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失败的建设和失去的外汇:阿富汗陷经济危机,民众遇生存困境

澎湃新闻记者 喻晓璇
2021-09-28 22:17
来源:澎湃新闻
全球速报 >
字号

在阿富汗,旧政权到新政权的过渡,进展似乎并不那么顺利。这个饱经战乱的国家,正面临一场经济危机。

“人们没有钱,生活陷入了痛苦。”阿富汗大学生贾瓦德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感叹道,“我今天看到一个女孩,我哭了。她本是应该上学的年纪,可她却在卖钢笔。”

随着通货膨胀率不断上升,货币汇率下跌,许多人失去了工作,银行现金短缺。本不富裕的阿富汗普通人,正承受着越来越多的生存压力。

虽然多年的战争基本结束,阿富汗的安全状况也确实有了很大改善,西方也在过去20年为阿富汗的发展投入了千亿美元的援助,但这个国家的经济仍处于一片废墟之中。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已有一个月有余,西方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塔利班政府在保障妇女权利、反对国际恐怖组织等议题上的承诺。然而,对于许多阿富汗普通人来说,首要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生存。

取不到钱的银行

“伊斯兰酋长国很好,现在不再有盗窃或是犯罪。”马扎里沙里夫的二手市场上,一名叫做沙古夫塔的妇女对着英国广播公司(BBC)的镜头说道,“我们只有一个问题,没有工作,也没有钱。”

马扎里沙里夫的二手市场热闹非凡,卖家不少都是前政府雇员。据BBC报道,大多数公共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至少两个月没有领到工资。这种状况在阿富汗其他城市也十分普遍,由于银行限制现金提取,绝望的阿富汗人试图出售自己的财产,只为了换点阿堵物以购得果腹之食。正因如此,二手市场遍地开花。

目前身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阿富汗普什塔尼银行首席执行官艾哈迈德·贾瓦德·瓦法(Ahmad Javed Wafa)告诉《纽约时报》,该银行8月底首次开门营业时,储户已经在门外排起了长队。瓦法表示,只要阿富汗央行可以继续供应现金,他的银行就可满足客户的日常需求,但瓦法担心的是,某一天,央行的现金将会枯竭。

“目前人们只能提款,大多数银行都未在运作,也没有提供全面的服务。”另一名身在迪拜的阿富汗主要银行负责人赛义德·穆萨·卡里姆·法拉希则对BBC说道。法拉希表示,希望塔利班寻找“中国、俄罗斯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财政支持来源。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截至今年4月底,阿富汗央行的总储备为94亿美元,但这些资金几乎都在境外。美国政府8月已宣布冻结阿富汗政府在美国的外汇储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时也宣布,暂时冻结阿富汗获得特别提款权的通道。

“塔利班会怎么处理货币问题?1美元现在可以兑86.3阿富汗尼,在加尼政府垮台前,还是80阿富汗尼。”阿富汗一位不具名的货币兑换商说道,“这是这里每个人都会问的问题。”

汇率的波动也在影响着物价。据塔斯社报道,自阿富汗塔利班接管喀布尔后,当地生活必需品价格飞涨,喀布尔居民正在努力维持生计。由于喀布尔需从巴基斯坦和伊朗进口食品,食品成本的上升对买卖双方都造成影响。一位喀布尔居民表示,面粉价格上涨了30%,而蔬菜和谷物价格上涨了50%,药品也很难买到。

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中国阿富汗经济共同体中枢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9月28日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喀布尔的银行确实出现了取不出足够现金的现象,但她尚未观察到物价飞涨。

根据亚洲开发银行的数据,在塔利班 8 月 15 日占领喀布尔之前,阿富汗全国就有 47% 的人口生活在贫困中,三分之一的人仰赖每天 1.9 美元(约合12.26元人民币)的微薄生活费度日。世界粮食计划署近日已发出警告,货币危机,加上干旱对作物产量的影响,阿富汗今年冬天将会面临严重的粮食短缺。

美国建起的“空中楼阁”

阿富汗的经济状况并非塔利班上台后突如其来恶化的。在美国“重建”阿富汗的20年间,虽然经济数据上看到了些许增长,但阿经济原本存在的结构性问题很少得到了解决。

“阿富汗的国民收入主要依靠农业,城市人口更多也是依靠非正式就业,基本上没有形成一个现代化的工业体系和经济结构,正常国家的重工业和轻工业,这里基本上都是没有的,(工业产品)都需要从外国进口。”兰州大学阿富汗研究中心主任朱永彪对澎湃新闻表示,“这就导致在加尼政府时期,国外援助虽然比较多,但是阿富汗民众整体的生活质量还比较低。”

自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并开始“国家建设”的目标后,阿富汗的经济一直依靠国际发展援助支撑。《华尔街日报》报道称,虽然美国20年来为阿富汗的国家建设投入了大约1450亿美元的巨资,但这些项目当中的很多最终都被证明是“空中楼阁”。这一点在阿富汗农业建设方面最为明显:美国为阿富汗农业援助了近20亿美元,但过去20年来该国的农业产量几乎没有任何增加。

2010年,美国农业部聘请美国大豆协会,在阿富汗农民中推广大豆种植技术。美国的大豆协会也为这项种植计划提供了一个“看上去很美”却华而不实的愿景:“阿富汗是一个蛋白质严重缺乏的国家,大豆可以以成为一种可行的蛋白质来源。”然而,2019年英国政府的一项研究结论认为,大豆的生长和收获周期以及其对水分的需求并不适合阿富汗的农业系统。

事实上,用于生产毒品的罂粟才是阿富汗农民种植的主要经济作物之一,而包括藏红花、棉花等可以种植的其他作物利润相较罂粟要低得多,恶劣的运输状况和储存设施也阻碍了这些作物的出口。为了禁毒,美国曾经试图为阿富汗引进罂粟的替代作物,但此举遭到了阿富汗农民的反对。朱永彪指出,美国最终未能推动替代种植,采取了“避重就轻”的做法,把问题掩盖起来,这导致今天阿富汗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仍未被解决。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03年至2020年,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番了两番,达到198亿美元。不过,《华尔街日报》分析指出,这其中大部分来自于西方军事存在的附带效应,冲突地区的贫困率普遍下降得更多,因为西方军队带来了后勤补给,为了赢得民心也开始搞发展建设。值得注意的是,阿富汗GDP的增长基本上都发生在2012年美军增兵结束时,此后便停滞不前。到了2017年,阿富汗的失业率已上升至23.9%。

“虽然美国表面上在阿富汗花了大量的钱,但是只有不到百分之五是用于民生建设的,很多都被作为军费,再加上其中还有一小部分拨给了阿富汗政府。”朱永彪指出,在这种情况下,阿富汗政府的管理不善也降低了援助的利用率。

美国智库大西洋委员会地缘经济学中心顾问英巴尔·佩尔(Inbar Pe’er)在一份报告中指出,阿富汗政府今年8月崩溃的部分原因在于先前存在的结构问题:阿富汗政府内部腐败滋生,高度集权的财政制度加剧了这种现象。阿富汗2004年的宪法赋予了总统对国家财政的控制权,事实上将地方代表排除在了国家预算过程之外,因此,国家预算往往无法代表地方需求。

塔利班的挑战

经济陷入困局的阿富汗正面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风险,联合国曾多次警告,若国际援助无法及时抵达阿富汗,该国的经济恐将崩溃。目前,中国、巴基斯坦、土耳其以及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国已经向阿富汗伸出了援助之手。美国政府9月24日也表示,将允许美国机构、援助组织向阿富汗运送食品和药品,同时部分豁免对塔利班的制裁,缓解阿富汗迫在眉睫的人道主义危机。

“在为阿富汗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方面,国际社会的意见还是比较统一的。”朱永彪表示,“但人道主义援助和发展援助是两回事,人道主义援助是避免饿死更多的人,发展援助可能会用以弥补阿富汗政府的财政预算缺口,以前国际社会都会认捐,但现在绝大部分国家都不会再提供了。”朱永彪表示。

阿富汗严重依赖进口,去年的贸易逆差相当于GDP的四分之一,而其中一大部分是由外国援助的。当外汇储备被冻结、援助受限制,塔利班政府可能无法支付进口所需的资金。阿富汗央行高级官员沙阿·梅赫拉比告诉《纽约时报》,这种情况或将导致阿富汗经济和银行业的崩溃。

塔利班仍在为获得外国承认而努力着,他们已经表明了想要与大国建立良好关系的愿望。这也意味着,塔利班领导人打算在一定程度上尝试融入全球经济体系,并试图获得外国援助和发展资金。另外,在接管阿富汗后,塔利班还向国际社会承诺将停止生产毒品。然而,为了让外汇系统发挥作用,塔利班需要找到可以替代毒品的硬通货来源。

朱永彪指出,美国事实上保留了封锁、制裁阿富汗的选项,一旦美国决定制裁,塔利班政府将难以吸引到外资,这将对阿富汗的经济建设产生巨大影响。“假使美国制裁,塔利班未来可能回到以前走私的方式,比如走私矿石等。另一方面,塔利班也可能走私毒品,这也是让国际社会为难的一个话题,倘若外界对塔利班封锁得太厉害,塔利班就不会认真禁毒了。” 

9月21日,塔利班发言人穆贾希德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来自潘杰希尔省的商人诺鲁丁·阿齐兹(Nooruddin Azizi)被任命为“代理工商部长”,他将立即开始工作。阿齐兹与此前已经被任命的“代理财政部长”和“代理经济事务部长”一起,组成了一个塔利班解决阿富汗经济问题的团队,而摆在他们面前的是艰巨的任务。

“虽然阿富汗的未来仍不明朗,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 钱很重要。塔利班已经证明自己理解这个简单的事实。”佩尔指出,塔利班需要找到资金,但他们妥善处理货币政策的能力仍有待观察,“假使他们不这么做,他们肯定会输掉这场经济战争,也会输掉阿富汗人民。”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