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纽约亚裔女子谋杀案引发收容所讨论,唐人街的安全感在哪里?

2022-02-17 12:10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加美编译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纽约时报的Ashley Southall, Ali Watkins和Jeffrey E. Singer报道了纽约唐人街女子被害案的最新进展,目前嫌疑人纳什以一级谋杀等罪名被提审,而纽约当局对嫌疑人纳什此前的处置方式也引起了审查。目前此案也引起了唐人街居民对于建立无家可归者收容所的反对,以及对亚裔安全的关切。

来源:推特截图

周日,警察在接到一通关于曼哈顿下城一栋大楼发生骚乱的911电话后,在到达六楼时听到了一名女子的尖叫声,但尖叫声传来的公寓门却被锁住了。

检察官达夫纳·约兰(Dafna Yoran)在周一晚上的曼哈顿刑事法庭听证会上说,当警察试图开门时,起初他们仍然能听到她的呼救声,但“随后她就安静了”。另一个声音出现了,听起来像是一个女人,并告诉他们:“我们这里不需要警察……走开。”

当一支专门的警察部队到达并破门而入时,他们发现35岁的克里斯蒂娜·尤娜·李(Christina Yuna Lee)死在浴缸里,身上有40多处刺伤。约兰说,第二个声音实际上是阿萨马德·纳什(Assamad Nash)的声音,他跟踪受害者进入唐人街克里斯蒂街的大楼,强行进入她家并刺杀了她。

检察官说,当警察闯入公寓时,发现纳什躲在床下,而据信是凶器的刀则藏在梳妆台后面。

25岁的纳什最后的地址是鲍里区的一个男子无家可归者收容所,他目前因一级谋杀、入室盗窃和以性为动机的入室盗窃的指控而被提审。法官命令他不得保释,检察官说,如果罪名成立,他将面临长达25年至终身监禁的判决。

虽然当局没有确定李女士是否是因为种族而成为目标,但她的被杀激起了纽约市亚裔社区的恐惧,这个社区在疫情间因袭击事件增加,已经处于紧张状态。

她的遇害也符合一种模式,它已经成为纽约市疫情间的一个令人不安的常见特征:被指控的人是一个无家可归的人,而且这似乎是无端的攻击。在曼哈顿的许多社区,居民们对无家可归者表示了越来越多的担忧,其中一些人似乎正在与精神疾病作斗争,他们也威胁并骚扰过往行人。

Photo by Ilse Orsel on Unsplash

李女士于2008年毕业于罗格斯大学,获得艺术史学士学位,曾在纽约市的在线音乐平台Splice担任创意制作人。这家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说,它对她被“冷酷”的谋杀感到非常伤心。

肯尼斯·高波·赫尔曼是一位同事,他说他在工作中结识了李女士,他在推特上发帖向她致敬,描述了在去年的亚特兰大水疗中心枪击案发生后,他们因共同的目标:使音乐行业变得更具包容性,而成了朋友。

他说,在他们与亚裔同事组建的工作聊天室中,最后一条信息来自李女士,祝他们农历新年快乐。

他说:“克里斯蒂娜是不可替代的。心碎或崩溃并不能说明现在的心情。现在该怎么办?”这也是一个不断响起的问题,作为一个社区,我们该怎么做?

在周一上午的守夜活动中,社区组织者、工人和华埠居民聚集在李女士公寓对面的街道上,悼念她并表达他们的恐惧。

组织者分发了传单,上面是一张地图,指向他们所说的位于曼哈顿下城的收容所,上面写着“不再需要收容所”。

守夜活动的组织者之一玛丽·王说:“我们是否该在每次乘坐地铁或每次上街时都感到恐惧?”

在离李女士遇害地点几个街区的东百老汇,一个拟议的无家可归者收容所遭到了居民的激烈反对,他们说他们担心这将使这个地区更加危险。

在2019年,当在这一地区的四名无家可归者(包括一名83岁的美籍华人)被杀害后,市政府宣布了设立这座收容所的计划。官员们表示,这个庇护所将满足中国移民的需求,工作人员会说三种中国方言,但也将对任何人开放。

华人进步会的行政总监李宝霞说,新庇护所的出现“并不一定意味着社区的安全会降低”。她补充说:“亚洲人经常是刻板影响的受害者。因此对无家可归的人有刻板印象是不对的。”

纳什从2015年起在纽约和新泽西有一连串的被捕记录,罪名包括袭击、入室盗窃和持有毒品。

周一下午,当警探把他带上手铐并带出位于唐人街伊丽莎白街的第五分局时,他宣称自己是无辜的。他说,“我没有杀任何人,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杀人事件发生后,检察官和法官正面临着对他们如何处理他以前的刑事案件的审查。

今年1月,他被指控犯有毁坏财物罪和非法逃跑罪;警方说他在几个地铁站破坏地铁票贩售机,并在被捕后试图从一辆警车上逃跑。

根据法庭记录,处理此案的法官本可以就逃跑指控设定保释金,但检察官没有提出这个要求,纳什在监督下被释放。目前还不清楚,如果检察官提出保释要求,是否会被批准。

周一在奥尔巴尼与立法者会面的纽约市长埃里克·亚当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纳什是否能成为修改纽约保释法的“代表案例”。

亚当斯拒绝了这一建议。但市长说,这个案子值得仔细研究,因为纳什不应该在街上出现。

他说:“我们需要真正地审查这背后发生了什么,我们失败在哪里了,”然后再次呼吁“堵塞允许危险人物上街的漏洞。”

周一,在李女士的公寓外,玫瑰花和其他纪念品堆积如山,路人驻足致意。

Photo by Amanda Dalbjörn on Unsplash

31岁的克里斯托尔·张和她的伙伴、30岁的约翰·刘从皇后区的白石镇开车过来,在这个临时纪念点留下一朵白玫瑰。在唐人街长大的会计师张女士说,年轻的亚裔专业人士无论采取何种预防措施,都会感到自己很脆弱。

她说:“我们工作到很晚,我们打车回家,但还是会发生这种情况。”她指的是杀害李女士的凶手进入她的大楼的方式。

45岁的王镝是组织这次守夜活动的东百老汇关注组的创始人,他说他认为纽约的亚裔居民面临更大的风险。

王镝说:“这个名单越来越长,我们看不到尽头。”

王镝说,在上个月为最近在袭击中丧生或受伤的亚裔而举行的守夜活动中,他携带了一盏“无主的灯火”,象征着下一个受害者可能是任何人。

他说,“不幸的是,这次是克里斯蒂娜。”

原标题:《纽约亚裔女子谋杀案引发收容所讨论,唐人街的安全感在哪里?》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