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梁欢秀》尴尬又僵硬,但是好逗

三三

2016-05-14 18: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二手玫瑰梁龙与天后一起上了热搜后,又与五月天一起被热搜了。事情都源于梁龙在上星期播出的一档脱口秀,节目里他除了详细描述了与天后的一段露水情缘,还直白表示在摇滚圈最讨厌的是五月天,觉得他们的歌“真的不好听”。
随后五月天玛莎在台湾论坛上回复“但我觉得二手玫瑰很好听,大家有机会可以试试看”。
与天后的情缘早就不是秘密,二手玫瑰也官方回复了五月天称节目有大量删减,存在断章取义。既然双方都大方回应,有关梁龙的讨论热度也没有持续多久。倒是因为大胆问这两个问题,《恶毒梁欢秀》这档刚开播的脱口秀现在大概获得了四期以来最高的关注度。
《恶毒梁欢秀》今年4月开播,为了接档已经停播的《大鹏嘚吧嘚》。
第一期播出后,大部分人评价是,太尴尬了。梁欢的表情和肢体僵硬得像人偶,整期节目下来同双手紧握这动作就没有变过,不论在哪个环节↓
更多观众说它模仿柯南秀、囧叔秀、鸡毛秀的痕迹太重。比如“一句话毁新闻”环节↓

比如嘉宾访谈环节摆的沙发和桌子的位置与柯南秀没有区别,还是同款桌子呢↓
比如穿插一小段有趣议题的路人采访,也是鸡毛秀常玩的把戏。
在第二期里,梁欢自己还调侃了网友的“抄袭说”。
整个《恶毒梁欢秀》大致分成“开场独白”、“播报奇葩新闻”、“嘉宾访谈”、“创意短视频”这么几个部分,跟美式脱口秀十分接近。
尽管第一期确实有点糟糕,生搬硬套加尴尬局促,但如果坚持住继续看,不得不承认,这大概是国内目前为止,水平最接近囧叔,最接近美式脱口秀,最值得看的,脱口秀节目。
脱口秀(talkshow)的概念起源于西方,在美国尤其普遍,许多城市酒吧都有这样的单人喜剧,到了1954年,NBC电视台发力做了美国最早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今夜秀》,以新闻、尺度和娱乐性兼有取胜。
1959年,《今夜秀》主持人杰克·帕尔和时任参议员的肯尼迪。
而作为美国人睡前消遣方式和获知新闻的重要渠道,深夜脱口秀60余年来形成了以单口小段+喜剧环节+名人访谈的固定表演模式,比如吉米鸡毛秀(《Jimmy Kimmel live!》)、囧司徒脱口秀(《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和柯南秀(《Conan show》)。实际上网友所说的“抄袭”不过是梁欢按照美式脱口秀的标准模式来做的节目。
除掉《罗辑思维》《晓松奇谈》这种披着脱口秀外衣的“百家讲坛”,国内脱口秀战场不大。数来数去知名度高的也就《80后脱口秀》《金星秀》和已经停播的《大鹏嘚吧嘚》。
脱口秀是一个人的舞台,脱胎于单人喜剧(stand-up comedy),在脱口秀节目中,开场的monologue(独白)环节承担这个重任,最不能缺个人魅力。
与早就在综艺节目中以毒舌出名的金星相比,与本职是相声演员的王自健相比,甚至与在《大鹏嘚吧嘚》摸爬滚打近10年终于熬出头的大鹏相比,梁欢怎么看都不像能撑起一个脱口秀节目的人。
除了是个n线歌手,梁欢最著名的icon是在微博上打击假唱,最广为人知的战绩是常年舌战三小只的庞大粉丝群,指名道姓说他们的偶像假唱。最近还和wuli滔滔撕得不可开交。
所以在开场的独白部分中,不会说相声也没什么喜剧天赋的梁欢确实尴尬得紧。于是他还是只能以最擅长的打击假唱来做开场,以和三小只粉丝纠缠不休来自我放松。
可出现了这样的情况就不太能挽救了↓
尽管不算是个会说话的人,monologue表现也不太及格,但好在与另一些人相比,梁欢是个说话有质量的人。
在国内脱口秀主持人都不能称为出色的情况下,就算表达方式不够好,有思考有质量的说话内容仍应该被排在好脱口秀的第一位。有值得听的内容,动作僵硬和偶尔出戏都可以被原谅。
除了第一期,后三期梁欢都在主要部分外加了一小段对一个热门话题的看法。第二期是因为鹿晗红起来的邮筒引发星粉关系的看法↓
第三期是对papi酱拿到2200万首单广告后,各路网友或羡慕或鄙视的心理的看法↓
第四期则将话题正式延伸至,什么才是脱口秀节目?为什么国内脱口秀节目总与美国脱口秀节目有差距↓
尽管《恶毒梁欢秀》背后有一整个编剧团队,但除了新闻播报和访谈问题,其余说话内容应该都是梁欢自己做主。这些不情绪化不生活化的观点与表达方式,恐怕在其他几个秀里是看不到的。
除了个人魅力要求,跟相声还不一样,脱口秀引人发笑还不能靠抖包袱,要绵里藏针在犀利言辞里找笑点。正宗的深夜美式脱口秀最不能少的东西还有大尺度和对社会、时政话题的讽刺。当然,相较于电视播出的脱口秀,网络平台在尺度和话题上有更大的发挥空间。
比如第四期插播了一段“讽中带笑”的有关伪文青的外景片段非常好玩。他与团队为了揭露去音乐节的伪文青,特意编造了三件事:梁龙宣布出柜了、音乐节期间张曼玉发布了一首新后摇歌曲《老司机带带我》以及法国某奖主席将摇滚手势改成了这样↓
接着梁欢来到音乐节现场找各类人问他们有关这三件事的反应,第一个问题还好,几乎所有反应都只是好奇↓
第三个问题大部分人也只是附和可以接受这个手势,顶多是暴露了不太关心摇滚圈新闻↓
最有意思的是第二个问题,有一个姑娘当场竟然说自己听过“张曼玉版《老司机带带我》”↓
“文青必去音乐节”这几年许多人都知道了,但真有人敢以这种“作死”的方法戳穿伪文青的虚伪确实是摸索社会话题讨论底线的精神。
另外,短视频的部分都很出彩。实际上原本《大鹏嘚吧嘚》就有短视频加入,算是延续传统。尽管搜狐现在被认为在几大视频网站中掉队了,但在自制节目上,搜狐经验很足,拥有较早涉及到这类创意段子的团队。但节目长期播下去,创意和脑洞能拿出多少就是个大问题了,毕竟每周一次的频率不算低。
创意视频里,梁欢恶搞自己被代表三小只的T战军团追杀。
尽管梁欢在节目上表达价值观、摸索调侃更高级段子的底线,但能让这个节目上头条的,仍然是占比不大的明星采访部分。
前面就说了,梁欢不是个会说话的人,连单口喜剧都说得那么尴尬,访谈这件事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采访大鹏更像是排练好的小品。第二期黄大炜、陈小春则可能是文化不同造成双方明显接不上对方的话。第三期王宁就更奇怪,王宁在节目里是个太严重的社交障碍症患者,如果他说的是真的。梁欢只能全程配合,不出错就好。到了梁龙这期,梁欢算是稍稍掌握了访谈要领,可能与都是音乐人相关。不过想想,这种人与人谈话间真实的尴尬总比虚假的顺畅更值得珍惜。
问出五月天和天后情缘的环节是这个节目自创的,相当于金星秀里的十问十答,叫做“逼上梁欢”。主持人问三个问题,以金额区分,50元、100元和500元。如果不想回答,则可以给钱“保平安”。看上去这个设计是给嘉宾答或不答的选择自由,实际上这个环节基本上可以问出最想知道的答案,最是心机所在。
只要问题不是大而广,而是尽量做成选择型和细节型,选择不回答就已经是答案了。要担心的,只是在大部分明星都被教授过如何面对尴尬问题,又或者有长期战斗经验这样的情况下,有几个人能像干脆爷们的梁龙一样,管别人怎么想,想说就说。
如果说好的脱口秀节目最起码要做到有质量、有讽刺、有笑料,还有娱乐八卦,那么《恶毒梁欢秀》确实是国内脱口秀战场里表现上乘的节目。
梁欢用单人喜剧时间继续讲假唱不放过三小只的粉丝、传达他的价值观、调侃大台的节目,用外景采访调和说话不够精彩的脱口秀时间,用短视频呈现一个让人有共鸣的脑洞,又用明星访谈上了回头条。
其实这是个不会在电视上播的节目,很多人觉得网络不仅能扩展尺度,重要的是对草根群体的网罗,low不low,在受众面前都要低头,《大鹏嘚吧嘚》播了x年也不放弃草根这个立场。但梁欢秀显得有那么一点不同,他用尴尬的自嘲调侃稀释了互联网草根式狂欢,试图在讽刺和调侃中表达更深刻一点、更有逻辑一点的诉求。
至于现在这到底是“尴尬梁欢秀”,还是“僵硬梁欢秀”,又或者“驼背梁欢秀”,可以不用那么在意。为什么?↓↓↓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恶毒梁欢秀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