙特阿拉伯的瓦哈比教派,宗教思想较为保守。据瓦哈比学派所主张的“先哲”主义,即回归伊斯兰创立初期的理想模式,建立一个理想的政治实体,消除一切民族、种族和家族分歧。
另一方面,“埃米尔国”或“酋长国”,意味着塔利班治理下的阿富汗国家,不允许控制区内出现对立的伊斯兰政治实体,即使该政治实体奉行与塔利班相似甚至相同的政治理念。
在伊斯兰政治经典的演变中,尤其是在瓦哈比教义出现之前的数个世纪,伊斯兰世界发生了较为剧烈的变化,大一统的“哈里发”国家权威削弱,不再能够直接管控地方诸侯。地方上以“埃米尔国”或者“酋长国”为主体的政治实体纷纷崛起。但是这些“埃米尔国”或者“酋长国”,依然遵奉“哈里发”的中央权威,获得“哈里发国家”的合法性授权。因此,“埃米尔国”或者“酋长国”是某一个地方或者区域内的最高伊斯兰政治权威,行使“伊斯兰教法”,是“哈里发国家”或者全世界范围内的“伊斯兰公社”的一个组成部分。
最后,“埃米尔国家”意味着在塔利班的政治架构中,以军事领导人为权力核心。“埃米尔国”或者“酋长国”的权力核心,在于伊斯兰宗教群体辅助下的武将群体。成为“埃米尔国”或者“酋长国”的最高领袖,并不是宗教人士,而是武将群体。根据中世纪的伊斯兰教政治经典,“武将”(埃米尔),只要是遵奉伊斯兰教义,尊敬伊斯兰学者,保护穆斯林,就能够成为一个地区的最高领袖,享有最高权威。这一地区的穆斯林、宗教学者和地方权威,需要向这个“武将”效忠。因此,在未来塔利班主导的“伊斯兰酋长国”,军事主官领导人或将成为最高权力的决策者。
行政架构与施政特点
阿塔当力图组建的“包容性”政府,是建立在奉行宗教权威的基础之上的。从20世纪70年代“政治伊斯兰”回潮的经验看,伊斯兰政治力量主导下的政府,往往面临着如何处理宗教权威与现实政治实践之间的关系问题。在一些中东国家的伊斯兰政治力量看来,经济发展也带来了社会问题,如思想堕落、西方渗透、物欲横流等,这些问题难以通过单纯的“宗教宣传”解决,只能通过政治手段,建立新的政治秩序,来重新“净化”社会。
因此,一种模式是以伊朗和哈桑·图拉比(编注:苏丹宗教及伊斯兰政治领导人,曾担任苏丹人民大会党委员长)时期的苏丹为代表,通过设立代表宗教权威的“最高精神领袖”为最高权力来源,并围绕“最高精神领袖”设置一系列政治体系,来指导和约束政府行为。另一种模式,以2012年至2013年埃及“穆斯林兄弟会”时期为代表,通过设立伊斯兰政治力量组成的“委员会”,并派出组织内部的高层担任政府首脑,协调“委员会”和政府权力的关系。
无论哪一种模式,塔利班都将以“垂帘听政”的方式,管控政府权力。阿塔作为一个政治和军事团体,在2001年之前其创始人穆罕默德·奥马尔曾经以最高领袖的方式,来遥控指导塔利班主导下的政府;在未来,塔利班很可能会采取建立“委员会”的形式,来处理与政府的关系,发挥在重大议题上的监督作用。
应当指出的是,根据伊斯兰政治思想,以及过去的历史实践看,阿塔的中央权威往往并不完全被地方权威所接受。一方面,在宗教实践中,不同的教法家对于同一个社会和政治议题,往往有不同的见解,这些见解很容易被不同的政治力量所利用,成为政治力量间对抗的重要宗教依据。另一方面,阿富汗的地方政治十分特殊,受到地理因素和地方民族关系的影响,地方实力派往往势力较大,塔利班的地方组织或是由地方部落直接组建和加盟,或者需要同地方部落长老和地方民族武装和谐共处,由塔利班充当“协调人”而非“发号施令者”。因此阿塔的很多政策在实施时,往往也会出现中央政策与地方实践相冲突的现象。
阿富汗塔利班的未来政策
阿塔的内外政策,在未来会出现诸多方面的特征。
首先,阿塔会遵奉宗教为政治生活的准则,其政治政策,确实呈现出一定的包容性。比如在占领喀布尔后,塔利班领导人出席了阿富汗伊斯兰教什叶派的宗教节日,显示出塔利班对阿富汗各个不同宗教和教派的宽容心态。而在占领各个省份的主要城市之后,塔利班也并未大规模搜捕和迫害前政府官员,并未出现1996年在喀布尔公开处死前总统纳吉布拉那样的惨剧,甚至提出组建“包容性”的政府,显示出塔利班的某些变化。
但是由于塔利班的政治理念,源于塔利班的宗教理念,因此对于一些重要政治议题和社会议题的解读,也必然从独特的宗教语境出发,进而导致与西方国家的政治话语相冲突,这也会成为未来阿富汗塔利班主导的政府与西方国家矛盾冲突的一个重要原因。
塔利班的妇女政策,也应该依据宗教语境来解读。塔利班所提出的“妇女教育”和“妇女工作”,指的是通过宗教知识来教育妇女,妇女并非可以如西方社会那般自由选择职业,自由生活,而是需要在家庭的“保护”之下,来从事一定的职业。
其次,阿塔希望国际社会接纳自己,但是前提是保证阿塔的政治原则不被改变。塔利班希望能够加入联合国,获得主要世界大国的承认。但是阿塔独特的政治体制,因此在一些社会议题和政治议题,如妇女权益、宗教权利等问题上,很可能会成为国际社会与阿塔矛盾和分歧的关键点。
尽管塔利班多次强调要保护妇女和少数族群,但在具体实施中,阿塔和西方世界就妇女权益保护的概念和措施,在政治话语背景上存在着根本性分歧。一些关键的社会议题,很可能会引发阿塔与西方世界的对立。
第三,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并不一定是阿塔最关切的目标。阿塔的首要目标,是在宗教政治思想下,建立一个稳定但保守的社会秩序。如果外部国家希望通过物质手段来“利诱”阿富汗塔利班政府,很可能无法成功。
最后,恐怖组织对于阿塔的态度,是阿塔是否向恐怖组织提供庇护的关键。正如我们所分析的,阿塔所提出的“伊斯兰埃米尔国”,要求境内一切力量服从和效忠。2001年前“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就是在1996年效忠阿塔领导人奥马尔之后,才能在阿富汗建立自己的训练营。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由于秉持的“哈里发国家”理念,反而要求阿塔向自己“效忠”,导致两者的身份矛盾不可调和,进而导致双方冲突在2014年之后一直持续。
(王晋,西北大学副教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阿富汗,塔利班,“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伊斯兰政治

相关推荐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