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全球实践⑤移动支付、数字货币正给非洲带来哪些变化

澎湃新闻记者 蒋梦莹

2021-12-08 2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数字货币作为时代创新的产物,初露峥嵘。数字货币为何而生?在数字货币领域抢先试水的国家如今境遇如何?未来的货币竞争会呈现怎样的格局?
对全球央行而言,数字货币也是一个“摸着石头过河”的创新试验,前景可期,却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澎湃新闻特此推出“数字货币全球实践”年终报道,向读者呈现数字货币在全球各地实践的最新面貌。

在非洲,移动支付早已不是新鲜事物,而且还在今年10月诞生了首个央行数字货币。
非洲移动支付的蓬勃发展一方面与银行渗透率较低有关,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手机是非洲人上网的主要渠道。在新冠疫情下,移动支付的发展更是迅猛。
在东非的肯尼亚,无论是繁华的大城市,还是偏远的小城镇,几乎所有商铺、医院、学校都支持使用移动支付工具M-pesa。据英国杂志《移动营销》(Mobile Marketing)报道,疫情期间,44%的肯尼亚居民增加了移动支付的使用。
在西非,尼日利亚于今年10月25日正式推出央行数字货币电子奈拉(eNaira),成为继巴哈马群岛后,全球第二个完全向公众全面开放并得到国际组织承认的央行数字货币。尼日利亚央行行长Godwin Emefiele11月26日透露,数字奈拉的应用软件“eNaira APP”自10月推出以来,下载量已近60万次。
过去的几十年,非洲战乱频仍,政治经济发展落后于全球,牛津大学非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保罗·科利尔(Paul Collier)曾将这片大陆上的人民称为“最底层的10亿人”。科利尔是前世界银行发展研究组主任,英国政府非洲委员会顾问,也是非洲经济问题的世界顶级专家之一。
非洲在数字金融领域为何进展迅速,数字金融又是否可以成为非洲今后实现赶超的一大机遇?
科利尔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整个非洲过去的政府能力较弱,很容易实现“蛙跳”跳到很高。比如,在东非,几乎人人都有一部智能手机,连接到网络很方便,通过智能手机可以运作所有这些金融服务,支付系统,信用卡等等。非洲几近拥有一个完美的实验环境。(编者注:“蛙跳模型”,又称“蛙跳模式”。该模型研究国与国之间为什么会发生技术领导权的转移,解释了落后国家超常规的发展和赶超先进国家的现象。比如18世纪英国超过荷兰,19世纪末美国和德国超过英国。
在科利尔看来,30年前全球经济的主要动力是大量的有待开发的劳动力,来源之一是中国,另一个来源是东欧。那个时期中国农村和东欧有大量的年轻劳动力可以从事低生产率的活动,南亚也有一部分。如今非洲不仅坐拥实实在在的未开发的劳动力,年轻的劳动力增长很快,他们也在不断学习和使用新技术。世界经济将再次出现重大转向。
央行数字货币能改变什么?
尼日利亚的电子奈拉使用与比特币或以太币相同的区块链技术,存储在数字钱包中,可用于支付交易,并且几乎不需要支付任何费用。但与加密货币不同的是,其特点是由央行进行严格的访问权限控制,其自身并不是金融资产,而是一种国家货币的数字形式,其价值来自实物奈拉,并与实物奈拉挂钩。
尼日利亚为什么要引进央行数字货币?
尼日利亚是撒哈拉以南非洲的主要汇款目的地之一。据IMF统计,2019年尼日利亚收到的汇款总额达240亿美元。汇款通过国际汇款运营商进行,费用为交易额的1%至5%。尼日利亚央行预计电子奈拉将降低汇款转账成本,可通过钱包对钱包的方式,免费转账将资金转移给尼日利亚的收款人,使侨民向尼日利亚汇款更便捷。
另一方面,尼日利亚拥有庞大的非正规经济,占到全国一半以上的GDP和80%的就业。而电子奈拉是基于账户的,在交易原则上可实现完全可追踪,给非正规经济的支付带来更大的透明度,加强税收基础。
据尼日利亚央行介绍,电子奈拉的主要优势在于增加金融包容性。目前,电子奈拉钱包仅提供给有银行账户的人,但预计其覆盖范围最终将扩大到任何有手机的人,包括没有银行账户的用户。据世界银行统计,尼日利亚有3800万人口没有银行账户,占成年人群体的36%。因此,允许他们中有手机的人使用电子奈拉将增加金融包容性,并促进更直接有效地实现转移支付,预计最终将有90%的尼日利亚人口使用电子奈拉。
为了防范风险,钱包中的持有额度也不能超过500万奈拉(约12200美元);随着时间的推移,覆盖范围将扩大到拥有手机和注册SIM卡的群体(后一类持有者将受到更严格的交易和余额限制)。
有意思的是,除了尼日利亚,西非的加纳也明确表示将推出央行数字货币,并于今年8月展开了试点;南非和西南非的纳米比亚也均在研究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可行性。而在这背后,是近年来非洲科技企业在支付领域取得的显著进展:2019年11月,Visa向尼日利亚支付公司Interswitch投资2亿美元。几乎同期,隶属于一家挪威公司但总部设在尼日利亚拉各斯的移动支付服务商OPay融资1.2亿美元,投资者包括红杉资本和软银亚洲风投等知名机构。
但另一方面,这个区域根深蒂固的腐败与贫困问题仍然难以根治。
尼日利亚的经济发展高度依赖石油和天然气等自然能源出口。自2016年因国际原油价格暴跌出现经济负增长以来,尼日利亚经济增速始终无法跟上其人口膨胀速度,人均收入不升反降。受新冠疫情影响,尼日利亚经济再遭重创,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再度出现负增长(-1.794%)。今年3月,尼日利亚的食品通货膨胀率一度达到22.95%(目前约为21%),创下15年来的新高。
在政府公信力极为缺失的情况下,“电子奈拉”要取得民众的信任或许仍任重道远。
科利尔指出,与东非不同的是,从西非到南非都深受腐败之害。像尼日利亚和南非这样的国家,其腐败都是有计划的对国家的盗窃。这种对国家的掠夺体现出政府严重的功能失调。尼日利亚因为有很多自然资源,政治的目标就变成要抓住石油的钱袋子。东非的世界是不一样的,东非国家也没有石油,情况则要好得多。在肯尼亚,很长时间以来都有一个富裕的商业社区,主要都是亚洲人,这些社区没有任何政治色彩。于是肯尼亚就发展出一种商业模式,政治家门也会回馈这些商业社区。
非洲硅谷诞生记
东非海岸附近的坦桑尼亚也表现出了对采用数字货币的兴趣。
坦桑尼亚总统萨米娅·苏卢胡·哈桑就任后不久就要求该国央行为发行数字货币做好准备。11月,坦桑尼亚央行表示已经开始准备数字货币,以此来保证该国央行数字货币不会落后其他国家。
而在此之前,数字支付在东非已经相当普及。
M-Pesa在斯瓦希里语中意为“移动货币”,是肯尼亚电信运营商萨法利通信公司2007年正式推出的移动支付系统,目前已发展成提供存取款、转账、支付、信贷、理财等多种金融服务的综合平台。有意思的是,与国内的支付宝、微信支付不同,M-pesa不依靠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而采用SIM卡内置的应用菜单来实现功能选择,因此可实现离线支付。
乌干达首都坎帕拉的摩托出租车(“Boda Boda”)无处不在。2015年SafeBoda在Boda Boda基础上推出,更为关注司机和乘客的安全。2017年,SafeBoda推出了其数字钱包,通过移动服务提供商为应用程序用户和司机提供了综合支付系统。由于乘客是通过手机支付的,司机可以在没有银行账户的情况下记录收入,这有效地扩大了司机和乘客可以获得金融服务的范围。
疫情暴发后,SafeBoda迅速找到当地餐馆、食品供应商和市场,并与它们开启合作伙伴关系,还与联合国资本发展基金、数字专家合作,在两周内推出了叫做Shop的新数字服务。
如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SafeBoda应用程序的下载量已经超过100万次,通过坎帕拉的2万名摩托司机,客户可以连接到近1000家食品供应商、350家商店、16个集市和21家联合国人口基金(UNFPA)药房。通过提供无现金服务,SafeBoda不仅帮助振兴了当地经济,还减少了疫情在当地传播的风险。
肯尼亚央行行长帕特里克恩·乔罗格(Patrick Njoroge)表示,东非共同体一直处于数字金融的前沿。“自2007年以来,数字金融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消费习惯。疫情期间,包括肯尼亚、卢旺达、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在内的东非共同体成员一直在通过鼓励使用移动钱包来应对疫情带来的卫生和经济挑战。”
是什么促使东非的移动支付如此蓬勃发展?
科利尔认为,非洲有巨大的潜力,但没有金融资本。而且实际上,金融资本在流出非洲。可是在组织资本方面,东非走得很靠前。卢旺达、乌干达和肯尼亚都非常亲商,确实能够帮助到企业。它们非常努力,因为它们知道,它们没有自然资源,同时还需要成为那个区域穷人的避难所。肯尼亚有很多很好的科创公司,他们做得很好,也有大量年轻人口愿意使用新科技。在一个年轻人口很多、知道如何使用智能手机的地方,要建立支付系统要容易得多。10年前谷歌去到肯尼亚时,他们不是去教肯尼亚人他们想学的东西,在肯尼亚,谷歌才是去学习的。他们是学生,肯尼亚才是老师。
在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60公里的孔扎,肯尼亚政府正斥资打造科技城,占地3万多亩,被誉为“非洲硅谷”——吸引国际知名高科技企业落户,培育本土企业,推动信息技术和服务外包产业的发展,预计2030年全部建成后将为该国提供超过20万个工作岗位。
非洲热衷科技的年轻一代将乐于接受采取科技方式解决城市发展问题。而目前,撒哈拉以南非洲只有40%人口居住在城市,城市化程度偏低。
科利尔是卢旺达首都基加利顾问委员会的主席,他介绍,基加利已经建成为一个干净且运转良好的城市,司法环境也优良,提供了一个安全的营商环境。这么做了为了防止基加利再次一团糟(1994年的卢旺达内战和种族大屠杀)。既然这里的劳动力学会了如何使用新科技,城市就要方方面面实现电子化。卢旺达的商业模式运转非常良好,也很安全。
基加利花了几十年时间从1994年的种族大屠杀中重生,如今已经成长为科技枢纽,多个科技公司孵化器、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一所工程学院以及一些初创公司在此设立,其产品包括无人机和无现金支付系统。在世界银行的营商环境排名中,卢旺达的营商便利程度居全球第38位,在非洲国家中排名榜首,而且超过了荷兰(42位)、印度(63位)和巴西(124位)。
“非洲将定义未来”?
受贫困、奴隶贸易和殖民主义等遗留问题制约,非洲长期以来被排除在全球化的热潮之外。但如今,推特创始人之一、前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却在推特上直言:“非洲将定义未来。”
科利尔认为,移动支付和数字金融的发展势头将遍布整个非洲,并使得新经济在这片大陆上蓬勃发展。科利尔介绍,过去非洲没有建立陆地线路网络,如今各地根据当地的情况因地制宜,使用太阳能、风力等,这样也能够做到更加商业化。因为有了智能手机后,使得整个网络更加商业化,很多这样的新技术可以实现互动,金融也就很快能够发展起来——通过智能手机,企业和个人可以租用电力,如租用某块太阳电池板的某段时长等等。那么,相关的企业就会通过物流,为这些电池板和电池管进行服务,从而也就会有大规模的物流操作。将无人机、电力、金融所有这些手段通过新科技结合起来,共同编制起一张很大的网。
疫情更是加剧了这一波数字化浪潮的趋势。
科利尔称,疫情是一次巨大的大众教育,也催生了很多人去学习新的科技与技术。仅仅在过去12个月里就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而且这不仅是使得金融科技的发展加速,也增加了科技之间的互联互通。非洲过去确实缺乏商业组织和资本,新的技术提供了机会。中国对非洲的援助有助于充分利用这些巨大的机会。只要有一些非洲国家领先了,同样的故事在别的地区就会发生,比如西非的加纳现在就在向东非的卢旺达学习。就像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的潮流蔓延到南亚与整个东亚。
(实习生汪靖涵对此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景昕
图片编辑:贝佳媛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移动支付创新,非洲经济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