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26·专访|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总干事:不应忽略冲突中的脆弱国家

澎湃新闻记者 汪伦宇 喻晓璇

2021-11-10 21: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黑压压的牛群穿过西非国家马里干旱的中部平原,它们顺着尼日尔河而上——这是一场持续了几十年的迁徙,因为气候变化加上极端暴力引发的冲突。富拉尼族人携家带口,跨越了由各部族民兵把持的重重边界,前往尼日尔三角洲寻找着水源。 
这是非洲大陆第二大湿地,也是马里的农业中心。然而,不断升高的气温加剧了这一地区的荒漠化,可供耕牧的土地逐渐缩小,这迫使班巴拉族和多贡族的农民与富拉尼族牧民进行一场前所未有的“战争”。
在尼日尔河沿岸城市莫普提(Mopti)一个尘土飞扬的大型流离失所者营地,一位名叫哈瓦·迪科的妇女向前来访问的红十字国际委员会(ICRC)总干事罗伯特·马尔迪尼(Robert Mardini)讲述着自己两次失去家园的经历:第一次是因为气候变化,第二次则是因为争夺水资源和草场引发的暴力冲突。另一位年仅17岁的牧民告诉马尔迪尼,当他赶着牛群去寻找水源时,一枚简易爆炸装置险些夺走了自己的生命,5个月后,他仍躺在莫普提的医院中。寻找水源可能导致各社区间的紧张局势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图

寻找水源可能导致各社区间的紧张局势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图

“这是一个十年来深陷冲突的国家,也是一个越来越多显现出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的国家,数百万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影响。”马尔迪尼日前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由于马里经济困难,社群的应对机制被削弱,气候因素增加了情况的严峻性和复杂性,人们更难养家糊口,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马里人被极端天气事件与土地争夺背景下的暴力和冲突推向生存的边缘,苦苦挣扎。自2012年开始的武装冲突已席卷了从马里北部到中部的广大地区。战火笼罩下,经济崩溃、死亡和背井离乡成为日常现实。然而,与此同时,困境中的马里人还发现,自己的家乡变得越来越炎热干燥,已经占据了全国三分之二面积的撒哈拉沙漠正无情扩张,降雨量比往常更加难以预测,如洪水和旱灾等极端天气事件发生的频率突破历史纪录......
在世界其他角落,同样的故事也在发生。结束马里之行后,马尔迪尼通过视频参加了于英国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二十六次缔约方大会(COP26)。期间,他向各相关方强调,那些像马里一样遭受武装冲突威胁的国家同样是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但他们的命运似乎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武装冲突从未让马尔迪尼感到陌生。马尔迪尼1971年出生在黎巴嫩历史名城的黎波里,仅仅3年之后,黎巴嫩全国就陷入了内战的漩涡。“街头枪战、汽车炸弹和空中轰炸”成了他童年回忆的难忘要素。完成学业后,马尔迪尼加入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他立即被派往卢旺达首都基加利,而那正是卢旺达大屠杀过后的第二年。在接下来的十余年里,马尔迪尼又先后被派到伊拉克、也门等国从事在地人道援助工作。
在马尔迪尼的职业生涯中,与全球各地流离失所的普通人打交道已是家常便饭。不过,往常这些人都是因为武装冲突或政局动荡等政治因素才走上逃难之路,如今气候和环境也成为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不得不考虑的问题,这并非是为了追求当下的“时髦”议题,而是因为气候变化已成为冲突和移民的某种“催化剂”。
2030年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的最后一年。据泛非通讯社(AllAfrica)报道,到那一年,估计将有1.19亿非洲人受到干旱、洪水等气象灾害的影响,这也意味着他们会进一步陷入极端贫困,因而在各自国内流离失所,甚至选择成为跨国“气候移民”。
今年10月25日,在美国总统拜登出席COP26峰会之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布了美国政府第一份有关气候对移民影响的报告。根据情报评估,全球气候变化可能会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造成更多的人成为移民和难民。
“虽然气候变化本身并没有引发冲突。”马尔迪尼表示,“但是气候变化的结果将不同社群置于一种紧张的关系中。正如我在马里的经济危机中亲眼看到的,环境突变可能在一种非常复杂的相互作用中导致人与人关系紧张,甚至引发冲突。随后,它还放大了冲突带来的人道主义援助需求。”
尽管气候变化导致“脆弱国家”出现人口迁徙一事正引发国际社会的更多关注,但事实上,灾害和气候变化造成的流离失所者尚未被包含在国际法定义的难民中,因此对这一群体仍然缺乏提供庇护基础的法律保护。
联合国1951年的《难民地位公约》和其他任何多边条约都没有将因气候环境变化而被迫迁徙的人列入保护范围内。这份公约起初为解决二战后欧洲的难民问题所起草,早在气候变化成为全球性问题之前就已经付诸实践。在多年的实践中,其所涉及的绝大多数难民案例均与冲突、内战等政治因素有关。
经历了马里之旅和格拉斯哥气候峰会之后,马尔迪尼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就当地见闻、气候变化与武装冲突叠加带来的挑战、气候峰会上的相关讨论和气候移民的定位等话题一一作了阐释。
澎湃新闻现将对话内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武装冲突叠加气候变化
澎湃新闻:几天前你去过马里,在现实生活中第一次接触到了受冲突和气候变化影响的当地人。你在那里看到了什么样的情况?人们有怎样的经历?生活在一个同时受到武装冲突和气候变化影响的地方是什么样的体验?
罗伯特·马尔迪尼:我上周在马里,这是一个十年来深陷冲突的国家,也是一个加速显现出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数百万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已经感受到了这种影响。我去了位于马里中部的莫普提(Mopti)地区一个流离失所者的营地,我和住在这个镇子上的很多人都有过交谈,他们给我讲了很多令人心碎的故事。一位妇女告诉我,她在两年内失去了她所拥有的一切:极端天气带来了洪水泛滥,与此同时,不同社群之间对水源、牧场等不断匮乏的自然资源争夺引起了暴力和冲突,她不得不逃离家乡。
不幸的是,这就是现实。当然,气候变化本身并没有引发冲突,我想现在还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但是气候变化的结果将不同社群置于一种紧张的关系中,而马里本身又处在一种冲突的背景下。由于马里经济困难,社群的应对机制被削弱,气候因素增加了情况的严峻性和复杂性,让人们更难养家糊口,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我在莫普提交谈过的所有人都有着一个简单的目标——有一份工作,可以在田地里耕作,养家糊口。马里的流离失所者营地 马尔迪尼推特

马里的流离失所者营地 马尔迪尼推特

我还访问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莫普提支持的一家地区医院,这家医院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与马里卫生部以及当地政府合作建立的,我们的外科医生和马里当地的医护人员一同工作。在这个医院,我和很多受伤的患者进行了交谈。我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附近的区域开始了新一轮暴力冲突。
这就是马里如今的现实。假使放大来看,这也是附近几个国家的现实,尼日尔、布基纳法索也在面临同样的困境。残酷的现实是,在25个受气候变化影响最大、社区最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国家当中,有14个同时也是正处在武装冲突中的国家,这样的复合危机正在严重打击世界上最脆弱的群体。
澎湃新闻:气候变化本身可能不会直接导致武装冲突,但在很多发展中国家,气候变化与冲突之间存在很高的相关性。根据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份报告,全球变暖可能会加剧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尤其是在贫穷国家。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罗伯特·马尔迪尼:尽管现在气候变化并不是导致冲突的直接原因,但是气候变化确实放大了冲突引发的人道主义援助需求。气候变化会破坏基础设施,也会影响水源、卫生和基本服务,而在冲突中被削弱的政府本来应该在应对气候和环境变化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气候变化会直接增加冲突、暴力和社会动荡的风险,因为它会让各种因素恶化,对稀缺资源的管理也会导致局势紧张,正如我在马里的经济危机中亲眼看到的,环境变化可能在一种非常复杂的相互作用中导致紧张的关系,这甚至演变为冲突。
当然,还有一个现象也是十分危险的:在这些地区,人们被迫逃离家乡,处于流离失所的状态,我们很难从科学角度去判断这些人逃离的原因到底是气候变化还是冲突,因为这两种动机相互交织着。事实上,今天在马里有大约40万国内流离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ople),在两年前这个数字只有现在的一半,同时,还有15万人流离至境外。这是一种风险,冲突和气候变化的复合结果将加速人口流动,在一个已经两极分化的世界中,这种现象将进一步激化社会政治矛盾。
气候大会如何谈论气候难民
澎湃新闻:在访问马里之后,你也参加了COP26。很多人都认为移民问题是一个非常政治敏感的话题,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期间人们是如何讨论气候移民问题的?以前难民问题都是由武装冲突引起的,这次人们是否准备好解决由气候变化引起的难民问题了?
罗伯特·马尔迪尼:虽然流离失所和移民问题一直是高度政治化的话题,但是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立场,我是以纯粹的人道主义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迁徙中的人是非常脆弱的,他们有动机回到他们自己的村庄,回到自己的城市,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我认为COP26真正采取的措施,就是解决气候变化的根本原因,这里的目标非常明确,我们需要集体努力去实现1.5度的温控目标。大多数我在马里接触过的人们其实并不在意是谁来实现这个目标,他们期待的就是有人可以为这个问题提供一种可持续的解决方案。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在COP26期间基本在推动两件事:首先是各国需要采取大量、紧迫的政治努力,以一种集体行动的方式来缓解气候变化,这是避免对人类及其生存环境造成严重后果的唯一途径。我们认为,国家和地方政府、国际金融机构、私营部门以及人道及发展组织必须致力于避免环境恶化,因为气候变化可能导致发展成果倒退、经济系统崩溃,特别是在易受冲突影响的地区。
第二件事是,在脆弱的国家,我们需要帮助人们应对和适应气候变化,像是马里、尼日尔,还有阿富汗、也门、巴勒斯坦……这些受冲突和暴力影响的国家缺乏强有力的治理手段,且存在治理机构缺失的问题,因此气候变化可能会进一步削弱这些国家的治理能力,从而加剧或延长冲突。这也是一个悖论,这些人本应该是气候行动、气候融资的受益者,他们的适应能力本应该得到加强,但如今他们完全被忽略了,似乎没有人关心他们,他们甚至不在COP26的关注范围内。
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必须承认,这样的危机是决定我们这个时代命运的危机,全球都必须意识到这个问题。一些社群生活在冲突和气候变化的双重影响下,他们今天就需要支持,而不是明天。他们今天所需要的支持也不应影响到世界为缓解气候变化所作出的长期努力,这两者之间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两者他们都需要。这就是我们在COP26期间提出的主要诉求。生活在冲突地区的民众最容易受到气候危机的影响,也在气候行动中遭到了最严重的忽视。

生活在冲突地区的民众最容易受到气候危机的影响,也在气候行动中遭到了最严重的忽视。

澎湃新闻:在参加COP26之后,你觉得你刚刚描述的这些问题是否得到了其他利益相关者很好的重视?
罗伯特·马尔迪尼:我参加了一场活动,这场活动一些政府、国际金融机构还有其他决策者也参加了。我们发出的这个信息确实引起了共鸣,所以今年这个话题并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这是令人振奋的。
现在我们需要看看各方积极的意图将会如何转化成实实在在的行动,我们希望看看各方究竟如何实现气候行动和气候融资,如何为有需求的人们提供人道援助和支持。
澎湃新闻:联合国难民公约还有任何多边条约都不会保护因环境变化而被迫迁移的人。你认为有必要改变难民身份的定义吗?在像基里巴斯这样的一些岛国,因为气候变化,他们的国家未来可能会不复存在,这些国家的人们未来也许会流离失所,但根据现行的国际法他们不会被承认是难民。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罗伯特·马尔迪尼:如今的国际法和难民地位公约考虑的问题还是,人们是否是出于生死攸关的理由离开某一地方,而除此之外他们别无选择。难民公约仍然是一个很好的讨论框架,当然,一些政策可能需要被细化。我想,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但我认为,我们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这里的关键词也是“团结”,对于所有人来说,抛下一切逃离家园从来都不会是一个轻而易举便可作出的决定,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一定有充分的理由。
迄今为止,绝大多数难民和国内流离失所者实际上都是由冲突和其他暴力局势造成的。不过,现在我们观察到,气候因素在这种动态变化中越来越突出。假使我们不采取集体行动来缓解气候变化,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这样的情况,气候变化让人们离开家园的风险增加。这个问题需要在经济、政治以及政策和国际法的层面去综合解决。
国际人道援助中的气候因素
澎湃新闻:未来,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工作重点也会因为气候变化的因素而有所调整吗?
罗伯特·马尔迪尼:现在我们已经开始了调整。目前从预算来看,我们最重要的行动都在越来越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开展,在我们与当地的红十字会以及当地志愿者合作的时候,已经在我们的应对措施、计划还有项目中整合了气候因素。在我提到的地方,尼日尔、布基纳法索、索马里、埃塞俄比亚等非洲之角国家,还有阿富汗乃至中东国家……我们已经开始在这些地区考虑气候因素,当洪灾或旱灾爆发时,我们会通过一些项目尽可能地为当地社区提供保护和支持。我们也在更多地利用可再生能源,如通过太阳能电池板等方式。马里基达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建立的饮水点,牧民们不用长途跋涉就能让牲畜饮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图

马里基达尔,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建立的饮水点,牧民们不用长途跋涉就能让牲畜饮水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 图

我们最近还与红十字会与红新月会国际联合会(IFRC)联合为人道组织发起了一个气候章程,它制定了两个战略目标:首先是站在冲突和气候变化的角度,加强并扩大我们的人道主义响应,以应对日益增长的需求;第二,我们将气候因素整合在我们的项目当中,这是作为人道组织我们应该达到的另一个目标,减少我们的碳排放,检视我们的供应链、我们的旅行方式、能源使用的方式,并转向可再生能源。
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来说,首先我们决定到2025年,把气候因素整合到我们在世界各地所有的项目中,现在我们在近100个国家有项目。第二,到2030年,我们将减少50%的碳排放量。
此外,还有一个重要的话题——在国际人道法的框架下,在冲突中自然环境应受到保护,这是《日内瓦公约》中明确的保护自然环境的规定。当冲突发生时,这也是我们与冲突方对话的一部分。我们要提醒他们,冲突不可避免时,他们应该保护平民,他们应该区分军事目标和平民以及民用基础设施,与此同时,他们也应尊重自然环境,因为自然环境也经常成为冲突的牺牲品。
澎湃新闻: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如何与当地的合作伙伴合作,让他们意识到气候因素的重要性?比如在马里或是阿富汗等冲突地区,当地的合作伙伴可能更关注其他方面的紧迫议题,而非气候变化。
罗伯特·马尔迪尼:对于这个问题,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我们在马里当地的合作伙伴,他们就生活在气候变化当中,所以他们非常清楚气候变化是什么,因为是他们在付出最高的代价。想要让他们信服并没有那么难。
例如,我们在马里当地推动了一个可再生能源项目,以太阳能发电驱动水泵,帮助当地居民灌溉农田,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双重奖励。在缺水环境中,优化灌溉技术可以真正为他们的粮食生产提供支持,也可引起当地社区的共鸣。
我们不觉得有太大的阻力,我们确实在为当地的合作伙伴全力以赴。尽管在十年、二十年前推进气候的项目可能比较难,但是当不稳定的气候事件时常发生,洪水、干旱不可预测,气温在上升,如在马里年平均气温可能已经上升了0.7度,这些对于当地社区来说都是具体而有形的,因此所有人都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一个整体的解决方案可以贡献很多,这也是我之前提到的,我们在COP26上呼吁全世界的集体行动,我们确实需要采取集体和协调一致的问题来缓解气候变化带来的问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胡甄卿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COP26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