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苏州河畔巨型“空中森林”,如山脉起伏于都市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陆林汉

2021-12-20 15: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探访天安·千树1000 TREES。 编辑 陆林汉(01:50)
12月22日,位于上海普陀区苏州河畔的天安·千树(1000 TREES)综合体将向公众开放。这座由“英国鬼才设计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设计的巨型“空中森林”(亦称“空中花园”)自建筑草图曝光起就受到很大的关注。项目借鉴了中国黄山等地山脉的艺术性、雕塑感特征,试图与周围环境相融合。澎湃新闻今日走访现场时看到,一根根立柱支撑着灌木,从综合体内部向上“穿破”屋顶,在外部形成一座绿色的“森林”与“山脉”。KAWS、丹尼尔·阿尔轩、翠西·艾敏等艺术家的作品也穿插于建筑内外。此外,综合体所在地块有两处上海市历史建筑福新面粉厂和阜丰机器面粉厂旧址,未来,它们也将有机融入项目二期。
站在普陀区昌化路桥上,苏州河从脚下流淌而过。附近的居民在这里休憩或是放风筝,顺着一只风筝望出去,能看到河的南岸坐落着一处造型独特的建筑,如同山脉般起伏于城市空间。这是由英国建筑师托马斯·赫斯维克(Thomas Heatherwick)设计的天安·千树,根据他的构想,建筑的大体量被“化整为零”植物则作为一个自然的平衡元素,模糊建筑的边界,从而使其更好地融入周边环境。远观“天安千树”

远观“天安千树”

昌化路桥上,一侧是住宅群,一侧是天安·千树。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由澎湃新闻记者拍摄。

昌化路桥上,一侧是住宅群,一侧是天安·千树。本文图片除注明外均由澎湃新闻记者拍摄。

从昌化路桥上看天安·千树。

从昌化路桥上看天安·千树。

走进天安·千树内部,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一根根清水混凝土立柱支撑着灌木,从综合体内部向上“穿破”屋顶,为这座建筑注入来自自然的活力。商场面向苏州河一侧有一个观光电梯“艺术塔”,天然锈板装饰会随时间变化颜色,在橙黄、炙红、暖褐之间转变。这座塔楼也是对于百年荣氏阜丰面粉厂老钟楼塔设计元素的保留创新,赫斯维克将其改造成了一个实用性与美学兼具的观光电梯艺术塔。诸如KAWS、丹尼尔·阿尔轩、翠西·艾敏等国内外艺术家的作品分布于各个楼层以及户外的河滨露台上。在这些楼层中,不少商铺正在准备营业。有一间画廊陈列着潮流艺术作品,还有一面墙外展示着赫斯维克工作室(Heatherwick Studio)历来的作品,其中自然也包括天安·千树。“天安千树”效果图  普陀区文旅局 图

“天安千树”效果图  普陀区文旅局 图

户外的“艺术塔”

户外的“艺术塔”

建筑内部

建筑内部

赫斯维克1971年生于英国伦敦,曾就读于曼彻斯特城市大学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现任英国皇家建筑师协会荣誉会员。他设计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英国馆、2012年伦敦奥运会火炬塔,以及位于纽约哈德逊广场的大型地标Vessel等。在上海,由他设计的复星艺术中心有“会跳舞的房子”之称,使建筑本身成为这座美术馆的一大“展品”。
在天安·千树的设计中,赫斯维克的整体灵感来源于中国黄山,试图打造自然景观与滨水相融合的建筑群。受到规划对苏州河退界要求的限制,通过由低至高的阶梯设计,在两块地块分别设计成“山峰形”的建筑物,成为了最终的设计意图。此外,阶梯设计有意降低与周边住宅和自然景观之间的密度,提升周围环境的舒适度。沿阶梯而上栽种树木和灌木可以实现景观的扩展延申。生命立柱是项目的主要元素,灌木在它的支撑下垂直升空,构成一座城市中的“空中花园”。柱子位置与高度演示模型  ©Heatherwick Studio

柱子位置与高度演示模型  ©Heatherwick Studio

“建筑本身并不能将其仅仅构思为建筑,而应该是一片地形”,谈及天安·千树的设计,赫斯维克曾这样说道。因此,设计跳出了“建筑仅仅是建筑”的概念,其在项目内逐层升高的“立体绿化”不仅消除了建筑与景观的界限,同时也丰富了苏州河沿岸的城市景观。
澎湃新闻了解到,即将对公众开放的建筑只是整个项目的西边区域,而被建筑师称为“两座覆盖着绿色植被的山脉”,分为东边区域和西边区域。建筑总面积约278,500平方米,东边为商业、公寓式酒店及办公楼,西边为则为商业娱乐中心。在天安·千树附近,澎湃新闻记者看到,东边的第二座“山”正在建设中,紧邻苏州河畔的原福新面粉厂。根据赫斯维克的设计,两座“山”未来会有个闭合的桥梁、隧道进行连接,并将几座历史建筑纳入其中。天安·千树外部

天安·千树外部

天安·千树外部

天安·千树外部

正在建造中的天安·千树二期

正在建造中的天安·千树二期

天安·千树不仅希望在城市中融合自然与人造景观,也希望让建筑与当地的历史文脉相连接。2001年,天安集团与普陀区签订土地出让合同,直到2004年有关部门明确,地块上的福新面粉厂旧址和阜丰机器面粉厂旧址属于上海市第三批优秀历史建筑,后来这个地块还被列入第一批中国工业遗产保护名录。这意味着,地块里的老建筑非但不能拆除、还要修旧如旧,且新建筑必须给老建筑让出空间。“当时我们没有经验,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处理好新老建筑的关系。”天安·千树项目副总经理翟建安曾在采访中说道,“第一稿建筑设计的方案比较传统,不够吸引人,我们认为没有起到提升苏州河沿线景观的作用,也没有将新、老建筑与周边M50艺术园区有机地结合起来。”于是他们决定推翻原设计,请来有“鬼才设计师”之称的赫斯维克另起炉灶,结合苏州河沿河景观,展示老建筑历史风貌。
阜丰机器面粉厂建于清朝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是我国第一家由民族资本创建的机器面粉厂,建筑面积1045平方米,外墙是清水青砖和红砖,上置锁石的拱券门颇有西方古典建筑神韵。“今后,这幢楼可能会引入高档餐饮,让人们可以走进内部,参观消费。”翟建安介绍道。它是一幢带巴洛克装饰的砖木结构二层楼房,未来将被新建成的天安·千树二期建筑围合在内,成为中庭的中心。天安·千树外部

天安·千树外部

凭借其造型,天安·千树在建造的过程中已经饱受关注。许多人表示难以消化甚至觉得它不仅和周围高楼大楼不搭,还“像极了一座纪念碑”。此外,建筑外观有大量裸露的柱体和破碎化的空间,“后期维护怎么处理”“树木怎么养护”等等都成了大家探讨的焦点。天安·千树内部

天安·千树内部

对于建筑受到的争议,上海交通大学设计学院教授、曾参与苏州河环境综合整治的原上海市规划局历史风貌保护处处长王林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认为,这首先是一个具有创意的建筑。“方案设计符合与苏州河的间距、高度控制、建筑后退等规划要求,相对于建造一个平凡普通的商场方案而言,我认为它能够为苏州河的景观添上现代的一笔。”王林说道,“如果建造一个平凡的建筑,可能没有人会提出质疑,很多时候,有争议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也许有了有争议的建筑,会有更多的人来关注苏州河两岸的景观。”天安·千树内部,KAWS的作品

天安·千树内部,KAWS的作品

天安·千树内部,翠西·艾敏的作品

天安·千树内部,翠西·艾敏的作品

虽然不乏争议,不过在高楼大厦“千楼一面”的当下,天安·千树的造型突破了一般的想象,不失为一次难得的尝试。事实上,在过去的采访中,赫斯维克就曾坦言,他个人认为使用者会倾向于喜欢精致的大楼而不是单一的庞然大物。“我尝试着学习如何用设计和大型城市的体量周旋,在面对‘大型建筑物是大型城市必然需求’这一现实的前提下,思考如何在其框架下设计出很多小型的,适宜人居的空间……把欧洲模式移到亚洲来显然不符合当地市场的经济效益,但我已然希望人们在拥挤的居住和工作空间环境中,能充分享受周围的自然环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陆斯嘉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安千树,苏州河,托马斯·赫斯维克,黄山,KAWS,空中森林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