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太平天国婚姻改革:不仅半土不洋,而且居心不良

2021-12-20 19:56
上海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米南德 历史心发现

提到传统的中式婚礼,许多人都有着一肚子怨言。繁冗的习俗流程、昂贵的彩礼都在无形增加着新人及其家庭负担。因此才体验废除不合时宜的繁文缛节,提倡简单的现代婚礼。这种去繁求简、扫除历史糟粕的愿望,也不是现在才有。在清末时的太平天国,就曾有过推广过简单的“西式婚礼”。

这不禁让人好奇,很少与外界接触的太平军,到底推广的是什么样式的婚姻。

新颖的婚俗

传统婚俗的繁琐 让今人大都难以接受

传统婚礼讲究六礼,即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并且要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套流程走下来,不但繁琐且局限性很大。如果没有充足的财物,就没法纳采以及纳征,更无法请来媒婆来搞明媒正娶。即便你家财万贯,婚姻也是不如人意的。因为它就是不折不扣的包办婚姻,全由双方父母来决定。

这种明显不符合世界发展潮流的习俗,一直持续到清末还非常稳固。虽然新的思想随着国门开放而慢慢渗透进来,但始终无法形成气候。直到半土不洋的太平天国出现,才开始显露出不一样的氛围。原英国海军军官呤唎,曾在他的回忆录《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里写道:太平天国的婚礼是十分严格的,由教士或长老主持。各种异教俗礼全被废弃。男女从未谋面即行结婚的旧俗,选择吉日的迷信, 以及致送聘金等等全被革除净尽。太平天国的妇女摆脱了束缚,享有社会地位,她们的婚姻也就成了爱情的结合。甚至当官长的女儿跟有权力的首领结亲时,也从未采用过强迫的方式。男女双方有各种机会互相熟悉起来。

太平天国在很多层面都表现的与清朝不同

显然,就呤唎的描述来看,太平天国似乎已完全革除了传统婚姻限制。但破除旧制并不是终点,因为太平天国在表面上以基督教为信仰,所以在婚礼体制改革后,西式简单的婚礼仪式便被官方施行。对此呤唎也有过高度评价和细致的描写:我曾经多次见到太平天国所举行的婚礼。除了不用指环以外,其他一切仪式都跟英国礼拜堂中的婚礼无异。新人同赴礼拜堂,教士为之祈祷,并严格审查新娘新郎的教理,再联合新人的右手。双方彼此接受之后,教士以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义为之祝福,宣告婚礼结束。

除了婚礼流程与风俗的改革,太平天国还进一步规范了结婚的法律程序。夫妻双方若要结婚,需要先向各自队里的婚娶官报备。经过批准并发放记录双方信息的龙凤合挥后,才可以正式结婚。至于龙凤合挥上的内容,根据保存至今的遗物来看,确实有别于传统。上面记录着夫妻的年龄、籍贯和入伍信息,而不是传统的生辰八字。由此不难发现,太平天国的结婚登记和发证书的举措,颇有现代婚姻制度的感觉。

太平军官方发布的 龙凤合挥

并不完全的改革

太平天国的性质 决定了其改革的实质

诚然,单就上述所记录的情况来看,太平天国的婚姻制度在那个年代是相当先进,更与清王朝的旧制度形成鲜明对比。不过,事实往往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呤唎的记载仍有不少失实的地方,所谓一切仪式都跟英国礼拜堂中的婚礼无异,本身就经不住推敲。

比如在1862年1月25日,浙江秀水濮院镇普家村举行的婚礼。新郎大摆宴席,以旧时的红包头、红马衣、黄马褂来行传统的合卺礼。路过的太平军不但不予以阻止,还光明正大的参加。就是太平军内部都渐渐的采取旧时的习俗。驻守苏州附近的某位首领,举办婚礼就与民间十分相似,仅仅取消了标志性的合卺礼。许多太平军迎娶民女时,仍去找熟人做媒,给予数额庞大的聘礼。由此可见,太平天国并未革除一切旧的婚礼习俗,甚至自己也乐在其中。

天国的婚俗就如同其战术一样 半土不洋

除了对旧习俗不能改革干净,呤唎的笔下的所谓自由婚姻,也是过于乐观的以偏概全。太平天国建立之初,就实施的严别男女制度。为了方便管理,违背人性和个体的自由需求,将男女分馆隔离,严厉禁止异性间的正常交往。甚至是亲属、母子都不能越界,逼得思亲心切的人只能在馆外说上几句话。1854年10月之后,东王杨秀清迫于压力开始允许正常的夫妻家庭出现。但男女馆制度并未因此取消,正常异性交流仍有极大的限制。既然都无法正常相处,青年男女们又如何能真正的做到自由恋爱?

此外,所谓天国治下的女性地位提高也很有问题。其集团内的高级管理者都可以三妻四妾,众王更是如皇帝一般可以选秀嫔妃,虽然下属将士没有这种特权,但也可以通过官媒强制分配到妻子。更可以掳掠民间妇女,强抢为妻。类似的记载不胜枚举,在苏州、常熟、越州等地都有发生。更有太平天国监军朱兴运强取民女,逼死其父的案例。虽然最终惹的高层对其进行惩处,并开始严令禁止,仍然无法摒除这类现象。

除了强制婚配和一夫多妻制,太平天国治下的女子还会面临尴尬境地。她们经常被当做礼物送给立功或者投降归化的将士。如此这般,我们很难相信呤唎口中那些改革措施是否真的能得以贯彻。

太平天国的所在区域内 都存在强抢民女现象

改革的本制

太平军的种种作为 注定其无法靠生猛获得最后胜利

我们不难发现,太平天国的统治者并不想严管下属,总在有意无意中放纵自己。这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他们设立制度的原因,从一开始就不是外人所设想的那样。龙凤合挥似乎已经具备了现代结婚证的功效和含义,但再配合太平天国的分馆制度来说,只是官方给予个人进行夫妻生活的许可证。它的存在,基于队伍长官的批准,用于避免分馆生活。这与自由婚姻下的婚姻凭证有着本质的区别。

原理类似的还有《天朝田亩制度》,其中包含革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举措。甚至还禁止在婚姻中讨论财产多寡的敏感问题。这些举措都是为了配合天国实行的圣库制度,即私人没有财产,所有用度和产出皆是公家。在这种背景设定下,婚姻自然没有必要论财产。天国制度对于个人的强制管控,在本质上不允许存在真正的自由婚姻改革。仅仅是以官媒,取代私媒来满足军队需要。

太平军的野心 在《天朝田亩制度》中一览无遗

因此,太平天国的所谓“西式进步婚礼”,究其根本还是换了层皮的落后制度。本质上不是为了去处历史的糟粕,而是为了满足自身的强力管控需要。这样的改革,毫无疑问是没有进步性,最终仍会重蹈覆辙。真正可以改变弊端的,还是近代革命先烈们所奉行的正道。

原标题:《太平天国婚姻改革:不仅半土不洋 而且居心不良》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