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子恺幼女、92岁丰一吟辞世,一直研究推广其父亲

宗和

2021-12-11 16: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澎湃新闻获悉,画家、翻译学家、丰子恺幼女丰一吟于今天13:18在上海龙华医院因病辞世,享年92岁。
丰子恺的外孙宋雪君刚刚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丰一吟是在一个月前住入龙华医院,去年开始就有多种疾病,如心脏病、低血压等。丰子恺先生的七个子女中,她是最后一个走的。丰一吟对丰子恺研究宣传方面做得的事最多,她也一直临摹丰子恺先生的画,推广丰子恺的思想与人格。”
丰子恺所绘的12 岁时的丰一吟

丰子恺所绘的12 岁时的丰一吟

晚年丰一吟在家中

晚年丰一吟在家中

上海社科院文学研究所丰一吟同志治丧小组下午发布讣告:“上海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退休干部丰一吟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12月11日13时18分在龙华医院逝世,享年92岁。根据丰一吟同志生前意愿和家属意见,遗体捐献,丧事一切从简,不再举行追悼会和追思会。谨此讣告。”
“随着丰子吟的辞世,丰子恺先生的七个子女现在在天国团聚了。”宋雪君对澎湃新闻说。
丰一吟,画家、翻译学家,1929年5月生于浙江省石门镇(今属桐乡市),崇德县石门湾(今桐乡市石门镇)人。其父是著名画家丰子恺。上海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丰子恺研究会顾问,上海翻译家协会会员。
丰一吟是丰子恺先生的幼女。子恺先生先生共有三子四女,长子丰华瞻、次子丰元草、幼子丰新枚,长女丰陈宝、次女丰苑音、幼女丰一吟、养女丰宁欣(小名软软,丰子恺三姐丰满之女,自幼在丰家长大)。丰一吟和女儿一直住在上海徐家汇附近的一幢高楼里。当年对澎湃新闻说起《护生画集》与子恺先生,丰一吟一直是五味杂陈。她曾表示,年轻时对于父亲创作护生画并不完全理解,但晚年却完全沉浸在子恺先生的艺术世界里,除了整理父亲的文稿画传,就是临摹父亲的画作,在她看来,这实在是其乐无穷的事情,“临摹时还是有些遗憾,因为现在没什么好颜料。”
丰一吟女儿崔东明在此前的回忆文章记有:“在别人看来,母亲是名人,可在我看来,她就是一个普通、平常的妈妈,和大多数人一样,她也有喜怒哀乐,她也会一天天老去……我对母亲最初的印象,是她教我做一个诚实的人。记得那会儿我在奉贤五七干校幼儿园,那时的供应不富裕,母亲给我的早餐是一个果酱馒头和一个花生酱馒头,当时我把果酱馒头吃了,把花生酱馒头丢在门缝里了,母亲下地回来当然发现了馒头(当时整个寝室只有我这么吃),然后她就问我吃完了没有,我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很放心地回答说全吃了,后来当然穿帮了,当时我无话可说……我记得那天母亲打了我(母亲从来不打我),使我记忆深刻!从此我再也没有说过谎话。在我的印象中,母亲总是很忙,不太有空闲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她眼睛生病(开白内障),只能在床上听收音机,有一大堆工作不能正常开展,令她心急如焚,那不耐烦神情,我记忆犹新。”年轻时的丰一吟(右)与丰子恺

年轻时的丰一吟(右)与丰子恺

对于父亲丰子恺,丰一吟当年对澎湃新闻回忆说:“有时候,我常常拿一句话来作比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一直在他身边,反而跳不出来讲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讲他。但是,也经常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所以就尝试着跳出来看看。他对我的影响,有几点:一是他一专多能的,这点很让人佩服。诗词文章画,还有翻译,他精通英文、俄文、日文。这个不能说后无来者,但是像他这样的人也是很少有的。他还有个特点,他自己做的事情,除了是别人叫他做的,从来不图回报,没有功利之心。他平日生活也很豁达,几乎没攒什么钱,都是一手来一手去,还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我们去重庆逃难时,刚好外婆过来探亲,还要把外婆一起带上逃难。外婆是小脚,逃难时还需要多照顾,后来客死重庆,葬在重庆。盗墓者觉得丰子恺是有钱的,还跑去盗墓,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
“父亲有一颗善良的心。他爱世间一切有生之物,他爱人类,更爱儿童。他认为‘世间最尊贵的是人’,而‘人间最富有灵性的是孩子’。孩子做事认真,心地纯洁,对世间毫无成见,对万物一视同仁。孩子好比一张白纸,最初在这白纸上涂色的,便是自己的父母亲。我生长在一个多子女的家庭中。我们的母亲是一个善良而懦弱的人。在我们的白纸上涂颜色的主要责任落到父亲身上。然而,在我们的童年时期,父亲画笔上的颜料是那么吝啬。他不想把我们涂上什么颜色,他希望孩子们永远保持一片纯洁的白色。他曾说:‘教养孩子的方法很简便。教养孩子,只要教他永远做孩子,即永远不使失却其孩子之心。’父亲不仅教我们平等待人,还教我们爱世间的一切生命,小至蚂蚁。本来我踩死一只蚂蚁不当一回事,有一回被父亲看见了,他连忙阻止我,说:“蚂蚁也有家,也有爸爸妈妈在等他。你踩死了他,他爸爸妈妈要哭了。”
书画家唐吟方今天追忆说:“15年乡前辈朱明尧先生把我的《语屑》寄给丰一吟先生,她不知道我的地址,又通过朱先生之手转来一件书法及一封信。此后与一吟先生通过二三封信。谈子恺先生书法的问题。学美术出生的一吟先生对形式极视为重视,淳嘱送我的墨迹若要装池,四周一定要留出空白,不要逼边等等话语。给我的启发颇大,毕竟是丰家子女,生活里有美的关照,文艺世家的素养往往在一丁点小地方能看出来。”
《开卷》主编董宁文说,丰一吟先生是《开卷》的老作者,创刊初期即开始给刊物赐稿,一直延续到前些年不时有赐稿、赐墨,让人感怀。
澎湃新闻艺术主编顾村言回忆当年初到丰一吟家中访问时,感觉平易而亲切,当时接过丰一吟的名片,名片背面是一个趴在桌上写字的小女孩画像,题有”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句”——丰一吟解释说,那就是丰子恺画的12岁的她,“专访后我专门画了两幅丰一吟先生的肖像,一幅赠给她,一幅自留,并临摹了丰子恺先生画她儿时的肖像在上面,她当时非常高兴,欣然在上面以丰体书法题写了‘盛年不重来’句。”年轻时的丰一吟(右)与丰子恺

年轻时的丰一吟(右)与丰子恺

丰一吟是丰子恺研究的专家和丰画传人,其实,她本人也是一个卓有成就的作家、翻译家,她一生翻译、著述很多。作为名人之后,她后半生都放在了研究和传承丰子恺艺术方面方面。丰一吟曾合编《丰子恺文集》艺术卷,1992年出版丰陈宝、丰一吟合编文学卷。1998年10月由华东师大出版社出版丰一吟的《潇洒风神-我的父亲丰子恺》一书。1992年2月由京华出版社出版丰陈宝(丰子恺长女)、丰一吟合编《丰子恺漫画全集》。1999至2001年华师大出版社出版丰陈宝、丰一吟合撰父亲400幅漫画说明文《爸爸的画》。
丰子恺外孙、丰陈宝之子杨子耘今天回忆说:“说起编书,吟姨和我妈妈编的这两套书,为后来的几代丰子恺研究者奠定了基础——2016年海豚版《丰子恺全集》和即将出版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丰子恺集》,都是在她们两套书的基础上完成的。而且,目前大家可以读到的各种版本丰先生的图书,也都是依据这两套书编的。值得欣慰的是,近几年又出版了《星河界里星河转——丰子恺和他的朋友圈》《封面子恺》《丰子恺家塾课》《丰子恺插画集》《听我唱歌难上难》《丰子恺译文集》等书籍,可算是把丰先生完整地介绍给了广大读者。”
据悉,多年前《我与丰一吟》由丰一吟的女儿崔东明联络征稿并出版。书中最珍贵的是崔东明、宋菲君、宋雪君、杨朝婴、丰羽等丰家亲属的撰文。丰子恺漫画

丰子恺漫画

 丰一吟

丰一吟


 以下为澎湃新闻多年前与丰一吟对话:
对话|丰一吟读父亲丰子恺《护生画集》:护生是为了护心
顾村言 陈若茜
澎湃新闻曾于多年前浙江省博物馆举办丰子恺绘画大展前专访丰子恺的小女儿丰一吟,请她谈其父亲丰子恺和父亲的创作,以下为专访实录。丰子恺伏案作画

丰子恺伏案作画

 丰子恺先生简练而充满童趣的画作一直感动着世人,而那些他笔下天真的孩子现在也多成了故人,惟一在世的就是小女儿丰一吟了——80多岁的丰一吟出生于《护生画集》首次出版的那一年。
“护生是为了护心——这是父亲创作‘护生画’的真正目的。”在《护生画集》于浙江博物馆展出前夕,平易朴素的丰一吟在上海家中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一直强调这句话。
作为弘一法师与丰子恺先生“师生共慈悲”承诺的见证,《护生画集》从1929年开始出版,其间经历了抗战与内战的离乱、“文革”动乱,一直出版到1979年,跨时整整半个世纪,这也是子恺先生一生中篇幅最多、耗时最久的一部作品集。2013年5月10日在浙江博物馆开幕的《护生画集》大展,从六集《护生画集》中精选了124件,分为“戒杀警示”、“善爱生灵”、“和谐家园”三个单元展出,这也是《护生画集》原作首次在大陆展示。
丰一吟和女儿住在徐家汇附近的一幢高楼里。去年香港展出百幅《护生画集》画作时,她曾应邀专门赴港,而这次她表示因种种原因没办法到杭州了,不过一谈起《护生画集》与子恺先生,丰一吟却是五味杂陈。年轻时对于父亲创作护生画并不完全理解,但现在丰一吟却完全沉浸在子恺先生的艺术世界里,除了整理父亲的文稿画传,就是临摹父亲的画作,在她看来,这实在是其乐无穷的事情,“临摹时还是有些遗憾,因为现在没什么好颜料。”子恺画作:撷菜

子恺画作:撷菜

《护生画集》的传承与创作
澎湃新闻:《护生画集》5月10日在浙江博物馆展出,这也是《护生画集》原稿第一次在内地展出,作为《护生画集》创作与捐赠的见证者之一,我们想向您请教几个问题。
丰一吟:据我所知,这次展出的《护生画集》并不是全部作品,但浙江之前的展出宣传好像说是450幅全部参展。
澎湃新闻:之前在香港也展出了100多幅,好像原本是想全部展出的,但展厅有限制,这次在杭州展出最终是120多幅。
丰一吟:浙江博物馆收藏了全部450幅原稿。其收藏过程是这样的,六集《护生画集》的字画原稿共450幅(第一集50幅、第二集60、第三集70、第四集80、第五集90、第六集100),当时都集中在新加坡的广洽法师那里。1985年(父亲去世10周年时)广洽法师到浙江桐乡石门镇来参加丰子恺故居“缘缘堂”重建落成典礼。法师把《护生画集》六集的全部原稿带回祖国,打算捐赠。他征求我的意见:“捐到哪里为好?”桐乡市文化部门不敢接受——他们不敢接受其实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当时桐乡市石门镇缘缘堂收藏的条件很差,更谈不上防潮和恒温的设备,他们生怕糟蹋了这450幅画450幅字的珍贵原稿。我就建议法师捐给浙江省博物馆(他们收藏条件好)。其实当时有不少地方(美国、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都要向他以高价购买这套画集原稿,但热爱祖国的广洽法师一心想物归原主,把原稿送到中国来。后来,广洽法师专程去杭州,把《护生画集》六集全部原稿450幅画、450幅字,捐给了浙江省博物馆。无边美景属人民

无边美景属人民

澎湃新闻:我们知道《护生画集》中的100多幅去年到香港展出,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个也超出了你们的预想吧?
丰一吟:是的。这经历了一个过程,在“文革”时期,这本画集被批为是封建迷信作品,出版发行的范围也只限于开明书店和佛教性质的机构。我父亲也被批判。可如今,《护生画集》越来越受到重视,男女老幼都喜欢看护生画。
澎湃新闻:这本画集凝聚了子恺先生和弘一法师两位大师的心血,跨越了半个世纪,确实难能可贵。
丰一吟:《护生画集》是一幅画和一幅文字相配的。给这《护生画集》配文字的,共有4位:弘一大师为第一、二集配字,叶恭绰先生为第三集配字,朱幼兰先生为第四、六集配字,虞愚先生为第五集配字。这套书里,融入了师恩和友谊,也融入了父亲一生所倡导的“和平、仁爱、悲悯”。
澎湃新闻:您父亲创作《护生画集》最早是始于1920年代吧?
丰一吟:画集缘起于1927年,父亲作画,请弘一法师写字,那时我还没有出生(我是1929年出生的)。本来只打算画一集,画50幅,1929年交由开明书店出版,是为弘一大师祝50寿整。
后来,我家逃难到广西宜山,我父亲在弘公60大寿时又画了60幅护生画,寄到弘公所在的泉州,祝恩师60大寿,1939年由开明书店出版。
弘一法师收到第二集画稿后对我父亲说:我70岁时你画70幅,80岁时画80幅,一直画到100岁。
恩师有命,做弟子的当然听从。可我父亲心里想:弘公100岁时,他自己实足年龄已83岁,还在世上么?当时他只能回答说:“世寿所许,定当遵嘱。”
1942年,弘一大师(1880年生)63岁虚龄时,离开了人 世。
1948年,父亲在厦门画了《护生画集》第三集。可此时弘一法师已经离开人世,这第三集找谁写字呢?开明书店的负责人章雪村推荐他到香港去找著名书法家叶恭绰为护生画第三集写字。那时,父亲因为喜欢南国的气候一年四季温暖,所以1948年冬天,就让家属从杭州迁来了厦门。但是1949年4月,得知江南就要解放,父亲毕竟怀念江南的四季风光,决定回去迎接解放。他安排我们家属直接从厦门坐船去上海,自己则去香港完成了两件事:一件事是请叶恭绰先生为护生画第三集写字,带回上海交大法轮书局出版。第二件事是举办了个人画展,卖得的钱带到上海去养家糊口。
1960年,父亲在他所居住的“日月楼”完成了护生画第四集,文字请一位佛教徒,后来担任上海佛教协会副会长的朱幼兰先生题写。
1965年,由于广洽法师催促,父亲提早画了护生画第五集。(本来应该到1969年才画的。)那一场浩劫——所谓“文化大革命”,是1966年开始的。广洽法师似乎有预感,所以催促我父亲提早在1965年画成了第五集。也幸亏父亲提前画了出来,所以这一集没有发生问题。
第六集护生画本来应该是到1979年才画的,而父亲似乎预感到自己1975年即将离世,便提早于1973年画了。
前边几集是早期画的,我太小还没有印象。后面的几集我见证了父亲的创作,尤其是“文革”时期,不敢声张,都是偷偷地画。把酒话桑麻

把酒话桑麻

澎湃新闻:那您父亲在“文革”期间创作画集是怎样的情形?
丰一吟:“文革”期间,父亲不敢在白天画,都是在清早四五点钟,在暗淡的光线下,偷偷地画成了这第六集。
澎湃新闻:主要还是躲“造反派”吗?
丰一吟:一来怕白天有“造反派”突然袭击,怕被他们发现在画这些“封建糟粕”。二来是为了瞒过我们。因为当时已经有一位大画家被关进监牢,我们就一直劝他别再画任何画了。等我们知道他在偷偷画这些画时,那时第六集的护生画都已经完成了。
讲到这里,我对一件事情记忆犹新,就是“文革”期间,我们曾把家里的《护生画集》第五集(不是原稿)给烧掉了。“文革”时期,大哥来看父亲,他担心父亲的《护生画集》出事。大哥随手翻着《护生画集》,突然“啊呀”叫了一声!父亲问他什么事,大哥指着第五集最后一幅画说“月子弯弯照九州,几家欢笑万家愁”,这不是说我们中国人都在愁吃愁穿吗?这不是一幅所谓的反动作品,要大批而特批的吗?于是,一场毁掉《护生画集》的“战斗”开始了。这天半夜,我和保姆先是主张把第五集《护生画集》放到洗澡的浴缸里去泡软,泡成纸浆,一点一点往垃圾桶里倒掉。可是香港印的《护生画集》的纸太好了,不可能那么快浸成纸浆,于是决定烧。当我和保姆两人把所有通外面的窗户都紧闭,一页页的护生画被投进火堆里烧着时,突然,我家门铃响起来了。我和保姆呆若木鸡,想着这下全家都要去挨斗甚至坐牢了。我们等待着第二次门铃声……可是铃声不再响了,我喘了一口大气:弘一大师啊,一定是你的在天之灵保佑着我们。
澎湃新闻:可以想象当时的情景,在“文革”中画《护生画集》确实太不容易了,子恺先生主要是清晨画画,那白天做什么呢?
丰一吟:他画画写字都是在清晨和上午,中午就要喝酒了。喝完酒以后就不能画画了,写字还可以。所以下午就活动活动,松松筋骨。他喜欢诗词,他曾对我弟弟说过:“我离开世界,什么都舍得放弃,就是诗词舍不得放弃。”我现在也是这个感觉。我们的诗词都是父亲教的,在逃难的时候教的。小时候记的诗词,记忆特别牢,我弟弟能记下3000首诗词。父亲教给我们的诗词都是很好的,他很会选。有时候,不用他教,听他念念,我们就可以记熟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澎湃新闻:从你们子女的角度看,为什么他在这样一个草木皆兵的“文革”时期,还要冒险创作这样一个作品,主要还是为了兑现对弘一法师的承诺么?
丰一吟:对,他一定要完成。弘一法师是他平生最敬仰的一个人,既是他的精神导师,也是他皈依的导师。其次是马一浮先生。
澎湃新闻:子恺先生在“文革”期间创作的画稿后来是藏起来了么?
丰一吟:嗯,“文革”期间是这样的。这里我就要介绍朱幼兰先生了。他是一个学校的总务主任,但是皈依佛教了,因此对《护生画集》非常关心。“文革”期间,大家都避之唯恐不及,没有人敢来题字,但是他还是来给我父亲的第六集护生画题字了。
澎湃新闻:能不能具体说说是怎么请到朱幼兰先生来题字的呢?
丰一吟:“文革”期间,别人来看望我父亲是件危险的事,大家都不敢来,因为我父亲那时候是挨批斗的,他曾做过上海中国画院院长,作为画界的“批斗”代表,也是当时上海十大批判对象之一。
有一次,钱君匋来看他,(钱君匋自己也是个被批斗对象),出来后就被造反派盘问:“你跟丰子恺谈了什么?我们知道你去见丰子恺了。”钱君匋也不敢不说,就老实回话了,其实也没说什么不好的话,只是有一句话,我父亲对他说:“如果鲁迅还在的话,那他也是个‘右派’。” 但其实这句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澎湃新闻:嗯,那当时,人们去看望您父亲就是件自惹麻烦的事,那为什么朱幼兰敢去看呢?
丰一吟:一个是因为也到“文革”后期了,另一个,像钱君匋,自己也是个名人和“右派”,而朱幼兰是某个学校的总务主任,胆子大点,风险也没像钱君匋先生那么大。
澎湃新闻:您与朱幼兰有交流吗?
丰一吟:交流不多。朱幼兰有个儿子,叫朱显因,在“日月楼”(陕西南路丰子恺故居)值班。
澎湃新闻:后来怎么请到朱幼兰来题字呢?
丰一吟:在那个风声鹤唳的时期,有谁敢冒坐牢的风险为护生画集写字呢!这时候,朱幼兰先生挺身而出。他说:“我是佛门弟子,愿担此风险,还是由我来写吧!”
澎湃新闻:那丰子恺先生为什么不自己题呢?
丰一吟:他自己从来不在护生画上题字。画是自己画的,另外一边的字肯定是请别人题。
澎湃新闻:所以《护生画集》的创作过程也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变迁。
丰一吟:对的,历时也比较长。
澎湃新闻:在这本画集里,哪些作品您印象特别深刻?
丰一吟:有一幅作品,我一开始根本就不理解。作品名叫《首尾就烹》。画中,一条鳝鱼被放在沸腾的锅中煮,中间一截身子鞠身向上,以首尾就烹。我一看就很纳闷,这明明是杀生怎么叫护生画?后来父亲一句话点醒我了,他说,你不知道,它肚子里还有仔,它就是宁愿自己忍痛被杀,也还想着要保护后代,这个就是很感人的。
澎湃新闻:丰老师,您对丰子恺先生的理解是怎样的?他对您影响最大的是哪些方面?
丰一吟:有时候,我常常拿一句话来作比方:“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我一直在他身边,反而跳不出来讲他,我不知道该怎么讲他。但是,也经常会被问到这个问题,所以就尝试着跳出来看看。他对我的影响,有几点:一是他一专多能的,这点很让人佩服。诗词文章画,还有翻译,他精通英文、俄文、日文。这个不能说后无来者,但是像他这样的人也是很少有的。他还有个特点,他自己做的事情,除了是别人叫他做的,从来不图回报,没有功利之心。他平日生活也很豁达,几乎没攒什么钱,都是一手来一手去,还要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我们去重庆逃难时,刚好外婆过来探亲,还要把外婆一起带上逃难。外婆是小脚,逃难时还需要多照顾,后来客死重庆,葬在重庆。盗墓者觉得丰子恺是有钱的,还跑去盗墓,结果发现什么都没有。今年几岁?

今年几岁?

澎湃新闻:丰子恺先生受弘一法师的影响很深,《护生画集》只是见证之一,您能就您儿时的感受说说他和弘一法师的交往情况吗?
丰一吟:我父亲特别尊重弘一法师,他的恩师。他对别人说话有时还笑笑,但是提到法师的时候,都是很庄严的。他也很尊重马一浮。父亲与弘一法师交往很深,但是我想来想去,我没有亲眼见过弘一法师,我的大姐是见过的。弘一法师1942年去世的,我们1948年才去的厦门,我没能见到他。只知道他是吃素的。
澎湃新闻:您父亲创作了《护生画集》,有一些观点认为子恺先生的目的是强调不杀生,尽量吃素,其实子恺先生对此有过解释,不过我们还想问的是,子恺先生生前戒过荤吗?
丰一吟:他吃过一段时间的素,不过后来还是吃荤的。他吃荤和我是不一样的,我吃荤一般是猪肉,这是因为在重庆的成长过程中,没有河鲜海鲜,形成的习惯。他吃荤是喜欢海鲜,也比较顺其自然。虽然《护生画集》提到很多不杀生,但是他还是吃荤的。
澎湃新闻:有人认为《护生画集》是一种宣扬佛教教义的书,您个人怎么看这本命运曲折的画集的?
丰一吟:父亲一直强调一点:“护生”是为了“护心”。这话是国学家马一浮先生说的,马先生说:“去除残忍心,长养慈悲心,然后拿此心来待人处事——这是护生的主要目的,故曰‘护生者,护心也’。”
父亲说:我们所爱护的,其实不是禽、兽、鱼、虫的本身(那是小节),而是爱护自己的心(这才是大节)。他又说:无缘无故有意踩死一群蚂蚁,不可!不是爱惜几个蚂蚁,是恐怕残忍成性,将来会用飞机载了重磅炸弹而无端有意地去轰炸无辜的平民!
所以“护生”是为了“护心”——这是画护生画真正的目的。草草杯盘话平生

草草杯盘话平生

澎湃新闻:子恺先生有没有给你们留下一些作品?
丰一吟: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去世,后来就讲不出话来了。他自己也不收藏。好像我二哥给我一张。对了,我弟弟,就是之前所说的——他念了两个研究生却被派到石家庄当工人,我父亲很疼爱他,在他去(石家庄)之前就问他要什么,他就说要我父亲的画,父亲后来还给了他一本画册——就是这个画册里,有父亲在我12岁时为我画的一张写写画画的图,上面有题字“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弟弟去世以后,他的儿子丰羽也很珍爱这套画册,托管在深圳的一家银行。
当时捐的还有《敝帚自珍》那套漫画,“文革”中画的,有100 多幅吧,是弟弟丰新枚捐的。
我家里现在还挂着一幅父亲的书法——“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封面用图: 《东方早报 艺术评论》专访丰一吟

封面用图: 《东方早报 艺术评论》专访丰一吟

——————
 延伸阅读
《悼吟姨》
吟姨走了,她到丰子恺先生身边去了。她是丰先生七个子女中最后离世的,也是最长寿的,出生于1929年,享年93岁。
   噩耗传来时,与吟姨交往的一幕幕浮现眼前。翻看吟姨所写的文章,找出她在1998年11月8日写的《编〈丰子恺漫画全集>的体会》,其中有这样一段话:“父亲是多面手,擅长漫画、文学、书法、音乐美术理论、翻译等。但漫画与文学毕竟是他的两个主要方面。这两个方面的作品,应该各出一套全集。《丰子恺文集》虽未冠‘全集’二字,实际上却算得上是全集。再编一套漫画全集,我们做儿女的、‘而且是从事文艺工作的’,他日在地下重逢父亲时,也可以交待得过去了。”现在,吟姨与丰先生重逢了,只是没在地下而是在天上,这时他们也许正兴致盎然地谈论编《丰子恺文集》和《丰子恺漫画全集》的点点滴滴。
   说起编书,吟姨和我妈妈编的这两套书,为后来的几代丰子恺研究者奠定了基础——2016年海豚版《丰子恺全集》和即将出版的人民文学出版社版《丰子恺集》,都是在她们两套书的基础上完成的。而且,目前大家可以读到的各种版本丰先生的图书,也都是依据这两套书编的。但大家也许不知道她们编这两套书的艰辛。还是从《编〈丰子恺漫画全集>的体会》里引用一段:“要知道父亲结集的画册以及发表的或未发表的散画,从最早的1919年直到逝世的1975年,长达五十七年之久!其间还包括抗日战争时期在大后方用很黄很差的纸印出的画。即使是发表在《申报》上的画,也由于年代久远,纸质差,画面缩得小,等到拍照放大来,也是该白的地方不白,该黑的地方不黑。这就需要我们作一番加工。出版社曾表示可以在电脑上加工,但父亲的漫画一笔一笔犹如书法,有时还有枯笔处,我们看惯了他的画,还是得由我们自己来加工,才不致走样。”
值得欣慰的是,近几年又出版了《星河界里星河转——丰子恺和他的朋友圈》《封面子恺》《丰子恺家塾课》《丰子恺插画集》《听我唱歌难上难》《丰子恺译文集》等书籍,可算是把丰先生完整地介绍给了广大读者。
还是要引用吟姨的文字作为结尾:“我觉得,我们以这样的实际行动来纪念父亲,比在他灵前供上鲜花水果鞠几个躬要有意义多了。”我们同样努力工作,以这样的方式纪念我们的小阿姨。
(杨子耘为丰子恺外孙、丰陈宝之子,此文原刊“丰子恺旧居陈列室”公号)丰一吟

丰一吟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钱雪儿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丰一吟,丰子恺,中国画,翻译,漫画

相关推荐

评论(8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