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洪侠︱陈子善老师的字

胡洪侠

2021-09-06 10: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陈子善老师读书教书,编书写书,总能出人意料,让人称奇。我们和他交往,跟他学习,收获的因此不仅仅是学问与乐趣,还有惊喜!
是的,惊喜,一次又一次的惊喜!
不说郁达夫了,不说周作人了,不说夏志清、董桥了,当然更不必说张爱玲了:他在这些现当代文学大家作品、史料的发现、编集与研究、出版上带给我们的新视野、新惊喜,学界乃至读书界哪个不知呢?迄今为止他自著与编撰的两百零三种新书旧籍就在那里,这早已不是“著作等身”所能描述的了;也就是说,他的成就,已远在传统形容词的描述能力之外。但凡你进入现当代文学史料与研究领域,即使你一时没遇到“陈子善”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也会很快遇见你的:没办法,躲不开,绕不过;你叹气也好,泄气也好,生气或不服气也好,都不顶用。
我认识陈子善老师有二十六年了。虽没有在学校听他讲过一堂课,但多年交往中他教给我的东西实在太多,每次见面我都由衷地喊他“陈老师”。1995年的一天,好朋友姜威领着两个人来到了深圳商报社公寓楼六楼我的宿舍兼书房,介绍说,这位是陈子善,那位是陆灏。我惊讶得满书房乱转,因为封面上署有“陈子善编”的书我书架上有很多本:《郁达夫文集》《卖文买书:郁达夫和书》《知堂杂诗抄》《周作人集外文》《饭后随笔》《台静农散文集》……我赶紧找出来让陈老师签名。我不担心有“漏网之书”,因为陈老师边签名边“搜捕”我书架上他编的书,过一会儿他就会喊一句:啊啊!这里还有一本,对不对!
这是我和陈老师首次相见的惊喜场面。之后这样的惊喜就越来越多了,以至于如果长时间没有收到陈老师的赠书,我就会怀疑自己做错了什么。说他好几年没有新书出版?谁信呢?现代文学研究界和当代中国出版界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我没拿到新书,就只能怪我自己可能让陈老师生气了。
陈老师带给我们的惊喜是一首交响曲,主旋律当然是他在自己凝心聚力、深度耕耘的现代文学领域,为我们编出的一本本貌似随手偶得、实则极见眼力与功力的书。然而绝不止于此,还有若干变奏曲,比如他玩微博也玩得风生水起,比如他爱猫,爱得让很多人都跟着他为“陈多多”等等颠三倒四。
他带给我们的最新惊喜,是这个世界上竟然会有一个“陈子善教授手录新文学经典墨迹展”。但这次的惊喜又和以往有所不同,它以“出圈的节奏”挑战了我对陈老师才能的想象力。陈老师怕我惊喜得找不着方向,就在微信里介绍说:“我这墨迹展,字不怎么样,但自以为独创一格的,是我只写新文学名家的名言隽语,计有鲁迅、胡适、周作人、郁达夫、徐志摩、梁实秋、林语堂、巴金、丰子恺、傅雷、张爱玲、木心等十二家的诗、对联和警句。这是从未有过的,而且这些人也都是我研究过的……”我不禁揣想:陈老师对现代文学中这些人物星辰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不可测呢?他为这些人和书和文章以及与之有关的人和书和文章,献了白天献夜晚,献了朝阳献夕阳,献了简体献繁体,献了工作献退休。现在,又把墨迹献出来了。
而且,我还可以断定,陈老师对自己想出“墨迹展”这样的创意一定很得意。他终于又创造出一种向现代文学致敬的新方式。前几十年他是用一本接一本的书,向他研究视野中的人物及其书报刊表示敬意,现在,他换了一种语言,要以“书写”这一传统方式表达他最新的情怀了。
这样的一个墨迹展,最重要和最富价值之处,不是字写得有多“书法”,而是“谁写”“写谁”以及“写什么”。他通过语句的精挑细选,和书写的恭敬真诚,给他深爱的研究领域立下了自制的里程碑。他也通过这种方式完成了对特定时代文学成就的另类编选与摘要,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他自己设计建造的“现代文学微缩景区”。
书法家的墨迹一经问世,世界不过多了一件作品而已。陈老师的墨迹一旦问世,世上不仅闪亮了学者的心迹,还创造出了崭新的史料。这是一位现代文学史料专家对现代文学史料学的最新贡献。
祝“陈子善教授手录新文学经典墨迹展”圆满成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诗亮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子善,墨迹,鲁迅,周作人,张爱玲,傅雷,巴金,郁达夫,木心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