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局2022|关于朝鲜半岛终战宣言,朝韩中美各自立场如何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郑继永

2022-01-11 0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新冠疫情依旧肆虐、大国竞争热度不减,但也不乏合作与拼搏的2021年过去了,2022年,世界能否摆脱疫情阴霾?大国竞争能否降温?地缘政治紧张能否缓解?国际合作能否提升?
1月7日,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发布《变局与谋局:复旦国际战略报告2021》,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将刊发其中部分文章,希望能在这个充满变数和不确定的世界上,追寻一些肯定的趋势。

2021年的朝鲜半岛,出现了与过去不同的两个极端:一是内部的关联性越来越大,二是受外部的影响越来越大。而其外部原因也有两个,一是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与社会冲击,二是中美过度竞争带来的涉及效应。
在此纵横两类因素的交叉影响下,也产生了有朝鲜半岛特征的景象,可以归结于三类词语:一是,朝鲜半岛出现了“无战”“无和”“少互动”的明显特征;二是较劲式的竞争在加速,半岛问题的主导权、主动权、主体性之争更加激烈;三是无论是朝鲜还是韩国,都出现了其它地区一样的“内卷”。
一、半岛内部在内卷
朝鲜的情况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保民生抗疫情。在新冠疫情延续的情况下,朝鲜继续“锁国”。由于担心脆弱的医疗系统无法抵御新冠病毒的冲击,朝鲜选择了最适合自己的办法,继续封闭国境,并不断加码防疫措施,升格防疫机构地位。如此行事,导致了两个结果:一是朝鲜延续了“零感染”防疫战果,保证了朝鲜居民未受到疫情困扰;二是朝鲜的社会经济因此遭遇更大困难。“零感染”的结果保证了朝鲜人民的生命健康权,使朝鲜进一步自证采取的严厉措施是有效的,也是正确的和有一定可持续性的做法。期间,朝鲜也曾多次试图通过技术方法来解决外部物资堆积如山却不得进入朝鲜国境的困局,但均因疫情或新的病毒变种一拖再拖。
(二)“攘外与等待”。外部的环境有新冠和中美竞争两个大的障碍需要克服,但这两个问题已经成为长期问题。但是,限于新冠疫情的影响,朝鲜与外部的接触受到很大限制,只能隔空“喊话”。唯一的对外公开接触是派新任驻华大使李龙男赴任,而原大使池在龙也无法回国,出现了新老大使同时在任的现象。对美问题上,朝鲜在取消对朝敌视政策与联合军演两个问题上有极大的不安感、危机感和焦灼感,而美国却需要有条件才能放松制裁,并在核问题上有可视的进展才能取消或推迟军演等。同样,与美国的长期互不信任也使朝鲜认为美国极易毁约弃诺。因此,对于美国要求的“无条件”对话和接触,朝鲜不是不想,而是实在难做。对于韩国同样如此,非不为也,系不能也。
(三)“安内稳内”。限于客观条件,对外交往严重受限,朝只能采取“安内稳内”策略。朝鲜最大的变化是“金正恩时代”的开启,有几个信号:一是通过强调业绩锻造执政合法性。自2021年初始,朝鲜就召开多次重要党政会议,强调十年来朝鲜的社会、经济、外交、军事上的全面崭新变化,确定新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基调,以有别于金正日与金日成时代;二是“抓大放小”,加强执政能力,提升全方位掌控力。通过整饬朝鲜劳动党和朝鲜人民军的组织架构与干部调整,实现了统管全局与有序新陈代谢,不断充实年青一代到中央和重要位置上。尤其是加大对以金与正为首的外交干部的养成,果断将外交和情报等业务分交给他们,实现了以分权为特征的权力集中;三是以“伟大性”宣示落实政治成果。
2021年以来,朝鲜政治中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在全国各个领域修正对金正恩的称呼,不但恢复了“主席”的称呼,还将一直以来的“金日成-金正日朝鲜”替换成为“金正恩朝鲜”,在称呼、照片与职务等三个方面的改变,显示出朝鲜已经打上了新的烙印。
韩国的情况主要体现为三个方面:
(一)新冠“模范生”遭遇打击,抗疫政策不断反复。韩国2021年的重点也基本集中在抗疫和经济恢复上。新冠疫情后,韩国因为采取了K防疫模式,取得了一定时间的效果,一时被誉为全球的“抗疫模范生”,更成为“民主国家”抗疫的标杆。但进入2021年后,由于前半年韩国内部的疫情较为平稳,疫苗施打情况较好。韩国政府遂于2021年11月5日进入“与新冠共存”阶段,大幅放松疫情管制。然而,此时正值变异病毒出现,韩国的感染与危重症人数迅速上升,医疗系统处于被击穿的边缘,韩国政府只能紧急叫停了与新冠共存政策,重新进入严管阶段。
(二)经济不振,韩国社会艰难前行。韩国经济也较为低迷,限于新冠造成的供应链问题,韩国的体感经济较差。民众失业率较高,对政府施政评价很差。而与经济下行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房地产的价格出现暴涨,更进一步挤压了民生。虽然文在寅政府出台了十几个相关政策,但最终均以失败告终。
(三)政治混乱,大选局面乱局频频。政治上内斗更为严重,互相攻讦。尤其在进入党内竞选与大选时段,各种负面宣传层出不穷。两党候选人第一次出现均系部门首长且无国会议员等经历的情况,一改过去总统候选人的传统认知。国民力量党候选人尹锡悦因家庭问题出现严重负面新闻,国民力量党内也出现分裂与内讧迹象,支持率出现停滞。同样,共同民主党候选人李在明也出现较多的负面新闻,并受累于大庄洞开发丑闻,导致支持率迟迟不前,其子涉嫌赌博与嫖娼问题也打击了李在明在选民中的形象。韩国的大选将在两个大家都很不满意的人选中选一个更好的,其不确定性与变数将远超过去。
二、韩美关系有变化
相对于内卷的内部格局,朝鲜半岛的外部环境出现了巨大变化。而这种变化也与朝鲜半岛的内部格局变动形成了紧密的互动。
美国总统拜登上台后,其对韩外交战略的展开基于两条主线,一是“看得见的”工作组,如韩美SCM等确保韩国沿着正常方向行驶,一条是“看不见的工作组”,如利用一些制度性问题加强对韩掌控,防止韩国脱轨,以及与中国形成的激烈竞争态势,在朝鲜半岛出现深刻投影,形成了极具影响力的局面。
(一)韩国的自主性不断流失。对于韩国而言,拜登政府上台是其外交局面的重大冲击,其系统性、有章法的做法使韩国过去在美前总统特朗普时代寻求可利用空间的做法严重受阻,韩国在南北对话、朝美对话、朝核问题上的“优势”,尤其是居中发挥想象力的优势荡然无存。特朗普时代,韩国在朝鲜半岛问题,甚至是对华问题上,借对特朗普本人的深入分析与研究,有相当的发言权、协调力和自主性,通过推迟联合军演、特使穿梭外交等手段,营造了极其罕见的“朝鲜半岛之春”。而在拜登上台后,美国采取了令盟友配合的做法,韩国相当程度上变成了美国外交安全政策的执行者,议价能力不再。
(二)韩美利益出现不协调现象。拜登上台后,对于韩国采取了既拉又打的态势,事实上更为无视韩国,其目的就是让韩国认清韩美关系的现实,是韩国作为盟友应当“辅佐”和“帮助”美国,而不是意图以朝核或中国问题来“牵制”美国。而在韩国国内,虽然也有相当多的人士强烈要求美国能够配合韩国,特别是在终战宣言等问题上。美国也看到了这一点,因此也模仿特朗普给了韩国一定的活动空间,但事实上却加紧了控制。因为韩国所处的地缘政治利益,如朝核问题与中国问题上,韩美的经济与安全利益与美国出现很大的不同,这已经成为韩美外交界的普遍认识。
(三)韩美军事合作有扬有抑。早在拜登上台前,美国军方等就认为由于文在寅政府“过度关注”朝鲜半岛合作,使韩美军事合作出现了一定的退步。因此,如何“修复”韩美关系,即引导韩美同盟关系朝着有利于美国控制的方向前进,就成为美国处理韩美关系的重点。首先,在2021年5月份文在寅总统访美前后,美国宣布支持韩朝对话与对朝接触合作,态度上十分积极,并在QUAD、AUKUS、民主峰会等问题上积极拉拢韩国。其次,2021年初时,美国宣布《导弹指针》放缓对韩国研发导弹的射程与弹头重量限制,以及潜艇制造等限制,放虎出山,试图让韩国走在军备控制的头排,撕裂韩朝关系,一方面又在中导问题上鼓励韩国,让韩国与周边国家关系出现紧张,以激化朝鲜半岛局势。
(四)作战指挥权问题再度推迟。作战指挥权问题是韩国历届政府安全课题中较为重要的一个。每到政府末期,这一问题就会出现变化。过去这一问题只是牵涉到韩美关系和半岛局势,美国也试图以此来提升诸如驻韩美军的灵活性运用等问题。但是,由于文在寅政府“过度”关注半岛问题,美国担心战时作战指挥权的移交会出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牵涉到联合国军司令部的存废。因此,在诸多因素的作用下,该问题重新被推迟到2022年讨论。而同时,美国又通过让韩国加大军购,以及计划重启联合军演等方式,也以加强联合防御态势等为由,重新加大了对韩国的军事掌控。
三、中韩关系现变数
(一)美国的强迫外交让韩国面临两难选择。
2021年全年,除了新冠疫情这一常量之外,朝鲜半岛面临的最大变数就是美国以及美国引发的中美激烈竞争。尽管韩国不愿意,但这一竞争牵涉中美两个最大的国家,也是对韩国有着最大影响力的国家,韩国客观上无法置身事外。韩国回避了是选择中国还是美国的直接问题,用韩国式“太极”做出了自己的回答。首先,是在军事安全、情报和价值问题上,韩国选择了部分参与,但有意为中国留下了想象的空间。即事实上追随美国,但表现得有韩国的特色。第二是在供应链与贸易问题上,韩国选择了实用主义,默不作声视情而定。因为贸易与经济是与中国关系的重要部分,也是对韩国社会影响最大的领域。第三,韩国认为美国的强迫外交是在强人所难,单方面选择其一有着极大的风险,有必要联合其它国家,如德国、新加坡等,组成“夹心国家”联合体,走出“非美非中”的另类道路。
(二)韩国重新认识中国。新冠疫情与中美竞争带来的各种后果,以及朝鲜半岛不断出现的波折,也使韩国进一步认识到,对于韩国而言,中国并非仅仅意味着经济利益,更意味着巨大的安全因素。经济上,中国不仅仅是韩国的第一大贸易对象国,远超美国不说,更是韩国跻身全球前十国家的重要基础;安全上,中国在全球问题中的发言权,在亚洲的份量,以及在朝鲜半岛有着完全无法忽视的影响力,都深刻影响着韩国的安全,塑造着朝鲜半岛的安全环境。如果任由美国完全针对中国的无序竞争,韩国将面临着经济、安全,甚至军事上的严重风险。没有中国,韩国经济上严重受损不说,安全上也会完全受制于美朝。甚至购买美制武器都会受到掣肘。
四、终战宣言成热点
推动终战宣言落地,是文在寅政府2021年的外交重头戏。这一问题能否取得进展,取决于四方的态度。
(一)朝鲜的态度。早在2018年板门店南北首脑会谈时,金正恩声称,如果能够确保互不侵犯,则无需拥有核武器,并提出了包括终战宣言在内的实现半岛和平的两个条件:一是美国放弃对朝敌视态度。美国动辄制裁与威胁,再三违反承诺和协议,其根本原因就是美国的敌视态度。二是不对朝搞双重标准。朝鲜半岛的安全威胁螺旋上升,美朝都有责任,但美国不能将朝鲜加强安全的行为视为挑衅行为,而将军演等行为视为防御措施。
然而,到目前为止,朝鲜提出的两个条件,美国完全无视,而韩国文在寅政府也因没有主导权,不可能说服美国,更不可能说服朝鲜。因此,虽然韩国政府多方呼吁签署终战宣言,甚至提出可以搞一个政治性的宣言来终止朝鲜半岛上的战争状态,但朝鲜却视之为空洞无物之举,一个没有美国实质性认可的终战宣言没有意义。
(二)韩国的立场。韩国最为积极,一是文在寅政府视之为最重要的政治遗产,加上2018年和平之春的发酵效应,韩国政府希望能在2022年5月任期结束前完成终战宣言。二是目前大选选情的推动。如果能够推动终战,无疑是对李在明等希望在朝鲜半岛实现和平与稳定的政治人物的选举助力,也是确保这种南北关系状态能够维系的政治保障。因此,为推动终战,韩国采取了三个方面的措施,即协调美国、求助中国、期待朝鲜,以穿梭外交的方式在中美之间开展外交活动,并寻求日俄甚至欧洲国家等的理解与支持。
(三)美国的立场。拜登政府上台后,为拉拢韩国,对于韩国的需求自然不能不表示立场。因此,美国公开层面上表示支持实现终战,但实际上却非常警惕韩国的这一做法。因为终战的实现,必将带来联合国军司令部的解体、驻韩美军地位的变化、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的实质性加速,最终导致美国在朝鲜半岛甚至东亚地区军事存在的颠覆性变化。美韩在终战问题上,时机、条件与观点几乎都不在一个频道,但美国又不能公开反对,只能采取“怠工”策略,不仅指使美韩国内大搞反对指责,政府层面只说不做。同样,美国更担心的是终战的环境“更有利于中国”,尤其是不利于美国围堵中国的战略前景。因此,美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就指出,美国对于终战有自己的条件,但目前的“现状”美国并不满意,不仅继续以“无条件”恢复对话冷落朝鲜,还追加了对朝鲜的制裁。
(四)中方的立场。终战宣言最符合中国一贯的立场,因为这有助于实现半岛的长远和平与稳定。首先,由于中国是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字国,也是战争的主体之一,终战宣言当然离不开中国,更不可能如美国所愿甩开中国。美国虽然不愿意韩国在此问题上与中国接近,但这是朝鲜半岛的现实。
其次,终战宣言有助于中国新外交主张的申张。东北亚命运共同体中,任何一方都不可能被孤立开来讨论和平、稳定与发展,终战宣言是让朝鲜融入国际社会的重要开端,不可或缺。
再者,终战宣言目前的关键不仅仅是核问题,安全与发展问题同样重要。客观地讲,目前的局面不是朝鲜要攻击美国,而是朝鲜在安全上处于美国的绝对劣势之下。在此情况下,讨论终战才更有利于核问题的解决,而不是以解决核问题为前提再讨论终战。
第四,终战问题有利于韩国等重要国家发挥主观能动性,破除目前美国设定的“二者选一”难题。终战问题上如果能取得进展,无疑是对当下国际局势解决范式的创新。
(郑继永,复旦大学朝鲜韩国研究中心主任)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世局2022,朝鲜半岛,终战宣言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