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丹政变引发民众抗议,专家:未来局势将受内外双重因素影响

澎湃新闻记者 王卓一

2021-10-26 21: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地时间10月25日,苏丹过渡政府新闻部表示,该国军人扣押了过渡政府总理阿卜杜拉·哈姆杜克、数名部长以及苏丹主权委员会数名非军方成员。领导此次政变的苏丹军方领导人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随后宣布,解散主权委员会和过渡政府,将另成立政府,并宣布苏丹进入紧急状态。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10月26日报道,上述事件发生后,苏丹民众走上街头举行示威游行,反对政变。士兵朝示威民众开枪,据称已造成10人死亡,另有140人受伤。报道还称,苏丹军队正在首都喀土穆挨家挨户地抓捕抗议组织者。
有外交官员向法新社表示,联合国安理会将于当地时间10月26日召开会议,讨论苏丹局势。美国则暂停了对苏丹7亿美元的援助,要求苏丹军方释放所有被拘官员。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钮松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今后苏丹政局的演变将受到国内外因素的综合影响,苏丹“距离成熟的文官政府的建立,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
军方动用武力,抗议仍未缓和
25日夜,大批抗议者走上喀土穆和苏丹其他城市的街头,要求恢复文官统治。喀土穆一家医院流出的图像显示,抗议民众遭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害,衣服也被鲜血染红了。据BBC报道称,尽管军方动用了武力,仍有大批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活动几乎没有缓和的迹象。
这些抗议者高呼口号,挥舞旗帜,还用砖块和燃烧的轮胎堵塞了道路,很多妇女也参与了抗议活动,高喊“不要军人统治”。
目前,喀土穆机场已经关闭,国际航班停飞,互联网和大部分电话线路也已中断。
各国和国际组织纷纷对苏丹政变做出反应。联合国、欧盟、美国、英国以及非洲联盟均要求苏丹军方释放被扣押的政治领导人。据央视新闻报道,10月25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在社交媒体发文,对苏丹正在发生的政变表示谴责,并称联合国将“继续与苏丹人民站在一起”。他呼吁苏丹军方立即释放包括哈姆杜克在内的所有政府官员,以尊重艰难达成的政治过渡方案。
美国白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拜登政府对苏丹所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英国政府也表示,政变是“对苏丹民众不可接受的背叛”。
文官政府与军方一直存在分歧
布尔汉将发动政变的原因归结于政治内讧,军方因此接管政权,以“纠正革命的进程”。他说,苏丹仍然致力于向文官统治过渡,计划在2023年7月举行选举,但抗议者没有接受他所提出的理由。
BBC指出,2019年统治苏丹长达30年的前总统巴希尔被迫下台后,苏丹文官政府与军方之间一直存在分歧。
2019年4月,苏丹军方宣布推翻巴希尔政权,成立过渡军事委员会执掌国家事务。同年8月,过渡军事委员会与代表非军方政治力量的主要反对派“自由与变革联盟”正式签署“宪法宣言”等协议。根据协议,在过渡期前期,苏丹主权委员会主席由军方高级官员担任,后期则由文职官员担任,随后苏丹将举行选举。
2019年8月21日,由军方代表和平民代表组成的苏丹主权委员会成立,军方代表布尔汉出任主席。同一天,哈姆杜克宣誓就任过渡政府总理。
苏丹军方与反对派签署的这些协议旨在引导苏丹走向民主,但这条路走得极不平坦。2020年3月,哈姆杜克在喀土穆遭遇一起未遂暗杀事件。协议签署后,苏丹还出现了多次政变企图,最近一次是在2021年9月,苏丹执政当局宣布挫败一起未遂政变企图。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周玉渊分析认为,巴希尔的下台,标志着苏丹后强人政治时代动荡局面的开启。他对澎湃新闻表示:“这集中表现为文官政府与军队在所谓民主和分享框架下的权力争夺,在这一过程中,矛盾、街头抗议和政变基本上是常态。”
政治危机正值经济困境
鉴于文官政府和军方旷日持久的矛盾,此次政变并非一点预兆都没有。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10月25日报道,据哈姆杜克的助手阿丹·希雷卡(Adam Hireika)透露,哈姆杜克事先知道军方的计划,并承受着解散政府的压力。
10月24日晚,西雷卡拜访了哈姆杜克,讨论当前的事态,当时哈姆杜克刚与布尔汉见过面。
25日,苏丹信息部长表示,有人向哈姆杜克施压,要求他发表声明“支持接管”。不过,哈姆杜克并未屈从,而是呼吁支持者走上街头进行和平抗议。
哈姆杜克和其他一些苏丹政治人物推动在今年11月17日前按照最初达成的协议,将政权完全过渡到文官统治,不过也由此引发了紧张局势的加剧。
上月未遂政变后大部分涉案官员被捕,局势进一步升级。之后几周,苏丹军方一直要求“自由与变革联盟”改组内阁,而文官政府则指责军方企图攫取权力。
10月21日是1964年苏丹革命纪念日,今年的这个日子里喀土穆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示威者要求军方交出统治权,建立完全的文官政府,从而和平实现民主过渡。军方封锁了所有通往军队指挥部的道路,并暴力驱逐示威者,造成36人伤亡。
据法国24电视台10月25日报道,眼下苏丹的政治危机正值该国处于严峻的经济形势之中,目前该国负债累累,天然气、电力和燃料的短缺伴随着普通民众的生活。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在过渡政府执政的两年里,苏丹经济状况日益恶化。据统计,苏丹通货膨胀率已连续数月高位运行,9月份通货膨胀率高达360%。经济问题导致了失业率攀升和贫困率上升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引发全国性的抗议活动。苏丹人道主义危机严重,据估计今年可能有1300多万人需要人道主义援助。
此外,族群冲突也是苏丹社会的一大顽疾,苏丹东部和西部都面临严重的族群冲突问题,巴希尔下台也并未给族群冲突带来一丝缓和。2020年1月初至今年6月,苏丹因族群冲突爆发了多次暴力流血事件。近几周,苏丹东北部最大的部落之一——贝贾部落举行大规模抗议,指责军方攫取权力,中央政府腐败无能。今年9月以来,贝贾部落的示威者还封锁了苏丹唯一的对外贸易港口——苏丹港,关闭了两条输油管道,阻止燃料、药品、食物等物资从港口进入,这无疑使苏丹本已恶化的经济形势雪上加霜。
未来街头抗议或成常态
周玉渊认为,之前军方与文职官员权力分享协定的破产,意味着苏丹不同政治力量达成真正共识的空间非常小,“未来街头抗议将是新的常态,不同党派需要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影响”。发动此次政变后,军队能否尽快做出稳定国家秩序、回应国际压力的姿态和举措将至关重要,另外,军队内部的共识和控制力也将非常关键。
钮松则认为,今后苏丹政局的演变将受到苏丹国内外因素的综合影响。他表示,就国际因素而言,“古特雷斯强烈谴责苏丹的军事政变,反映了国际社会反对通过政变实现政权更迭、破坏国家稳定的普遍立场。”
美国因素则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加深了苏丹军方在国内政治博弈中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也会对政变后的苏丹军方造成明显的掣肘。”钮松表示,就苏丹国内因素而言,“国内诸多游离于政治过渡进程之外的强大部族势力,以及民主化思潮的传播,都会让军方的统治面临巨大困境。”
苏丹军方在政变后,仍声称将推进民主过渡进程,便是受到这些国外内因素制约的结果。
钮松还认为,今后的苏丹难以逆世界潮流,长期处在军政府的统治之下,“但距离成熟的文官政府的建立,仍有漫长的道路要走。”苏丹的国家建构与政权建构将会处在一个较长时段的变动期内。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无为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苏丹政变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