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库动态|许宪春:中国经济前高后低,全年增8.5%-9%

澎湃新闻记者 樊盛涛 整理

2021-09-17 15: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9月11日,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1年峰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发表题为《宏观经济形式分析-历史、当前与未来视角》的演讲。

9月11日,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1年峰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发表题为《宏观经济形式分析-历史、当前与未来视角》的演讲。

我主要利用一些统计指标历史和现实数据,来分析一下当前经济运行状况和下一步经济走势。 
首先从生产的角度看经济形势。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出明显的三个周期,1980年代、1990年代以及本世纪前20年。从本世纪前20年这轮周期来看,2000年到2007年,中国经济增速呈平稳上升的走势,但是2008年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是由于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二是这轮经济周期运行到了峰值,中国经济增速开始回落。 
在各项宏观经济政策的刺激下,2010年中国经济增速有一个短暂的回升,达到10.6%,此后呈持续回落走势,2019年回落到6%,平均每年回落约0.5个百分点,回落的幅度较大。受新冠疫情冲击,2020年全年经济增速只有2.3%。所以这一轮经济周期截止到2020年结束,从2007年14.2%的经济增长峰值,到2020年2.3%的经济增长谷底。从历史数据分析,经济运行有一定的规律性,同时也受各种突发因素的影响。    
其次,从三次产业角度分析。从2000年到2013年,除2001年外,第二产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贡献超过第三产业。2014年后,第三产业成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且作用持续增强。截至2020年,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到54.5%。所以从2014年起,第三产业对GDP起到主要拉动作用。 
新经济新动能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大,特别是高技术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保持快速增长。2016年至2019年,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长11.2%;2017年至2019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23.7%。新冠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严重冲击的2020年,这两个行业增加值也保持了较快增长。今年上半年,高技术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仍保持较快增长,预计未来新经济新动能还会保持较快增长。 
分三次产业看,今年上半年第二产业增长最快,但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最大。第二产业增长快,与工业中的出口快速增长有密切关系。第二产业的增速较快,对经济增长也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在需求侧,从消费角度看,2000年到2007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基本上呈上升的走势,2007年之后呈波动下降走势。2020年受疫情冲击,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出现负增长。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实际增长17.4%,较高的增速主要受去年基数的影响,两年平均实际增长3.2%,仍低于正常年份的增速。所以居民消费还有进一步增长空间。 
从固定资产投资角度看,2009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30%,之后逐年回落,2019年仅增长5.1%,2020年增长速度更低,为2.9%。今年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6%,两年平均为4.4%,与疫情之前相比仍有差距。 
其中三大投资领域值得关注:制造业投资、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开发投资,这三大领域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70%左右,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固定资产投资的走势。今年上半年这三大领域投资呈现出较好的增长态势,但两年平均增速仍未达到疫情前的水平。其中,制造业投资恢复较快,与疫情前的差距不断缩小,对固定资产投资增速起到重要拉动作用,这与工业利润的持续增长和出口表现强劲有密切关系。
在收入端,大家比较关心的是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0年到2007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总体上呈上升的走势,2007年之后呈波动下降的走势。2020年受疫情冲击,全年只增长2.1%。今年上半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12%,两年平均增长5.2%,与疫情前仍存在差距。    
我们讲经济形势经常看一些重要指标,这些指标之间往往有密切的联系。例如,消费与收入密切相关,从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与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走势可以看出这种相关关系。当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上升时,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也往往上升;当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回落时,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增速也往往回落。固定资产投资与国民储蓄率密切相关。储蓄是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资金来源,当国民储蓄率上升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往往会上升;当国民储蓄率回落时,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也往往会回落。这些相关指标之间的变化趋势,能够帮助我们解释经济增长的走势。 
历史上有关价格指数的走势值得关注。从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和货物进口价格指数这三大价格指数历史数据的走势看,2012年成为分界点。2012年之前,这三大价格指数涨幅的波动幅度不同,但呈现出相同的走势。其中货物进口价格指数涨幅的波动幅度最大,PPI涨幅次之,CPI涨幅波动幅度最小。货物进口价格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对居民消费价格的传导作用明显。
2012年之后,无论货物进口价格和PPI涨幅怎么波动,CPI涨幅基本上是平稳的。特别是2018年和2019年,CPI涨幅与PPI涨幅呈现出相反的走势。 货物进口价格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对居民消费价格的传导作用减弱。      
为什么PPI涨幅较高,但CPI涨幅很平稳?PPI涨幅接近10%,CPI涨幅在1%左右的波动?这是因为上下游产品供需关系不一样,消费品需求不足,其价格就上不去。上游产品受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和供需影响,价格波动较大,这体现在工业生产资料价格上涨较快,但生活资料价格上涨幅度较小。这就说明了为什么PPI的较大幅度上涨没有传导到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去。 
通过分析历史数据,我们展望下半年的经济形势。去年受疫情影响基数较低,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速呈明显回升态势,预计三季度仍可保持较快增长,四季度增速可能会明显回落,全年增幅在8.5%—9%之间,并呈前高后低走势。 
具体来看,疫情对批发和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等基础型服务业的影响较大。今年三季度由于疫情多点爆发,这些行业仍未恢复到正常水平,如果疫情得到较好控制,四季度这些服务业会逐步恢复。另外,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等新型服务业,对中国经济增长将会继续起到带动作用。 
我们再看需求侧。首先是消费需求有望保持恢复态势,但恢复至疫情前水平还存在压力。居民可支配收入增速在恢复,会带动居民消费支出增速恢复,但受疫情和居民储蓄意愿居高不下等因素影响,居民消费恢复至疫情前水平仍存在压力。 
下半年净出口需求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上半年,我国出口形势非常好,这主要是我国的产业链比较完整和对疫情实施了有效控制,生产能力得到迅速恢复。如果其他国家的疫情逐步得到控制,生产能力得以恢复,我国的出口增速可能会回落。 
投资领域,制造业投资下半年将保持恢复势头,基础设施投资下半年增长空间较大,房地产开发投资进一步增长的空间较小。从价格来看,在一系列的保供稳价政策支持下,四季度的PPI的涨幅有可能回落。从收入来看,随着减税降费、稳岗扩就业政策的落实,居民可支配收入将持续改善。 
 总体而言,我主要以一些统计指标历史数据的视角来看一下经济的走势,厘清一些相关统计指标之间的关系,对下一步经济增长、价格走势、收入变化,做一些判断。以上内容,仅供大家参考,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9月11日,在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1年峰会上,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社会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统计局原副局长许宪春发表题为《宏观经济形式分析-历史、当前与未来视角》的演讲。本文根据许宪春在9月11日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21年峰会上的发言整理而成,经许宪春审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田春玲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经济,许宪春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