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瑶:傲娇的萝莉,进击的小狐狸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6-03-07 07: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年唐人的《无心法师》播出时,除了动不动就脱衣服秀胸肌的“无心法师”,最吸引网友眼球的,就是暗黑系萝莉“岳绮罗”了。
不老不死,活了几百年的岳绮罗在原著作者尼罗笔下是这样的: “一张小瓜子脸是莹白如玉,两道浓淡相宜的眉,一双秋水盈盈的眼,连两片色的小薄嘴唇都是特别的嫩。”“十一二岁也是她,十三四岁也是她,是一朵花要开没开的年纪,看着真是又可怜又可爱。”
《无心法师》中的暗黑系萝莉“岳绮罗”
在当初选角时,唐人的蔡艺侬犯过难:不可能真的用十二三岁的孩子来演这个外表稚嫩内心沧桑恶毒的人物,但年纪大点的外貌又不符合。后来找来陈瑶,94年底生的小姑娘,长得能掐出水的嫩,也不是网红脸,一双眼睛黑亮灵气。陈瑶胆子也大,接下了这个“吃人妖女”角色,居然将这全剧的反派大Boss诠释得颇招人待见,她的“岳绮罗”,邪恶又天真,偏执又孤独,杀人如麻,偏偏让人恨不起来。 能做到这程度,一是小姑娘演技着实在年轻小花里不算差,二是天生的观众缘,这就属于“老天赏饭”了。
《青丘狐传说》里的“小狐狸”花月

新剧《青丘狐传说》里,小姑娘继续演个亦正亦邪捉摸不透的角色:游戏人间玩弄感情却最终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小狐狸”花月。还是把一个注定招黑的角色演得让人气不起来,一颦一笑狡黠天真,感觉是全剧最“有狐狸样的狐狸”。
找了机会和小姑娘聊了聊,听陈瑶说,她小时候很喜欢看“新白娘子传奇”,喜欢模仿剧中的角色,把家里面好看的窗帘、床单裹在身上,像穿上古装一样,与小伙伴们演电视剧里的桥段。听到楼道里妈妈回来的动静,就迅速把床单藏起来。这段描述挺亲切,似乎每个小姑娘儿时都有过和“被单蚊帐”的一段戏缘,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它们多在角落里蒙尘,而陈瑶却抱着这段缘分走得更远。高三时,成绩不错的陈瑶被家里人建议学医,她却一意孤行地报了表演。“这或许也是和表演的一种缘分吧,没有想到自己长大以后真的做了这个工作,我觉得没有和梦想背道而驰是我的幸运。”
陈瑶最新的角色是电视剧版《致青春》里的“郑微”。曾经杨子珊饰演的版本演出了女汉子的少女柔情,而形象娇小软萌的陈瑶会怎么塑造这个角色,还是可以期待的。
电视剧版《致青春》剧照
【对话】
澎湃新闻:花月在故事中,其实是个“第三者”的形象,拿捏不好挺容易招黑的,如何把握花月这个角色的?
陈瑶:在电视剧开始,观众看到花月,会认为她是玩弄别人情感的灵狐,但我觉得她不被大家讨厌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是灵狐,而并非是人类。对于剧中花月来说,相爱的人就应该在一起。
动物的年龄和人类是不同的,动物对事物的好奇心也是非常强烈的,所以起初花月玩弄感情是因为她不懂。随着故事的发展,当她和阿绣成为好朋友,之后又爱上了子固,和卓云一起明白了正义是什么,也做了很多正义的事,这是花月学习的过程。
我觉得事情不是只看开端,过程是非常重要的。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是不好的,但她在慢慢地变好,从不懂到了解,最后明白了情感的真谛,这是非常可贵的,所以花月也不会被大家所讨厌。
澎湃新闻:你本人在爱情中,会是阿绣还是花月?是否会喜欢刘子固这样的文艺青年?
陈瑶:我可能会像花月一样,勇敢地去追求,热情、直率、坦白。一切皆有可能吧,当然有可能会喜欢上刘子固这样很有才气的文艺青年,但也并不是只限于喜欢文艺青年,我觉得这还是靠感觉和默契吧,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交流和感受。
澎湃新闻:剧中花月的老年妆是你自己完成还是用替身?化妆时感觉如何?
陈瑶:花月最后的老年妆是我自己完成的。当时化妆完后的感觉是非常奇妙的。因为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老了以后的样子,虽然这个妆容做得夸张了一些,因为毕竟是狐狸嘛,可能耳朵也很尖尖的,鼻头很宽,但感觉很特别。在定妆那天,我单纯的以为两个小时就能搞定,还特意带上了好多零食,但我坐在那儿的时候却发觉,自己根本没有机会吃零食。这个妆容我们做了七个小时,化完妆以后,我自己都傻眼了。
看到自己老年造型的时候,我感觉好可怕。我想自己如果真的在这一刻变得这么老的话,还有好多想做的事没有做,实在太遗憾了。所以现在努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尝试过这个造型以后,觉得自己特别幸运,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来诠释这个角色以及这个妆容的。
澎湃新闻:《无心法师》就和张若昀组了CP,第二次和张若昀合作,有什么感受?
陈瑶:我觉得大家挺有缘的。我也没想到《无心法师》之后会这么快就有第二次合作。当时拿到剧本得知对手戏演员是他的时候,我心里想,完了完了,我要还债了。因为《无心法师》里,我演的岳绮罗虐了张显宗千百遍,而在《青丘狐传说》中,他虐我的花月了。这就验证了一条“真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笑)
在网上看到大家都期待我们合作第三次,其实我自己也挺期待的。一个是古装的,一个是民国的,那再来一个现代戏也不错啊!因为前两部戏的积累,在现代戏中也许会有好玩儿的事情或者段子也不一定啊!期待有好的剧本可以让我们继续合作。
澎湃新闻:《无心法师》时,大家对你塑造的“暗黑萝莉”岳绮罗很关注。你自己喜欢岳绮罗这个角色吗?当时怎么去琢磨这个角色的?
陈瑶:当时在看到剧本的时候,我特别喜欢岳绮罗这个角色。尤其是当我读完全本的时候,我是因为岳绮罗的那句“这辈子很糟糕,张显宗,我牙疼”而爱上这个角色的。我觉得这是世间很少见的感情,就像周星驰《大话西游》中说的,当TA在你眼前的时候,你并没有觉得有多可贵,但是当失去之后,才觉得追悔莫及。
我看剧本的时候,我觉得特别像《吸血鬼日记》,还有《暮光之城》那种感觉,为了这个角色我还看了很多吸血鬼方面的影视作品,因为我觉得岳绮罗感觉和他们有些像,所以从中寻找一些灵感。结果看太多了晚上不敢睡觉(笑~)。
在拍摄的时候,我会去听一些比较沧桑、空灵的音乐,这和岳绮罗的内心境遇是很相像的。她活了几百年,不老不死,但感情生活是一片空白,孤独了几百年是她的特点。岳绮罗外形上的“萝莉感”,是和我自己还挺像的,不需要费太大功夫,但内心层次的感受,我还是会借助外力来辅助自己完成。
电视剧版《致青春》里的“郑微”
澎湃新闻:新戏《致青春》里的“女汉子”郑微与之前的角色差异很大,有难度吗?会不会担心观众与电影版的杨子姗进行比较?
陈瑶:刚接到电视剧版“郑微”这个角色的时候,我心里挺忐忑的,但是也很开心吧。以前看了子姗姐饰演电影版郑微,她诠释得非常棒。当时就想,我如果能有机会演郑微的话,会怎么演呢?没想到几年后我真的得到了这个机会,现在我只想认真把戏演好,加入自己对这个角色的理解和感受。重要的是做好当下的事,其他就等戏播出后,观众评价吧。
澎湃新闻: 《无心法师》以后你人气暴增,当时有不习惯吗?目前对自己的定位是什么?艺人、明星、演员?
陈瑶:《无心法师》播出之后,我拥有了我的七仔们(注:陈瑶粉丝称作“七仔”),特别开心。因为我觉得,以前是我一个人在完成梦想,但是现在我发现,有越来越多爱我、支持我的人站在身边为我加油,让我变的更坚定,这种感觉很不一样,非常幸福。
我现在对自己的定位是:学生+演员。
澎湃新闻: 所以你最享受表演的哪一部分?是观众的掌声和粉丝的认可吗?
陈瑶:我最享受的,是在演戏的时候能体验别人的喜怒哀乐。有时候在表演过程中,我为自己的角色心痛,不是台词触动到我心里那根弦,而是我就是这个角色,我经历了她的人生,能有这种体验很感动吧。
澎湃新闻:拍戏压力大的时候如何减压?
陈瑶:压力大的时候我会吃很多好吃的东西啊。我觉得压力特别特别累的时候,就会网购,买零食啊,买一些可爱的小玩偶,因为看着可爱的小玩偶时,心情就会好起来了。当然收快递包裹的时候,心情就更开心啦!(笑)
工作闲暇的时候会看看小说,弹尤克里里、滑滑板、逛街、睡觉,还有吃零食呀!
澎湃新闻:那平时有没有特别的爱好?喜欢动漫吗?厨艺如何?
陈瑶:特别的爱好……我喜欢摸别人耳朵,觉得软软的很舒服。尤其是大冬天从外面回来的人,他们的耳朵最好摸啦!因为是冰镇的,很“新鲜”,这种耳朵摸起来最舒服啦!
动漫的话,我偏向于长得呆萌呆萌的动漫形象。尤其是圆圆的、胖乎乎的那种,看了以后心情会特别好。
厨艺还可以的。因为自己是四川人,喜欢做一些辣的菜,但是西餐就不太擅长啦。
澎湃新闻:最后一个问题,身在演艺圈,在职业生涯中不免遇到他人的议论甚至诋毁,你对此已经准备好了吗?
陈瑶:嗯,准备好了。我觉得没有关系的,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是最重要的。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瑶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