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5

上海社科新人访谈录|谢明文:古文字是中华文化的基因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2022-08-15 08:24
来源:澎湃新闻
专栏 >
字号

为加快培养造就本市哲学社会科学领域青年拔尖人才,在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下,上海东方青年学社从2010年起组织开展“上海社科新人”评选活动,有力助推了一批青年才俊加速成长,逐渐形成了涵盖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领域、具有上海特色的青年学人共同体,对于加强社科理论队伍建设和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发挥了积极作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的“上海社科新人访谈录”专题,邀请2020-2021年度当选“上海社科新人”的14位青年学者进行专访。本期邀请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谢明文接受访谈,他的研究方向和领域为甲骨文、金文等其他古文字和古汉语。

谢明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长期从事商周甲骨文、金文的字词考释,推进了相关领域的研究。在《文史》《文献》《古汉语研究》《出土文献》《华夏考古》等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80余篇,出版著作2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项(结项等级:优秀)、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1项(在研),校级项目数项,参与国家级项目数项。2012年获评复旦大学研究生“学术之星”及复旦大学优秀毕业生,获得第三届中国语言学会罗常培语言学奖一等奖、第三届李学勤裘锡圭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青年奖二等奖、“鼎甲”杯甲骨文字有奖辨识大赛优秀论文奖等奖项。

澎湃新闻:能不能介绍一下您的主要研究方向和内容?

谢明文: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商周甲骨文、金文。近年研究内容主要包括四个方面:1. 对已公布的商代金文作全面的整理与研究,解决很多铭文中的疑难问题。2.考释商周甲骨文、金文中的一些疑难字词,通过一定的方法将以前不认识的文字与后世的已识字加以联系,从而破解那些疑难文字。3. 对商周甲骨文、金文中的一些常用字词关系进行分析,并从中揭示出上古汉语字词关系的一些特点和发展规律。4. 对周代金文中的一些重要构形现象进行专题研究,丰富文字学特别是古文字构形学的相关理论。

澎湃新闻:能向我们介绍一下您的学术经历吗?您认为自己在学术上取得进步的主要经验和体会是什么?

谢明文:我现在走上古文字研究的道路纯属偶然。初中时候,因为两任班主任是数学老师,他们对我非常好,我至今仍铭感于心。那时我就特别喜欢数学,数学每次考试,我几乎都是满分,曾多次去市里参加数学竞赛并获奖。印象中我在学校每次考试,各科的总成绩也不错,除了初一有一次考了个全校第三以外,其他每次都是考全校第一。那时我的理想就是长大了要当一名像华罗庚、陈景润一样的著名数学家。1998年初中快毕业时,我本想去读市里最好的中学——武冈二中(前身是湖南省私立洞庭中学,著名语言学家唐作藩先生曾就读与此),以后考个好大学,去追逐成为一名数学家的梦想。但由于家境贫穷,家里希望我早点工作,我无奈之下只好选择了武冈师范学校,准备三年后去当一名小学老师,从而减轻家里的负担。

师范的教育是什么都学一点,但都不够深入。在师范,我的学习成绩依然非常好。记得当时有一位老师对我说过“你不去读高中太可惜了”。到了快三年级时,我逐渐发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也开始不甘心以后一辈子就留在乡村当一名小学老师,生活顿时陷入了迷茫和恐慌。三年级下学期我自己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准备去高中听课(自己从小就是一个非常内向的人,那时居然有如此勇气、如此决绝,现在回想起来,仍不禁感慨,这也说明我曾经年轻疯狂过)。现在我已不记得当时在师范是否办理过相关手续,我只记得我当时去了市里面一个专门针对复读生的补习学校,在那里听取高中的课程。对于一个从未上过高中课程却直接与复读生一块听课,整日参加高考前的题海战术,其难度可想而知,一开始感觉整个人坠入云里雾里……至今尤记得当时我经常一个人在半夜或凌晨天还未亮时独自一人在走廊上借助走廊的灯光学习、奋斗的情形。好在上天垂爱,师范快毕业时,得知湖南省的师范院校文科专业向湖南省的所有中等师范学校有一次招生考试,其中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共有二十个名额,于是我回武冈师范参加了那次考试。因为经过复读班一段时间的魔鬼训练,这种考试当然是小儿科,我顺利成为当年(2001年)武冈师范唯一一个考上湖南师范大学的学生。湖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是我与家庭与自我抗争后当时最好的去处,由于这一段的曲折经历,我与数学家的梦想也就彻底无缘了。

考上大学后,家里多方借钱筹集好了第一年的学费。大一时,我由于总成绩在几个普通班所有人中进入了前三名,于是大二时升入了实行淘汰制的中文基地班。大学期间,我虽然也获得过奖学金,但钱没有到手而是直接扣抵学费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就是每逢考试时,总会听到“未交学费的人不许参加考试”一类的话。有的院系还真的实施了这种方式,不过中文系却没有为难我这名一直拖欠学费的学生,我一直到大学毕业时才交清了学费。所以对于我来讲,在大学如何生存下来并自我解决温饱问题那是第一位的,然后才是学习。所以在大学期间乃至整个硕士期间,我都花了太多时间忙于家教赚取生活费。幸运的是在大学毕业时,我获得了保送的机会。当时我也不知选什么专业好,对古文字更是一无所知,最后选择去首都师范大学研读古文字完全是用排除法得出的(参看《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青年学者访谈020:谢明文》,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2020年 8月29日)。在首都师范大学,我师从著名甲骨学家黄天树教授,2008年获硕士学位。同年9月考入复旦大学,师从著名古文字学家裘锡圭教授,2012年获博士学位并留校工作。

我在学术上取得进步的主要经验和体会,我在《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青年学者访谈020:谢明文》一文中已经详细叙述过,可参看。我在这里再强调两点,一点跟我的性格有关。很多湖南人身上都会有一种蛮劲,用大家比较熟悉的话来讲就是“吃得苦、霸得蛮”。我读中师以前一直生活在农村,感觉身边的人几乎都有这种特点。因为从小耳濡目染,这种特点也深深烙印在我心中。所以生活越困难,我就越不服输,越挫越勇,越要坚持,越要挑战。这成为我后来一直坚持读书读到博士并逐渐走上学术道路的原动力。另一点就是学术研究中一定要秉持怀疑精神,不要迷信权威。特别是对那些在学界影响深远的说法,一定要根据相关材料认真审视。以我近年来考释古文字的经验而言,古文字研究中有很大影响力、似是而非的成果其实有很多,在考释古文字越来越精密化的当下,只要研究者持有怀疑精神,实事求是地分析相关材料,定能祛除很多成见,从而获得新知。在此,我们略举一例:

澎湃新闻:在您的学术生涯中,遇到过哪些困难?您觉得对于青年学者来说,哪些方面的帮助是很重要的?在您的学术成长道路上,哪些人、哪些经历对您有重要影响和帮助?

谢明文:在我的学术生涯中,研一碰到的最大困难就是人生看不到方向,不知前路在何方。整个研一期间,我过得比较狼狈,学习完全不在状态。当时想提前结束这种状态,于是萌生了提前毕业的念头。当我硬着头皮向黄天树师表达我的这一想法时,结果可想而知,黄师立马生气了,狠狠地批评了我一顿(参看拙著《商周文字论集》后记)。这一顿批评大有惊醒梦中人的意味,我从此开启了疯狂学习古文字的模式。博一的第一学期也碰到过很大的困难,就是自己写不出有意思的东西,还被自己崇拜的裘锡圭师和陈剑老师批评,特别沮丧,对学好古文字没有一点信心。好在后来写出来的两篇小文章得到了及时的肯定,我的自信心才有了极大的提高,在古文字考释方面的兴趣越发浓厚。

对于青年学者来说,在学术训练与正确的科研观方面的帮助是非常重要的。这样可避免自己少走弯路,并能在学术道路上得到健康的发展。

在我的学术成长道路上,裘锡圭师、黄天树师、陈剑老师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三位先生的共同点是治学严谨,这深深地影响着我的学习和研究(详细参看《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青年学者访谈020:谢明文》)。在我学术成长道路上,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老师给予了我很多的帮助,在我刚参加工作时,刘老师就给我提供了不少机会,推荐我去参加一些相关的学术会议。从2013年到2018年,我几乎没在核心刊物上发过文章,那时我不知道也从不关心跟我们领域有关的核心刊物究竟有哪些,文章基本上是给了相关会议论文集或辑刊,同时对相关项目以及政府相关扶持政策的申请极度缺乏热情。近三、四年来,中心老师相聚时,刘钊老师总是会高屋建瓴地对我们年轻老师加以指点并多加鼓励、鞭策。鼓励、鞭策的话语听的次数多了,我也不好意思像以前那样原地不动了,所以近几年我也会主动给一些核心刊物投投投稿,这次的“上海社科新人”评选活动我就积极申报了。如果这几年没有刘老师的鼓励与鞭策,我肯定还会像以前那样,无疑会错过这次“上海社科新人”评选活动。

澎湃新闻:作为一名青年学者,您觉得当下的学术氛围是如何促进您个人的研究的?

谢明文:对于我个人而言,我觉得当下的学术氛围与我个人的研究之间没有太多必然的关系。我性格内向、好静,基本上就是每天沉浸在自己的学术研究中,考虑着那些自己关心的学术问题,只要能看书我就感觉生活是快乐的,人生是有趣的。如果在看书的过程中能有所发现,并解决一些学术问题,就会特别开心,感觉跟中了大奖似的。我的学术研究不会轻易受到当前外部环境和当下的学术氛围的影响。

澎湃新闻:本市面向青年学者有不少相关的扶持政策,这些政策对您的学术研究工作起到了哪些帮助?

谢明文:从2012年博士毕业后在上海工作到今年恰好十年,知道上海有“晨光计划”“曙光计划”等面向青年学者的一些扶持政策,每年我们也会收到学校的相关邮件通知,但由于以前我个人的原因,觉得填表格挺麻烦的,所以相关邮件我几乎没打开过,也从来没申请过“晨光计划”“曙光计划”等相关的扶持政策,以致错过了很多的机会。

澎湃新闻:您认为您所开展的哪些课题研究及取得的成果对当选“上海社科新人”有所助益?

谢明文:我认为我所开展的“商代金文的全面整理与研究及资料库建设”“商周甲骨文、金文字词关系研究”这些社科项目及其他的一些课题以及我在《文史》、《文献》等刊物发表的80余篇学术文章对商周甲骨文、金文中的不少疑难文字作了正确的考释,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意见对当选“上海社科新人”有所帮助。

澎湃新闻:获得“上海社科新人”称号之后,您觉得对于您当前的课题研究会有哪些助益?对您未来学术生涯的展开有哪些助益?

谢明文:获得“上海社科新人”称号之后,对于我当前研究的课题“商周甲骨文、金文字词关系研究”是否有帮助,目前我还感觉不出来。但对于未来学术生涯的展开肯定会有帮助,因为自己的研究的成果会因此得到更多人的关注,得到更多人的认可,也可能会因此接触到不同学科的优秀学者,互相交流,从而拓展自己的视野,弥补自己的短板。同时自我要求也会越严越高,要让自己在未来的学术生涯中产生一批高质量的科研成果。

澎湃新闻:您所开展的学术研究,对加快上海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发挥了哪些作用?

谢明文:我所开展的学术研究,对加快上海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能否发挥作用,我不敢妄言,这有待同行们的评论。也许我开展的研究置于上海整个哲学社会科学领域中时会显得微不足道,但我仍愿意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科研工作,努力推动本学科的发展,尽量让自己开展的学术研究在全国同领域内保持着非常靠前的水平。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整体的学术研究水平与城市软实力之间的关系?

谢明文:我认为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整体的学术研究水平与城市软实力之间关系密切,两者相辅相成,能相互促进。哲学社会科学领域整体的学术研究水平提高了,会带来学术的繁荣,从而推动城市软实力的增长。反之,城市软实力增长了,城市也就越来越有魅力,会吸引更多的来自其他地方的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高层次人才,从而将整体的学术研究水平提高到更高的层次。

澎湃新闻:您觉得您所在学术研究领域的水平提升将会如何助益于上海城市软实力的提升?

谢明文:商周甲骨文、金文等其他古文字是中华文化的基因,这些事关文化传承问题的学科,属于具有文化价值的“绝学”,近年来越来越受到重视。我所在古文字学术研究领域的水平提升,会在一定程度上传承并普及中华文化,从而助益上海城市软实力的提升。

    责任编辑:彭珊珊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