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021年在线新经济背景下的新职业与新就业发展白皮书

2021-12-03 15:34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2021年在线新经济背景下的新职业与新就业发展白皮书 原创 艾瑞 艾瑞咨询

职业发展丨研究报告

核心摘要:

研究背景及意义:

天时:疫情冲击及严峻国际形势下,在线新经济成为发展新动能;

地利:政策对新职业大力支持,要求广泛开展新业态新模式从业人员技能培训,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并提供财政支持;

人和:新职业已成为贡献就业核心渠道。

典型新职业:

新职业贡献新就业:新职业不仅体现在新的职业技能和内涵,还表现为新的就业形式、雇佣关系等;

个人新消费服务领域的新职业人员最多:新职业就业群体主要分布在新经济领域,其中以现代服务业中的个人新消费服务为核心。

全媒体运营师:新媒体变革下,消费、互联网和金融等行业对全能型运营人才需求旺盛;

互联网营销师:新消费场景下,直接面向消费者的营销新职业伴随直播经济迅猛发展;

互联网音频创作者:“耳朵经济”的核心参与者。相较于视频和图文,创作者的从业方式和时间更灵活。

未来展望:

新职业定位:共同富裕背景下,政策顶层设计上提升职业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和待遇,新职业成为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提升低收入群体收入重要渠道;

新职业人才服务:通过职业技能培训提升从业者能力与素养是人力资源开发和充分就业的前提,万亿新职业人才服务市场可期。

概念界定:数字经济VS在线新经济

在线新经济是疫情催化下,以新一代信息技术为基石,实现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新业态新模式

为贯彻总书记关于“疫情对产业发展既是挑战也是机遇”的指示,2020年4月,上海发布《上海市促进在线新经济发展行动方案(2020-2022年)》,首次提出了在线新经济的概念并在全国得到推广。在线新经济与网络经济、数字经济既有区别又有联系,艾瑞认为,从概念上,其包含了新一代信息技术对传统产业的赋能,范围大于网络经济;同时,其范围又小于数字经济,更加强调疫情下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所催生的增量市场,跟现代生活服务关系更加密切。

在线新经济成为发展新动能

疫情冲击及严峻国际形势下,在线新经济仍保持高速增长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冲击和严峻复杂国际形势,我国采取了以创新推动增长的策略,通过采用新技术、新模式,创造新市场,在线新经济逆势增长。一方面,疫情下远程办公、无接触配送等新市场被开发出来,虽然随着疫情常态化发展相应需求减弱,但部分场景及习惯得以保留;此外,疫情也起到了高效催化剂的作用,大幅促进已有的在线经济业态创新发展,如在线文娱、网络直播、电商直播、在线生活服务等,相关领域公司如快手、喜马拉雅等在疫情期间仍保持逆势快速增长,电商直播从电商企业渗透到整个零售业,深刻改变了行业商品流通模式。

概念界定:新职业

经济发展中诞生,符合产业需求、具备独立职业技能并已形成从业规模的职业,其中部分典型职业已由人社部背书发布

新职业是一个动态变化的概念,从广义上泛指在社会经济发展中应运而生并已经成熟发展起来的所有新兴职业类型;从国家背书的角度来看,新职业专指《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中尚未收录但已形成规模的职业。“没有一个职业永远会是新职业,因为每天都可能是一个新时代的开始。”

人社部发布的新职业

四批56个新职业陆续发布,预计后续更多新职业将推出

新职业主要是采取向社会公开征集方式,经过专家评估论证、公示征求意见,按程序遴选确定,并向社会公布。自2019年人社部重启新一轮新职业发布工作以来,已陆续发布过四批共56个新职业。新职业的发布对于引领产业发展、促进就业创业、提高职业教育培训针对性和有效性等具有重要意义。随着我国经济结构调整和人才需求变化,未来会涌现出更多的新职业类型。

政策向新职业人才培养倾斜

中央及地方政府出台多项政策支持新职业人才培养

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调整叠加疫情影响,就业优先战略被写入“十四五”规划。“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深入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和重点群体专项培训计划,广泛开展新业态新模式从业人员技能培训,缓解人才结构性矛盾,注重发展技能密集型产业,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

新职业成为贡献就业核心力量

数字经济发展影响就业结构,第三产业就业规模不断扩大

数字经济的高速发展推动了产业结构的升级,同时也带来了就业结构的改变,新职业催生出大量新的工作岗位与就业机会。根据中国信通院《2021年中国数字经济就业发展研究报告》,从数字经济的招聘岗位来看,产业数字化领域面向消费端的第三产业就业岗位占比高达60.2%,人才需求远超第一、第二产业,对包括新媒体、自媒体、直播、视频等领域的人才展现出较强的就业吸纳能力。据领英《2021年新兴职业趋势报告》数据显示,电子商务、内容营销、软件开发和工程等自带数字化基因的职位正在成为新的风口,新兴就业需求被释放,就业规模不断扩大。

新职业领域分布

集中在新业态、新模式等新经济领域

从分布领域看,新职业就业群体主要分布在新经济领域,其中又以现代服务业中的个人消费服务为核心。如新媒体(抖音、快手、喜马拉雅等)、新渠道(拼多多、小红书等)、新产品(如新茶饮等)所引发的新消费及其带动的供应链、传播、服务各个环节的变革所带来的新职业和新就业。相较于新技术和新产业,个人消费服务领域的新职业其就业灵活度更高、门槛更低、适用人群范围更广,也贡献了最广泛的就业机会,如跟我们日常购物、信息获取息息相关的全媒体运营师、互联网营销师、互联网音频创作者等。在下文中,本报告将以这三类新职业为例,对新职业的就业前景、待遇、人才服务产业链等进行详细分析。

全媒体运营师职位概念

综合利用各种媒介技术和渠道,对信息进行加工、匹配、分发、传播、反馈

据人社部给出的定义,全媒体运营师指综合利用各种媒介技术和渠道,采用数据分析、创意策划等方式,从事对信息进行加工、匹配、分发、传播、反馈等工作的人员。随着互联网信息从生产到传播形式越来越丰富,传统的专注单一工作内容的“小编”很难做到精准传播、高效运营,进而产生了水平更高、能力更综合的全媒体运营师的需求。全媒体运营师需要充分利用数据分析方式,以受众特征分析为起点,综合利用各种内容形式和传播渠道,通过实时的数据反馈,对信息传播的有效性进行统筹与把控。

全媒体运营VS运营

运营职位和职责高度不标准,全媒体运营职位职责类似传统内容运营、新媒体运营的升级版

现阶段,运营职位和职责仍处于高度不标准阶段,不同公司对运营的定位亦不一致,导致很多“打杂”工作也成为运营的一部分。一般而言,传统的经典意义上的运营模块分为内容运营、用户运营、产品运营和活动运营,在每个版块又会衍生出不同的细分岗位,如内容运营领域的“小编”等。此外,还有很多近年快速发展但较难归为这四类的运营岗位,如新媒体运营、主播运营、电商运营等。从岗位职责看,全媒体运营师与内容运营、新媒体运营职责更接近,但需要的技能更加综合与全面。虽然全媒体运营师的任务已经有运营人员在从事,但具体岗位名称通常仍为运营,故后文中的论述也主要针对运营而非特指全媒体运营展开。

人才需求驱动力:数字经济加速渗透

运营人才需求已从互联网行业渗透至传统行业

近年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加速创新,日益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全过程,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不断融合,很多传统行业如金融、地产、消费品、机械制造等的商业模式不断升级,采用更新潮的方式开展业务,产生了大量运营人才需求。根据猎聘发布的2020年四季度人力资源趋势报告,消费品行业招聘岗位中,运营岗位占比达到了15%,甚至机械制造等行业也开始招聘运营岗位,在短视频平台及微信平台进行产品展示及售卖。

供给:自学及企业内训为人才主要来源

高校缺乏针对性专业且教学内容比较传统,导致相应人才仍主要来源于自学或企业内部培训

伴随互联网飞速发展,线上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多,产品本身迅速同质化,用户注意力资源越来越稀缺,如何通过各种运营手段提升信息传播效率及用户体验成为取胜关键点,运营人员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但从供给方看,高校的人才培养体系尚未能及时与时俱进,这一背景下,自学和企业内训成为运营人才最核心来源。此外,在提升劳动力职业技能的大政策方针下,地方政府陆续启动相关青年技能培训计划,进行全媒体运营师等职位的人才培养。

产业链结构

政府、用人单位、高校、培训机构协力进行人才培养

互联网营销师职业概念

运用网络交互性与互联网公信力,通过数字化信息平台对企业产品进行营销推广

2020年6月,人社部向社会公布了第三批新职业名单,互联网营销师正式成为国家认证的新兴职业之一。人社部对互联网营销师的职业定义为:在数字化信息平台上,运用网络的交互性与传播公信力,对企业产品进行营销推广的人员。从广义上来看,互联网营销是基于市场消费以及生产商与品牌商的销售需求,通过互联网平台将制造企业、营销人员、配送环节和终端用户融会贯通的一种新兴销售模式。综上,本次研究所指互联网营销师为从事直播带货和视频营销等直播营销领域的相关从业人员。

互联网营销师细分工种

已发展分化出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与平台管理员等四大职业工种

从狭义上来看,互联网营销师并不完全等同于大众所熟知的“带货主播”,直播销售员仅是其中的一个细分工种。除直播销售员外,其余3个工种分别为选品员、视频创推员与平台管理员。虽然各工种间的职业方向与职位功能存在很大差异,但他们彼此之间相辅相成,共同构成了互联网直播营销链条。为了更好地提升相关从业人员的职业能力,进一步规范行业发展,人社部于2021年6月出台了《互联网营销师国家职业技能标准(征求意见稿)》,文件中对互联网营销师的职业技能等级共设置为五级,分别是: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二级/技师、一级/高级技师。其中,选品员、直播销售员、视频创推员三个工种设五个等级,平台管理员仅设三个等级。

职业发展驱动力

受新经济、新业态、新技术等因素驱动,人社部预测2025年行业人才需求缺口或达三到四千万

从政策视角来看,国家大力支持新经济新业态的发展,2020年以来,中央有关部门已相继出台多部政策措施鼓励和规范新型消费市场健康、有序发展;从市场经济视角来看,在疫情的催化下,消费场景和消费需求发生颠覆性改变,直播经济迎来爆发式增长,以直播带货为主的新型消费生态已逐渐成熟;从技术视角来看,直播技术、5G、大数据、AI、AR/VR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升级使得消费者体验得到极大提升,加速推动了新型消费场景的布局。互联网营销师行业目前虽仍为蓝海市场,但随着产业链和外部因素的不断丰富与驱动,规模将持续增长,据人社部预测,未来行业人才缺口将达三到四千万。

互联网营销师供给方

三方合作:地方政府、社会培训机构、职业院校

从人才培养的供给端来看,互联网营销师的职业培训主要涉及地方政府、社会培训机构、职业院校等三个主体。其中,地方政府和社会培训机构主要承担社会化性质的职业技能培训,而职业院校则以学历培养为主,部分职业院校也会基于自有师资,承接少量社会化培训服务。具体来看,1)地方政府与社会培训机构:此种培训模式一般由地方政府牵头,委托社会培训机构开展短期培训,人社局的培训部门负责最终落地。由于目前政府拨款的比例相对较低,因此培训仍以个人形式进行收费。在互联网营销师发展较为发达的地区,如浙江,如果学员在参培之后通过考核,获得由地方政府和机构颁发的结业证书,其培训费用最终将得到返还。2)地方职业院校/技师学院:学历培养方面,目前国内的部分经贸类高职院校已经在原有市场营销、电子商务等管理类专业的基础上,围绕互联网营销师的技能要求增设相关专业课程。如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的市场营销专业设有新媒体营销课程;宁波城市职业技术学院的电子商务专业设有新媒体营销、直播电商等直播营销相关课程。社会培训方面,由于社会机构在师资上可能存在一定局限性,因此部分学校会基于自有专业和师资与机构进行合作,面向非在校生开展相关培训。

互联网营销师产业链

互联网音频创作者概念

以在线音频平台为载体、以声音/音频内容为产品的新职业

互联网音频行业的核心产品服务是以声音/音频作为载体输出的网络数字文化作品或内容,例如音频节目(播客)、有声书(广播剧)、音频直播等在线音频内容形式(注:数字音乐以及K歌平台服务不包含在内)。互联网音频创作者,指的是互联网音频行业发展中诞生的、以声音/音频内容为主要产出内容的新职业工作者。

职业需求驱动力:互联网音频行业发展

互联网音频行业的蓬勃发展给创作者带来多样的就业机遇

声音一直是人们交流、分享、发现和学习的主要手段,而网络媒体的发展则进一步为声音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在丰富的版权内容兴起下,知识付费+粉丝经济的催化,互联网音频行业蓬勃发展,更加多种类多形式的音频作品吸引庞大的音频受众,市场逐渐形成规模。

从业者规模与结构

音频内容创作者规模或已超千万级别,头部达人凤毛麟角

音频创作者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新职业群体,根据喜马拉雅招股书显示,2020年全部活跃内容音频创作者在516万水平。艾瑞认为,音频创作者整体从业规模已达千万量级。但从人才结构来看,这一新职业的人才体系并不成熟,其中专职达人凤毛麟角,仅占千分之一水平。而大多数的从业者发展路径模糊,并没有脱离野蛮生长或者传统“传帮带”的发展模式,因此有效鼓励并规范该职业的体系化发展,成为整个行业良好发展的重要基础,也是头部公司的责任所在。

产业链结构

音频平台是链接内容版权方、音频创作方以及C端用户的枢纽角色;目前音频平台的主播人才扶持措施频出,音频创作者的职业发展得到一定指引和鼓励

音频创作者现有教育服务的痛点

需要更加标准、系统、重视职业变现的职业教育与终身服务

以有声主播为例,有声主播综合了“播音主持”“配音演员”“网红大V”“音频作品制作者”等复合性的职业身份,需要兼顾多重职业技能,但目前就现有职业培训渠道来看,仍然存在明显的不足与痛点:1)音频主播的职业教育渠道整体较少;2)职业针对性弱,课程容易被包含在泛网红化培训中;3)课程内容相对单一,如仅注重播声技巧的学习,缺乏其他必要的从业技能指导;4)教育课程和服务不够体系化标准化,仍有进一步完善的空间;5)缺乏职业盈利相关的教育和服务支持,无法针对从业者的音频内容变现给到具体指导。

人才与经济同频共振助攻共同富裕

经济发展是共同富裕基础,人力资源是经济发展前提

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成为“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一个重要目标。如何推动共同富裕取得实质性进展?经济发展是前提,而人力资源的充分开发和利用是经济发展的前提。如何充分开发人力资源?“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从顶层设计上提出提升职业技能人才社会地位和待遇,健全终身技能培训制度。同时持续大规模开展职业技能培训,广泛开展新业态新模式从业人员技能培训,支持和规范发展新就业形态,新职业新就业成为人力资源开发和充分就业的重要渠道。

共同富裕时代的新职业人才服务

万亿新职业人才服务市场可期

针对国内产业结构调整和人才需求结构调整的现状,政府密集出台一系列职业教育改革与就业扶持政策,鼓励开展职业教育、为职业教育提供多种财政补助的同时积极开展职业教育供给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的匹配工作,促进人才培训与就业。在中央政策的指引下,各地也积极出台了响应措施,通过引入多方资源,为新职业人才服务提供补贴支持。未来,预计中央及地方将进一步加大职业教育和培训资金投入、出台更大规模的财政支持政策,促进新职业发展,新职业人才服务市场未来可期。

原标题:《2021年在线新经济背景下的新职业与新就业发展白皮书》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