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265

滞留在上海的卡车陆续离开,宝山川纪路上的司机已走了大半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李佳蔚
2022-05-25 07:30
来源:澎湃新闻
浦江头条 >
字号
5月24日,滞留在上海宝山川纪路上的卡车,大部分已经离开了。上海封控后,这里滞留的卡车曾密密麻麻超过百辆。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李佳蔚 编辑 王纪民(02:46)
滞留在上海宝山川纪路上的卡车,大部分已经离开了。

4月1日浦西地区实施封控以后,上海进入全域静态管理,机动车必须凭借通行证、核酸阴性报告出行。川纪路毗邻罗泾码头,许多卡车司机卸完货后滞留在此,最多时川纪路上的卡车密密麻麻,超过百辆。

卡车司机搭的炉灶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4月29日,澎湃新闻记者曾在川纪路上看到,被困的卡车司机来自全国各地,他们在路边垒起土灶炒菜、煮食物,搭起帐篷把捡来的柴火盖住,想尽方法在户外生存。除了属地街镇发放的泡面、馒头,附近的公司和社会上的爱心人士也时常为他们送来生活物资。

对这些卡车司机而言,最迫切的需求是早日离开。

5月以来随着上海疫情形势不断好转,企业复工复产和物流运输通畅,滞留在上海的卡车逐渐迎来转机。5月24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再次探访川纪路,路面的卡车已经少了大半,一些卡车临时停靠,长期滞留的司机屈指可数。

52岁的卡车司机郑昌和,安徽合肥人,常住上海闵行区,是为数不多从3月底就滞留在这里的人。

卡车司机郑昌和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郑昌和告诉记者,他平时在上海运输外贸货物,从全市各区送货到码头。3月30日前后,他拉一批货到罗泾码头,当时他租住的小区已封控,如果回家就不能再出门。而根据当时的政策,浦西地区将从4月1日3时封控至4月5日3时。为了不被小区困住,郑昌和卸完货决定在川纪路等4天,但没想到,这一等竟使他在这儿被困近两个月。

4月29日,宝山区川纪路上滞留着四五十辆卡车。澎湃新闻记者 张呈君 图

4月份滞留的卡车司机最多。郑昌和回忆,当时他周围的有来自江苏、安徽、河南、黑龙江等全国各地的人。他们白天一起搭伙烧菜,晚上睡在驾驶室,一面想办法在户外生存,一面想办法拿到通行证离开。

卡车司机主要分两类,一部分挂靠在货运公司、工厂等单位,另一部分是自主运营的个体户,从各种渠道接单送货。绝大部分长期滞留的司机,是像郑昌和一样的个体户。

郑昌和与另一名司机在取水。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

郑昌和说,通行证往往需要由公司、供货单位等机构办理。滞留时间久了,隶属于公司的卡车司机先拿到通行证后离开。外地司机通常会拉一批货前往目的地,送完货在当地接受集中隔离,隔离期满后恢复正常货运工作。上海本地司机拿到通行证后,在全市范围送货,送完货他们经常会回到川纪路,因为这里做饭、取水方便。也有回家的,但回去就不能再外出送货。

个体货车司机拿到通行证的难度更大。他们需要先联系到有运输需求的货主,从上海运货,由货主为其申请通行证。通常,临时通行证上会写明出发地点、卸货地点,车门贴上封条,运输全程闭环,否则卡车下不了高速。抵达目的地后再进行集中隔离。

“看着别人走,着急啊。” 郑昌和说,他在上海和父亲同住,如果不是因为父亲,他此前也会想办法接单回安徽老家。滞留在川纪路近两个月,损失预计几万元,“如果正常跑,一个月能跑两三万块钱”。

“没办法,先耗着吧,反正这么长时间都过来,再坚持一些日子。”郑昌和说,他计划等上海解封后回小区,届时根据防疫政策再接单送货,继续在上海打拼。

目前,上海已开通了自驾离沪的通道。5月18日,上海公安交警部门发布公告,确需驾驶机动车离沪的人员,在符合疫情防控规定的前提下,可向有关单位提出申请。有关单位经核实后,出具离沪证明。相关人员凭离沪证明驾驶机动车离沪,点对点前往外省市目的地。

    责任编辑:徐晓阳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26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