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00元一节课学跳绳,“鸡娃”战场转向体育

关注
2022-03-15 07:22
辽宁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字号

原创 袁玥 豹变

「核心提示」

“双减”之后,孩子们被从繁重的学科培训中解放了出来。北京疫情下,一份培训班排查文档展示了大家课后生活的另一面,艺术体育类培训挤满日程表,尤其是各种体育班,从游泳、篮球到马术、冰球,描绘出一片鸡娃的新战场。体育鸡娃为什么越来越卷?

作者 | 袁玥

编辑 | 邢昀

在北京朝阳苹果社区的地下一层,少儿篮球启蒙培训、跳绳俱乐部、乐刻健身等体育培训机构毗邻而居。一个二十平左右的教室里,刚升入小学一年级的莉莉,正和另外四名孩子一起拿着彩色的竹节绳练习跳绳的基本动作。

跳绳本是一项门槛不高、老少咸宜的全民运动,什么时候开始也需要报班学了呢?

在这几家培训班走廊的墙壁上,一张“北京中考体育新政策”解释了原因,原来北京中考体育分值提升到了70分,更增加了从四年级到八年级的过程性考核,其分数均要计入中考体育总分。1分钟跳绳的考核,从小学四年级开始,一直持续到中考。

墙壁上还贴着馆内竞赛中的获奖名单,第一名的孩子仅6岁,一分钟内能跳出197次。坐在训练场外等候的家长,抬头就能看到墙上的这些张贴物。

双减之后,家长的钱包、孩子的时间都空了出来,曾被忽视的“体育课”,正在成为少儿培训抢夺的新战场,而且还将是一场持久战。这背后不仅有功利的升学因素,也暗合着家长们让孩子强身健体,提升综合素质的期望。

北京疫情之下,一份培训班排查文档里,孩子们校外的游泳、篮球、马术、冰球课,更是将双减之后课余生活的另一面展现了出来。佛系心态已经跟不上节奏,越来越卷成为关键词,“鸡娃”战场正在向体育转移。

一根跳绳上的产业链

北京体育大学教授张一民曾参与制定《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他在接受GQ采访时曾透露跳绳进入考核过程的依据,可操作性高,对运动场地和环境要求低,经济门槛也低。开展跳绳,“一个孩子三四平米即可,买根跳绳最便宜的只要三五块钱”。

但是,当应试教育的指挥棒挥来,培训班里多了彩色竹节绳挥舞的身影,价格也水涨船高。据《豹变》了解,跳绳馆分成基础班、花样跳绳班等不同的层次。基础班的课程费用大都在200元左右一节,要想达到基础班的“中级”水准,需要达到1分钟跳满70-140个,很多家长认为“非常值”。

苹果社区这几家少儿体育培训机构,大都从2021年成立。原本没有门店,教练们一直跟学校以俱乐部形式开展合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每个机构都收纳了一百多名学员,孩子大都来自附近小区。

莉莉妈妈告诉《豹变》,莉莉上的是零基础课程,班里其他孩子都在幼衔小的阶段学过跳绳,只有她没学过。但一年级期末体测,老师要求1分钟内跳满100个才能算作达标。

在小学义务教育阶段,包括“跳绳”在内的体育项目,正在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搜索大众点评,全北京有三千多家跟跳绳相关的培训机构。更直白的是,一些培训班甚至推出“中考体育应试课程”,以及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体测考试套餐”。

一个亲子论坛中有80户人家贡献了自己的运动花费账单:除了跳绳、体能培训班以外,最热门的运动是游泳,几乎所有孩子都参加;冰雪运动也很流行,近一半娃都在玩;马术、冰球、攀岩、泰拳、击剑等小众运动越来越受欢迎;给娃鸡体育,最早从1岁就开始了;平均下来,每个家庭投入在运动上的花费大概在万元左右。

2021年一份针对一二线城市中产家庭的《体育鸡娃读者调研》中发现,一线城市家长鸡体育最猛,人均1-3个班,超一半人从幼儿园起步,小学、初中是鸡体育的重点时期。63%的家长每年花费1-5万,多则几年100万。

敏锐的资本市场也嗅到了体育培训行业红利期的到来。

据《2022中国素质教育行业报告》显示,综合各运动品类及城乡差距,客单价按6000元/年估算,到2023年,我国少儿体育培训市场规模将超过1300亿元。越来越多的体育培训相关企业涌现,甚至获得资本助力,例如2021年,室内滑雪培训机构雪乐山宣布获得亿元级融资,而青少儿体能培训机构宾果运动获得了千万级融资。

备受双减重挫的各教育巨头也将目光投向体育培训。2021年,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曾透露,新东方投资了5-6家体育公司,其中包括花样滑冰培训机构万域芳菲,还推出了针对中考的体育课程。

在“体育鸡娃”的赛道上,孩子、家长和商家、资本同舟共济,不遗余力。

13岁滑雪冠军的周末

11月的河北崇礼,白雪覆盖了大小雪场。对于北京市的初二学生睿睿来说,在寒假到来之前,每个雪季的周末都是一场跟时间的战斗。

当周五四点半的下课铃一响起,就意味着战斗号角吹响。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教室,在20分钟之内到家,才能赶上5点开始的学科类辅导课。两个小时的课程结束后吃晚餐,再背上提前一天打包好的滑雪装备,跟母亲一起奔赴8点40出发的高铁。从北京海淀到河北崇礼的雪场,车程为1个多小时,他拿出了作业本。

睿睿9岁进入一家国际滑雪学校的竞技班系统受训,4年来,飞机上、酒店里、寒冬高铁的呼啸声中,他习惯了见缝插针的完成学校功课。抵达崇礼时已至深夜十点,此时他需要赶快入睡,周六上午七点就得起床准备当天的滑雪课。

自从踏上滑雪竞技之路,睿睿每年在雪场训练的时间长达七八十天,暑假时还会去欧洲滑雪,13岁的他,足迹已经遍及瑞士、加拿大、奥地利等国,阿尔卑斯山脉一带,被称为雪圈鄙视链的卷王,但为了孩子的成长,中产家庭仍旧乐此不疲。疫情到来后,没办法出国练习,暑假的训练场地也转移到广东的室内滑雪场。

在小红书上,流传着一个少儿体育培训班的鄙视链,滑雪、冰球、马术、高尔夫等小众运动居于鄙视链顶端。因为这些项目不止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更是相当烧钱。

睿睿妈妈算了一笔账,私教课五六百一节,每周上两次,滑雪课五个小时2000元左右,还不算路费、雪票和装备,一个星期花销在五千以上。非雪季的日子里,睿睿还要上每周一次的篮球课和两次体能课,要想提高滑雪水平,每年七八十天的训练不够,还要日常培养平衡力、核心力量和弹跳力。

滑雪装备也是一笔不菲的开销,雪板、手杖、鞋、雪镜、雪服,头盔,专业级选手甚至要武装到牙齿,就算不参加比赛的孩子,配齐所有装备也得要五千元左右。而睿睿参加的是滑雪竞技队,对装备的要求更高。平常的雪板只要2000元左右,而竞技类雪板价格上万,发育期的孩子身体变化快,全身上下2-3万元的装备,每年都得从头换一次。

如果再加上去国外的行程和教练费用,一趟至少超过5万。这样算下来,每年光是滑雪一项,睿睿就要花掉30万。

但收获也是不菲的,睿睿已经在高山大回转的比赛中拿到四五个冠军,最重磅级的冠军来自于中国青少年滑雪大奖赛。睿睿接下来的目标,是冲击北京市第二届冬运会的金牌。

睿睿妈妈还有另一个如意算盘,她希望利用孩子在冰雪项目上的优势,将他送进北京市的重点高中,“那个学校硬考很难”。事实上,小众运动对于富裕家庭的孩子来说,是条挤入名校的独木桥,冰雪运动费用高昂,场地有限,竞争者比较少,相对容易出成绩。之所以中产家庭钟爱小众运动,正是因为其高门槛为孩子避开部分竞争障碍。

事实上,不仅是中考,不少211、985大学也向来有为高水平体育生降分的惯例。而原本有留学打算的家庭,大都听过一种说法,“藤校招生,优异成绩只是基本条件,体育才是爬藤利器”。

一位孩子在国际学校就读的家长告诉《豹变》,“美国名校中,体育明星比学霸更受欢迎”。

谁在推动体育培训内卷?

虽然小众运动相当烧钱,但大众化的赛道上,竞争激烈程度同样呈白热化。如果想要走专业路线并取得成绩,同样需要烧钱。

在一项关于“人生第一个体育班”的调查中,游泳名列TOP1,因为它的普及性高、门槛低,且富有乐趣。但随着一线城市的中产之家入场,游泳成为鸡娃内卷的角斗场。

君君今年9岁,在一家奥运冠军带的训练营学习。这家俱乐部的孩子,大都是为了打比赛、拿名次而来的,进营标准是至少会四种泳姿,游泳并非单纯的兴趣培养,而是跟分数紧密相连。

君君爸称自己是“最佛系”的,只让孩子每周上三、四次团体课。而价格则从原来的160一节课变成了近400元一节课。据他了解,有的家长会给孩子请一节课800元-1000元的私教,而且一周训练七天。

君君爸爸告诉《豹变》,“卷是在不知不觉中开始的”。

一开始,君君在学校俱乐部学习,1600元能上10节课。父亲的目的很单纯,强身健体,学会一种泳姿就行。可后来,发现有同班孩子四种泳姿都游得很好。朋友还告诉君君爸,自己的孩子刚上初中,已经开始飞到日本打游泳比赛了,“永远有比你优秀的孩子,比你更努力,攀比心理一下子就上来了”。

为了给孩子找到最好的教练,君君周转了三四家俱乐部。直到进入一个游泳奥运冠军带的训练营,君君爸才止步。

“每个家长都有一个信念,既然要参加比赛,就一定要拿第一”。君君爸曾听说,有的家长会一直在泳池旁边盯着,如果孩子偷懒,就直接把孩子踢到水里,甚至给孩子一巴掌。还有的家长,不相信教练计算的游泳成绩,就自己带着秒表给孩子掐速度。

“要学就要找最好的机构,要比赛就要拿第一”,这是君君爸爸的理念。

在大城市打拼的家长们,大都成长于激烈的竞争环境中,“竞技基因深入骨髓,自然会感染到孩子”。

家长停不下来的的“攀比心理”助长了体育培训的“内卷”。

周六下午五点,双井附近的某家岩馆里,一面五米高的岩壁上半数都是青少年,岩壁下铺着海绵,而家长拿着水杯坐在一边观看。

莲莲刚上小学一年级,她停在半空中,在五颜六色的岩点之间,犹豫着不知应该如何下脚。妈妈在一边忙着指挥,一番折腾下来,小女孩被吓哭了。所幸在妈妈帮助下回到地面,妈妈问她,“我们回家吧?”女孩摇摇头,眼里含着热泪,又回到了岩壁上。

这已经是莲莲尝试过的第七种体育项目。小学一年级之前,她陆续学过跆拳道、击剑、骑马、轮滑、艺术体操等等。母亲的盘算是,启蒙阶段年投入两三万,尽可能地让孩子多尝试,再从中选择一两项,每年投入二三十万去长期训练。

她兴冲冲的把孩子攀岩的照片发到妈妈群里,可很快被一位妈妈泼了冷水,这个妈妈催促她,要快点把孩子的兴趣班定下来。因为,“小学一年级还在尝试,已经太晚了,有的孩子小学二年级就在参加市级足球比赛拿名次了”。

莲莲在区体校招生中,从四百个人脱颖而出,成为被选入预备队的两个孩子之一。区体校收费较便宜,教练还是国家队的运动员,令莲莲妈乐开了花。但她很快发现,同一个妈妈群里的另一个孩子,已经进入了国家队。

有运动专家曾建议,在孩子小的时候尽可能让他们去尝试多种运动,找到真正兴趣所在。因为唯有热爱,才能让孩子去挑战艰苦和枯燥,长期坚持训练。

莲莲妈妈并非不明白这一点,但是她感到自己停不下来,“本来只想给孩子培养一个终生的兴趣爱好,但竞争的氛围无处不在。”

在体育鸡娃这件事上,二三线城市也不甘落后。在烟台的某家亲子游泳馆,每天都门庭若市,游泳池里最小的孩子还不满1岁。有家长反映,最近火爆到“约课根本约不上”。

游泳馆的每个细节都为低龄儿童贴心设计,当然与之匹配的还有其不菲的价格,1节45分钟的课程,收费200元。今年五岁半的男孩涛涛,已有近五年的泳龄,目前正在学习仰泳和自由泳,每周一般上两节课,光游泳一项,家庭年投入1万多,而当地普通游泳馆的培训价格一年仅6000元,但涛涛妈妈觉得,“从各项服务上看,这笔钱花得值。”

调查中显示,一线城市家庭年收入百万以上的中产家庭,体育启蒙年投入普遍在2万元左右。今年五岁半的涛涛,除了游泳以外,还在学习轮滑和体适能项目。之后涛涛妈妈还计划让他进入小学的专业羽毛球队,加起来在体育方面的投入跟一线城市持平。但形成对比的是,涛涛家庭年收入仅二三十万,远比一线城市低。涛涛妈妈也认为,“在小学四年级之前,体育比学业更重要”。

鸡体育,还是要以兴趣为导向

抛开功利原因,“为孩子找到一个终生的兴趣爱好,养成好的运动习惯”,是大部分家长从幼儿园就开始鸡体育的另一动力。

睿睿妈妈对此感受深刻。他发现,自从孩子开始学习滑雪之后,中不溜的成绩迅速提高到全班前几名。

睿睿上完每天5个小时的滑雪课程,下午四点回到酒店还有一堂网课和未完成的家庭作业在等着他。虽然他已疲惫不堪,但是妈妈的紧箍咒开始响起,“不好好学习,明天就别想去雪场”。

虽然兼顾滑雪和学习非常辛苦,睿睿从来没说过自己不想继续学。即便在零下二十度的东北雪场,他的脸被冻伤。速度会带来肾上腺素的飙升,脑海里一片空白,完全释放掉所有压力。同时还有一起在雪场上蹦跶的小伙伴,他们同吃同住,友情远比跟城市学校里的孩子更深。

为了坚持滑雪,他需要迅速在学习和运动之间切换,每天最多只有20分钟玩手机的时间。

睿睿妈妈将孩子的进步归功于滑雪带来的“学习效率”和“自律水平”的提高。他认为,能帮助一个孩子克服惰性,养成高效、自律的生活习惯,靠的不止是家长的督促,更是以兴趣为出发点的强烈驱动力。

长期对孩子进行体育培训的家长有一个共识,“运动成绩好的孩子,往往学习也不错”。

一位攀岩教练向《豹变》谈到,攀岩是一项需要用到脑子的运动,力量、技巧和智慧,差一点都不行。所以在攀岩项目优秀的孩子,成绩也不差。在攀岩时,精神需要保证高度集中,运用身体和头脑才能完成一条线路。一位家长向教练反映,“学习攀岩之后,孩子专注力也提高了”。

跟过去不同,学霸们开始被鸡体育,而体育生的文化成绩也被提到一定高度。全面发展成为当下鸡娃的大趋势。一位重庆体育特招生的父亲向豹变谈到,“孩子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级前100名。他一天训练四次,还要兼顾学习。”

家长们感受到“体育鸡娃”的独特之处,还在于对孩子性格的塑造,独立、乐观、坚韧、意志、抗压。

体育能最大限度的拓展孩子的心智禀赋,不少热衷鸡体育的家长自身也尝过坚持某个体育项目的甜头。

不过同时也有教育专家呼吁,练体育需要要以兴趣为导向,一个参加了昂贵但并不是适合运动项目的孩子,或者必须应付家长不切实际期待的孩子,则会拥有一段充满沮丧的运动经历。

雪季周末的结尾,睿睿4点坐高铁离开崇礼,两个小时以后,还有一堂两小时的辅导课在等着他。周末结束了,但滑雪时最快乐的瞬间,在睿睿脑海里并没有消失。

他拿着雪杖风驰电掣地穿行在路障之间,在洁白的雪面上划出一道道S形的弯道,雪花飘舞在身后,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那种感觉就像是飞了起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你会给孩子报几个培训班?

原标题:《200元一节课学跳绳,「鸡娃」战场转向体育》

阅读原文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