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梵高生前唯一售出的《红色葡萄园》是如何绘制的?

小犀 编译
2022-02-08 09:03
来源:澎湃新闻
艺术评论 >
字号

收藏于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的《红色葡萄园》是梵高最引人注目的普罗旺斯风景画之一,也是梵高生前唯一一幅售出的画作。最近,博物馆决定对其实施保护,首次使用了现代科学技术对其保存现状进行检查,这也使得《红色葡萄园》展现了更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红色葡萄园》是梵高最引人注目的普罗旺斯风景画之一,它也是梵高生前唯一一幅售出的画作。1890年3月,在他自杀前四个月,这幅画在布鲁塞尔的一次展览上卖了400法郎(约合16英镑)。

这幅画现收藏于俄罗斯莫斯科的普希金博物馆。最近,博物馆决定对其实施保护,首次使用了现代科学技术对其保存现状进行检查,以便其能更妥善地长期保存。这也使得《红色葡萄园》展现了更多鲜为人知的细节。

普希金保护工作室的《红色葡萄园》,莫斯科,2021年 图片来源: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

1888年10月28日,梵高与保罗·高更(Paul Gauguin)在傍晚散步时偶然发现了这座葡萄园,当时高更刚到阿尔勒五天。在普罗旺斯,葡萄通常在9月份采摘,但那一年的葡萄收获似乎来得更晚。10月11日左右,文森特写信给他的弟弟提奥:“甚至有一公斤重的葡萄串——今年的葡萄长势非常好,从晴朗的秋天开始。”

文森特描述了他和高更一起目睹的葡萄园场景:一片红色的葡萄园,像浸润在红葡萄酒中。在远处,它逐渐变黄,直至黄绿色的天空中悬挂一轮太阳,夕阳反射在雨后的田野,到处闪现着紫色和闪闪发光的黄色。

尽管梵高喜欢在户外画风景画,但他还是在自己的工作室里,运用自己的想象完成了《红色葡萄园》。高更当时也鼓励梵高让他的画作更有创意。毫无疑问,这两位艺术家肯定在散步回来后,一边喝着一两杯普罗旺斯当地的红葡萄酒,一边讨论着葡萄园的景色。

梵高《红色葡萄园》(阿尔勒的红色葡萄园,蒙马茹尔)(1888 年 11 月)
图片来源: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

梵高无疑是将热烈的色彩运用到极致。画中葡萄藤比人们印象中的要红得多,梵高将其描绘成弗吉尼亚爬山虎的颜色。画面右边的构图看起来像一条河,但实际上是一条路,雨后湿漉漉的小径反射着闪闪光芒。深秋的午后,一轮巨大的夕阳在落下前,映衬得天空呈现一片诡异的黄色。

在左上角,一排树木遮蔽了一条从阿尔勒向东北延伸的道路。在地平线的最右边,人们可以辨认出远处蒙马茹尔(Montmajour)修道院的废墟,它被涂成了浅蓝色。

由LG Signature赞助的普希金博物馆(Pushkin Museum)对《红色葡萄园》(Red Vineyard)的检查揭示了有关这幅画如何绘制的重要细节。太阳和天空的一部分是由颜料直接从管子中挤压到画布上而形成的,艺术家有时会用手指将其抹平。

一项技术分析表明,天空的颜色已经部分消失。梵高使用的是铬黄色颜料,这种颜料在光照下会变暗。他原来的黄色会更亮,更引人注目。

梵高还对构图进行了修改。站在马路右上方的男子原本是一名穿着裙子和白色上衣、头戴帽子的女子。

中央前景中一位穿着深蓝色衣服、俯身朝向一个篮子的显眼女人也是后来添加的。最右边的女子,在路边,穿着阿尔勒的传统服装,普希金博物馆的专家表示,她代表梵高的朋友玛丽·吉诺(Marie Ginoux),她和丈夫经营着巴黎车站咖啡馆(Caféde la Gare),距离艺术家的家和工作室黄房子(Yellow House)只有几扇门。

《红色葡萄园》有着不同寻常的历史。1889年4月,文森特将这幅画寄给了巴黎的提奥。提奥形容它“非常漂亮”,把它挂在他和新婚妻子乔·邦格(Jo Bonger)刚刚搬进的巴黎公寓里。

几个月后,梵高有机会在1890年1月在布鲁塞尔Les Vingt集团组织的展览上展出几幅画作,他选择的画作中就包括这幅《红色葡萄园》,他请提奥将画送去。在展会上,安娜·波赫(Anna Boch)买下了它,并一直保存到1907年。

两位早期收藏家:安娜·波赫(Anna Boch)(泰奥·范·里塞尔贝格(Théo van Rysselberghe)的《安娜·波赫肖像》,1892年)和伊万·莫罗索夫(Ivan Morosov)(瓦伦丁·谢罗夫(Valentin Serov)的《伊万·阿布拉莫维奇·莫罗索夫肖像》,背景是亨利·马蒂斯(Henri Matisse)的画作,1910年)。图片来源:©Michele and Donald D Amour马萨诸塞州斯普林菲尔德美术博物馆

两年后,《红色葡萄园》被前卫的莫斯科收藏家和纺织厂老板伊万·莫罗索夫(Ivan Morosov)收购。要价已升至3万法郎,这表明梵高迅速成名。

1918年,俄国革命一年后,莫罗索夫的藏品被收归国有。1919年,他移居芬兰,1921年去世。最初,莫罗索夫的画作被保存在他位于莫斯科的豪宅里,后来变成了一座公共博物馆。

1948年,《红色葡萄园》是转移到普希金博物馆的作品之一。然而,在斯大林的晚年,它没有展出,因为斯大林认为现代法国艺术不适合共产主义社会。在1953年这位领导人去世后,梵高的作品再次展出。《红色葡萄园》一直留在莫斯科,60多年来没有被借出去。

最近巴黎在组织一场大型的莫罗索夫收藏展,这幅梵高的画作由于太过脆弱,不适合长途旅行借展出去。普希金博物馆的负责人承认,这幅“生病”的画作不能去外面展览是“非常令人难过的”。因此决定保存修缮它。

“莫洛佐夫收藏展:现代艺术的偶像”现在正在路易威登基金会(Fondation Louis Vuitton)展出至4月3日,展出的近200件现代艺术作品中没有《红色葡萄园》。展览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已经吸引了80多万名观众。到展览结束时最终数字可能达到120万,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尤其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

普希金博物馆现在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是《红色葡萄园》的展示,它被嵌在一个华丽的金色框架里。这幅画框可能是莫罗索夫在1909年获得的。它已成为这幅绘画历史的一部分,因此不太可能改变。

但是一个花哨的镀金框架根本不是梵高想要的。在给提奥的一封信中,他给出了自己对画框的看法:“将简单的木条钉在拉伸框架上并上漆。”他为这幅画框画了一张附带的草图。

1888年11月10日,文森特·梵高在给提奥的一封信中,快速勾勒了被装裱起来的红葡萄园。 图片来源: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文森特·梵高基金会)

《红色葡萄园》仍在普希金博物馆的保护工作室里,但它预计将于今年夏天在博物馆的巴黎展览“伊凡兄弟:伊凡和米哈伊尔·莫罗佐夫的收藏”( Brother Ivan: the Collection of Ivan and Mikhail Morozov)(6月27日至10月30日)中展出。

梵高的同伴高更也亲自描绘了他们在蒙马茹尔( Montmajour) 附近散步时看到的葡萄园。但他对这一场景的描述却截然不同。事实上,乍一看,它看起来不像秋天的丰收。

保罗·高更的《人类的苦难》(《葡萄酒丰收》)(1888年11月)。图片来源:Ordrupgaard Collection,哥本哈根

高更的画作,他最初将其命名为《人类的苦难》(1888年11月),聚焦于一位忧郁的女人,她的形象灵感来自于艺术家在巴黎博物馆看到的扭曲的秘鲁木乃伊。她身后是两排茂密的藤蔓,几个弯腰的采摘者,以强烈的黄赭色为背景。

梵高评论高更的技巧时说,这幅画中悲伤的女人来自他朋友的“头”,来自他的想象。“如果他不破坏它或让它未完成,它将是非常美丽和奇怪的。”

高更本人认为这是他那年的“最佳作品”——尽管其黯淡的标题很难增加销售的机会。但就像梵高的画作一样,它也很快找到了买家——埃米尔·舒芬内克(Emile Schuffenecker),一位前卫艺术家的朋友。梵高和高更的作品最初都是在先锋派艺术圈中受到赞赏并找到买家的。

(本文编译自 《The art newspaper》)

    责任编辑:陈若茜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