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最后的导演》平遥首映,《宇宙探索编辑部》获最佳影片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21-10-19 10: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0月18日,第五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的各项荣誉相继发布,今年影展上备受瞩目的《宇宙探索编辑部》《永安镇故事集》等影片都斩获佳绩。在属于电影的“平遥之夜”,一部在影展启动之初发布的短片《地球最后的导演》也举行了自己的“地球首映”。
这部由贾樟柯、宁浩领衔主演,探讨与“回望”电影未来的影片,被导演徐磊称为“为大家助兴的小节目”。事实上,无论是这部众所关注的新鲜短片,还是影展上所呈现的来自全球的新片佳作,以及汇聚在此的老中青三代电影人,四面八方的影迷观众,都在过去的七天时间里,以自己的方式,实践着对电影的理想和爱。《地球最后的导演》海报

《地球最后的导演》海报

本届电影展共展映来自32个国家和地区的46部影片,全球首映率32%,亚洲首映率71%,中国首映率100%,呈现多元电影面貌,立足电影,面向未来。
《地球最后的导演》:如果电影成为“非遗”?
《地球最后的导演》片长39分钟,讲述的是在2065年,电影已经成为几乎没人看的“非物质保护遗产”,贾樟柯和宁浩两位曾经的大导演,为了争夺“非遗传承人”的名额展开了暗流汹涌的激烈较劲。
影片由《平原上的夏洛克》导演徐磊执导,虽然是一个假定在未来的故事,徐磊依然延续了此前作品中对接地气的中国乡土味人情世故的关照和戏谑。
同时,贾樟柯和宁浩自带的“迷影梗”彩蛋和诸多借由观众对两位导演认知和观影经验带来的读解空间,都令这部属于电影的电影,在这个电影节的场域里激发出奇妙的化学反应。整个观影过程中笑声和掌声不断。《地球最后的导演》剧组

《地球最后的导演》剧组

影片中所假设的电影的消亡,又直指电影人当下面临的流媒体和疫情双重冲击下所面临的困境,这一点同样是在场观看的每一位观众心照不宣的共鸣。喜剧外衣下,包裹着对电影深沉的爱和对当下电影处境的隐忧。最终结尾的翻转甚至令观众感动落泪。影评人桃桃林林在看完影片后感叹,“不是个喜剧片么,怎么还走心了呢?”
徐磊介绍影片的创作缘起,来自于疫情发生之后对电影的焦虑。“当时全世界电影院都关了,我说电影难道不是刚需吗?为了缓解焦虑,写了这个故事,属于‘崩溃疗法’。”徐磊也很感谢两位导演主演并支持这样“玩笑式”的创作,“我觉得只要你能开玩笑,你就还能勇敢地面对这个现状。希望这部短片也能够抑制跟我一样杞人忧天的各位的焦虑。”
贾樟柯和宁浩两位“山西杰出电影界代表”以双男主的身份出演,也为电影带来满满的乐趣。徐磊调侃请导演演戏简直“太省心了”,“你只要和其中一个人说,昨天另一位给自己加了一场很精彩的戏,然后你就什么也不用管了,他会给你出很多好主意。”
值得一提的是,10月19日,《地球最后的导演》会在平遥影展做一场特别的加场放映,贾樟柯表示,将通过这场特殊的放映发起公益募捐,为刚刚遭受洪水的山西募集善款,用于保护山西美好的古老文化。
《宇宙探索编辑部》成最大赢家
本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宇宙探索编辑部》《永安镇故事集》两部影片堪称“爆款”,从展映前的一票难求,到放映后口碑的一路飘红。颁奖典礼上,这两部电影也毫无意外成为本届平遥的大赢家。
《宇宙探索编辑部》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影片、青年评审荣誉最佳影片、迷影选择荣誉,《永安镇故事集》获得费穆荣誉最佳导演、青年评审荣誉最佳导演。《宇宙探索编辑部》获得最佳影片。

《宇宙探索编辑部》获得最佳影片。

《宇宙探索编辑部》由《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监制,从项目亮相之初就收获不少关注。而事实上,这部电影和既定印象的“科幻”类型极为不同,它讲述了一家濒临倒闭科幻杂志社的主编唐志军,因一个困惑他终生的问题,再一次踏上寻找外星人的旅途的故事。
影片杂糅了荒诞、黑色幽默、公路片等多重元素,以伪纪录片的拍摄手法,带领观众在“走进科学”的同时,也进入一个落魄中年男人偏执、广袤又深情的精神世界。
影片的导演孔大山和编剧王一通相识于第一届平遥影展,之后开始着手合作该项目。在领奖时说到这部电影又回到了初心的起点,孔大山还一度哽咽。
影片首映后,豆瓣评分高达8.7分,对于一位青年导演的处女作来说,是极高的起点。评委会给出的评语称,“这部影片用一段悲喜交加的旅程,带领我们探索未知的领域,宇宙也同样带我们窥探到社会和人心的角落,未来何去何从,哪个观众都可能从影片中获得迥异的思考,但如何面对现实的困顿,影片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永恒的回答,就像影片中所说的,哪怕摔倒在地,也要努力地抬起头来仰望星空。”《宇宙探索编辑部》导演孔大山

《宇宙探索编辑部》导演孔大山

另一部同样作为本届平遥大热门的《永安镇故事集》,此前曾入围戛纳的导演双周单元,导演魏书钧已经是平遥的常客。这部影片继续延续了上一部《野马分鬃》关于拍电影这件事的叙述。这部带着对电影创作观察、揶揄和反思的影片,在几场放映中都是笑声掌声满满。《永安镇故事集》获得最佳导演。

《永安镇故事集》获得最佳导演。

评委会称,魏书钧用一种轻松的姿态向观众证明了他旺盛的创造力。“在一系列调侃电影创作之余,他将电影人的自省视角,引申到了更广阔的情感层面,去关照更朴实的个性存在,现实与创作的边界被打破,也是在不断重构的过程中,展现出了一位青年影人所应具备的勇气和能量。”
在获奖后接受采访时,魏书钧谈道,“每一个导演都有他面对创作不同的视角,观察电影和生活的关联。许多导演都在这里取材,是因为大家都在这里面生活。”面对平遥的好评,魏书钧表示,电影节的场域有其特殊的优势,“在平遥放映,影迷会知道片子里很多关于电影的彩蛋,也期待这部电影未来面对更广泛的市场和更广泛的人见面后的反馈。”《永安镇故事集》导演魏书钧

《永安镇故事集》导演魏书钧

老中青三代影人共话传承
除了奖项之外,本届平遥影展始终贯穿着一种一脉相承的“传承”精神。
颁奖典礼上大银幕亮起费穆的照片时全场起立长久的鼓掌;致敬单元纵览丁荫楠导演拍出的众多历史人物肖像;《地球最后的导演》里,两位导演于2065年在卢米埃尔的《火车进站》中达成和解;谢飞带着他“第四代”的同学们在平遥的各个场合与年轻观众和创作者交流,并向当下活跃在海外发行领域推广中国电影的青年制片人颁发奖项;徐克的大师课上不谈风头正盛的《长津湖》,而是专业拉片解析希区柯克,并感叹“来到平遥,我还是那个少年,初衷未变”;获得费穆荣誉评委会大奖的《水边的维纳斯》使用的胶片媒介,获得评审的表彰和肯定;未到场的程耳、陈思诚、王小帅、刁亦男等10位导演“众筹”用于支持最佳影片的100万元奖金;王俊凯、周游等青年演员作为评审争论到凌晨;平遥一角、创投、青葱计划等带着各自尚未开花结果的小种子亮出最初的锋芒……
“我认为,电影是一个最好的文化大使,我们要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要拍出好的电影,使电影成为一个好的交流工具。我希望我的学生们作出的贡献比我更大,一代更比一代强。”第四代导演谢飞在获颁本届“卧虎藏龙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时说。
第五届平遥国际电影展荣誉名单↓↓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平遥国际电影展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