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皓史成双:一开始没想过会这么好,都是惊喜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22-01-15 09: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采访的时候,《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录制已经结束,工作人员说,王皓、史策的时间安排得很紧张,下了直播,俩人就休息了五分钟,又接上了采访。
“听起来你们现在很忙,工作很多,觉得自己火了吗?”记者问道。
“那是因为最近的节目,估计播完之后不久,我们也就凉了。也就现在你会采访我们。”王皓是直肠子,半开玩笑抢着谦虚回答。史策也接话,“现在除了节目有关的工作,我的生活基本回到了原来的状态。”
对于这样的情况,两人都觉得不意外,不失落,甚至提前预料了,原本他们连走到决赛都没想过。“真挺好了,都是惊喜。”王皓说。《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节目开始前的红毯秀上,“皓史成双”已经成型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节目开始前的红毯秀上,“皓史成双”已经成型

1
虽然最后评选结果,“皓史成双”在最佳搭档奖里排第三,但他们的人气早就从场上蔓延到场下。由于他们的作品大多是爱情主题,风格上又是生活流,俩人演技自然,作品充满粉红泡泡般甜蜜,就产生了甜蜜嗑糖粉。从《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爱人错过》《走花路》到《浪漫泄漏》《志胜一击》《披星戴月地想你》,这些被称为皓史成双的爱情六部曲,他们在节目上把一对情侣从相识,相知,相恋,分手,结婚等等重大时刻都演绎了一遍。《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但王皓史策表示这一切是歪打正着。在他们的想法里,《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只是一个都市温暖的故事,结果因为是男女搭档演出,被理解成了爱情。直到节目都播了三四期,史策才搞明白什么是CP,什么是嗑CP。《爱人错过》(上)用的背景音乐是《披星戴月的想你》,《披星戴月的想你》(下)用的背景音乐是《爱人错过》 ​​​​

《爱人错过》(上)用的背景音乐是《披星戴月的想你》,《披星戴月的想你》(下)用的背景音乐是《爱人错过》 ​​​​

坦白说,在爱情的主题下,王皓史策的确有搭档之间不可多得的化学反应,尤其是《爱人错过》的作品中,俩人假装吵架,甜蜜结尾,有着偶像剧质感般的情感交流,这也是俩人印象最深的作品。
“因为这个本子出现的时间比较早,其实本来是我们也有可能会用在初舞台的作品,这个本子是我们生生一句话一句话,你一句我一句,对出来的,当时没有在初舞台演的原因,也是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人确实是没什么意思,后来有蒋诗萌他们的加入,才让本子变得更鲜活一些,而且还是一个好的结局,我们自己也觉得挺美好的。所以印象比较深刻。再加上挺波折的,一直在排练,朋友们也一直在帮我们排练,是加入社团的第一个作品,又对上了宗俊涛和王梓,赢的希望好像不是很大。”史策回忆。
令皓史成双更加好嗑的原因,是这样的高度默契和化学反应,通常来自于长年累月的搭档合作才能培养出来,而实际上,王皓和史策在这档节目前并不认识。2021年4月12日,在别人介绍下,王皓和史策,第一次见面。王皓、史策在完成《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节目后谢幕

王皓、史策在完成《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节目后谢幕

当时,王皓已经决定要报名参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而史策缺一个搭档,想找个高高的,东北的男生来搭戏。
“我之前就看过史策的电视剧,《第二次也很美》,一个偶像剧,当时我就觉得这演员真的很灵哎。我们共同好友有很多,一直听说她,就也看了她的戏,就觉得,哎哟,这个女演员真好,真灵。”在找搭档这事上,王皓就是冲着有不少共同好友的史策去的。
而史策是在见过王皓之后才认识他,回家路上一打开手机,微博就给她推送了王皓在《欢乐喜剧人》的表演片段。“我估计可能手机大数据听到了我见的人是他。我就觉得他特别帅,有魅力,在台上发光发热,跟我在私底下见到的他完全不同。后来我们俩加了微信,我就开始翻他的朋友圈,开始研究他,从他第一条朋友圈到最后一条朋友圈,我研究了一下,觉得他太棒了。”
俩人都是演话剧的演员,他们交换对表演的看法,发现高度一致。
“第一天见面的时候,我们就说想要做什么样的。两个人都比较喜欢生活化的东西,不喜欢特别夸张的,觉得两个人喜欢东西还蛮像的。我原来演舞台剧的时候就觉得,舞台剧应该跟影视一样,并不是在舞台上呈现,多一些调度,就要夸张,在演员的呈现上,我觉得跟影视剧是一样的,要生活。当时看《悬崖之上》的时候,于和伟老师有一段戏非常喜剧,我很喜欢。我就是喜欢那种不是专门的恶搞搞笑,但在戏里面合情合理揉在一起,生活化的东西,很生动。我俩可能都喜欢一样的表演方式。”史策说。王皓也这么觉得,“对,交流的时候就觉得两个人各方面挺互补的。”
就这样,“皓史成双”正式落成了。皓史成双获得《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年度喜剧搭档TOP3

皓史成双获得《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的年度喜剧搭档TOP3

2
王皓和史策的本子几乎都来自于他俩的创作,少有他人参与,主要因为他们的创作过程也很个人化。
男女喜剧搭档无非就那么几种类型,欢喜冤家设定最常见,但史策从一开始就确定,她还是想演年轻人为主的爱情故事,就这样,确定主题之后,两人就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对词儿,在这个过程中,就把本子的大概创作出来了,“没有提纲,真的没有。就是即兴,即兴出来之后再整合。”史策举例,比如《爱人错过》就是确定演一对情侣,女的要走男的要挽留,确定后两人就开始即兴说词。《爱人错过》

《爱人错过》

刚合作的创作者之间,专业上的分歧在所难免,但王皓和史策异口同声,两人在创作里几乎没有任何分歧。
“你不信吧?说实话我都不信,但真的没有任何矛盾。”王皓想了一会,没有回忆出任何有分歧的时候。史策觉得,“因为王皓非常尊重我”,另外,“可能也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意思”。
隔着电话采访,让他们吐槽对方,对面只有乐呵声,“真没什么,没矛盾,非要吐槽的话,就是王皓容易紧张。”王皓立刻纠正,“现在也不紧张了,非常游刃有余,现在已经开始告诉别人不要紧张了。”
笑完静下来,沉默几秒,史策说,“信任,我们俩非常信任对方。他挺好的,是个好人。”王皓回应道,“我们俩的表演观念是一样的,非常一致。我对喜剧的看法一直是,好笑就行,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王皓觉得,他们在创作中一直有差不多的尺度,一致的目的,的确默契度很高,这让他们的创作过程省去很多麻烦,“我们俩的作品都没有那种特别爆笑的东西,我们俩擅长的就是演人物,把这个东西尽量弄温馨,创作习惯就是这样,我们俩比较喜欢有一个温暖的底,能让人看完以后会心一笑。”《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给王皓的毕业证书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给王皓的毕业证书

但王皓明白,他俩高度一致了没用,要和节目理念吻合,第一次上台前他们很紧张,王皓总觉得自己在淘汰边缘,“我们的整体成绩一直都是能晋级的边缘,当时就觉得有可能失败。我紧张,不是对自己的表演不满意,而且我们自己的文本,自己心里有数,没有那么好笑,但这是一个喜剧比赛,所以就挺紧张的。”
在皓史成双里,史策常常是观众的焦点,她是女演员,喜剧这行里女生不多,双人搭档里,也总有一个是偏红花,另一个偏绿叶,王皓从不觉得剧作中如果聚光灯只在史策身上对他而言有什么问题。
“我觉得落在她身上是应该的,因为她好,因为她值得,她值得被看到。”半晌,他又补了一句,“其实我没觉得我们俩谁被关注的多一点少一点,都差不多吧。”《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给史策的毕业证书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给史策的毕业证书

3
节目播完了,史策说参加这档节目确实如一场梦一般美好,但梦醒后的现实,她能接受。
原来的状态里的史策,并不太好。史策在舞蹈学院学的是音乐剧,毕业后因为更喜欢话剧就投身话剧舞台,没几年,她就在话剧界得到认可,还拿过奖。但她不是求安稳度日的性格,“我不喜欢一直在一个舒适圈下,在话剧上虽然挺顺利的,但就觉得一名演员应该拓展一下,是不是也可以拍戏。”
但话剧外的舞台并不是那么顺利,“可能我长相上不够,那会儿又胖,我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在演员里属于非常下等的那种。我也确实没有拍过戏,因为演话剧和演戏是两回事。”尽管如此,史策并未轻言放弃,“什么工作都接,话剧,影视,综艺,总去面试,可能就是演一个戏,一回来就见组,每一次去见组,在路上都会觉得自己有可能是白跑一趟。”
“其实就是一个尝试,看能不能拍起来,要是演不了的话,再想想之后还能做点儿什么。”在参加《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前一段时间,她一直在见组,但都没有音信。但她也不想放弃,“我不能就那样在话剧那边一直舒适地那么去过,还是需要再多进步。决定去演戏,看能不能试试,不行再回来,再继续努力。”史策(右一)在《你好,李焕英》里饰演白雅文

史策(右一)在《你好,李焕英》里饰演白雅文

在去年大热的电影《你好,李焕英》中,史策有露一小脸。虽然这样的露脸只是请朋友来看电影时,镜头一转而过,还要费劲指出才能被留意到,但对史策而言,这已经很不容易,“哪怕这种角色也要见好几轮组,面试好几次的”,最后人家才会把她的照片钉在白板上,甚至不会告诉她为什么。她不知道是自己哪方面的努力有效果,也不知道在别的组里从白板上被撸下去又是什么理由。
“会怀疑自己,觉得自己可能是演得不好,也挺抑郁的,怎么办啊,我是女演员,马上岁数也大了。”史策这么想的同时,也宽慰自己,“只能扛着,其实这个情况,也不是我自己一个人面对,很多演员都在面对的,我很多好朋友,他们也非常有才,他们也没有被更多人看到,我们都在被选择的路上没被选择,我们演员是知道的,本来就是一个被选择的职业,这些可以接受。”
还好,家里人对她是支持的,偶尔还会提提意见,“觉得这个地方演不好什么的给个建议。”家里人相信她是有天赋的,“他们觉得我能行,也知道我除了这个,别的也干不明白,从小到大学的就是这个。”
史策直言从来没想过要放弃,她和家里人想的一样。“因为我无路可去了,不是我不容易放弃,是没有什么别的选择,我只会演戏,学的也是这个,干别的也很难。本来这个职业就是被选择,这种难是在我接受范围之内的。”《浪漫泄漏》

《浪漫泄漏》

从过往来看,王皓是顺利的,是幸运的。15岁的时候,他在学业上显然不让家人满意了,家里给了他几个选择,美术、舞蹈、声乐、表演,他当时分析:“我那时候已经15岁了,压腿费劲了,我画画儿就不太好看,也放弃了,当时我学吉他,想选的是乐器,但是后来发现乐器还要学练耳视唱,这个东西就非常像数学,我数学不太行,就选择了表演。”但没想到的是,学了一年以后,他发现这个事可能是要干一辈子,“我非常喜欢。倒也不能说我有天赋,就是很舒服,我站在舞台上,在一个人物里边儿演戏很舒服。”王皓(左)参演《欢乐喜剧人7》的小品《走进秦霄贤》

王皓(左)参演《欢乐喜剧人7》的小品《走进秦霄贤》

从大学开始,王皓就演话剧了,“卖票的那种”。到了大四,他开始给《欢乐喜剧人》之类的一些综艺节目写剧本。“虽然挺痛苦,但是写剧本儿能学到东西挺多,毕业以后我就来北京演话剧了。是挺幸运的,我没吃过什么苦。”
但对于这些过去,王皓觉得也不算他的主动选择,只是没有选择下被推着走的结果,“其实我们没有太多的选择,能演话剧已经是很幸运的一个事儿了,轮不到我选。现在演员越来越多,一有工作机会我就非常感恩了。”
到北京以后,王皓一直活跃在话剧舞台,他的工作没有出现问题,甚至是请假来参加节目的。但太顺利让王皓觉得心里有些悬着,他来这个节目,除了显然的想被更多业内人认识的目的,有一部分原因,他是想看看自己在这行的同龄人中到底是什么水平。看到米未海报,他主动报名了,巧合的是那天正好选角导演来看了一场他的话剧,当场就“双向奔赴”了。《走花路》

《走花路》

4
对于两人的“前尘往事”,或许史策的更难一些,但王皓想了一会,“我们俩还行吧,我觉得也没有很惨,我们没相互安慰过哈哈。”
史策来《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确实没有想过自己会因此走红,会被很多很多人喜欢,除了节目自带的加成她可能会被更多人看到之外,她单纯地想知道,她已经很长一段时间见组都没有成效了,到底哪里出了问题?第一次亮相,《世上最美的女人》演完以后,她和王皓站到台上,徐峥夸奖她是可以演女一号的人,史策当场绷不住就哭了。这个哭更多是在这个问题上找到答案的感慨。《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我其实当时感动的点,是各位老师们都是认可我们的表演的,这个事让我没有想到。我这几年也面不上什么好戏,我觉得是我自己的问题很大,但(喜剧大赛)给我们的反馈是喜欢我俩,挺激动的吧。”
但事实上,史策甚至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要去演女一号,应该说,想都不敢想,她只想“演一个完整的人”。
“之前演的角色比较边缘,辅助主要角色去做什么事情,还有就像群演一样,还有可能就是戏整个非常的糙,但是,我得生活。”
她现下想要的就是演个完整的,她喜欢的角色,就行了。
“这是暂时的目标对吗?那你演戏的梦想是什么?”记者问。
“不,这对我来说,就是梦想,就是终极目标了。”史策语气很肯定。
难道没想做女主角?史策笑称,“这个就有点儿过于远大了,我现在也没有那个能力,就是想把眼前的一些目标先完成,已经非常非常赞了。我的目光很短浅,从小到大我都目光短浅。”
哪怕没有因为这次综艺出圈而找到更好的工作,她都可以接受。
“确实想让更多人看到自己,以后找工作能轻松一点儿,但是如果并没有改变的话,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本来我也不是抱着那种心态来参加这个节目。”史策说。《志胜一击》

《志胜一击》

问及后续工作安排,史策和王皓都下意识表达,能有些工作就已经很好了,他们挑不了。“本来就是在被选择,要是一下子参加完比赛,我们都能挑上剧本演了,那也不太可能,我们也没有那个实力,还是得再继续摸爬滚打,脚踏实地的。”史策说。
王皓打趣,有没有选择都还是会坚持在这行里,“能做到哪天是哪天。因为我们家有那个脱发的遗传,所以我就想什么时候头发掉完了,以后可能就做幕后了哈哈。”
5
《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是一档喜剧节目,“皓史成双”的意外走红,让他们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可能要面对两个问题,一是双人话题,二是和喜剧密不可分,成为一个标签。
对于“双人”的问题,史策和王皓都想得开。“我们一开始就没想过组CP,是歪打正着,而我们本身也是演员,演员都是被动的,如果是选择我们其中一个人,那就是一个人去演,要是选择两个人去演的话,那就两个人去。”王皓说。
王皓觉得,不应该过度消耗“皓史成双”,他更在乎产出质量。
“之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因为我们俩想这个机会一定要是合适的,合适的剧本,合适的角色,合适的时间,因为我们也不太想,因为现在有‘皓史成双’,趁现在赶快出一堆不好的东西,这样的话不太好。肯定会合作的,但是要沉淀一下。”《志胜一击》

《志胜一击》

而“喜剧”这个标签,对于王皓来说,他本身就身处行业内,也曾给《欢乐喜剧人》做过编剧,这个标签自然是好事。但对史策而言,她本来是想做女演员,而“女喜剧演员”是把双刃剑。但史策想得明白,都是工作,有就很好。
“我个人其实对自己没有什么太多的规划,什么工作选择我,我就去哪个。没事儿,我不怕,我确实是从《一年一度喜剧大赛》出来的选手,工作如果是喜剧类的,我也很开心,喜剧也挺不容易的,我现在也没整明白。我现在能有演的机会就很好。”
史策很理性,会为自己分析前路,当然,她也会分析自己,“我是个很自信的人,但同时,我非常有自知之明,我知道哪儿好哪儿不好,把自己分析得特别透彻。”
“你看啊,我挺自信的,沉着冷静,挺稳的,这是优点。我缺点就是很普通,没有什么特点,在影视里边确实是长得不太行,脸这方面儿其实有很多的短板,只是被我的发型稍微收敛了起来。”
“我现在身材还行,但我胖的时候,您没见着,决定开始拍戏以后,才收敛自己,开始减肥。”为了保持身材,她几乎没有一刻再放纵过自己,“我一直对这方面抓自己都抓得很紧,几十年如一日得控制饮食,我不怎么吃主食,偶尔才吃一下,少吃多餐”,“因为我是一个易胖体质,现在基本上到了保持住的水平,有的时候还会浮动,我胖一点儿就上脸,我的脸又方,但是我又不敢去调整,调整之后,面部肌肉可能变形,表情都做不了,所以说还是得注意,一定要注意。”
“还有我不努力,懒惰,太不努力,这些都是非常严重的,正在改进。哦对,还得多多读书,现在发现文化底蕴匮乏得不得了,上了《一年一度喜剧大赛》这种节目,基本上一季就扛不住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皓史成双,综艺节目,一年一度喜剧大赛,王皓,史策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