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默克尔时代的俄德关系:普京失去与西方的“关键对话者”

澎湃新闻记者 刘惠

2021-09-29 14: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德国联邦议院9月26日举行选举,社民党凭借25.8%的得票率预计将成为联邦议院第一大党,联盟党创党史上最糟糕成绩(得票率24.1%)。但在主要两党得票率如此接近的情况下,组阁可能要花上数月的时间。尽管默克尔仍将继续担任看守内阁总理直至下届政府完成组阁,但对于德国以及全世界而言,“默克尔时代”已正式落幕。
俄罗斯近年来与西方关系持续恶化,默克尔的存在一直是确保俄罗斯与西方保持对话的重要因素。按照英国《卫报》的说法,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以来,德俄关系“虽然很紧张,但从未破裂”。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27日表示,克里姆林宫正密切关注德国联邦议会选举结果,并期望俄德关系具备连续性。
有德国外交政策协会(DGAP)专家认为,后默克尔时代,德俄两国的合作主题将越来越少,尽管天然气管道工程“北溪-2”大概率会在新政府上台后继续启动。默克尔此前的谢幕之行与“北溪-2”密不可分,加上8月以来德国天然气价格暴涨引发的危机还没有解除,如何处理这个争议性项目以及用何种姿态与俄罗斯对话,将是德国新总理避不开的问题之一。
默克尔已为“北溪-2”铺平道路
默克尔7月在卸任前最后一次访问美国和英国之后,8月又连轴转访问了俄罗斯和乌克兰,期间与美俄乌都谈到“北溪-2”天然气项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称,默克尔谢幕之行的目的之一是为争议性的“北溪-2”铺平道路。
美国政府7月与德国达成协议,不会再因为“北溪-2”制裁德国企业,这等于为项目开通消除了最大的障碍。8月底,默克尔先到访莫斯科告别普京,后到访乌克兰或为“安抚”乌总统泽连斯基。
据俄罗斯《消息报》8月20日报道,默克尔8月20日抵达莫斯科,在卸任前对俄罗斯进行最后一次访问。默克尔表示,两国关系中有些积极因素值得一提,如“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她在会谈开始前称,尽管和普京在观点上存在分歧,但她认为相互对话并且继续保持沟通这一点非常重要。
普京在与默克尔开始会谈前给她送上一束鲜花。随后,两人举行了近3个多小时的会谈。“德国是俄罗斯在欧洲的关键合作伙伴,整个世界都要感谢你过去16年的努力。”普京感谢默克尔说,两国多年来建立了良好关系,保持定期接触,坦诚沟通,求同存异。
“北溪-2”是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直接通到德国的天然气管道,预计将在2021年年底前投入运营。在没有“北溪-1”和“北溪-2”之前,德国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主要通过乌克兰等欧洲陆地其它国家,后者每年收取丰厚的天然气过境费。
因为被“动了奶酪”,乌克兰、波兰和美国是该项目的尖锐批评者,欧洲一些对俄罗斯始终持怀疑态度的国家也担心过度依赖俄罗斯天然气之后,欧洲会陷入被操控的命运。但俄德两国已投入大量精力和资金建设该项目,他们坚持这是纯粹的商业行为。
默克尔8月22日在访乌期间向泽连斯基承诺,“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不会令乌克兰蒙受损失,而后者的疑虑并未消除。“重要的是,乌克兰仍然是(俄罗斯天然气)过境国。”她强调说。但泽连斯基认为有关这一议题的细节“太笼统”。
“北溪-2”被一些欧洲国家视为默克尔离任前送给普京的一份大礼。因为多次为“北溪-2”站台,默克尔谢幕之行在波兰遇冷。波兰总统杜达9月13日拒绝与她按照原先的计划会面,德国《世界报》作者称杜达的行为是对德国的侮辱,波兰媒体则称默克尔是“北溪女士”。
但由于项目最主要的反对者美国已答应不会再因为“北溪-2”制裁德国企业,“北溪-2”通气的最大外部障碍已被扫除。加上近期德国天然气价格出现不明原因的暴涨(据德国联邦统计局计算,天然气价格今年8月同期飙升了 44%),德国内部在对俄罗斯依然警惕的状况下,对俄气出现了更加迫切的市场需求。
德国外交政策协会(DGAP)专家斯特凡·迈斯特9月27日对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表示,未来俄罗斯和德国之间的合作主题越来越少,但不管怎样,“北溪-2”都会在德国新政府上台后启动。
“每一位新总理都首先要进入这一角色,并赢得欧盟和俄罗斯的尊重。默克尔的任何一位继承者都不会在短时间内达到她的权力高度,但毫无疑问,德国新总理也将在欧盟的对俄关系中起到重要作用。”迈斯特说,他认为柏林对“北溪-2”的监管可能更加严格,但不太可能彻底重新审查该项目。
较好的结局?
6月,当被问及默克尔离任后“是否会想念她”时,普京给出肯定回答。他还称赞默克尔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政治家,一位直率、可靠、始终如一地捍卫自己立场的人”。
《经济学人》8月21日报道称,2005年默克尔接任德国总理时,曾与其他西方领导人一道对俄罗斯“寄予厚望”。默克尔想象过一个更加“自由民主”的俄罗斯,俄罗斯曾希望德国说服其他欧洲国家平等对待俄罗斯。但16年后,双方对彼此的期望都未能实现。
尽管如此,默克尔仍然是普京在西方领导人中最重要的对话者。即便在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俄欧关系陷入僵局和无尽的制裁,默克尔仍一直主张与俄罗斯保持对话。
《卫报》8月20日在报道默克尔赴莫斯科的“告别访问”时称,这场“告别访问”将标志着欧洲历史最悠久、最复杂的政治关系之一的结束,这是欧洲资深政治家与欧盟的主要对手普京之间长达 15 年的紧张拉锯战。但两国关系在普京和默克尔时期“虽然很紧张,但从未破裂”。
今年67岁的默克尔在民主德国(东德)长大,能讲俄语。68岁的普京上世纪80年代是前苏联驻东德特工,德语流利,曾数次在德国联邦议会用德语发表讲话。即便没有翻译,这两位领导人也能畅谈。
多年以来,尽管双方在政治上分歧极大,默克尔一次又一次地与莫斯科方面通电话,批评、警告、请求,从未放弃对话,两人之间的沟通虽然通常难以达成共识,但不乏坦诚和直白。在默克尔掌权的16年中,这对“领导人CP”在国际舞台也留下了许多经典的画面。
2017年7月7日,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十二次峰会在德国汉堡正式拉开帷幕。峰会第一天,除了正式的会谈,各国领导人在茶歇时刻、场内场外也有互动。有媒体镜头抓住了一个有趣的画面,BBC描述说,普京在茶歇时刻和默克尔说了些什么,默克尔回复以一个白眼。
2007年,普京在俄罗斯索契会晤默克尔时,带上了他养的一只体型庞大的黑色拉布拉多犬“康妮”。曾经被狗咬过的默克尔明显感到不安,她稍后接受《南德意志报》记者采访时说:"我想,虽然这位俄罗斯总统很清楚我并不那么渴望会晤他的爱犬,但他还是把它带来了。但事情就是这样。你可以看到我如何努力勇敢面对:我看着普京的方向,而不是他的狗。"
2006年,普京还曾送给默克尔一只黑白相间的毛绒玩具狗作为礼物,被一些人猜测普京是否意图“震慑”默克尔。
默克尔和普京的这些交往细节备受外界关注,以至于普京2016年在接受采访时候再度澄清说,他当年根本没有要用爱犬吓唬默克尔的意思。我完全不知道此事(默克尔怕狗)……后来,我跟她解释并道了歉,普京澄清说:“我给她看我的狗,以为她会喜欢它。”
默克尔告别政坛,一个时代落幕了,她与普京的“往事”或许最终可以不再被反复提及。对于普京而言,俄罗斯失去了一位关键的西方对话者,他的新对手如何仍有待观察。正如德国政治家安东·弗里森(Anton Friesen)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预测,德国议会大选之后德国与俄罗斯的关系可能面临停滞,而这反而是较好的结局,“不排除对抗可能升级。”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无为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德国大选,俄德关系,后默克尔时代,普京,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