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岁女幼师遭猥亵后丧命湖中,家属奔波3年盼解诸多谜团

张万军/楚天都市报极目新闻客户端

2021-09-16 08:11

字号
3年前,河南许昌鄢陵县20岁女幼师小莹(化名)受邀外出吃饭,饭局中还有小学时代的男同学邵某。饭后唱歌期间小莹遭到邵某的强制猥亵,凌晨返校时又遭其纠缠,随后离奇丧命湖中。事后小莹被相关部门认定为自杀,而邵某被法院以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3年过去了,家属心中的诸多疑问却一直没有解开:小莹为何会自杀?自杀时为何没穿裤子?身上为何有多处伤情?为什么手机会被格式化?律师认为,如果经查实小莹因为遭到强制猥亵而自杀身亡,家属有权向强制猥亵行为人索赔。小莹照片(家属提供)

小莹照片(家属提供)

女幼师命丧湖中留下谜团
9月14日,小莹(化名)的家属向记者介绍了当年的事发经过。
2018年,时年20岁的小莹是鄢陵县一所幼儿园的老师,性格温柔,美丽动人,正值风华正茂。
当年8月1日中午,在外地打工的小莹父母突然接到在老家的叔叔邢军(化名)的电话,称小莹出了事,在当地一个湖中不幸溺亡。
当天晚上,小莹父母赶回老家,在停尸房见到了女儿的遗体。他们查看女儿遗体时发现,她的背上有两处淤青,鼻子上有伤口,头部也有伤口。民警告知,小莹鼻子上的伤是鱼咬的。
感觉死因不简单,小莹的家属找到女儿工作的幼儿园和死前晚上吃饭的餐馆,调看了两地事发当天的视频监控,又询问了相关人员,小莹的父母弄清了女儿身前最后一晚的大致情况。
原来,2018年7月31日晚,小莹和已辞职的前同事司某出去吃饭,其中还有邵某等7人,邵某原来和小莹是小学同学。监控图片(家属供图)

监控图片(家属供图)

吃饭后,大家又去一家KTV唱歌,唱完歌之后又去宵夜,直到次日凌晨3点多钟。在KTV唱歌期间,邵某多次强行搂抱小莹,遭到其极力反抗。
2018年8月1日凌晨3时许,小莹搭出租车回到工作的幼儿园,邵某等人又追到小莹的学校门口。
小莹的家属称,他们查看幼儿园门口的监控视频发现,2018年8月1日凌晨3:26分,小莹下车后急忙往学校跑,邵某紧追其后,一直纠缠学校对面。一个多小时后,当小莹再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的时候,现场还有包括邵某在内的4个人。
2018年9月22日下午,为了弄清小莹的死因,小莹的家属向办案民警要求查看其尸检报告时,与民警发生冲突。为此,小莹家属8人被抓,后被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分别进行判决定罪。小莹的父母在看守所待了8个月。其中小莹的一位伯伯死在看守所,获赔了5万元安葬费。小莹的另一个长辈,本来是村干部,后来也不干了。
小莹的家属称,事发后,他们曾向司某了解当晚的情况,司某称自己没有看到邵某搂抱骚扰小莹的过程。他们也曾向女儿的男友了解当晚和女儿通话的内容,但对方不愿透露。
老同学强制猥亵被判刑1年
小莹的家属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判决书记录了事发当晚的经过。
2018年7月31日20时许,邵某和小莹等人一起在当地翠柳路一家餐厅吃完饭后,又一起到翠柳路南段的一家KTV唱歌。期间,小莹因酒后胃部难受,多次进出卫生间。邵某在未经小莹同意下,在卫生间门口,突然以“公主抱”的方式将小莹抱到唱歌的房间里。他们唱歌至次日凌晨3时许时,邵某提出送小莹回所工作的幼儿园。当他们打的到幼儿园大门口后,小莹下车径直向大门口跑去,邵某在后面追赶、阻拦并多次强行对小莹实施搂抱,但都被小莹挣脱。随后小莹沿道路向西步行,邵某再次追赶小莹,又多次对其强行搂抱,均被小莹挣脱。后邵某回宾馆休息。
2018年8月1日凌晨5时30分左右,小莹在311国道与文明路交叉口乘坐出租车到鹤鸣湖。当日6时许,附近村民在鹤鸣湖中发现一具女尸。经鉴定,死者系小莹,死亡原因符合生前溺水。
法院认为,邵某违背他人意愿,以强行搂抱的方式强制猥亵他人,其行为已构成强制猥亵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该判决书显示时间为2019年5月28日。家属供图

家属供图

小莹的家属告诉记者,这份判决书是他们今年9月初才通过当地法院拿到,此前他们一直不知道邵某的判决情况。
律师称家属有权向老同学索赔
“小莹身上的伤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其手机为何被格式化了?警方为何不让看尸检报告?小莹生前和男友通话时说了什么?”小莹的家属心中有许多的疑问待解答。
家属称,小莹的遗体上有伤痕,且没有穿裤子,而是在身上搭着,头上有伤,背上有两处淤青,鼻子上有伤。民警称鼻子上的伤是鱼咬的,小莹死后不到一个小时左右,人工湖里到底有多大的鱼,能把鼻子咬伤?视频除了邵某与小莹发生长时间的纠缠外另外在场的3人扮演了什么角色?对小莹的死亡负有多大的责任?三年来,家属一直想弄清这些问题。
小莹的家属称,他们最难以理解的是,小莹的手机为什么会被格式化?
9月14日,记者致电鄢陵县公安局欲采访此事,一名工作人员称公安局不接受采访。
湖北省首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正平认为,如果经查实女孩因为遭到猥亵而自杀身亡,则猥亵行为人除了承担刑事责任外,还要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如果其他参加饭局的人员有教唆、帮助行为的,受害人家属可以将行为人的教唆、帮助人作为共同被告起诉到法院,审理侵权赔偿案件的法官可以按照现行的《民法典》侵权责任规定,判决由实施了教唆、帮助行为的人员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所以即使教唆、帮助人因某法定事由没有承担刑事责任,一样要对猥亵造成的后果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9月15日,小莹的家属告诉记者,当地相关部门近日已和他们进行了沟通,将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妥善处理好此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伍智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猥亵

相关推荐

评论(21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