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案“断流”:他们引诱同乡、朋友甚至亲兄弟到境外搞电诈

澎湃新闻记者 邵克

2021-10-28 06: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看到街上车辆车牌变成了黑色,驾驶位设在右边,文畅意识到,自己脚下已经不是中国。
这场到云南采摘茶叶的“淘金梦”,从一开始就是一场骗局。文畅没想到,自己的同乡就是这场骗局的编织者,而骗局的另一端,更是连接着犯罪的聚集地——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
今年以来,多地对西南边境境外滞留人员发出逼投劝返通告引起强烈关注,“大摸排、大劝返、大审查、大宣传”的背后,是西南边境境外严峻的诈骗犯罪形势。为更有效挤压西南边境境外电诈犯罪生存空间,“断流”,一项旨在严厉打击招募人员赴西南边境境外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的专案行动,在今年5月21日启动,斩链条、断通道,破案件,是此次专项行动的重点。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日前从公安部获悉,截至目前,全国公安机关共打掉“3人以上结伙”非法出境团伙9419个,破获刑事案件416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3860名,其中,组织招募者931名,运送接应者等黑灰产人员913名,非法出境人员32016名,串并破获电诈案件1021起,挖出境外电诈窝点100个、金主82名。
高薪引诱
青海籍的文畅是被警方劝返回国并投案自首的,他在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待了不到三个月。
文畅向澎湃新闻回忆,去年7月,很长时间没有联系的同乡陈世鹏找到他,说到云南那边采摘茶叶,一个月可以挣一万多块,路费全包。
正如陈世鹏说的,文畅从青海西宁飞到云南昆明,再到景洪,机票全都有人订好,接下来汽车、摩托车轮番接力,每到一个地方都会有人联系,文畅和同行的几个人翻山越岭,最后抵达了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目的地。
之后他们被安排在一栋十层的大楼里面工作,文畅回忆,大楼里面全是搞电信网络诈骗的,进出得有工牌,每层楼都有人持枪站岗把守。熟悉了两天窝点里的情况后,文畅被安排进行“裸聊”敲诈:即用虚拟摄像头播放事先录制好的裸聊视频,让被害人误以为是真人演绎,从而诱使他们脱衣裸聊,并暗中对整个过程进行全程录像。被害人一旦“露点”,犯罪分子立刻以裸聊视频进行威胁,实施敲诈勒索。
他每天会被分派三四个QQ号,按照提供的剧本找人来聊天。文畅说,在诈骗窝点,如果没有业绩,会不让吃饭,被人用枪顶着头恐吓,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他就曾因为电脑打字不熟练没有业绩被关在房间里踢打过。如果你试图逃跑被抓回来的话,会被送去坐“水牢”。干不满三个月要走的话,会被要求支付从国内到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的路费等费用,至于会被索要五万元还是十万元,就看窝点“金主”的意思了。
青海省公安厅刑警总队反诈中心民警蔡佳君告诉澎湃新闻,文畅滞留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期间,民警联系到了文畅的父母给他们做工作讲解政策,告诉他们文畅可能在境外从事电信网络诈骗,让他们联系文畅尽快回国自首。
在父母的劝告下,一次团伙成员外出游玩儿的时候,文畅趁机逃跑了。坐车、徒步翻山,他到达边境口岸排队等候入境,经过一整夜的等待,他回到了国内。因为偷越国边境,文畅被处拘留15天及罚款5000元的行政处罚。结束拘留、隔离之后,他回到青海,向警方投案。
蔡佳君说,综合研判青海本地前期掌握的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的信息和公安部下发线索,一个惊人的现状摆在了青海警方面前,至少有上百名青海籍的人员聚集在西南边境境外从事电信网络诈骗。这些人有相同的在云南边境出现的记录,然后就突然长时间的消失了。
青海警方通过分析嫌疑人行程信息,对青海籍犯罪嫌疑人所聚集的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进行了研判,拓展形成了含有金主、主管、代理、组长、组员等层级的4个比较大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
2021年6月、7月,青海警方分两批对回流境内的嫌疑人进行了集中抓捕,目前已抓获291人。“如果不及时打击,就会越来越多的人从事电信网络诈骗。”蔡佳君说。
警方经研判深挖发现,2019年至2020年期间,犯罪嫌疑人陈世鹏等人偷渡至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从事“杀猪盘”、“裸聊”敲诈等犯罪活动,期间不断以高薪回报引诱青海籍人员非法前往西南边境境外加入该团伙实施诈骗,文畅就是就是在此期间被引诱至西南边境境外的。
招募同乡、朋友甚至亲兄弟
蔡佳君介绍,警方通过讯问了解到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人员招募的特点:团伙之间大部分为同乡、朋友及一同务工人员,招募者往往通过同事、朋友间的口口相传,以高薪工作等由头拉拢,甚至有的直接说明在西南边境境外赌场、诈骗公司上班。采取的偷渡方式基本为:由在西南边境境外的组织者或诈骗“代理”索要偷渡客的身份信息,在网上订票后先行让偷渡客到达云南昆明或者边境城市机场,并帮助预定好住宿酒店,到达边境后由偷渡客中与组织者、“代理”较为熟悉的人员,按组织者“代理”提供的联络方式和“蛇头”、“司机”、“接应者”进行联络后乘坐交通工作至边境处、再通过徒步、乘船等方式偷渡至境外。
陈世鹏团伙之外,青海警方还查明了另外一个组织青海籍人员非法出境至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实施“杀猪盘”类电信网络诈骗的犯罪团伙。这个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在西南边境境外以公司名义租赁办公场所,有完善的公司规章制度和严格的员工管理准则,团伙成员下载各类聊天软件以交友方式骗取受害人信任后,诱导其进行虚假投资来实施诈骗犯罪,其中一起单案损失金额高达128万元。
嫌疑人马亮就属于这个团伙。马亮称,最开始他也是被同乡的朋友叫去,说在云南一家游戏公司上班,之后便进入了诈骗窝点。组员们以成功人士的形象添加一些女性好友进行感情培养,感情培养到一定程度后,将虚假投资平台链接二维码发送给受害人并引导受害人进行投资,等受害人上钩后,通过联系组长主管给受害人薄利使受害人投入大额资金,根据主管、代理、组长的命令以“高投资高回报”“更改平台数据”“钱出现问题被冻结需解冻”等各种理由进行“杀猪”。
马亮说,他们往往通过各种相亲软件、社交平台,主要以单身离异女性为目标,会在早晨起床后主动问候对方早安,也会通过订外卖、送鲜花来增加感情。他们不但会让受害人花掉自己的积蓄,还会引诱她们找亲戚朋友借钱,甚至网贷。
马亮是青海省民和县人。在青海这轮“断流”行动中抓获的嫌疑人中,以民和籍居多,达七十余人,表现出了明显的“传帮带”特点。参与案件侦办的民和县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马海龙告诉澎湃新闻,马亮在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做到了“代理”一级。马亮曾多次招募组织人员前往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还曾让自己的妻子带队。招募到的人每诈骗成功一单,马亮也能拿到提成。上述单案诈骗128万元的案件,就出自马亮招募至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的一名同乡之手。这起案件中,马亮也获得了2.5万元的提成。马亮甚至还把自己的亲弟弟拉拢到了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目前,他的弟弟仍滞留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
青海警方经过审讯梳理出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内各成员任务分工:金主负责提供窝点、当地保护、平时生活;主管负责整个窝点的运转,资金发放,工作机发放等;代理负责从国内招募人员至缅甸北部诈骗窝点进行工作;组长管理组员,负责组员、代理、主管之间的沟通,协助组员对受害人进行诈骗,及时向上级汇报情况;组员负责包装虚拟身份信息,与受害人培养感情并实施诈骗。
“断流”破案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二级巡视员郑翔10月26日在公安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近年来,公安部始终高度重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但是,大量诈骗犯罪团伙为逃避打击不断向境外转移,特别是东南亚地区已成为此类犯罪的主要聚集地。去年以来,受全球疫情持续蔓延及部分东南亚国家疫情增长迅猛等因素影响,我公安机关难以出境开展联合打击,境外电诈窝点快速增长,针对我国公民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日益猖獗。
如何更有效的打击边境涉诈偷渡犯罪活动,摧毁招募人员赴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从事诈骗活动犯罪网络,警方也在不断地摸索创新。
澎湃新闻从公安部获悉,去年以来,福建三明公安机关从一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入手,顺线深挖,创新战法,逐步摸清打掉了多个组织招募人员赴西南边境境外诈骗窝点实施犯罪的团伙,抓获一批组织招募者。在公安部统筹部署下,福建省、三明市两级公安机关捆绑作战、联合攻坚,研判出大量线索,为开展全国集群战役奠定了坚实基础。
今年5月21日,公安部召开视频会议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断流”专案行动,严厉打击招募人员赴西南边境境外实施电信网络诈骗犯罪活动。各地公安机关紧盯目标任务,迅速开展落地核查和收网抓捕。
参与案件侦办的青海“断流”专案组民警柳晓龙说,“断流”行动主要目的是打击实施电信网络犯罪人员,如果单单以偷越国边境打击处理,起不到震慑效果,青海警方将专案组民警以研判员、法制员、侦查员进行配比分组,直接深入到基层一线同步上案开展工作。
公安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全国公安机关将坚决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工作决策部署,牢固树立电诈不根除、“断流”不收兵的长期作战思想,以案件为抓手,以挖“金主”、打“蛇头”、破案件为重点,全力推动“断流”专案行动向纵深发展,坚决切断境外诈骗团伙招募人员出境作案的通道。
(文畅、马亮、陈世鹏为化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蒋晨锐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境外搞电诈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