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80

连线|俄承认顿巴斯“两国”独立,战争迷雾下普通人难以选择

澎湃新闻记者 刘惠
2022-02-22 06:36
来源:澎湃新闻
全球速报 >
字号

2021年7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官网用俄语和乌克兰语发布署名长文《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将他眼中导致俄乌关系出现嫌隙和悲剧的前因后果全部倾吐了出来。普京在这篇文章里罕见流露出了他对乌克兰民族的深厚情感,承认两国都犯了一些错误,但走到今天的局面也有一些自古擅长“分而治之”的国家从中挑拨。

半年多之后,战争一触即发。普京当地时间21日晚签署命令,承认乌克兰东部的“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DPR)和“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LPR)的独立地位。他当天重提历史说,乌克兰不仅仅是邻居,“也是我们历史的一部分。”18日以来,顿巴斯两个“共和国”一直指控乌克兰政府军试图发起军事行动,已启动向俄罗斯大规模集中疏散当地居民。

俄罗斯到底会不会对乌克兰全面开战?除了莫斯科,没有人能给出让外界信服的答案。俄罗斯自去年陆续往俄乌边境俄罗斯一侧调去重兵,美国情报机构随即开始向其欧洲盟友乃至全世界不断发出“战争”预警。今年2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再次笃定地表示,俄军的目标包括基辅。21日,美国五角大楼警告说称进攻“当天”就可能发生。

家在顿巴斯地区阿尔切夫斯克市的维克多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表示,他作为中青年男性,目前不在可以被撤离至俄罗斯境内的人员之列。相反,LPR政府正在大街上发放通知,要求当地年龄在18岁至55岁区间的男性加入军队。他说:“局势变化得太迅猛,我不知道普京21日的决定对顿巴斯人意味着什么。”

“乌克兰危机已是全世界舆论的焦点,众多国家的情报机构都聚焦于此。俄罗斯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得到其他国家情报机构的详细追踪。”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研究中心主任忻华向澎湃新闻分析说,因此各方的动作都很谨慎,局势完全失控的可能性目前不大,但不排除爆发小规模冲突的可能。

路透社等西方媒体21日报道称,美国拜登政府已经准备了一份针对俄罗斯的入侵的制裁方案,其中包括禁止美国金融机构为俄罗斯主要银行处理交易。但这些严厉制裁措施只有在俄罗斯实际入侵乌克兰后才会实施,对于发生其他类型的侵犯行动该如何因应,美国和欧洲远未达成一致。

美国白宫方面20日晚曾发表声明称,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定于本周晚些时候在欧洲会面,前提是俄罗斯不采取军事行动。之后,拜登“原则上”同意与普京展开会谈——目前美俄领导人峰会的前景再度不明朗。

前线的乌克兰军人。 人民视觉 资料图 

战争迷雾笼罩顿巴斯

“8年的军事冲突让我们已经习惯了战争的消息,所以我没有特别担心,”维克多说,他尽量让生活不被战争传言左右,如此日子才能过下去。这样的心态直到最近几日才被打破。

维克多出生、长大的阿尔切夫斯克市距离乌东前线大约40公里。2014年2月,受克里米亚危机影响,顿巴斯战争爆发。乌克兰东部亲俄势力与乌克兰政府军发生交战,前者攻克了顿涅茨克州的中部、北部和卢甘斯克州南部,并自行宣布成立DPR和LPR,维克多自此成为LPR公民。

这两个“共和国”没有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连DPR和LPR一心想并入的俄罗斯也是近期才发力推进承认他们独立地位的议程——普京21日晚正式签署协议,表示承认其独立。乌克兰政府事实上早已失去了对该地区的控制。当地的小规模交火2014年以来从未完全停止过,今年2月18日起,来自“共和国”、乌克兰两边的消息更是猛烈指责对方试图挑起血腥战争。

普京的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在20日播出的“莫斯科-克里姆林宫-普京”电视节目中形容说,顿巴斯地区接触线的紧张程度已达到顶峰,“任何一个火花,任何一场意料之外的事件或任何一场规模不大的挑衅都可能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21日,莫斯科紧接着传来让外界颇为震惊的消息。

前线冲突似乎愈演愈烈之时,像维克多一样的普通民众很快发现,即便是精心筛检信息,人们也不可能透过重重迷雾看清事实真相。“我自认为已学会如何区分经过验证的信息与虚假信息。但在媒体不断渲染各方军事歇斯底里的情况下,有时候你不得不恐慌。”维克多说道。

舆论场上的“俄乌战争”早已打响。拜登18日再次宣称,美国评估认为普京已经做出了“入侵”决定,俄罗斯的进攻目标将包括有280万人口的乌克兰首都基辅。西方此前也一直警告说,在乌克兰边境集结了超过15万军队的俄罗斯正在寻找借口,以对其邻国发起军事行动。俄罗斯对此反复辟谣称:“关于俄罗斯将入侵乌克兰的想法非常荒谬。”

亲俄的DPR领导人普西林和LPR领导人帕斯奇尼克18日起不断声称基辅在顿巴斯地区开火挑衅,他们几乎同时下令让当地民众向俄境内的罗斯托夫州转移,妇女、儿童和老年人是优先疏散对象。普西林称,乌克兰即将“入侵”该地区,“暂时的离开将保护你和亲人的生命健康。”但基辅称其已下令部队在应对炮击时保持克制,以免给莫斯科提供“入侵”的借口。

普京很快宣布向罗斯托夫州派去俄罗斯紧急情况部代理部长丘普里扬。据俄罗斯紧急情况部19日介绍,已有4万人从顿巴斯撤至俄境内。按计划,疏散人员将被送往罗斯托夫州8个地区以及1个市区的临时安置点中,上述设施一共可容纳70多万人。

维克多年迈的父母可以被优先撤离至俄罗斯,但他们不愿意离开家园。“事实上,很少有人自愿撤离,离开家前往未知的‘难民营’。大多数人待在家里,我们无处可去。”维克多说,他不确定电视新闻中撤离的老人和孤儿院孩童是一场作秀,还是人们迫于局势的逃亡。

而作为一个18岁至55岁区间的男性,维克多被征兵的可能性远大于被撤离的可能性。据他介绍:“他们(LPR政府)正在大街上发征兵通知书,动员适龄男性加入地方军队。”

当地时间2022年2月20日,乌克兰东部顿巴斯地区超过4万人撤入俄罗斯境内。  人民视觉 图 

顿巴斯将走向何方?

顿巴斯是顿涅茨克盆地的简称,位于顿河下游西侧。苏联国内战争期间,顿巴斯是红军和白军争夺的主战场之一。苏德战争时,当地发生了著名的顿巴斯战役。苏联解体后,这里成为乌克兰的领土,但俄罗斯族裔占据了人口的大多数。

历史上,顿巴斯广义的地理概念跨越俄乌边境,包括邻近的俄罗斯的罗斯托夫州,那里被称作“俄罗斯的顿巴斯”。目前新闻热点中所指的顿巴斯地区跨越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州和卢甘斯克州,其经济、政治、文化与俄罗斯一侧的联系更为密切,实际上处于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内。

近期俄乌边境局势异常紧张之际,除了乌克兰加入北约问题,顿巴斯地区归属问题再次成为外界关注点。俄罗斯国家杜马2月15日宣布批准一项法案,其内容正是俄罗斯应正式承认顿巴斯地区DPR和LPR的独立地位。佩斯科夫就此表态说,承认顿巴斯两个“共和国”的独立表达了俄国家杜马以及俄罗斯国内的普遍愿望与情绪。

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成员21日就顿巴斯地区局势举行会议。随后,普京签署关于承认DPR和LPR的命令,以及俄罗斯分别与这两个“共和国”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普京还下令称,俄罗斯将向这两个地区部署军队。俄总理米舒斯京同时透露,俄政府一直在为应对做这个决定可能引发的风险做准备。

多个迹象表明,俄罗斯最近一年加快了与顿巴斯一体化的进程。2021年9月,俄方宣布建立俄罗斯-顿巴斯单一海关空间。同年11月,普京允许顿巴斯民兵武装的产品不受歧视地进入俄罗斯市场,参与国家采购,并决定对其进行经济援助。在之后12月举行的俄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大会上,统俄党党主席梅德韦杰夫亲手向DPR领导人普西林、LPR领导人帕斯奇尼克发放了党证。

普京2019年更是签署了简化申请俄罗斯国籍人员相关程序的法令,该文件称,出于人道主义目的,允许顿涅茨克、卢甘斯克的居民轻松获得俄罗斯公民身份。俄罗斯内政部统计显示,截至2021年,顿巴斯有60多万人申领了俄罗斯护照。换句话说,顿巴斯至少有60万需要俄罗斯保护的俄公民。

俄罗斯的政策变动显示,他们对顿巴斯地区的支持,绝非仅仅是象征性支持而已。俄罗斯如此扶持顿巴斯的动机何在?乌克兰政治分析人士谢尔盖·鲁钦科(Sergey Rudenko)今年2月撰文指出,对俄罗斯来说,“这一地区是俄罗斯对乌克兰施加影响的工具,也是与西方讨价还价的棋子。”他倾向于认为,顿巴斯局势紧张化有利于俄罗斯在谈判桌上提条件,而 “如果普京真的需要顿巴斯入俄,莫斯科早就可以达成目标了,就像克里米亚一样。”

此外,随着喜剧演员泽连斯基2019年上台成为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政府对上一届波罗申科政府时期签署的《明斯克协议》持怀疑态度,一直试图寻求修改部分条款,这也间接导致俄罗斯对待顿巴斯的态度出现明显变化。

《明斯克协议》以协议签署地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命名,协议共有两个版本,第一个版本签订于2014年9月。该协议签订后不久,乌东部武装就与乌政府再度全面开火。第二个版本签订于2015年2月,即《新明斯克协议》,协议签约方为乌克兰政府、DPR和LPR、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和俄罗斯代表。

该协议规定,乌克兰政府须立法保证顿巴斯的特殊地位、允许当地举行选举、允许当地政府自行决定官方语言等,这些条款被泽连斯基认为将导致国家的崩溃,因此不愿意继续执行。俄罗斯对此大为光火,一个明显的例证是,普京今年2月在谈及该协议时公开喊话说:“喜欢或不喜欢,都得忍耐着,我的美人(乌克兰)。”

莫斯科在本轮俄乌危机发酵时坚持要求各方执行《新明斯克协议》,包括美国、欧盟在内的多个国家也再度表态认同这一立场。西方认为,为了防止与俄罗斯发生大规模战争,基辅必须遵守约定。目前泽连斯基已经在该问题上软化立场,他2月19日再次向普京发出呼吁,称希望进行两人会面和平解决危机,克里姆林宫没有就此作出回应。

一天后,美国白宫发布声明称,如果俄罗斯不发生入侵行为,拜登原则上已同意与普京再次会晤。会谈时间考虑定于2月24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会谈结束之后。

俄罗斯驻美国大使阿纳托利·安东诺夫同日在谈及顿巴斯地区问题时表示:“我们没有试图夺取另一个国家的任何领土。我想确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是乌克兰的一部分。”

但随着普京21日签署承认独立文件,一些西方国家指责俄罗斯在顿巴斯问题上撒了谎。

俄罗斯总统普京  人民视觉 图

俄对乌的执念从何而来?

2021年3月起,西方开始指控俄罗斯在俄乌边境地区集结军队,乌克兰地区东部局势再趋紧张。到2021年11月,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发表多张卫星图片爆料称,俄罗斯已在边境陈兵逾十万。美国情报机构同时期向欧洲盟友发出战争预警:美国认为俄罗斯正在考虑“入侵”乌克兰。

于是,时隔8年,乌克兰东部边境局势再度成为全球关切。俄罗斯方面坚决否认有任何进攻乌克兰的计划,强调“俄罗斯只是在本国境内调遣部队”,并指责北约正在东扩对其进行威胁。俄罗斯强势要求西方书面承诺不会接纳乌克兰加入北约——这一诉求被拿上了谈判桌,各方正在围绕这个问题反复拉扯。

拉夫罗夫2月15日透露,美国和北约已对此前他们一直拒绝同意的一些问题做出了“积极回复”。俄罗斯于15日宣布从边境部分撤军。但随着拜登18日再次笃定地宣布俄罗斯将对乌克兰动手,普京19日亲自坐镇大规模军演,俄乌战争迷雾再起。

乌克兰政府和西方国家一直指责称,俄罗斯正在挑起对抗和冲突,甚至试图重新使用在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中的类似手法,控制顿巴斯地区。而俄罗斯的视角恰恰相反。莫斯科认为,乌克兰政府已经沦为了被西方控制的工具,不代表乌克兰人民。俄罗斯在纠正历史的不公,维护自身的国家安全。

21日播出的全国讲话中,普京再次上起了历史课。“顿巴斯局势正变得十分危急。”他说,接着对俄乌两国和顿巴斯地区的关系进行了长时间讨论。俄总统表示:“乌克兰不仅仅是一个邻居。它是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和精神空间的一个固有部分。”普京对西方在苏联解体后对乌克兰的支持、西方近期向基辅提供武器提出了一连串的不满。

在去年发表的署名长文中,普京开头就直白地说,他始终坚信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同属于一个民族、是一个整体。文章称:“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都是古罗斯的后裔。古罗斯是欧洲最大的国家……我们有同一种语言(现在称之为古俄语)和共同的经济联系,我们都曾在留里克王朝的统治下,也都信仰东正教。”

在他细数完俄罗斯和乌克兰共同的历史后,普京提到,数百万乌克兰人对俄罗斯依旧抱有巨大的善意,诚如俄罗斯人民对待乌克兰人民那样。俄乌近年来出现嫌隙,是“巨大的不幸和悲剧”,这是两国在不同时期所犯错误的后果,也是一些国家利用民族问题从中挑拨的结果。

在俄总统眼中,远在2014年之前,美国和欧盟国家就系统地、持续地推动乌克兰缩减和限制与俄罗斯的经济合作,并一步步地将乌克兰拖入了危险的地缘政治游戏,使其成为西方反俄的跳板。当乌克兰经济问题、社会矛盾、官僚风气等问题在2014年2月引起民众不满后,西方国家直接干涉乌克兰内政并支持政变,扶持出了反俄政权——而这将永远不会被俄罗斯人民所接受。

当十万俄军逼近乌克兰边境,西方国家如今无法再像2014年之前一样,拒绝俄罗斯一再提出的对话要求,此时乌克兰反而成为围绕乌克兰问题的谈判桌可有可无的角色。

那么现在,当普京在谈论乌克兰时,他在谈论什么?

美国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曾经评价说:“没有乌克兰,俄罗斯就不再是一个欧亚帝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冯玉军教授今年1月在澎湃新闻撰文指出,俄罗斯实际上已经在后苏联空间“重整旧河山”方面取得重大成果。2021年11月4日,俄白签署了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2022年新年伊始,俄罗斯又在哈萨克斯坦政局动荡时迅速以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名义出兵,极大程度地提升了对哈的战略影响力,为在后苏联空间重整河山的棋局又加了一分。

“看起来似乎这一次的乌克兰危机起因是俄罗斯在乌克兰边境增兵,其实它背后显示的是美国和俄罗斯在战略安全领域长期的、战略性的对抗,并且这种对抗可能正在升级。”忻华分析指出,俄罗斯和西方看似只是在争夺乌克兰作为势力范围,其实这种争夺未来也可能蔓延至更广泛的区域。

维克多将普京的长文称赞为“深思熟虑后的好文章”。“这场战争肯定是乌克兰与俄罗斯之间的矛盾。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讲,这也是俄罗斯与西方之间的矛盾。”他说:“不幸的是我们,作为普通人,我们无法以任何方式影响这场冲突的结果,被迫受苦。”

此时,顿巴斯地区发生交火的消息仍在传来,DPR和LPR正在向俄罗斯撤离民众。维克多还没有决定搬去俄罗斯,“顿巴斯是我的故乡,在这里感觉很好,我还没有打算离开这里去任何地方。”

    责任编辑:张无为
    图片编辑:乐浴峰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80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