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岳某显坚持寻子的背后:警方的死亡定论与家属的拒绝相信

澎湃新闻记者 薛莎莎 林珏瑶 见习记者 何沛芸 实习生 郭秋林
2022-01-21 19:25
来源:澎湃新闻
直击现场 >
字号

山东荣成警方称经DNA鉴定,那具高度腐败的遗体就是岳跃仝,但岳某显夫妻不接受。

岳某显依然一边四处打工一边寻找儿子,他的妻子依然在短视频平台发视频,喊儿子回家。

他们的寻子故事因岳某显感染新冠引起广泛关注。2022年1月19日,因为一则“18天内辗转20多个地点打工”的流调记录,岳某显被网友称为“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我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找回来。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在岳跃仝的叔叔岳清(化名)眼里,岳跃仝是个老实懂事的孩子。他说,初二辍学后,岳跃仝学过针灸,做过帮厨,之后在山东威海一个食品厂打零工。当时19岁的岳跃仝因肚子疼想回家,被食品厂领导送到当地一个公交车站后,和家人失去联系。

岳清说,岳某显这些年与一辆三轮摩托车为伴,跑遍了威海,去过天津、河南、山西等地。因儿子曾在北京一饭店当帮厨,岳某显又来到北京寻子。

但根据警方的通报,岳某显的艰苦寻子路早已是徒劳的执着。

2022年1月21日,威海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20年8月12日,荣成市公安机关接岳某显妻子报警,称其儿子岳跃仝当日9时失踪,公安机关通过调取监控、轨迹追踪、走访调查、发布寻人启事等方式开展查找工作,未查到其下落。同年8月26日,荣成市公安机关接群众报警,在当地一水塘内,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未发现有犯罪事实存在。经DNA鉴定,并经威海市公安局复核,确定为岳跃仝,但岳某显夫妻对鉴定结论不予接受。现遗体存放于当地殡仪馆未火化。

通报称,2021年以来,岳某显夫妻先后到上级有关部门提出寻人诉求,公安机关多次对其进行解释安抚、耐心沟通,但夫妻二人一直不接受此事实。下一步,将继续做好法律解释和关爱帮扶工作。

岳跃仝。 受访者 供图

儿子失联

岳清2022年1月20日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侄子岳跃仝失联时19岁。在他眼中,侄子老实,做事踏实,人长得白净,是个懂事的孩子。

据岳清回忆,岳跃仝初二辍学后,曾跟着针灸师傅学过针灸,后来去了北京,在一个饭店帮厨。失联之前,岳跃仝在威海荣成市石岛镇一个食品厂打零工,干了两个月左右。当时岳某显在威海的捕鱼船上做船员,家人在威海定居。

一天,岳跃仝说自己肚子疼,想回家里。食品厂的人便开车送他到了一个公交站点,让他乘车回家,但此后,岳跃仝便下落不明。

岳跃仝走失当晚,他的家人接到食品厂的电话,问岳跃仝是否已经到家,家人这才知道孩子不在食品厂,也没有回家,也不接听电话。

意识到岳跃仝走失后,家人赶去食品厂和公交站点寻找。拨打岳跃仝的手机号,手机通着,但是无人接听。岳某显担心他手机欠费,为他交了话费。家人也曾通过QQ和微信给岳跃仝发信息,都未见回复。

之后,岳跃仝的手机关机,家人再也打不进去电话。

岳清称,家人请求警方帮助调取公交站附近及对面店铺的监控录像未果。后来,家人辗转找到了当时路过的一辆公交车上的监控录像,监控显示,穿着白色外套的岳跃仝从食品厂的车上下来后,背着一个小包走了,没有去对面坐车回家。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岳某显称,岳跃仝走失后,他赶回家找孩子,并在当地派出所报警,想让警方通过定位儿子的手机、调监控找人,无果。

不过,威海市公安局在上述通报中称,2020年8月12日,荣成市公安机关接岳某显妻子报警,通过调取监控、轨迹追踪、走访调查、发布寻人启事等方式开展查找工作,未查到岳跃仝下落,也未发现有价值线索。

岳清和岳某显均称,2021年,当地通知他们找到一具疑似岳跃仝的遗体,他们曾去辨认。岳某显说,人脸看不清,很胖,圆脸,而他儿子身高1米74,很瘦,长脸。他觉得不是岳跃仝。他们要求鉴定,但后来不了了之。

岳清称,当时得知孙子疑似死亡的消息,岳跃仝的爷爷、奶奶在家里哭了又哭,“我看着都心酸”。

威海市公安局在上述通报中称,2020年8月26日,荣成市公安机关接群众报警,在当地一水塘内,发现一具高度腐败的男性尸体,经现场勘查、尸体检验和外围调查,未发现有犯罪事实存在,不符合立案条件。荣成市公安局采集岳某显夫妻血样进行DNA鉴定对比,并经威海市公安局复核,确定为岳跃仝,但岳某显夫妻对鉴定结论不予接受。现遗体存放于当地殡仪馆未火化。

通报称,2021年以来,岳某显夫妻先后到上级有关部门提出寻人诉求,公安机关多次对其进行解释安抚、耐心沟通,但夫妻二人一直不接受此事实。下一步,公安机关将会同属地党委、政府和民政、司法部门,继续做好法律解释和关爱帮扶工作。

寻子路上

难以接受警方结论的岳某显和家人,执着地继续寻找着儿子。

岳清告诉澎湃新闻,后来家人一直都在寻找岳跃仝。岳某显原本在威海做船员,儿子走失后,他没有再出海工作,为了找孩子,一直开着三轮摩托车全国各地跑,花了好几万块钱。

岳清记得,大哥开着摩托三轮车,把威海市找了个遍。一个下雨天,他心里找孩子着急,转弯时不小心出了车祸,自己腿部擦破了,还赔了对方2000多块钱。

除了威海,岳某显开着贴有寻人启事的摩托三轮车,去了很多地方,包括天津、河南、山西等地。

岳清说,他靠着一辆小货车到各地拉货养家,也一直在寻找侄子。他自己到过的江浙绍兴、温州、宁波等地,他走到哪里就找到哪里。“在苏州,我问了40多个厂子,都没有人见过。我就拉货,拉到哪里问到哪里。”岳清说。

他说,以前,岳某显出海打工,每年能挣五六万块钱,家里条件尚可。但这两年为了找儿子,跑去各个城市边做零工,挣了钱就找儿子,他家的经济条件也不如从前。

岳清说,看着大哥辛苦寻子,心酸又心疼,他拿出五六千块钱资助大哥,那是他和妻子一个月的总收入。

寻子途中,社交平台一度成了岳某显夫妇寄托情感的地方,他们在快手上表达对儿子的思念。

岳跃仝的父母通过快手“喊话”儿子。 

2020年8月27日,岳某显在快手发布了第一条寻子视频,是儿子岳跃仝的生活照。照片中的岳跃仝短发,脸庞清瘦,眉目清秀。岳某显写道,“儿回家吧,您(你)妈都快急死了。”

此后,岳某显每隔一段时间就在快手上发布与儿子相关的照片和视频,有时,他也会拍下途经的车站,或是工作的码头和船舶,配文总是那几句:“儿啊,你在哪?”“回家吧!”

“仝仝,你现在在哪里?你告诉我。你不是想要华为手机吗,我去给你买,给你邮过去。你告诉我你在哪里,你不想来也可以,我给你邮过去。”2020年9月19日,岳跃仝的母亲在快手向儿子“喊话”。

一个月后,岳跃仝的母亲再次发布了视频,画面里是一台全新的手机。“仝仝,妈妈给你买了新手机,你快回来吧。”

2020年的最后一天,岳跃仝的母亲拍了一段大雪纷飞的视频,房屋,道路和门栏上积着厚厚的雪,视频配文是,“儿啊,回家吧!天冷了,爸妈想你了!”

家里有变化,岳跃仝的母亲也会通过社交账号和儿子分享。2021年初,岳家盖起了新房子,她录下还是毛坯房的房间,说,“同同(仝仝),你看见我这房子盖起来了,你来吧,来了咱到热天装修。”

2022年1月20日,岳先生在隔离病房内发布视频,配文“儿啊!何时才能回来!”。 来源:快手(00:10)
找孩子的心愿仍然伴随着岳家人。2022年1月20日下午,岳某显在快手上发布了最新一条呼唤儿子回家的视频。他录下自己所在的病房,写道,“儿啊!何时才能回来!”

感染新冠

在岳清的印象里,侄子岳跃仝失联后,父母和大哥都老了很多。岳某显今年44岁,在他发布的视频中,他鬓角的白发已经掩藏不住。

“我爸今年78岁,有肺气肿又瘫痪,我妈今年66岁,有糖尿病。”岳清称,大哥感染新冠肺炎的消息传到老家河南的村子里后,年迈的父母在家非常担心,嚎啕大哭。

岳清说,他接到村干部的电话后,当即就想往老家赶,但受疫情影响,他回不去。目前,家里父母暂时由村干部和村医上门照顾,“父母都在老家,我还回不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此前岳某显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小儿子12岁,上六年级,媳妇在家看孩子,帮人晒海带,一年赚1万块钱。家里六口人都靠着他打零工生活。

2021年春天,岳某显来到北京打零工,工作到当年9月,到了威海能出海的时节,他又回到威海干了两个月。11月19日,岳某显回到了北京继续打零工,没想到半个月后,母亲摔伤的消息传来,他又回了老家,照顾了家人半个多月,直到12月,他再次来到北京。

这次在北京的40多天里,他跑遍了北京东五环、南五环,赚了一万多块钱。

北京对于岳家人来说,意味着线索。岳跃仝曾经在这座城市停留,在东五环的餐厅里帮厨。岳某显说,他来到北京后,打听了十几家饭店、小餐馆,问儿子岳跃仝是否曾在此做帮厨。

2022年1月18日,北京市朝阳区发现一例核酸检测阳性人员,经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1月19日,该感染者转为确诊病例。流调轨迹信息显示,这名确诊病例在1月1日到18日辗转了20多个不同地点打零工,多日都在凌晨工作。这名确诊病例就是岳某显。

    责任编辑:崔烜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