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美国亚裔二代:我受够了做你们口中的模范少数族裔

2022-03-12 20:08
北京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加美编译 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Patricia Park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作者作为韩裔二代移民,从小就被父母教导要低调,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就跟所有的二代亚裔受到的教育一样。然而,环境并没有因为亚裔的顺服而善待他们,仇恨犯罪激增,作者越来越担心自己和其他亚裔群体的生命安全。她意识到对不公正的待遇保持沉默就和暴力犯罪一样的危险,她呼吁亚裔勇敢站出来,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我在纽约长大,我很早就学会了防止危险的应变技巧。我一直低着头,把钱放在袜子里,一心一意关注自己的事。12岁时,我开始独自乘坐地铁,在高中时,我每天从皇后区到布朗克斯区通勤四个小时。一个同学在我们学校的地铁站被一个陌生人划伤了脸,那天我还是坐地铁回家,此后的每天都是如此。

要吓着我,可不容易。

然而,作为一个韩裔美国人,我现在担心我自己、以及那些看起来长得像我的人会不会有生命安全问题。

纽约警察局去年报告了131起针对亚裔的攻击事件,比2020年的28起和2019年的3起增加了很多。这还不包括上周最新的一连串仇恨事件。警察逮捕了一名男子,指控他在曼哈顿两小时的暴行中袭击了七名亚裔女子,据称他在这期间用拳头和手肘击打女性的面部,并将其中一名女子推倒在地。

当然,并不是所有对亚裔的攻击都被记录为仇恨犯罪。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李宥娜(Christina Yuna Lee,音译)被人尾随到她在下东区的公寓楼里并被杀害;高慧民(Michelle Go)被推到时代广场的地铁轨道上;马耀潘(Yao Pan Ma)在东哈林区被推倒在地上并被殴打头部,在昏迷数月后死亡。

在这些案件中,只有马耀潘的谋杀案,被定性为仇恨犯罪。

2月,一名韩国外交官在曼哈顿中城韩国企业聚集的韩国城(K-Town)附近被袭击(脸部被打伤)。1月,阮华(Hoa Nguyen,音译)在布鲁克林克林顿山买菜的路上,头部被打了几拳。就在本周,一名41岁的亚裔男子在曼哈顿下城的地铁列车上被划伤了脸。

所有这些袭击都是无缘无故的。还有其他的,太多了,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

皇后区的众议员孟昭文上周说:“没有人应该生活在人身攻击的恐惧中,但可悲的是,恐惧是亚裔美国人社区中许多人的状态。亚裔美国人继续成为暴力的受害者,因为我们被当作新冠传播的替罪羊。”

我怀疑还有很多很多针对亚裔的犯罪和侵犯行为没有被报告,部分原因是语言障碍和移民身份,但也是由于我们社区中直观理解的一种文化现象,就是害怕这会破坏我们“模范少数民族”的声誉。

我的韩国移民父母在我成长过程中经常告诉我:“不要制造麻烦,我们是这个国家的客人。”

即使我在这里出生,我的父母也是美国籍。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这个国家的种族主义是多方面的,对每个种族或宗教群体的影响都不同。当亚洲人受到攻击时,我们被期望以惯有的方式作出反应。保持安静,低下头,继续工作。作为所谓的模范少数民族,我们善于掩饰自己的痛苦。

每个美国亚裔都能回忆起被嘲弄或刻板印象的事件,我们被要求弱化自己的存在感。有些人还经历过人身攻击或暴力。如果任由这些事件发展下去(无论是轻微的还是严重的)就会演变成这样的信息:我们的生命没那么重要。以微妙的方式将一个群体非人化,使一些社会成员敢于对这个群体施加更大的伤害。

我已经厌倦了这个国家的亚裔所受到的待遇,无论是字面上的还是形象上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决定不再做你们口中的模范少数民族了。

在整个学校和我的早期职业生涯中,我曾经顺着人们对亚裔期望的方向发展。我对每一个机会都心存感激,我的父母工作得太辛苦了:一周七天都在杂货店做装袋工作,因为办公室的工作对他们来说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不能乱来。在出版业的一份工作中,我被分配到其他人都不想要的数学和科学书籍,我毫无异议地承担了所有的工作。

即使我不想不再顺应这些期望,我发现其他人仍然希望我遵守模范少数民族的刻板印象。我开始意识到为什么我的父母建议我不要制造麻烦。如果我提出任何异议,我就会受到蔑视,并被强行置于我原来的位置。没有人喜欢你反其道而行。

正如普利策奖获得者阮清越所说:“亚裔美国人仍然没有掌握足够的政治权力,也没有足够的文化存在感,使我们的许多美国同胞在采用种族主义思想时犹豫不决。”

模范少数民族的一个矛盾点,在于我们同时具有隐蔽性(我们低着头、安静地在后台工作)和高可见性(我们很容易成为攻击的目标)。

Photo by Jason Leung on Unsplash

我已经厌倦了惶恐不安的感觉。这个周末在皇后区,在我侄女的第一个生日派对上(在韩国文化中,这是一个像婚礼一样盛大和欢乐的庆祝活动),我与家人和朋友的谈话是关于我们多么担心年迈的父母。我们感到沮丧的是,当 那些非亚裔人士,因为没有与我们相同的肤色时,会无法理解种族对我们造成的影响。我们厌倦了被认为是软弱的、容易下手的目标。

我们,特别是作为亚裔女性,感到威胁和无助,而我们的声音被掩盖了。

我们要开始反击。

亚裔美国女性企业主,正在面对来自网络暴力的种族主义和歧视女性的威胁。在纽约市,宣传团体呼吁在全市范围内采取行动,并进行立法改革,以打击对亚裔和其他人的偏见。对我们中的许多人来说,沉默低头不再是一种选择。我们需要声音,无论是来自亚裔还是非亚裔的。我们开始意识到,旁观者效应(即我们目睹不文明或更糟糕的行为时,选择沉默)与攻击本身一样危险。

最近,在离开布鲁克林的F线列车上,我看到了一场争夺座位的混战,一名妇女用双手把一名老年亚裔妇女推出了1.5米远的距离。这位年长的妇女踉踉跄跄地退后。那个高个子女人坐到了座位上。

我开口了:“你不需要这样推她。”

然后我环顾了一下车厢,试图寻求其他乘客的帮助。但他们都在整理文件或者盯着他们的手机看。

没有人与我对视。

原标题:《美国亚裔二代:我受够了做你们口中的模范少数民族》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