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53

新深度|流浪猫治理:民与法的协作共进

2021-11-26 17:50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新深度|流浪猫治理:民与法的协作共进 原创 新记者们 新记者

“这只猫被人虐待过,你看,它的耳朵被烧过。”

“这只折耳猫骨骼有问题,只能一直趴着不大能走。每天都要给它吃药、打针。”

“这只叫奶糖,特别活泼,那只叫小英雄。”

“护理区有一只猫得了两次传腹,治疗花了4万块钱。”

我们坐在流浪猫救助中心“糗糗庄园”的庭院里,这里的每一只猫几乎都有自己的故事。那只耳朵残缺的狸花猫高高地翘起尾巴,打了一个哈欠,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话题的中心。在它旁边,一只漂亮的布偶猫在太阳下昏昏欲睡。

救助中心的多数猫都健康状况良好,其中不乏美国短毛猫、加菲猫、布偶猫等名贵品种猫,但它们还是成为了这个城市的流浪者。事实上,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每年会增长4000万只流浪猫。和流浪猫的增长速度同样让人咋舌的,是它们惊人的繁殖能力和破坏力。在理想状态下,两只流浪猫八年可以变成200万只。在世界范围内,过去500年里记录在案的,猫已经造成了63个物种灭绝,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甚至把流浪猫列入排名第38的危险入侵物种。与此同时,流浪猫的生存环境令人担忧。糗糗庄园负责人曾公开表示,“60%-80%的流浪猫因为在冬季缺乏食物和水源,所以它们没办法看到第二年的太阳。”此外,近年来虐猫事件层出不穷,南京大学仙林校区也曾发生过流浪狗撕咬流浪猫的惨剧。不论是出于对流浪猫群体现状的恻隐之心,还是对优化城市生存环境的考量,流浪猫治理都成为了亟待解决的一大难题。

为此,《新记者》历时一个月,走访了南京市江宁区糗糗庄园、浦口区正荣·润江城、正荣·润锦城等地,采访了南京市政协委员、江苏宁嘉律师事务所汪雯律师以及其他致力于流浪猫救助的爱心人士。我们听了许多故事,也见证了许多人探索的流浪猫救助和治理模式,希望能为解决流浪猫治理这一难题提供一些参考。

教学批注:“又是”流浪猫的报道,但这次有赖于一个不错的由头——一位政协委员的相关提议。而且,虽然流浪猫的选题快做烂了,但报道再多——也不抵眼下流浪猫多!这是一个严峻的动物政治和城市生态问题。

文图 | 未来编辑部 新记者·课程学员 尹姝雅 戴思颜 王方钰卓

责编 | 王方钰卓

美编 | 王方钰卓

指导老师 | 林羽丰

01

“自己动手做绝育”:难以复制的成功

“这个学期初,我们花四五天进行了一次数猫活动。一共数到54只猫,其中有40只确定做过绝育,绝育率已经达到74%。”电话那边,韦冰雁的声音里还是流露出一些自豪。“一个区域内绝育率达到70%就可以有效控制流浪动物数量,而我们早就到了。”

韦冰雁是南京农业大学动物医学专业的学生,也是南农流浪动物关爱协会(简称流协)的外联部长。在流协的这两年,她多次出入流浪猫绝育的手术室。是的,这正是南农针对校园流浪猫治理问题创造的模式——利用属于自己的动物医院,在校园内部为流浪猫做绝育。南京农业大学设有动物医学专业,为了给学生提供操作实践的平台,也相应建有动物医院。流协与动物医学院合作,由学校提供资金、药品和手术器械,来完成流浪猫的绝育手术。“12级的学长学姐最先提出自己动手给流浪猫做绝育的想法,在申请之后校方审批通过,一直到现在。”回顾从想法初现到运营成熟,韦冰雁由衷感慨,“现在取得的成果,真的是很多年来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

流协成员全部由动物医学专业学生组成,招新标准严格,每一届仅招收10人左右。加入流协之前要具备一定的病理专业基础,只有通过笔试、面试和培训考试的层层筛选才能具备入会资格。在一个月的试用期之后,方能成为正式成员。绝育手术均由本科毕业后考取兽医资格证的学生主刀,并由经过会内培训并考核合格(90分以上)的成员协助完成。

在做绝育之前,流协会提前选定目标,做好功课。由于存在未绝育公猫从校外流入的可能,为把怀孕的概率从根源上切除,流协一般会优先选择母猫进行绝育。流浪猫抓捕,需要对自身安全的保障,有时也需要恒久的耐心。负责捕猫的成员在目标绝育猫经常出没的地方,安置一个长长的捕猫笼。铺好报纸,在报纸上从笼外向笼内撒好猫粮。他们再隐匿起来,等候目标小猫来踩捕猫笼机关。不过,猫是一种很谨慎的动物。有时候,目标小猫踩着小碎步,歪头观望一会,却怎么也不肯进笼子。在把笼子外面的猫粮吃光以后,就头也不回地跑走了。

图片来自公众号“流协记事”

为了手术安全,也为了提供全真实践平台,学校会为绝育提供动物医院的专业手术室。一批绝育手术一般会做3到4只猫,每只猫都会安排3个人负责。“其实还是挺辛苦的,加上护理、麻醉,一批可能要从上午七点做到十二点,甚至下午一两点也是可能的。”手术室里很多时候没有凳子,站久了之后腿又酸又困。韦冰雁回忆,在没轮到自己负责的猫也不需要观摩的时候,“我们就会找那些放在角落里的猫粮袋子坐一会,偷偷地坐一小会。”流协绝育计划推行9年来,手术无一失败。即使偶尔有猫伤口感染,也都在流协成员的护理之下健康出院。

术后流浪猫放归(图片来自公众号“流协记事”)

南农流协为流浪猫开辟的一方天地,承载着流协成员的美好回忆和职业预体验,也容纳了高校人与动物良性共处的和谐图景。南农之内,零成本、低风险、运作有序的模式将届届推行;但是南农之外,没有专业环境和技术的支撑,模式推广或将无处可依。韦冰雁承认:“从结果来看,我们现有的模式是成功的,但这种模式是很难被推广的。”

02

“以商养善”:流浪猫救助中心的突围

上午九点,一个拧着麻花辫的年轻女人正举着三脚架进行直播。她颇有激情地喊着:“看看我们的毛孩子们......”镜头里,她面前是一张宽大的桌子,桌上桌下趴着将近十只猫。它们都在慵懒地晒太阳,偶尔微睁开眼睛歪头看看三脚架上正在直播的手机。

“她是我们这里的义工,来这里一个月了。有时候很早就来这边直播,结束以后还要赶去上班。”工作人员韩媛目送着她在直播结束后收拾好设备离开。

直播进行中

这里就是糗糗庄园,一个位于南京市江宁区的流浪猫救助中心。从2019年7月31日正式成立到现在,这里已经收容了四百多只流浪猫,在短期内近乎饱和。为了摆脱对社会善款的依赖,实现自给自足,糗糗庄园采用“以商养善”模式获取运营资金。

在庄园成立之初,庄主并未想到运用以商养善的模式。但随着收养流浪猫数量的增长,经济压力也随之增大。最初为了降低养猫成本,庄园选择直接与猫粮工厂合作,这样相比在外购买更加便宜,庄园也可获得根据需要改善配方的决定权。而为了不完全依靠社会救助,糗糗庄园也借此开启了“以商养善”模式。请山东汉欧(猫粮品牌)帮忙代加工,印上“糗糗庄园”的品牌logo,适当压低利润作为公益粮销售。“很多人都以为我们有政府补贴,其实没有,完全就是靠我们自己卖点猫粮。”韩媛解释道。现在,糗糗庄园还会依靠抖音直播的方式来展示猫的近况,并销售自己的公益粮。“有时候我会进直播间看看,人很少,只有二三十个。有的爱心网友买了猫粮以后会说,不用发货了,就当给我们庄园的猫加餐。”

不过,涉及到金钱的地方往往伴随着质疑。“当然会有网友在网上质疑我们,说我们是用猫敛财,拿猫作秀,但他们从来没有亲自来看过。”韩媛抿了抿嘴,音调忽然拔高了一点,“可我觉得,我们没有收入,怎么去救助?他们可能又想让我们救助,又不想我们用这种方式。如果完全依靠社会捐助,现在好多救助机构都做不下去,因为没有收入。像我们这样,起码能运转开,也能给猫猫更好的环境。”

一只有些消瘦的母猫正卧在庄园护理区的猫笼里,在它身边,是三只毛茸茸的、刚出生不久的小猫。一天,它钻进派出所里对着人一直喵呜喵呜地叫。民警意识到它大着肚子快生了,于是就把它送到了糗糗庄园。猫妈妈在这里孕育了新的生命。但是,不是所有的小猫都有这样的好运。多数流二代、流三代都在极幼小的时候就与母亲分离,要么早夭在饥寒和车流中,要么就此开始在城市漂泊流浪的一生。

在韩媛看来,人为弃养是流浪猫数量膨胀的根源。养猫的成本不低,很多人一时兴起却无法负责。在网上看到救助中心的消息后,甚至会有人直接把不想养的猫弃养在此附近。七月,一对大约30岁的年轻夫妻把两只耳朵里有肿瘤的猫丢在了糗糗庄园门口。工作人员在调取监控之后报警,警察调查之后找到了弃养者的电话。可是电话那边,他们却频频撒谎,坚称猫不是自己送的。再后来,电话无人接听。“我们把猫留在了庄园,把它送到医院治耳朵。等猫耳朵治愈之后,那对夫妻又打电话过来,说想再送一只猫。”韩媛带着几分怒气,很短促地笑了一声,未予评价。

到派出所求援的猫妈妈

南理工学生救助的10岁流浪猫

“诶呦,我腿麻了,你下去呗?”韩媛低下头撸了撸膝上猫的头。今年夏天,她才来庄园工作。“本来我对猫没有太深的感情,可现在慢慢觉得这些猫猫太可爱了。天天跟它们在一起,非常非常快乐。”为了记录猫在庄园的生活,也为了推广猫粮维持运营,糗糗庄园会在抖音、b站和微信公众号进行更新。现在,韩媛的部分工作就是负责平台视频的管理。“可能我后面也会去直播,毕竟现在直播的人太少了。”

她抱着猫坐在庭院广玉兰的树影里,身边几十只猫咪,趴睡着,跑跳着,在打滚。

03

“物业与业主共建”:小区流浪猫治理的牛刀小试

在白天的正荣·润锦城里不常见到猫,见到的也几乎都剪了绝育耳标。绿色的猫屋藏在灌木丛里,十分隐蔽。其实,就在几个月前,这里还流浪猫遍地跑、投诉满天飞。据物业负责人王玉介绍,近两个月,小区已经给46只猫做过绝育。

小区里剪过绝育耳标的流浪猫

“一开始是在业主群里(爆发的),今天这个人被猫抓了一下要找物业赔钱,明天那个人说猫吓到了他家小孩。”王玉回忆起流浪猫问题集中爆发的那段时间,情景历历在目。2020年末开始,园区里的猫逐渐增多,大概到今年六七月,流浪猫数量明显过载。其导致的安全隐患、居住环境差等问题对业主形成的困扰逐步升级,采取行动治理乱象迫在眉睫。最终,物业决定遵循“抓捕——绝育——放归”(TNR)模式解决问题。

润锦城物业首先在业主群里发布有关流浪猫治理的规定,告知业主预计采取的行动。在爱心业主的介绍下,物业请专业负责流浪猫抓捕的欢子团队帮助抓捕计划绝育的猫。欢子团队还帮忙牵线宠物医院,获取流浪猫绝育的最低价格。王玉谈到,“价格还是很便宜的,可能还不到家养猫做绝育价格的一半,这是只有流浪猫才能享受的优惠。”最初,物业没有太多经验,只想着尽快解决问题,由自己承担绝育费用。但幸运的是,在管理规定发出之后,部分有经验的人士提出了由爱心业主牵头众筹的方式。业主群里不少人支持绝育的想法,也积极响应。“当时众筹到的钱卡得蛮好的,基本上刚刚好够给当时小区里成年的猫做绝育。”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但绝育,不是治理的终点站。猫作为夜行动物,在白天主动缠着居民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食物的匮乏,而很多流浪猫问题是由居民的随意投喂导致的。因此,物业在小区的偏僻处设置了投喂点,并自己动手用建材搭建了猫屋。猫粮购买和投喂点维护则由物业和爱心业主共同承担。现在,流浪猫已经习惯在投喂点附近活动,较少出现在小区主路上。

园区内标识

小区隐蔽处的猫屋

一切听起来顺利,但实施时也曾遭受重重压力。王玉略有无奈地沉默了一下,“实施前还一片叫好,但真正做开以后,质疑的声音就开始了。”众筹的资金用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要把已经抓走的猫送回来?流浪猫治理会不会挤占物业投入公共设施维护的资金?会不会有其他小区的把流浪猫扔进润锦城?一个个问题砸来,一声声质问放大,甚至有投诉信涌进社区、街道的办公室。由于南京针对流浪猫管理的立法尚处空白,社区街道无法可依,无处发力,只能简单要求物业赶紧解决问题。物业在解答居民质疑的同时,还要应付来自社区的施压。“如果这方面有明确的法律条文规范就好了,社区也许就能在猫还少的时候介入,能给我们更多帮助。”

“这件事光靠我们物业绝对完成不了,业主和物业肯定要彼此配合。毕竟在很多事情上,特别是涉及钱的事情上,物业是不便出面的。”王玉紧接着补充。说起爱心业主,她的语调明显轻快起来,“我们参照这种TNR模式去做,肯定需要一些有经验的人来教我们。”

家住正荣·润江城的赵大姐就是爱心业主的核心人物,王玉提起她,半是感激,半是敬服。润江城同为正荣物业辖下小区,2019年,润江城流浪猫泛滥,赵大姐顶着诸方压力,几乎是凭一人之力,撑起了小区的流浪猫治理。今年,她带着在润江城积累的经验指导、协助润锦城,在抓捕、送医的过程中亲力亲为,物业很多时候只起辅助作用。在润锦城爱心业主们发起每月一号的爱心筹款日,赵大姐还会定期捐款,用于园区流浪猫的绝育和治病。王玉坦言,“要是没有她,我们可能根本就推行不下去。”

教学批注:关于流浪动物的报道已经很多了,多就多在救助流浪动物的那些人、那些事。要在这篇报道上稍稍做出点新意,就是要从故事走到模式,从救助走到治理。那我们的同学们在记叙故事之外,就要有自己的思考,有意识地比较不同故事,尝试导向一种一般性的讨论。

04

一份政协建议:立法与宣传并行

在今年南京市政协收集2022年民生办实事建议期间,南京市政协委员、江苏宁嘉律师事务所律师汪雯提出了流浪猫治理方面的相关建议,包括但不限于建议南京市出台有关流浪猫救助和治理的地方性规范、建议政府部分购买流浪猫救助管理的TNR服务、推广用领养代替购买等。

汪雯本人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爱猫人士”,她自己就养着猫。几年前,她还曾和表妹一起救助过一只被主人遗弃在宠物医院的加菲猫,并众筹为它治病。她回忆,大概自2010年起,在每天上班开车经过玄武大道时,几乎都能看见被车撞死的流浪猫狗的尸体。这些经历让她逐渐意识到规范城市流浪猫治理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在汪雯看来,想要改善城市流浪猫治理的问题,不仅需要尽快出台地方性法规,更需要深入了解流浪猫群体的个人或组织面向公众进行宣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科学宣传可能比立法还要紧急。首先,法律具有滞后性,一部法律从起草到正式实施可能需要经过几年的时间,而宣传却可以在短时间内见效。其次,她认为,很多“人猫矛盾”其实都可以通过科学宣传来解决。汪雯的母亲有时会带着剩饭剩菜去投喂小区里的流浪猫,她提醒母亲这是在对流浪猫进行不文明投喂,母亲有时却不以为然:“给猫吃一口嘛。”汪雯对此感到担忧——母亲用剩饭剩菜而不是猫粮去喂养流浪猫,如果让不喜欢猫的人撞见,可能会产生矛盾。另外,她认为宣传不到位也容易出现人主动招惹流浪猫反被挠伤,不得不自掏腰包打狂犬疫苗的现象。“大家要树立这样一个意识,流浪动物就是流浪动物,不要以为它懒洋洋地趴在那儿就可以随意撸猫了。你看它是猫,其实它是小老虎。”第三,如果宣传缺位导致民众不知法、不懂法,即使南京市出台了有关流浪猫治理的地方性法规,它也会被束之高阁,不能真正作用于流浪猫治理难题的解决。

“不过立法对推进流浪猫治理肯定是有积极作用的。”汪雯指出,鉴于流浪猫群体对环境惊人的破坏能力,流浪猫救助和治理其实是保护城市生态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有责任推进流浪猫治理的进程。而南京市政府出台管理饲养宠物猫的地方性规范后,南京的民间救助组织和爱心人士在救助流浪猫也可以行为规范、有法可依。

今年是汪雯此次任期的最后一年。她表示,如果明年能够连任南京市的政协委员,她会继续向南京市政府呼吁,建议政府尽快出台一部有关流浪猫救助和治理的地方性规范。同时她也希望所有的爱猫人士能够戮力同心,共同致力于流浪猫治理问题的解决。她笑起来:“所以我们大家多多发声吧,新闻系的小伙伴也要多努力。”

汪雯律师在宁嘉律师事务所接受《新记者》同学采访 戴思颜/摄

教学批注:采访汪雯律师的过程有点起伏(主要发生在同学们心里),起伏就是,联系采访时同学们内心有怯意——他/她怎么会接受我们采访啊,他/她很难联系到啊,见到他/她我要说什么啊——退堂鼓咚咚作响。我们觉得,克服害怕的方法就是充分准备,而准备从采访提纲开始。理清问题、推敲递进、展现思维,采访提纲就是记者的名片。

在流浪猫管理立法尚处空白的背景下,许多爱心人士和组织都在既有条件下进行治理模式的建立与创新。在这条探索路上,有欢喜,亦有困惑。每种模式有创新性,亦有局限处。人该怎样对待这些流浪动物?究竟如何才能找到可以推广的可行之径?政府和法律能在其间发挥怎样的作用?还有太多问题没有找到答案。但是就像王玉提到的,当润锦城的故事被传到网络上,周边不少小区物业会前来取经。每一小步的探索,都能让城市离流浪猫治理难题的答案越来越近。

(文中,韩媛为化名)

原标题:《新深度|流浪猫治理:民与法的协作共进》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53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