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563

深观察|为守护庄稼而猎杀野猪,能适用“紧急避险”吗?

澎湃特约评论员 金泽刚
2021-11-28 13:25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评论 >
字号

近日,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一对夫妇在3个月内猎杀了至少8头野猪,法院以非法狩猎罪分别判处两人: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庭审中,被告人吴某辩称,“野猪给地里庄稼糟蹋得非常严重,才灭了它。麦子损失了30多亩,吃得也没啥了,100多亩玉米也被吃得70多亩绝收。现在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愿意认罪认罚。”

如果吴某所言属实,作为一个农民,他们家100多亩地的庄稼几乎“全军覆没”,损失不可谓不大,面对如此疯狂的野猪之害,他们奋起“反抗”保护自家粮食安全的心情并不难理解。

近年来,我国民众的环保意识显著加强,生态环境越来越好,一些山区林地野猪种群数量不断扩大,甚至出现了泛滥成灾的局面。不少地方出现野猪大摇大摆成群结队过马路阻碍交通的现象,它们随意啃食、大面积践踏庄稼更是令农民头疼不已。

面对野猪的侵犯,村民自发驱赶和猎捕的案例也逐渐增多。但对这类案件如何处理却出现了两难的局面,司法机关一般是采取定罪轻罚的折中路线。

例如,四川67岁的吴婆婆为防止野猪糟蹋庄稼电死了3头野猪,结果被以犯非法狩猎罪判处缓刑,在服刑期满后,吴婆婆仍在山上搭棚子居住。因为庄稼还是要守,野猪还得再赶,只是她再也不敢电野猪了。然而,这样一来,吴婆婆不仅面临庄稼被害的危险,其本人的人身安全恐怕也危险了。

再如,四川省旺苍县村民刘某曾经养了3条猎狗用于驱赶野猪。但是,猎狗却咬死了多只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斑羚。后刘某因涉嫌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被提起公诉。对此,刘某辩称,“我不是故意猎捕杀害斑羚,养狗是为了驱赶野猪破坏庄稼,意外捕杀了斑羚。而且,在案发前,我不知道平时喊的‘灰羊子’(即斑羚)是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去年年底,法院仍以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另外还要赔偿因犯罪行为所导致的生态资源损失费20万元。如今,还在缓刑期的刘某只能靠点火和放鞭炮赶野猪。

还有一起追捕野猪案更是离奇,当事人至今都觉得太冤枉。5年前,宜宾当地多名村民相约驱赶捕猎一头严重糟蹋庄稼的大型野猪时,不料逃窜的野猪将一名干活的农妇李某攻击致死。事后,多名村民被以非法持有枪支罪判处刑罚。

在这起案件中,村民十分不解的是,追捕野猪前询问过森林派出所,得到的答复是野猪可以打,但要注意不要伤到人,即公安机关是同意的。所以,当天追猎野猪者多达二三十人,很多人还互不认识。

的确,野猪伤人固然有被人驱赶捕杀的因素,但当时追捕野猪是经过公安机关同意的合法行为,因合法行为造成这个不幸的结果,不能归咎于追捕野猪的村民,属于刑法中的意外事件,不负法律责任。

事实上,据报道,事发的第二天,县政府还统一指挥,由县林业局、公安局、森林公安分局及野生动物保护管理办公室等近10家单位共同组织捕杀这头“杀人野猪”。特警支队还派狙击手给予支援,多只训练有素的猎犬都参与了行动。这都说明了捕杀野猪的正当性,被判刑的村民确实有理由想不通,自己积极参与捕杀野猪的行为不仅不是“见义勇为”,反而成了犯罪。

如果就判决非法持有枪支而言,这个罪名的适用恐怕也有问题。在一些山区林地茂密,出于防止猛兽侵袭等方面的考虑,一些农民很早以来就有持猎枪防卫的传统习惯(风俗),直到野猪伤人的2016年,当地不少村民家仍藏有猎枪(自制火药枪)。在这种情况下,让村民交出家中“非法持有的枪支”即可,完全用不着上升到追究刑责的程度。在这种案件中,兼顾国法天理人情并不难。

从以上这几起猎捕野猪案来看,被告人其实也是被害者,而且还是先被害,无论是吴婆婆用电网防治野猪,还是刘某养猎狗驱赶野猪,以及南阳夫妻直接实施猎杀行为,他们都是在自己庄稼遭受重大损失的情况下,被迫“抗争”,这种被迫与抗争性的背后,其实是符合法律上的紧急避险理论的。野猪要保护,庄稼也要保护,只不过二者相比较,哪一种利益较大而已。哪怕是避险过当,紧急避险的动机也应该成为这一类案件减轻甚至免责的重要依据。

的确,人与动物应该和谐相处,但保护环境是为了造福人民,“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对于稀有物种保护,人类可以做出更多的让步,而对于普通动物,特别是当它们严重危害到人类正常的生产生活时,和谐相处已被破坏,政策上就有必要加以调整。

法不强人所难。在不可能因为驱赶之后,野猪就不会再来害人,在庄稼受损申报补偿远远不够填补实际损害的情况下,对驱赶猎杀害人野猪的行为,司法不妨再多一些宽容,这更契合国法天理人情。

(作者金泽刚系同济大学法学教授)

 

    责任编辑:沈彬
    图片编辑:乐浴峰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1563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