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任泽平抛出的“印钱生娃”论忽略了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彭艳秋

2022-01-10 16: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央行印钱鼓励生育?是不是个鬼点子?
1月10日,任泽平团队在微信公号“泽平宏观”发布《解决低生育的办法找到了——中国生育报告》,报告表示,一定要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抓紧出台鼓励生育基金,再不出台就晚了,不要指望90后00后。
报告还重申了任泽平1月8日发表在其个人微博上的观点:尽快建立鼓励生育基金,央行多印2万亿,用10年社会多生5000万孩子,解决人口老龄化少子化问题,让未来更有活力,而且不增加老百姓、企业和地方负担,我们研究认为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最务实有效可行。
任泽平早年曾任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研究室副主任,2014年5月辞职下海,加盟国泰君安宏观团队,曾因喊出“党给我智慧给我胆,5000点不是梦”而名声大噪。2016年6月,任泽平离职国泰君安入职方正证券。一年之后,任泽平又加盟恒大集团担任首席经济学家(副总裁级)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当时市场盛传其年薪达税前1500万元。2021年3月,任泽平离职恒大,出任东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至今。
任泽平的“印钱生娃”论延伸出来的问题是,通过发钱鼓励生育有用吗?如果有用,生育基金的钱怎么来?另外,90后00后是否真的不愿意生育了?
发钱鼓励生育有用吗,会否造成不公平
任泽平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发钱是有用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鼓励生育主要是四招,一是现金补贴,第二是休假激励,第三是普惠的托育服务供给,第四是加强女性就业权益的保障,其中现金补贴是最有效的,实证研究也表明,现金补贴对提高生育率是有帮助的。
西南证券研究发展中心宏观首席分析师叶凡则向澎湃新闻记者指出,生育补贴属于社会调节,需要统筹考虑,更关注的应该是补贴的有效性。“单纯的经济刺激可能只是一方面,更需要考虑的是从情感诉求、代际传承等方面对于生育意愿的多维度提升。”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经济与社会研究院院长冯帅章对澎湃新闻表示,不管是结婚还是生育,首先要尊重个人和家庭的选择权。“如果觉得生育率低,就砸钱让大家生孩子,我觉得本身就是对人的一种不尊重。”
冯帅章指出,砸钱未必能起到很好的提高生育率的作用。他认为,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很复杂,与经济社会的发展变迁有关,仅仅靠砸钱可能不会效果很好。政策应该做的,是营造良好的婚姻友好、家庭友好、生育友好的社会。
“让大家更愿意结婚,更愿意生育,这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是都必须在尊重大家的自主选择权的情况下进行,不是简单砸钱。”冯帅章还指出,简单砸钱会对不愿意生育,或者不愿意多生的群体造成不公平的负担和压力,制造新的矛盾。
任泽平则表示,要算大账不能算小账,不生的也没什么损失,那么生了的,有生育成本养育成本,还给未来的社会发展做贡献,“不给人家补贴才会造成不公平”。
靠央行印钱2万亿鼓励生育,会否造成通货膨胀
建立在现金补贴鼓励生育有用的基础上,任泽平表示,这个钱要么来自于财政,要么来自于央行印钞票,目前中国的财政压力较大,土地财政面临挑战,为不给各个地方政府、企业、个人增加负担,应该采取印钞票的方式,专款专用,因此不会引发通胀和房价的上涨。
对于印钱金额,任泽平称,发达国家鼓励生育的生育补贴、家庭福利平均大约占GDP的2%-3%,中国2021年GDP预计110万亿,所以2%-3%就是2万多亿。
对于任泽平的“印钱2万亿”,很多网友提出了异议。“这凭空多印出来的2万亿本身就是对购买力的剥夺,就是在制造通胀,收取隐形铸币税。加重老百姓,企业和地方的负担啊。”还有网友指出,“凭空印钱让你去花会造成物价上涨,新闻天天都在谴责美国多印了钱造成了通胀,因为美元通胀让全世界消化,中国没有那个能力,只能让国内老百姓承担。”
任泽平回应称,“这就相当于用资金支持新能源,与支持国家重点发展的产业一样,不会产生通胀压力,因为最终是投到了实体经济当中去。类似基础设施建设、科技的研发、生育补贴,都不会导致通胀。但如果空转或流入房地产领域,就会引发通胀和资产价格的压力。”
任泽平还在1月10日的微博上补充强调,“注意,是每年多印2万亿用于鼓励生育。”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杨志勇则向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货币从央行出来就是基础货币,货币多发行就是扩张性的货币政策,意味着会导致通胀风险。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金融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钟辉勇对澎湃新闻记者指出,每年多印发2万亿货币,对宏观经济来说,肯定会带来物价水平的持续上涨,跟专款专用是不同的概念。
“如果用于鼓励生育,应该是通过财政补贴的方式来执行,而总补贴规模应该多大需要经过研究才能决定,不能就这样简单的制定政策,尤其是增发货币的形式。这种做法其实是用货币政策来为财政支出融资,还会带来财政支出的货币化。”钟辉勇说。
90后和00后真的指望不上了?
在任泽平的报告中,还有一个观点引发热议,即在生育问题上不要指望90后00后,而是要抓住75年-85年出生人群。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吴一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不能完全这么说,需要深入了解90和00后对待生育问题的看法,解决制约家庭生育的主要问题。“为了缓解社会老龄化和少子化的状况,鼓励生育确实已经成为现阶段的重要工作之一。不想生育的主要因素主要是预期成本,即公共品获取的公平性和成本。”
任泽平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为什么一定要抓住75-85年还能生的时间窗口,这主要与生育观念有关,这一波人还有多子多福的观念,所以要抓紧降低他们生育养育的成本,90后00后也指望,虽然他们的生育观念与75后85后不一样,但降低生育成本,他们的生育率也有望提高。任泽平也提醒,一定要高度重视中国人口老龄化少子化,认识上达成共识,尽快推出有力措施。
“从长远来看,生育率下降的趋势很难完全逆转。政策应该更加关注提高人口质量,加大人力资本方面的投入。这样才能真正推动高质量发展。”冯帅章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郑景昕
图片编辑:张同泽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央行,通货膨胀,生育,老龄化

相关推荐

评论(14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