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内敛的例外主义:印度想要成为怎样的国际领导者?

2021-11-06 16:10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政务
字号

2021年的印度在国际多边舞台上的角色尤为突出。2021年1月2日,印度、爱尔兰、肯尼亚、墨西哥和挪威5国国旗安放仪式4日在联合国安理会厅外举行,标志着5国开始履行安理会非常任理事国职责。同年8月,印度成为联合国安理会轮值主席国,以安理会主席的身份组织了几次阿富汗问题磋商,向新闻界发表了几次声明,并通过了解决阿富汗危机的S/RES/2593号决议。[1]

与此同时,2021年9月9日,印度总理莫迪主持召开第13届金砖峰会,五国领导人围绕“金砖15周年:开展金砖合作,促进延续、巩固与共识”进行交流。同年9月7日印度外交部还表示,印度将从2022年12月1日起担任20国集团主席,并将首次在2023年召开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印度将作为“20国集团三驾马车”之一(三驾马车由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主席组成),与意大利、印度尼西亚一起推动G20新一阶段的发展。[2]

根据金德尔伯格的观点,国际领导力同时取决于一个国家的能力与意愿。有机会在多个多边场合担任主席国的印度所追求的国际领导地位会是怎样的呢?

一、印度外交思维呈现出“内敛的例外主义”特征

印度的对外政策具有很多的矛盾性,最显著的就是以道德典范自居的例外主义(exceptionalism)与更关注国内问题的内敛性之间的矛盾。

(一)印度外交中的例外主义源于印度的文化自信甚至自恋,表现为积极参与多边舞台,传播自身的道德观。例外主义指国家相信自己拥有与众不同的特性,利用宗教、历史、物质力量、语言、文化和地理来想象和区分自己和其他国家,[3]界定自己在国际体系中的身份,并根据自我身份和利益与世界其他国家建立联系。K.J. Holsti指出了外交政策中例外主义的五个基本特征:认为自己有义务“解放”他国;认为自己具有超越影响“一般”国家间关系的国际义务,并有意实行孤立主义;感知到被敌对势力边缘化的可能性和威胁;需要有外部敌人或威胁;把自己描绘成无辜的受害者和邪恶势力或流氓国家的目标。[4]印度的例外主义表现为寻求在道德基础上巩固自己的权力,鼓励建立一种基于信任、共存、和平与友谊而非不信任、无政府状态和充满敌意的世界秩序,并寻求成为世界支持这些价值观的典范。[5]例外主义源于印度对其古老文明的骄傲,在印度独立初期表现为不结盟和反殖民立场。[6]不结盟优先主义强调印度古老历史和文化遗产的包容性,认为印度是支持结束殖民主义和寻求世界和平的国际理想的道德声音,其合法性来源是其“代表了最高的人类和普世道德”。该学派也是印度几种外交思维中最鼓励多边的,支持印度在多边机构中的获得“应有的”领导地位,其目标核心是“建立世界和平共识”,强调印度与发展中国家和近邻的关系,认为印度代表世界贫困人口的声音是其在世界上发挥影响力的关键工具。[7]Amrita Narlikar 和 Aruna Narlikar也发现,印度在多边谈判时喜欢道德说教。在大多数文化中,道德说教具有侵略性和挑衅性,而印度则是基于一种自恋——印度认为自己“在某种程度上是世界上正义和客观真理的宝库”。[8]

(二)印度对外政策也有明显的内敛特征,关注国内目标和观众,不愿为国际目标提供过多的公共物品。由于印度广阔的自然环境和内部的多样性,人们普遍认为,印度的外交政策取决于国内的成功,因此摆脱贫困才是印度的终极目标。[9]正是在内敛特征的影响下,几个世纪的殖民统治中,印度的领导人几乎没有发挥国际作用。[10]印度的例外主义与美国不同,它一直对输出民主或干预他国持谨慎态度,它更倾向于通过友谊政治来施加影响,例如不结盟立场或和平共处五项原则。[11]与此同时,印度在国际事务中时常保持骑墙者立场,不愿涉入其他地区的敏感政治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虽然印度逐渐愿意成为一个领导者而非大国博弈的平衡者,但它也认识到全球领导者所需要承担的责任和成本,因此总是不愿在国际事务中投入过多的资源和人力。[12]Amrita Narlikar 和 Aruna Narlikar引用Xenia Dormandy的观点指出,印度向不直接利于本国人民的国际目标提供资源的意愿是令人怀疑的。[13]印度不能被称为一个正在崛起的不负责任的大国,它认为自己更有义务提供小团体公共物品而非全球公共物品。[14]

内敛的例外主义使得印度国内在“是否以及应如何深入参与全球治理”“在发展国际合作伙伴上应该走多远”“是否要为国际目标在国家利益上做出部分妥协”等问题上争论不休,这也束缚了印度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在阿富汗变局中,身为安理会轮值主席国的印度在几次安理会磋商中多次强调维持和平、反恐、人权、民主等道德主张。在2021年8月6日,印度组织了首次关于阿富汗的磋商,将该国不断恶化的安全局势定义为对区域和平与安全的威胁,认为塔利班必须真诚地进行谈判;避免走暴力道路,或与基地组织和其他恐怖组织建立密切联系;必须珍惜和维护过去二十年在保护妇女和少数民族权利等领域取得的成就;维持其民主宪法的框架。[15]印度还设法通过了S/RES/2593号决议,要求阿富汗领土不得用于威胁或袭击任何国家或庇护或训练恐怖分子,重申需要维护妇女、少数民族和儿童的人权,并呼吁相关行为体向有需要的人提供人道主义援助。[16]然而,就在印度高呼其道德主张的时候,它却在本国利益的驱使下将巴基斯坦和伊朗排挤出第二次阿富汗协商会议,使两个重要利益相关国无法参与磋商。与此同时,印度政府基于国内压力,在阿富汗变局前后不愿公开与塔利班接触,在处理阿富汗问题上明显式微,无法填补起美国退出之后的南亚权力真空。

二、印度的未来更可能选择性地追求国际领导地位

印度虽然有成为国际领导者的野心,但是其内敛的例外主义使其无法大展拳脚,因此未来更可能选择性地承担国际责任和担任领导者。具体来说,印度未来的国际领导意愿有如下几个问题:

(一)更倾向于在发展中国家群体还是发达国家群体中扮演领导者?从过去的不结盟运动和77国集团,到如今的金砖组织,印度在发展中国家群体中曾多次扮演机制创建者和领导者的角色。然而印度也逐渐将野心放在了发达国家集团中,例如G7。2021年5月,印度作为非正式成员受英国邀请首次参与G7,并表示正在考虑加入美国提出的“重返更好世界”的基建计划。不结盟优先主义者强调印度与发展中国家和近邻的合作,但现实主义者则认为印度与主要大国的关系是最重要的,近邻和部分发展中国家并不决定印度在世界上的战略地位,印度究竟会如何取舍?除了意愿,能力和合作效果自然也是影响印度偏好的重要指标。印度成为发展中国家领导者具有前期经验和先天优势,而在发达国家群体则往往缺少话语权,印度国内对印度参与G7峰会的成果持较悲观的态度,这都会影响到印度未来的领导意愿。

(二)象征性的还是实质性的?印度希望世界能够承认印度的独特性和大国地位,并在全球权力结构中赋予印度相当大的权重,因此象征性的领导地位(例如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地位、加入核供应国集团)就变得十分重要。但内敛观念则认为印度不应将资源用于无实质价值的象征性领导力上,而应该关注领导地位可能带来的成本和责任。事实上,印度也从一些地区性团体或小团体中获得了实质性的领导地位,例如印度洋海军研讨会(IONS)、金砖峰会、金砖国家发展银行(BRICS Development Bank)、G20等。

(三)地区性的还是全球性的?印度外交的内敛性不仅表现在对国内问题的关注,更表现为视野的狭窄。在印度历史中,帝国扩张到印度次大陆边界之外的例子很少,而境外扩张则更多是经济、文化和宗教的而非政治的,推动者也大多是普通民众而非国王。[17]在印度独立之后,印度国内各邦之间的交流活动远比印度与世界其他地区的交流多。[18]虽然当前在现实主义思维的影响下,印度的国际视野更广阔,但是次大陆地区的事务仍具有优先性。但与此同时,印度也渴望成为多极格局中的一极,这是否会促使其与其他大国共管世界呢?如果印度追求的是全球领导地位,它更倾向于参与既定框架还是主导一个新的框架呢,或者说印度是愿意继续跟随美国的脚步,还是等时机成熟之后另起炉灶呢?

(四)排他性的还是包容性的?从印度例外主义的道德主张来看,它追求的似乎是和平且非暴力的、多元的、非歧视的、民主的包容性国际秩序。即使在印太四方机制中,印度也强调其包容性和开放性。在2018年香格里拉对话中,莫迪强调“一个自由、开放和包容的印太地区”,[19]甚至试图将中国纳入印太地区的包容性结构中,[20]将中国和俄罗斯视为印度战略自主范围内的合作伙伴。[21]但莫迪领导的印人党虽然也提到过印度文明价值观的理想主义,但是仍主要奉行民主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这可能导致印度将例外主义建立在“需要外部敌人或威胁”、“把自己描绘成无辜的受害者和邪恶力量或流氓国家的目标”的基础上。

 (作者:隋雪濛,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博士生。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参考资料:

[1] https://www.idsa.in/idsacomments/indias-approach-to-the-afghan-crisis-vchandra-090921

[2] https://www.tribuneindia.com/news/nation/india-all-set-to-join-g-20-troika-in-rome-next-week-328775

[3] Manasi Pritam : “Examining exceptionalism in national security cultur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India Review, 20:3, p2.

[4] Manasi Pritam : “Examining exceptionalism in national security cultur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India Review, 20:3, p5.

[5] Manasi Pritam : “Examining exceptionalism in national security cultur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India Review, 20:3, p17.

[6] Teresita C. Schaffer, Howard B. Schaffer: “India at the Global High Table”,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6, px.

[7] Teresita C. Schaffer, Howard B. Schaffer: “India at the Global High Table”,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6, pp.65-69.

[8] Amrita Narlikar and Aruna Narlikar:“Bargaining with a Rising India: Lessons from the Mahabharata”,p8.

[9] Teresita C. Schaffer, Howard B. Schaffer: “India at the Global High Table”,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6, pp.63-64.

[10] Teresita C. Schaffer, Howard B. Schaffer: “India at the Global High Table”,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6, p64.

[11] Manasi Pritam : “Examining exceptionalism in national security cultures: a comparative study of the United States and India”, India Review, 20:3, p15.

[12] Teresita C. Schaffer, Howard B. Schaffer: “India at the Global High Table”,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6, p306.

[13] Amrita Narlikar and Aruna Narlikar:“Bargaining with a Rising India: Lessons from the Mahabharata”,p217.

[14] Amrita Narlikar and Aruna Narlikar:“Bargaining with a Rising India: Lessons from the Mahabharata”,p217.

[15] https://www.idsa.in/idsacomments/indias-approach-to-the-afghan-crisis-vchandra-090921

[16] https://www.idsa.in/idsacomments/indias-approach-to-the-afghan-crisis-vchandra-090921

[17] Mohamed Zeeshan:“Flying Blind:India’s Quest For Global Leadership”,Penguin Books 2021, p34

[18] Mohamed Zeeshan:“Flying Blind:India’s Quest For Global Leadership”,Penguin Books 2021, p35

[19] Address by Foreign Secretary at the Regional Connectivity Conference : South Asia in the Indo-Pacific Context. Min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November 01, 2018. URL: https://www.mea.gov.in/Speeches-Statements.htm?dtl/30556/address+by+foreign+secretary+at+the+regional+connectivity+conference++south+asia+in+the+indopacific+context

[20] Huma Siddiqui: India’s concept of Indo-Pacific is inclusive and across oceans. November 08, 2019. URL: https://www.mea.gov.in/articles-in-indian-media.htm?dtl/32015/indias+concept+of+indopacific+is+inclusive+and+across+oceans

[21] Jagannath Panda: India's Continental Connect on Indo-Pacific and Quad2.0. Eastwest Center. September 26, 2018. URL: https://www.eastwestcenter.org/publications/indias-continental-connect-indo-pacific-and-quad-20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