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48

专访|导演曹盾:《海上牧云记》对我来说有缺陷,但没有遗憾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11-22 16:33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海上牧云记》海报

11月21日,电视剧《海上牧云记》在腾讯、优酷、爱奇艺三大视频平台开播。这部投资超3亿元的东方魔幻巨制,自立项之初就聚集了业界内外的太多关注。去年发布的长片花,制作精良,剧情高燃,节奏紧凑,一时在社交媒体赢得爆发式的传播,无数人激动表示:“这才是国产奇幻电视剧的最高水平”。

然而这之后,《海上牧云记》开播的日子一再推后。本定为湖南卫视独播,后又有退片传闻。

一时间,谣言四起。坊间传言:该剧节奏极其缓慢,精彩的内容都已经剪进了片花。还有传说该剧台词极少,甚至有一集都没说几句话……“片花就是骗花”,这句话成了不少人嘲讽《海上牧云记》的经典句型。

《海上牧云记》的最终去处让人担忧,有人分析,这样体量、这样价格的剧,如果湖南卫视不买,也没有其他哪家卫视能冒那么大的风险吃得下来。得出的结论是:《海上牧云记》上星播出无望了。

《海上牧云记》目前是由三家视频平台共同播出。一部超级大剧,只在网络播出,在时下许多人看来,总是有些遗憾的。但导演曹盾很淡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曹盾

曹盾,摄影出身。《金粉世家》、《蜗居》、《王贵与安娜》都由他担任摄影或摄影指导。电影《失恋33天》还曾让他获第4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摄影奖提名。独立执导的作品有《小儿难养》《毕业歌》等作品。

作品以现代戏和年代戏居多的曹盾,一直在期待一部不一样的作品,能让他在创作上有所突破与提升。刚巧,成立不久的九州梦工厂也在寻找合适的导演,将九州系列搬上荧幕。“九州梦工厂拿了九州20多个版权,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兴趣拍这么一个魔幻剧,我说当然有兴趣。”九州梦工厂方面把书都寄给了曹盾,曹盾就一本不落地全看完了。“看完特别激动,在这之前我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东西,看完我很震惊,没想到我们还有这样的东西。”曹盾说。

曹盾主动请缨,并在九州系列里挑选了《海上牧云记》。“量力而为。”曹盾说,“《海上牧云记》是一个看似小的故事,以感情为主,但它背后的构架一点也不小。我以前是拍现代戏的,拍的很多也是情感剧。所以我觉得起码人物感情这个东西我能把握得住,然后才是去展现九州的构建和世界观。如果把后者放在前面的话,我觉得对我来说难度太大了。而且海上牧云记是个单本,它不像九州其他系列,少则两三本,多则七八本,太长了,长到我不知从何开始,可能我一部戏拍完,这个故事才开了个头。我衡量一下,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作为我第一部拍摄的九州作品,《海上牧云记》都是最适合的。”

曹盾在拍摄现场给演员说戏

哪怕是仅有一本的《海上牧云记》,为了梳理清整个九州世界复杂的种族设定与故事框架,曹盾也花了不少功夫。为了最大程度还原那个代表了东方魔幻高峰的幻想世界,巨大的投资是必不可少的。3亿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数目。“既然有了投资上的支持,对于我来说其实改编难度降低了。我可以按照我们认为的魔幻剧的模式去拍摄,在场景、道具、服装各个环节,我都可以做到更好。”曹盾把自己对于画面美感上的控制力用到极致,碾压众多国产大剧。

采访中,曹盾对于所有问题都来者不拒,很是实诚,解答了记者不少关于这部作品的疑惑。我们和曹盾聊了聊这部剧制作的一些艰辛不易与难忘瞬间,也聊了聊退片风波与种种传言。曹盾说:“我觉得每一个作品都会觉得有遗憾,但《海上牧云记》对我个人来说,有缺陷,但没有遗憾。”这句话他说得有底气,不是“自家孩子最好”的护犊子模样,而是尽全力之后的坦荡无畏。希望看完这篇采访的读者,能够点开剧集,看看这部话题之作,在风波历尽后呈现出的模样。

【对话】

澎湃新闻:在选角上,这部作品基本都是实力演员,没有流量担当。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一个投资几亿的大项目没有流量担当演员,在制作之初应该就会有不少质疑。当初有没有面对过一些困难?

曹盾:还好,当时在创作思想上我们是很统一的:拍部好戏。所以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好演员,所有角色都是从合适的角度考虑的,可能都没有想得那么功利。

牧云笙(黄轩饰)与盼兮(文咏珊饰)

澎湃新闻:香港演员文咏珊出演盼兮一角,这部戏里大部分演员都是原声出演,那文咏珊的口音其实还是能听出不大一样的,会不会让观众比较跳戏?选择她来出演是怎么考虑的?

曹盾:文咏珊之前我们在《毕业歌》里有合作过,一是基于她是个投入度很高的演员,二是她有一种不一样的气质,盼兮本来就是魅嘛, 不同于人类,所以文咏珊这种独特的气质,可能和我心目中的盼兮有点接近。第三,她打戏出身,打戏的完成度很高。口音我觉得不是问题,即便看好莱坞的电影,他们的口音也是什么都有。我们是一个多民族大家庭的国家,我们应该包容这件事吧。

《海上牧云记》剧照

澎湃新闻:整个拍摄我记得是在很多地方取景,新疆、象山然后好像还有日本?这个拍摄过程应该特别不容易?

曹盾:其实新疆这个概念,是一个特别容易让别人有错觉的一个概念,新疆占中国国土面积的1/6,所以其实,比如从北京到某省要开两千公里,但是从乌鲁木齐开到喀什还是哪就要开两千公里,它都在一个省内。 那在新疆内部转景,不亚于在欧洲跨越好几个国家的这种转景。

我们在新疆转了四个景,从那拉提到特克斯,从特克斯到博乐,然后从博乐到乌尔禾,再从新疆4500公里转到象山,再去横店,再去南京,然后再回象山,最后去日本。全组那么多人,就像大篷车一样迁徙。

《海上牧云记》拍摄中

澎湃新闻:听周一围说,比如要上那个雪山上去拍,然后所有演员跟着一起帮忙扛器材?

曹盾:对,有一句话叫“无限风光在险峰”是吧?确实景色最美的地方都是人很难去的地方。

我们当时在特克斯运气不好,本来那条路还挺方便的,但是突然那边修路了,然后就把唯一上山的那条路给挖断了。而且那个高山作业挺麻烦的,因为你每天能工作的时间特别短,早晚两头都特别冷,水泥就冻住了,所以只能在每天最暖和的那会儿工作一点点,工程进度特别慢,这是第一个因素。

然后我们在特克斯的时候经历了,当地牧民说20年都没有遇见的天气,就是一直在下雨,新疆的草地特别肥沃,都是那种黑土地,特别油润,一下雨就非常滑,他们工程那个挖掘机在里头只能原地打转,动不了。

我们当然也犹豫过是不是把这个景换到别的地方去,但跑到别的地方去看,发现实在不是你想的那个感觉。后来大家没办法,就每天早上提前到四点钟出发,到了修路的地方,大巴过不去了,所有人都下车,把器材都卸下来,那会儿只要有体力的人都会去帮着拿东西。

走过修路的那一段,大概十几分钟吧,剧组在当地牧民家雇的那个皮卡在上面等着我们,但是皮卡只雇了十几辆,器材和工作人员一次装不完,所以需要不断一趟一趟往上运,皮卡就来回跑,那段路需要跑一个小时,单程,这个时间就很长的,需要4到5趟才能把剧组人员全运上去。

嗯,这会就基本上已经快到中午。

然后呢,从这个下车点再到景区里头,完全没有路,皮卡也开不进去,我们只能用牧民加固那个拖拉机,七辆拖拉机还是九辆拖拉机,再把我们从那运进去大概20分钟,每天都是这样,在那拍了一周。

澎湃新闻:这一周拍了几场戏?

曹盾:一场。因为到了以后会发现拍不了多长时间天就黑了,森林里头本来就黑。但是这个过程现在想来,还是挺有意思的。

《海上牧云记》剧照

澎湃新闻:听说拍摄中,一个镜头拍十几条是常事,最多的时候拍了四十多条。再加上拍摄条件艰辛,这种高标准,整个团队不会特别累吗?

曹盾:还好吧,因为所有人想追求最好的时候,其实这个追求的过程并不枯燥也不累。反而是什么时候会觉得累呢?如果你真的对这件事毫无兴趣,只是每天在那机械地完成一些工作的时候,你会觉得特别累。那如果你每天都在创作,每天都是新鲜的,不会觉得累。其实我们拍了九个月,到最后真正杀青那天好多人都觉得挺依依不舍。

澎湃新闻:九州系列很为读者喜爱的一点,是它在世界观上的详尽设定。你觉得这种详细的架空世界观对于一部奇幻影视作品的价值是什么?

曹盾:任何事情,细节越多,对我们就意味着越真实。 九州详尽的世界观减轻了我们很多工作量,因为我们不用花自己的脑子再去构建一个世界,需要的就是去多看看九州的书,然后从这里头摘出一个九州的历史来,当然我们的世界观,公司也给了我们特别多的帮助。

《海上牧云记》概念设计图

澎湃新闻:能谈谈这个世界观吗?

曹盾:当时我们《海上牧云记》的整个世界观构架,是由上海的一家公司叫ART+,他们这个公司的核心团队都是九州的铁粉,所以他们特别熟这件事,我们整个项目开始筹措的时候,他们给了我们特别大的帮助,并且帮我去修正了很多我们想当然的东西。

澎湃新闻:他们的建议细节到什么程度?

曹盾:细节到一砖一瓦,就是我们所有的建筑,上面应该是什么样的地基,应该是什么样的木建筑结构的设定,这些都给了我们很多帮助。

澎湃新闻:看片花里,对于礼仪的设定也很细致?

曹盾:其实礼仪跟九州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们当时的礼仪指导李斌老师呢,他有他自己的一个构想,他觉得端朝一千七百多年了,已经进入到一个将近末代这么一个气质里头,他想找一种相对沉稳的礼仪来配合这种气质,所以中州所有的礼仪都是基于周礼的基础去的。瀚州的礼仪有不同少数民族、包括周边国家的一些礼,因为瀚州是一个草原文化嘛所以它是在这个基础上去做。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在我们真正的历史中,去找到依托和影子的,我觉得这个才是东方文化。

穆如寒江(窦骁饰)与苏语凝(徐璐饰)

澎湃新闻:《海上牧云记》确定播出平台和时间几经波折,中间还几度传出各种传言。可以讲讲吗?

曹盾:以前的中国电视剧,因为它体量不大,可能是几千万的投资,那么它有一个相对应的制作周期,因为周期再长就承受不了嘛。但是现在整个超级剧集的体量都远比以前的电视剧要大很多,因为你“大”,并不只是钱多了,是要求提高了。所有人的要求都在提高,演员的要求在提高,创作部门的要求在提高,观众的要求在提高,期待值在提高,平台的要求也在提高,那么在所有的要求都提高的时候,我们其实忘记了:在一个高要求的情况下,这个作品它应该有一个什么样的制作周期?

我们还是拿着以前电视剧的要求,觉得拍完大概半年之后就可以面世,这是我们的行业还没有完成过渡和转变的表现。等我们真正完成了这个过渡和转变,大家就会知道:好东西是需要等的,是需要拿时间去做。一个好作品不只需要所谓的良心、执着,还需要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时间。

《海上牧云记》的这个制作时间,其实我觉得是非常合理的。到今天为止,在这个时间长度里能完成这样一个体量的戏,我觉得已经是奇迹。我跟很多国外的团队聊过,他们觉得不可思议,说你们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头能做这么多的事?比如说我们去看美剧,1季12集左右,满打满算就那么多镜头量,但是12集也要做一年。那70集等于差不多6季的总量,他们得做多少年?那凭什么要求我们在一年之内完成美国人六年完成的工作?这是不可能的。

但问题是每个人心目中都在要求(国产剧),希望是一个美剧的品质,不然也不会那么多人吐槽了,对吧?比如说一个大剧一直在宣传,大家很期待,然后开播了大家说:这什么呀,我们要看美剧品质。你要美剧品质,那你得给美剧的时间呀,你不能给一个渣剧的时间,还要求美剧的品质。

硕风和叶(周一围饰)与牧云严霜(张佳宁饰)

澎湃新闻:我记得最开始宣传的时候,定的是湖南卫视独播是吗?这个可以聊一下吗?

曹盾:是,一开始确实定的湖南卫视,但是湖南卫视也特别快的给了我们一个排播的时间,希望我们在2017年的开年就播,那我实在是做不完,所以就错过了人家给的这个排播时间了,所以才后来有了你说的各种传闻啊,这些事情。那确实是,就是我说的大家还没有完成好这个转变。

澎湃新闻:我觉得你也挺坚持的,很多戏为了赶那个排播时间,它们可能就狂压缩后期的时间。毕竟很多人还是觉得能上星播出和网络播出是不一样的。

曹盾:其实从现在看,我觉得上星播出和网络播出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因为《海上牧云记》本来就是一个给年轻人看的东西嘛,年轻人现在更多习惯还是在网络上看。有的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对吧,未必是坏事。

只不过你说坚持这个事儿,我觉得是怎么说呢,是你得对得起自己吧?或者说你得对得起观众的期待值。所以我刚才说你要今天问我,我会说有缺陷,但没有遗憾。就是我们这些时间,这些投入这些东西,我们努力想去做到在播出的时候,能够达到或接近观众的期待值。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48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