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汉学家印象记︱柯伟林:长袖善舞的历史学家

张梅
2016-11-14 09:34
来源:澎湃新闻
私家历史 >
字号

姗姗来迟的访谈

柯伟林(William C. Kirby)教授是美国著名中国历史学家费正清先生的关门弟子,曾获哈佛大学杰出贡献教授称号,现任哈佛大学中国基金会主席。记得博士毕业时因为想要去哈佛做博士后研究,我联系了马若德老先生,老先生告知我他年事已高,不再接受学生,将我的简历和研究计划转给了时任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的柯伟林教授,当晚我即接到了柯教授同意接收的邮件。可是因为种种原因,那年我未能成行。后来接到宋怡明教授的邀请函到哈佛访问后,我一直想要见见柯教授。

柯伟林(William C. Kirby)教授

恰好肯尼迪政府学院与长江商学院的培训项目结项,Ash中心举行聚焦中国经济问题的研讨会,我应邀参会与柯教授不期而遇。那日,我向柯教授简要介绍了自己的研究经历以及研究计划,并向他约访,他一口答应,惠赐了名片嘱我写作访谈提纲后发到他的邮箱。我依言照做,可是却如石沉大海。我想:会不会是柯教授根本就不想接受我的访谈!于是就没有再打搅他。那段时间很忙,听课、查资料、约访、写作,我渐渐把这事儿忘记了。我的合作导师宋怡明教授就任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后,中心举行新年招待会,那日我与柯教授再次相遇。我端着饮料和他打招呼,原以为他一定不记得我了,没想到他却看着我说:“你比刚来时瘦了!”我听了有些惊讶,询问他:“您还记得我,那为什么我给您发访谈提纲却没有收到您的回复?”他很不好意思地向我致歉,并解释说:“我看到了,可是后来忘记给你回了。你再给我发一次,这次我一定回。”我依言照做,可是却仍然石沉大海。于是我不再等他的邮件,直接去了他讲课的教室(他每周在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楼下的S020教室主讲“现代中国商业发展”课程),告诉他我来旁听他的课。他告诉我近期很忙,访谈可能要过段时间。

我又等了两个星期,仍然没有等到确定的时间,我有点着急了。那天,海南航空的陈峰董事长参加柯教授主讲的商学院课程并演讲,下课后我不顾礼节用英语大声地对经过我身边的他说:“请您务必给我一个确定的时间。”他一瞬间面显尴尬。当晚的演讲会上,我举手发问,可是作为主持人的柯教授迟迟不给我机会,我想:一定是我让他尴尬,得罪他了!没想到转念之间他就点了我。因为研究海外华商,所以我就华商家族企业的传承问题提问,陈峰先生以自己的企业为例回答说:“在企业的元老们老了以后,会考虑将企业交还给社会。”可是我在想家族企业交给社会会不会使得企业发展少了动力?所以在后来的访谈中我就这个问题重点访谈了柯教授。

历史学家与商学院教授

柯教授因为和包弼德教授在ChinaX(慕课“中国历史”课)上以《两只老虎》的旋律哼唱中国朝代歌而受到不少网友的关注。到哈佛访学后,我很想听听他主讲的中国历史课程,可是很遗憾,那一年他没有开,于是我只好在网上看了他讲课的相关链接,那门课他和包弼德教授讲得确实非常有趣,不仅内容翔实,而且风趣幽默。他们从时间、空间和身份等维度切入,在介绍朝代时,柯教授他们唱起了儿歌。事实上,在我看来,这是一门中国历史通史课,难度并不高,可是因为授课内容和形式生动有趣,在平台上推出后立刻得到世界各地学子的喜爱。

柯伟林和包弼德用《两只老虎》的曲子唱中国朝代歌

我们的访谈围绕全球化背景下的中国经济发展、当前阻挠中国经济发展的可能因素、华商家族企业传承、中国梦、和平崛起的中国能否领导世界以及新时期的地缘政治和中美关系等问题展开,柯教授详解了他对中国经济的独到见解。他说,因为他是历史学家,所以看待问题的视角和其他学者很不一样。在他看来,中国经济一直是在全球化和国际化的背景下向前发展的,中国未曾脱离过世界潮流。谈到当前阻挠中国经济发展的可能因素,他指出中国当前面临的主要挑战:一是国有企业改革,二是土地公有制,三是缺乏对政府管控经济的一系列经济改革等,他对中国经济发展持非常乐观的看法,认为世界的未来发展应该是在中国,从历史的视角来看,中国崛起有其必然因素。

与柯教授访谈,让我也感觉到,他对中国当前经济发展和中国梦的看法都是从历史的视角出发,他认为当代中国是自中华民国和毛泽东时代的人民共和国以来百年国家建设的结合,甚至对于中国现代经济,例如上海、宁波等城市的发展起源,他认为还要追溯到更早的晚清和民国初期。谈到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对外关系,柯教授觉得中国积极地团结邻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寻求合作关系。在他看来,中国正处于现代史上最有利的战略地位,没有敌人——因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真正对中国的领土安全构成威胁。

柯教授主讲的“现代中国商业发展”课程我有幸聆听,这是给哈佛商学院本科生开设的案例课程,每周都会邀请一位中国或美国企业家来到课堂,详解自己的创业经过和成功智慧,相当有趣。他的案例课程一般分为这样几个环节:先是向学生介绍该企业简况,然后是讨论该企业的发展策略和成功经验,再指出该企业现存的问题,最后请企业家现身说法。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讲到中国的葡萄酒企业张裕葡萄酒时,柯教授邀请了美国的红酒企业家来到他的课堂与中国的葡萄酒企业做比较研究。讲到中国的伊犁集团时,柯教授开场就询问同学们每天喝不喝牛奶,并携带了相关教具到讲课现场。讲到泰国正大集团时,他邀请正大集团的相关负责人,讲到海航集团的发展时,他邀请了陈峰董事长到场分享。不仅如此,在柯教授的课堂上我还见到了中国万达的王健林先生。

作为哈佛商学院的经典案例课程,同时也因为王健林先生的中国首富身份,演讲会报名人特别多,所以哈佛方面招募了一些志愿者协助组织活动,那天我也担任了志愿者。那是我在哈佛见到的中国学生学者参加人数最多的一场报告会,从下午两三点钟即开始排队进场。那是在哈佛较大的会场,可以容纳五六千人,可是因为座位有限,仍有部分学生未能进场。在会场我还遇到了欧立德教授,他因为来晚了,没有证件,会场的黑人保安不让他进场,他急得脸通红,我立刻从脖子上取下我带的证件给他,欧老师没有接。后来他和保安好说歹说,保安终于同意他入场。那晚王健林先生的演讲很精彩,可是问答环节却“险象环生”,特别是当哈佛的学生以及海外记者问到万达集团与中国高层有无联系时,王先生的回答遭遇了哈佛教授和媒体的围堵。我想他其实很想澄清海外媒体的疑问,可是第二天海外媒体却以他未料想到的口径铺天盖地报道。

长袖善舞的哈佛中国基金会主席

与柯教授接触,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他出色的行政管理能力。记得当时检索他的相关资料,看到他先后获得达特茅斯学院、哈佛大学、柏林自由大学(哲学荣誉博士)以及香港理工大学的学位,被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浙江大学、重庆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上海社会科学院等聘任为名誉教授,历任华盛顿大学国际关系项目主任、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和大学学院院长,而1992年到哈佛大学执教后,他又担任历史系主任、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哈佛文理学院院长、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以及中国基金会主席等职务,这让我颇为敬重他的领导能力。

听在哈佛读博并留在该校工作的学长说,柯教授任哈佛文理学院院长时非常善于团结学院教授。他做了很多出色的工作,带领文理学院的教授们取得了很多成绩,可是因为和时任哈佛校长的劳伦斯·萨默斯治校理念不一致,闹过不小的风波。作为曾经研究教育学的学者,在我看来,美国的教育其实也是有问题的。哈佛现有十个研究生院,包括文理学院、商业管理学院、设计学院、牙科医学学院、神学院、教育学院、法学院、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和肯尼迪政府学院;两个本科生学院,即哈佛学院和拉德克利夫学院;哈佛还设有继续教育办公室,专门负责暑期学校、附设课程和终身学习中心。可是这些学院各自为政,根本不服从校长的权威。萨默斯校长由美国财政部长任上到哈佛执教,满怀理想抱负,他大刀阔斧,力图改造哈佛各学院。此举遭到包括文理学院院长柯教授等在内的抵制,最终柯教授离任。可是萨默斯校长后来因为关于哈佛女教授的歧视性表达,被哈佛教授们抓住把柄启动了弹劾方案(该方案听说就是由柯教授发起的,由此可见柯教授在哈佛教授中的影响),最终萨默斯校长被迫辞职,改革于是也不了了之。

事实上,关于柯教授的长袖善舞我还听说了很多故事:哈佛中国基金会项目于2006年启动,该项目用来资助哈佛的中国学研究项目和学生实习项目,作为该项目的发起人,柯教授做了很多开拓性的工作;哈佛商学院想与上海市政府开展相关合作,可是上海市政府提出以哈佛大学的名义提出合作可以考虑,柯教授竟然说服了哈佛福斯特校长由校方提出合作意向,最终该项目顺利在上海落户……

我对柯教授的凌厉体会不多,在小不点学生面前柯教授始终是温和的。记得有次他去历史系开会的路上我们一路同行,都是他在无话找话问我问题,有个问题我甚至回答了两遍。我们聊起同住的小镇,聊起小镇上好吃的餐馆,我推荐了我常去的认为比较好吃的郭林中餐馆给他,他嘱咐我将订餐电话邮件发给他,他和太太要去品尝……访谈结束后,我邀请他方便的时间到中国讲学,他很爽快地答应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