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境之地︱战争与和平:专家们为什么都错了?

伊万·季莫耶夫/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项目部主任

2022-03-05 12: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多数专家(不管是俄罗斯的,还是外国的)都认为,俄罗斯不太可能对乌克兰发动全面军事行动。不同观点多半被归入“俄罗斯威胁论”之流,被认为是“恐俄分子”又一轮的煽动和炒作。但2月24日证明,后者才是对的。
为什么会这样,专家们为什么都错了?
答案或许在于,他们太清楚动武的后果是什么了。专家们或许没料到会打,但对于“打”的后果,他们都料到了——战争不但会重创乌克兰,也会伤害俄罗斯;专家们认为,为“乌克兰非军事化”付出这样的代价不值得。但显然,决策者不这样认为。
可以说,专家们之所以错了,恰恰因为他们没有错。
以2021年11月25日的一份评估为例,时间在俄罗斯对乌展开特别行动前三个月。当时已经有迹象表明,俄罗斯可能会采取行动——就使用武力而言,俄罗斯在2008年以来积累了一些经验,没有遭受太大战损;明斯克协议下的现状日益令人不满;俄罗斯担心西方军事基础设施迟早要进入乌克兰。
但即便如此,战争看上去仍然不太可能。去年11月25日的那篇文章,列举了动武可能造成的七种后果——现在看来,多少都应验了。
后果一:陷入持久战。俄罗斯大军重创了乌克兰武装力量,但后者集结在几个主要城市里,其攻击可能造成重大的军事和平民伤亡。俄军的空中和装备优势在城市里体现不出来,其巷战的短板则暴露无遗;而这时乌克兰领导人已经从战争头几天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双方的任何谈判都会给乌军以喘息的机会。换句话说,俄罗斯将面临困难的抉择:要么谈判——在明知敌人会借以休整的情况下;要么继续打——冒着在城区陷入苦战、战损严重的风险。
后果二:西方在对乌援助中团结起来,援助规模级数增长。西方不准备与俄罗斯打仗,但他们会向乌克兰提供大量财力物力和军事支持。援乌的武器装备可以从西部边境运进来,俄军控制不了那里——其中会有前华约成员国提供的苏式武器,主要是考虑与乌军装备兼容;也会有无需长期培训、上手快的西方武器,如便携式防空导弹和反坦克导弹。可能还会有外国志愿军加入战斗。俄罗斯一旦停止特别行动,乌克兰马上会“再军事化”;俄罗斯持续展开特别行动的话,可能推迟但不会改变这一结果,而俄方的成本会大为提高。
后果三:俄罗斯陷入外交孤立。莫斯科的行动会被默认为是对一个主权国家的侵略——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无疑的;非西方国家要么与西方保持一致,要么不予评论。只有很少几个国家会支持俄罗斯,这些国家要么本身就被孤立,要么严重依赖俄罗斯。世界舆论——不仅仅是西方舆论,将倒向基辅的一边。
后果四:俄罗斯遭受空前的制裁。有观点认为俄罗斯不怕制裁,事实并非如此。和伊朗所受的“温水煮青蛙”式的制裁不同,西方会对俄罗斯采取大规模的严厉制裁,以便短时间内破坏其经济稳定。近些年来,俄罗斯各经济部门为抵御外部冲击,加强了主权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能够保证电子支付系统不受干扰,央行则通过流动性操作控制局面。但这不等于俄罗斯就不怕制裁了,不论从短期还是长期看,制裁都将造成严重的后果,包括但不限于:
短期内,通货膨胀,进口价格飞涨,进口商品供应链中断,失业率上升。中长期来看,俄罗斯在世界原材料、军火和粮食市场中的份额可能会被排挤掉——这不会一蹴而就,西方作为发起者也会支付沉重代价,但战争会吞噬决策者的经济理性,为了将俄罗斯排挤出供应链,他们会不计代价。政府之外,还有企业行为——一些外国企业会抵制俄罗斯,暂停对俄交易。值得一提的是,大量公司——不管是西方的还是非西方的,不论是不是在美国的司法管辖范围内——都受制于美国的制裁令,它们手上的涉俄商业项目将不得不部分乃至全部叫停。而所有这些又会进一步削弱俄罗斯的经济基础,降低其国民的收入和生活质量。
后果五:即使乌克兰大部队被打败,要控制和管理这个国家也是十分困难的。当前的局势已经说明了这一点:如果包围大城市,可能会引发人道危机;如果发起总攻,则会造成惨重平民伤亡。就算基辅投降了——目前看来可能性越来越小,要在乌克兰这样一个反俄情绪蔓延且地域广大的国家维稳也是极端困难的。
后果六:乌克兰社会团结在抵抗俄罗斯的旗帜下。从前极端民族主义和“俄祸论”只是少数派意见,现在却日益成为乌克兰的民族认同。每一个无辜平民的伤亡都在加速这一转化。普通人拿起枪和弹药参与抵抗,而正如阿勒颇和其他城市的战斗显示的那样,这些武装起来的民众也可能发挥重要作用。总之,无论俄罗斯特别行动的结果如何,在未来几十年里,乌克兰社会都会视俄罗斯为敌人。
后果七:特别行动将引发俄罗斯内部争议。民众将划分为支持和反对出兵的两个阵营。前者会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进行抗议,为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沮丧。由于缺乏可靠的数据,目前尚无法知晓上述反对和支持两个阵营的真实比例是多少,也无从判断俄罗斯社会真实的焦虑程度。这里,我们需要了解的不仅是调查问卷上的答案,还有这些回答背后的逻辑。深入的焦点访谈或许可以提供这方面的信息。可以确定的是,焦虑和抗议是存在的——另外一个阵营已经有人呼吁揪出“叛徒”。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可能导致不受控制的“猎巫”行动,甚至是战时状态下的批斗审判,进而破坏社会团结。历史告诉我们,那些揭发“叛徒”的人最后往往也会被狂热的“行善者”所揭发。社会的裂缝还会随着制裁后果的显现而加深,经验显示,受伤的总是社会底层和中产阶级,而非寡头权贵。
以上是三个月前的研判。现在恐怕还要加上两点:
第一点是北约将强化在东欧的军事存在。一些西方国家对俄关闭领空,或使加里宁格勒地区(俄罗斯最西部的领土,与本土不接壤——译者注)陷于孤立之中。到目前为止,北约尚未正面介入乌克兰战事,但它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局面无疑会升级,包括在战略威慑方面。双方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越来越大。东欧国家势必出现一波激进的军事化。俄罗斯也不得不卷入到消耗巨大的军备竞赛之中。而在西方,各国的国防开支将大幅上升,和平时期被推迟的防务和军事现代化计划都将提上议事日程。
一个可能的后果是,德国就此走上“军事正常化”或者说“再军事化”道路。二战后,德国一直避免采取积极的军事政策,但乌克兰的战事可能成为一个转折点。这样一来,在俄罗斯的旁边,就会出现一个致力于遏制俄罗斯的军事强国,欧盟也终将在反俄的基础上获得它的政治-军事身份。
第二点是海外俄罗斯人,尤其是在西方的俄罗斯人会遭到霸凌和骚扰。有时候,仅仅因为他们是俄罗斯人,就会被针对。
那么,对乌克兰动武到底对俄罗斯有什么好处呢?一个是阻止北约吸纳乌克兰为成员。但如同上面所说的,动武的结果,差的话,乌克兰为抵抗俄罗斯走向全面军事化;好的话,俄罗斯将不得不在一个反对俄罗斯的国家进行消耗巨大的维稳。即便控制了乌克兰,其价值也很可能会被北约在西部边境的军事集结所抵消。欧洲军事化的钟摆已经启动,其后果也许要过几十年才能看清楚。
俄军的特别行动,还将解除直接针对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的军事威胁。过去八年,这两个地区一直是烽火前线,人民流离失所。但这一成果是要以许多乌克兰人的伤亡和对乌克兰基础设施的毁坏来交换的。曾经有一种说法,说顿巴斯冲突是在俄罗斯的授意下爆发的,对此,现在的俄罗斯人很难去反驳,因此也无从将八年战乱的责任都推给基辅当局和乌克兰民族主义者,并藉此证明出兵的合法性。
总之,动武的成本似乎远远超过了收益。正是基于这一判断,专家们认为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很低。专家们都错了,但这恰恰因为他们把战争的后果都算对了。
------
伊万·季莫耶夫,是政治学博士,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项目部主任。本文刊发于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网站(2022年3月2日)。“澎湃”经授权编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单雪菱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境之地,乌克兰战争,欧洲安全,俄美关系,俄欧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