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打击IS,为什么美国需要伊朗?

金小力

2016-01-20 17: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2015年9月9日,美国华盛顿,国会山举办“终止伊朗核协议”集会。 视觉中国 图
1月12日,就在奥巴马发表国情咨文的几个小时前,美国海军的两艘河川巡逻艇因机械故障驶入了伊朗水域, 伊朗革命卫队当即扣押了船上的十名美国船员。面对如此突然的变数,白宫紧急召集会议,讨论是否应该把这次危机临时加入到国情咨文的演讲中。然而我们看到的结果是,奥巴马不仅在演讲中只字未提扣船事件,反而再次强调了与伊朗的核协定为和平带来的重要意义。
对此,白宫新闻秘书Josh Earnest 解释称,这是因为在国情咨文中提及扣船事件会升级危机,对解救人质不利。然而,许多人对这个理由并不买账,白宫一再舒缓和伊朗的关系,到底是为什么呢? 显然,奥巴马政府所考虑的因素不止有一个,但打击IS一定是其中的原因之一。那么,为什么美国在打击IS上需要伊朗的合作,伊朗在对抗IS上能给美国提供哪些价值呢?
在伊拉克,抗击IS的主要力量由两支地面部队组成——什叶派伊拉克民兵组织和逊尼派库尔德武装。伊拉克民兵组织,又称人民动员力量(Popular Mobilization Forces), 是收复拉马迪地区的主要部队。同为什叶派的伊朗则是该民兵组织的主要武器来源, 为其供应打击IS的迫击炮,反坦克炮等。而美国与该什叶派民兵组织的关系向来比较紧张,美军在伊拉克的空袭就让其成员十分不满,民兵组织的发言人Karim Nury曾讽刺道:“美军在伊拉克甚至不能掌握一只手掌的宽度。”在美大选中, 以克鲁兹为首的各候选人纷纷强调空袭应是打击IS的主要手段,可要想让空袭能得到什叶派地面部队的配合,需要的正是伊朗在中间的调和作用 。另一支地面力量库尔特武装虽一向与美国交好,然而伊朗也在逐步增加对其的影响力。库尔德自治区领导人马苏德巴尔扎尼就曾表示:“当我们向国际社会寻求支持时,伊朗是第一个向我们提供武器的国家。” 由此看来,在伊拉克,伊朗作为打击IS地面部队的主要支持者的地位可见一斑。
在叙利亚,伊朗或许还能成为美国和阿萨德政府沟通和谈的桥梁。目前,美国已经开始软化对阿萨德政权的立场,特朗普等候选人已经表示,为了对抗IS,美国不应着急推翻阿萨德政权。更长远来看,美国对阿萨德的立场很可能进一步软化。因为假使美国能把IS赶出伊拉克,其残余很可能会逃往叙利亚安身,就像基地组织从阿富汗逃往巴基斯坦避难一样。为了防止叙利亚成为恐怖分子的避难所从而拖延战争,美军日后极可能需要阿萨德政府的合作。德国总理默克尔就在2015年9月的演讲中提到,与阿萨德政府和谈是稳定叙利亚局势的关键,然而她表示,和谈也需要阿萨德的盟友的加入(暗指伊朗,俄罗斯)。果然,同年10月,欧美各国和沙特首次同意伊朗加入叙利亚问题的谈判桌。随着打击IS局势的推进,如若美军某日真的决定要与叙利亚政府军合作,考虑到美国一贯反阿萨德的立场,美国也很难直接与叙利亚政府进行透明而高效的双边谈判,此时,伊朗在背后助推,牵线搭桥的潜在能力就显得十分重要。
即使伊朗在打击IS上发挥的作用不可否认,卢比奥等主张对伊朗强硬的共和党候选人都在施政纲领中提到,美国应主要依靠由美国主导的联盟来打击IS,暗示不需要伊朗的帮助。那么,没有伊朗和什叶派武装的帮助,美国主导的打击IS联盟真的靠谱吗?

图片来源:CNN网站
上图蓝色部分展示了巴黎恐袭之后美国组建的打击IS联盟。 其中英法等欧美国家大多只提供空中支持和技术支持,远水难解近渴。真正地处中东,美国又可以依靠的是力量,除了上文提到的库尔德武装,还有土耳其,沙特,伊拉克政府军,叙利亚反对派和伊拉克的逊尼派部落。这战线看似声势浩大, 可是仔细分析下来,其中既有实力又有强烈意愿抗击IS的力量几乎少之又少——
沙特有中东地区最精良的武装和世界上第三高的国防预算,然而沙特从2014年底就表态要派出的地面部队至今还没有着落。正如桑德斯所说,沙特将主要的精力用在了打击也门的什叶派胡塞武装上,其在也门的空袭造成了数百了平民伤亡,更是进一步惹恼了什叶派抗击IS的力量。
土耳其则一直深受国内库尔德独立势力的军事骚扰,可以说库尔德工人党领导的恐怖袭击,相较IS而言,是土耳其的首要敌人。IS对库尔德势力的广泛打击也让土耳其可能并不想这么快消灭IS。 即使2015年底土耳其部署了几百士兵在伊拉克训练当地部队,也被外界广泛怀疑其真正目标是当地库尔德民兵而非IS。
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一直是美军长期军事支持的对象,然而相较于IS,他们的首要目标从来都是阿萨德政权。2015年9月,由美国在土耳其一手训练大的叙利亚反对派武装——第三十分支(Division 30)更是转而效忠同为逊尼派的IS,特朗普就在推特上发声称,不断有叙利亚反对派武装叛变到IS阵营,美国不应该继续支持他们了。至于伊拉克政府军虽然想打击IS,可实力却不如人意。先是人数上自2003年伊战后从450,000锐减到177,600,后是国际油价的下跌让伊拉克经济持续下行,没有充足的经费整顿军队,即使在美国和伊朗的支持下也难以独当一面。
至于希拉里在11月19日抗击IS的主题演讲中提到的伊拉克逊尼派部落武装,虽然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帮助美军推翻了萨达姆政权,可这次对于到底该支持IS还是美军,许多部落都还处于犹豫当中。回顾阿富汗战争便会发现,许多当地人往往同时向塔利班和美军提供情报,不愿意将赌注仅下在某一方。当地人甚至更愿意向塔利班势力靠拢,因为他们知道美军终将撤退,而塔利班将会一直频繁出没在阿富汗地区。同理,在伊斯兰国控制区域的逊尼派部落也意识到了美军不会一直留在伊拉克保护自己,因此,他们也会向IS提供情报,左右逢源,这样日后不管美军还是IS胜利,部落们都能生存下去。如此看来,美国的五大本土盟友虽看上去声势浩大,但抗击IS的实效却不显著,这也提醒了美国要和伊朗极其支持的什叶派合作的重要性。
从更深一个层面来看,打击IS不仅仅是对恐怖分子的宣战,也可是美俄两国在中东的话语权的重洗牌。从上图中可以看出,不仅美国组建了抗击IS的联盟,俄罗斯也和伊朗,阿萨德政府结盟,组成了自己抗击IS的阵营与美国暗暗较劲(图中紫色部分)。虽然成员较少,俄罗斯组建的联盟在伊叙地区发挥的影响力却不比美国小。从2015年9月起,俄罗斯便与伊朗,阿萨德政府和伊拉克建立起了有效的四维情报传输网,同年11月,伊拉克授权俄罗斯使用其领空对IS发动空袭,在叙利亚,俄罗斯更是部署了S-400“凯旋号”防空导弹系统, 包揽了在叙利亚的绝大多数空袭。法国总统奥朗德也在巴黎恐袭后赴克里姆林宫与普金会面,表示两国将加强反恐合作。除此之外,普京还把合作的手伸向了美国的传统盟友,比如俄罗斯与埃及签署了数十亿的武器交易协定,向约旦提供核反应堆,并于沙特建立起了核能合作。诚然,美国当前在中东的影响力仍明显高于俄罗斯,可当莫斯科对美国的盟友都积极主动建立联系时,美国或许也不应完全守旧于往日的中东战略格局,而是打开与伊朗对话的大门,一方面中和俄罗斯对伊朗的外交影响力,另一方面改善与什叶派武装的关系,寻求合作打击IS的可能。
当然,与伊朗合作也必然要面临许多问题。远的不说,就近日沙特和伊朗断交,与伊朗加强对话必然会引起沙特的不满。可是,在IS问题上的合作对话并不代表抛弃盟友。2015年10月,沙特国王萨勒曼就与支持阿萨德政府的普京在叙利亚问题上进行了会谈,同年11月,萨勒曼更是亲赴克里姆林宫,就也门胡塞武装问题又与普京进行了数次讨论,而在美国,每次奥巴马政府与伊朗对话都会引出层出不穷的反对声, 共和党候选人中除了约翰卡西奇,其他所有人都表示将不会承认伊朗和谈的结果,特朗普表示, 伊朗协议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失败的协议;卢比奥承诺选民,奥巴马离开白宫之时就是伊朗和谈失效之日;克鲁兹为了获得犹太财团的青睐更是放出狠话,要将与伊朗过去的谈判成果撕成粉碎。就连支持伊朗和谈的希拉里也宣称自己将毫不犹豫的对伊朗采取军事行动一旦伊朗有一丁点的违反核协定。大选在即,大部分选民并没有时间了解每一项外交政策的详细利弊,而更加关心的是美国能不能保持决不妥协的大国姿态,这逼迫每个候选人都只有用强硬的外交立场来武装自己。然而这些鹰派的态度虽然迎合了选民,但对目前正深受IS困扰的美国来说,未必是好事。
最后,当我们再回到伊朗扣船事件时可能会有这样的疑惑:既然奥巴马政府已经和伊朗政府达成协定,那么伊朗为何要在核协定实施的前几天突然给美国一个下马威呢?其实,扣船的幕后主导未必会是伊朗政府,而多半是一直让美国头疼的“伊朗伊斯兰革命自卫队”。革命自卫队作为伊朗的精英组织并不是普通的军队,根据伊朗宪法第150条:革命自卫队是伊朗革命成果的守护者。其在军事政治上的影响力甚至比伊朗政府还大。而伊朗弹道导弹系统的发展和核设施的建设与革命自卫队的利益息息相关。伊朗政府欢迎核协议因为这能让国际社会对伊朗取消经济制裁, 而革命自卫队则对核协议的签署很是不满,自卫队的领导人Mohammad Ali Jafari就曾公开表示核协议是美国煽动伊朗脱离伊斯兰道路的阴谋。所以这次事件很可能是革命自卫队在核协议实施前正好抓住顺手的机会对伊朗政府示威,表达不满。然而可喜的是,在危机背后,我们也看到了伊朗试图与美国修补关系的姿态,比如一向反对核协议的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这次也迅速承诺释放美国船员,并且称伊朗要用伊斯兰的仁厚对待船员,伊朗外交部长扎里夫更是在扣船事件发生的那一天和美国国务卿克里连通了四次电话,看来意外发生,紧张的不仅是美国,还有伊朗。
在国际关系中,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敌人虽然是老生常谈,但实际能做到审时度势,随机应变也并非易事。民主党和共和党背后的政策团队应该意识到,与伊朗修补关系,从交流情报开始合作打击IS,至少应该是一个一直被摆在台面上的选择,毕竟面临新的挑战,谁知道美国日后需不需要新的伙伴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大选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