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椒之王”的困扰:外地椒进樟树港“洗澡”,假货是原产几十倍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2022-06-29 06: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辣椒之王”湖南湘阴樟树港辣椒在六月迎来产销旺季,外地冒牌辣椒也接踵而至。
一车车冒牌辣椒运进樟树港“洗澡”销售,而市场上假货的产量,或已是原产的几十倍之多。假冒泛滥,对该地理标志农产品形成长期困扰。挂满果实的樟树港辣椒树。  以下图片除标注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摄 

挂满果实的樟树港辣椒树。  以下图片除标注外,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摄 

去年以来,“潼关肉夹馍”“库尔勒香梨”等集体商标、证明商标诉讼维权事件引发强烈关注。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也拟对《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管理和保护办法》进行修改,并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
樟树港辣椒作为中国溢价最高的农产品之一,被民间称之为“辣椒中的爱马仕”。其在实现当地乡村振兴的过程中无疑将扮演重要角色。湖南湘阴县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樟树港辣椒在持续打了3年商标侵权官司后得出一个结论:假货根本无法消灭,协会考虑“以疏代堵”,通过授予由樟树港种子种出来、外观和口感接近的假冒樟树港辣椒一个副品牌,实现正宗与副牌在不同价格带的共存共赢。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种开放性“维权”思路,在当前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农产品中,尚无先例。当地协会相关负责人也强调,目前这个想法并未实施,实际上,协会里还有不同声音。但当下,地方特色农产的品牌保护之路,需要摸索一条可供借鉴的经验。
乡村振兴:“上天”的价格和“上天”的种子
6月中旬的湖南气温逐渐升高,但尚未酷热。位于湘江之滨的湘阴县樟树镇的辣椒此刻正在迅速生长。一个看起来还只有小拇指大小的辣椒,两日后会长大一倍。它的生长速度将导致它在市场的供应增加而售价下降。但即便如此,价格回落的樟树港辣椒,其市场价仍然可达普通辣椒的十倍以上。
端午节前的樟树港辣椒,价格卖到300元左右一斤,是普通辣椒的近100倍,被民间称之为“辣椒中的爱马仕”。在湘阴县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秘书长王昌熙看来,“中国农产品中品牌溢价达到这么高的,少有。”
根据曹雨的《中国食辣史》,辣椒作为传入中国才400年历史的植物,用于食用才200多年。樟树镇,原名樟树港,因境内原有一株需7人合抱的古樟而得名,后因湘江航运业发展,形成了樟树港地域名。依傍着湘江低山岗地的独特土壤和气候条件,樟树港的辣椒自古因风味独特而闻名。
“我小时候爷爷种樟树港辣椒卖,隔壁乡镇的辣椒只卖2分钱一斤时,我们樟树港的辣椒就卖到了六七分钱。”王昌熙说,随着市场经济发展,樟树港辣椒既椒香浓郁又软糯微辣的特点,使其从嗜辣的湖南走出,远销至广州、上海、北京等大城市的高端市场,并有不错售价。
为振兴乡村经济,2011年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成立。2012年,樟树港辣椒申请了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注册保护。
2013年,“看到家乡的辣椒卖到80元一斤”,在长沙卖软件的湖南农业大学毕业生殷明曦回到樟树港镇种辣椒。农学背景的年轻人回乡,给传统的辣椒种植带来了改变。1986年出生的殷明曦,将家里的6亩地全部支上大棚,成为樟树港最早进行辣椒大棚种植的人之一。樟树镇上的辣椒大棚

樟树镇上的辣椒大棚

“在过去,我们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吃到樟树港辣椒。因为是露天种植,辣椒只有在端午节前后才有,且由于这辣椒非常娇嫩,雨水一侵袭,吃个一二十天就没得吃了。大棚的避雨栽培,使得辣椒在采摘时不受细菌感染,病虫害得到更好的防治,整个上市周期拉长。”王昌熙说。
在殷明曦的带动下,他的同学、此前曾在华为公司工作的姚阁,也于2015年回到樟树港镇。作为“IT男”,姚阁的高科技种植方式使得辣椒提前上市,并拉高了售价。
“辣椒上市得越早价格卖得越高。从小到大,我没看到谁家在春节过后吃到过樟树港辣椒。第一年我投入了十几万,只搞了两个棚。我从网上购买了补光设备,又在早春的大棚里安装暖气管道,在辣椒少光时补光,低温时增温,高温时抑制,所有条件都到位,我的头茬辣椒春节刚过就上市了。”姚阁说。周鑫(右)在大棚里寻找“一等品”。

周鑫(右)在大棚里寻找“一等品”。

姚阁以安装暖气和袋装培育方式种植辣椒。

姚阁以安装暖气和袋装培育方式种植辣椒。

姚阁的头批辣椒卖到了380元一斤,成为了礼品市场的抢手货。“这个价格真不是炒作,而是市场的选择,有很多本地人愿意出这个价,买来送人。”姚阁说。
同样也是2015年回到樟树镇的周鑫,走了与姚阁不同的路。周鑫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回乡前,在深圳“写代码”。他与人合伙成立了当地龙头企业阳雀湖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并任总经理。企业采用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方式,用全自动的水肥管理系统、智能化温度、湿度检测系统种植了100多亩辣椒,同时,也与1000多农户签约,从他们手里收“最漂亮的辣椒”。
在周鑫看来,樟树港辣椒的种植并没有太多的高科技。“它是一个古老品种,栽培周期很长,从头年10月开始下种,经过一个漫长冬天育种,再到来年三月栽秧,随后浇水、杀虫、施有机肥,重点是悉心管理好每一个细节。”
周鑫更感兴趣的是“太空育种”,今年6月5日,神舟十四号载人飞船发射时,搭载了来自阳雀湖公司的樟树港辣椒种子。“我们公司与邹学校院士合作成立了樟树港辣椒院士工作站。樟树港辣椒是200多年来没有改良的古老种子。这些年假冒辣椒的侵袭,一些种子在外地育种、栽培,导致种子退化严重,出现挂果率低、畸形果多的现象。我们希望这次上天,通过太空的特殊环境,使种子基因重组,以获得在抗病性抗逆性及产量和生产周期方面,出现些许改变。”
樟树镇文谊新村村支书甘海波介绍,樟树港辣椒吸引了年轻人回归,振兴了乡村经济,使当地农民增收,“因为种辣椒,樟树镇农民的年存款,比全县平均水平高5000元。”
2021年,作为樟树港辣椒核心产区的文谊新村,获评“全国乡村特色产业亿元村”。2022年,又获评湖南省乡村振兴“十大”优秀案例。
正品的困扰:外地冒牌辣椒把发货地设为樟树镇
人才和资金的汇集,使得樟树港辣椒成为一种产业并实现了规模性增长,却仍然无法满足越来越大以及层次丰富的市场需求。
“地理标志”樟树港辣椒划定的种植区域,仅是樟树镇境内的8个村,其总耕地面积不过3万余亩,目前樟树港辣椒的种植面积不过万余亩,同时,作为未人工杂交的老种子,樟树港辣椒不算丰产,全周期亩产也不过2600~2700斤。
在供不应求的市场格局和高品牌溢价之下,仿冒的樟树港辣椒“大行其道”。
“经常有一车一车的外地辣椒运到樟树港来,冒充樟树港辣椒卖出去,我们每年都要查处好多起,最近还查了几车,办公室都堆满了假辣椒。”湘阴市市场监管局综合执法大队队长周宏晖介绍。殷明曦(右)正在介绍樟树港辣椒,周宏晖在一旁倾听。

殷明曦(右)正在介绍樟树港辣椒,周宏晖在一旁倾听。

“假冒辣椒目前是我们最头痛的事情。打个比方,假如我们的统货辣椒卖60元一斤,外地辣椒20元一斤批发给当地老人,老人从家里拿着假冒辣椒销售,客商以为是他自己种的。假辣椒一开始跟真的一样都卖60元,后来卖不动就卖50元,再到40元、30元一斤,他还有得赚。给别人的错觉是,今天樟树港辣椒只卖30元。”殷明曦介绍。
周鑫公司的辣椒还通过网络销售,他介绍,假冒樟树港辣椒不但抢占了真辣椒的市场,还影响了樟树港辣椒的美誉度,“消费者缺乏甄别能力,他们买了假辣椒品尝后,会觉得,哦,原来樟树港辣椒也不过如此。有的甚至因农残而有苦味,这对品牌是多大的伤害。”
“网络销售,对于监管部门执法来说也面临挑战,一些售假者将发货地设置为樟树镇居民委员会,但实际的发货地是外地,快递公司在这块把关很不严。我们发现后想要查处,还没有管辖权。”湘阴市市场监管局综合执法大队七中队队长廖彦涌说。
为了摸清楚假辣椒的真实情况,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进行了一次全国摸底调查。
“我们发现,市场上的假樟树港辣椒有福建、广东、广西、云南、海南等地。冒充的外地辣椒数量已经是樟树港辣椒的几十倍了,至少从种植面积的不完全统计,外省假辣椒已经有接近20万亩了。”协会理事长谭志红说,前段时间,他还在庆幸,由于福建雨季,从福建到湖南货运需要一天一夜,导致福建一块300亩基地的辣椒没能运到长沙来,“不然,樟树港辣椒的价格还会跌很多。”湘阴市市场监管局查获的假辣椒。湘阴市监执法大队供图

湘阴市市场监管局查获的假辣椒。湘阴市监执法大队供图

王昌熙介绍,随着樟树港辣椒申请为地理标志、名声越来越大后,很多人从当地椒农手上买了樟树港种子,到外省去种,种出来的小青椒从外观上,与正宗樟树港辣椒差别不很大,一般消费者可能都难以区分。
“其实,相对于外省,这里不是一个很适合做农业的地方。因为雨水多、气温忽高忽低,低温时有倒春寒,所以只能发展像樟树港辣椒这种特色农业。但在气候适宜的省份,辣椒不需要大棚,当地的气候条件就是天然的温室,露天种植成本低很多。由于气温高,辣椒生长速度快,产量还很高。同时当地农业发达,其采摘成本也比湘阴本地低很多。”谭志红说。
“正宗樟树港辣椒是长不大的,很小的时候就有浓郁椒香,且由于光照不足果籽少,炒起来皮肉不分离,很软甜。假冒的辣椒因生长旺盛而采摘早,椒香淡,果籽多,有的因为光照过多而变得又硬又辣。”王昌熙说,若论辣椒的口感,假冒的樟树港辣椒“差远了”。
更重要的是,“樟树港辣椒”作为一种地理标志,必须是生在樟树镇独特的气候和土壤里,才能被叫做“樟树港辣椒”,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
周鑫介绍,正宗的地理标志樟树港辣椒,必须满足三个条件:本地留种、本地育种、本地栽培。“在樟树镇,辣椒从下种到采摘历时7个月。而仿冒的辣椒,从下种到采摘2个多月就可以了,整个生产周期短了几倍。”
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冯晓青也介绍,地理标志产品可以流通,但不能假冒。“一个地理标志产品不能脱离其特定的地域,尤其是该地域特有的自然环境或人文因素,否则和地理标志没什么关系。”坐落在湘江之滨的樟树港,左宗棠和特产辣椒是当地最响亮的名片。

坐落在湘江之滨的樟树港,左宗棠和特产辣椒是当地最响亮的名片。

维权之艰:官司打赢但假冒侵权辣椒风行
面对假货猖獗,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不想坐以待毙,决定进行维权。
协会最先想到的突破口,是对每年4月之前和10月之后,这半年樟树港辣椒休市期内出现的“樟树港辣椒”,进行起诉。
“由于樟树港辣椒特殊的种植方式,只有在每年的4月~10月才有辣椒上市,其他时间是不可能有的,姚阁那种提前批数量很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市场上大量出现的樟树港辣椒显然是假冒的。储存也不可能,因为鲜椒超过14天就不具有商品性。”王昌熙介绍。
2020年开始,协会在樟树港辣椒休市期,一口气起诉了长沙百余家餐饮企业,状告他们菜单上出现的“樟树港辣椒”侵犯了其地理标志注册商标权。已诉讼的190多件案件,目前胜诉率为95%。法院根据店铺大小、侵权获利等情况判赔3000元至20000元不等。
“维权本身我们并不赚钱,尤其是线上维权这块,我们是亏本的。诉讼主要是起震慑作用,我们跑了很多次法院,向法官解释樟树港辣椒虽是大棚种植,但并非反季节蔬菜,不是一年四季都有产的。”王昌熙说。
官司虽然都打赢了,餐馆里的“樟树港辣椒”也少了,但负面效应也并非没有。
湖南省湘菜产业促进会因被起诉而焦虑不安,为此咨询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甘元春律师。在甘元春看来,樟树镇辣椒协会起诉在法理上没有错,但这种农产品与餐饮业对抗博弈而非互惠共处的方式,从长远来看,并不利于樟树港辣椒的推广和发展。“樟树港辣椒作为一道菜并不具备不可替代性,如果餐馆都不推这道菜品了,樟树港辣椒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机会也就少了,这个辣椒也就式微了。”
2021年,集体商标潼关肉夹馍、中国第一个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库尔勒香梨”等商标商业维权引发关注。部分餐饮店、水果商贩表示反感,并形成舆情。王昌熙说,他也注意到了这些情况,虽然他们的辣椒维权是正当的,但这种维权方式,还是让他开始思考新的问题。
“不管好管的终端市场,我去管源头,去管种仿冒樟树港辣椒的人吗?”王昌熙说,“这是不可能的,他们也是椒农,凭自己血汗种辣椒卖钱有错吗?仿冒辣椒的价格低廉,确实更受低端市场欢迎,我们能阻止吗?”
在销售环节,地理商标专用权及协会的维权行动,并不能被完全理解和支持。“同一个品种别的地方不能种?这种情况多得去了,比如湖南橙子拉到赣南去卖。同样的品种,哪里价格高拉到哪里卖呗,这就是市场经济。”一位农产品销售商说。樟树镇早市的辣椒交易。谭志红供图

樟树镇早市的辣椒交易。谭志红供图

“副品牌”构想:拉菲红酒有副牌,樟树港辣椒是不是也可有副牌?
6月15日,在樟树港辣椒品牌保护的座谈会上,岳阳市市场监管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大队长石振纲提出,樟树港辣椒地理标志保护和商标维权应分类处置,并针对当前现状提出“堵”“疏”“放”的建议。
实际上,湖南多个部门也极力保护樟树港辣椒这一特色农产品。如今年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湖南岳阳中院在抖音公开直播一起假冒樟树镇辣椒案,告诉消费者“樟树镇人卖的辣椒不都是樟树港辣椒,假冒就得被惩罚”。而湖南长沙中院也于4月对一起“樟树港辣椒”案宣布侵权,以警醒试图蹭“樟树港辣椒”地理商标名的商家。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在申请了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后,申请了一些列的普通商标。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

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在申请了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后,申请了一些列的普通商标。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

“蔬菜生产也是一个内卷的时代。既然我们的樟树港辣椒这么受欢迎,都想攀附我们的牌子卖辣椒,那我们干脆做一个区分,给那些确实是樟树港种子种出来的,外观和口感接近的外地仿冒辣椒一个名字,授权他们使用一个类似于‘樟树小青椒’这样的副品牌,以区别于‘樟树港辣椒’这个地理标志。”谭志红说。樟树镇政府内的辣椒标语。

樟树镇政府内的辣椒标语。

中国商标网数据显示,自2021年开始,樟树镇辣椒产业协会开始大量申请注册防御商标,“樟树小青椒”“樟树生态椒”“樟树富硒椒”“樟树港露天辣椒”“樟树港反季辣椒”“樟树港秋延辣椒”等等,一共申请了71个带有“樟树”字样的商标。
王昌熙介绍,授权仿冒农产品使用地理标志证明商标的“副品牌”,目前还只是协会的一个想法,“但我们思考了很久,既然‘堵’不住,还不如‘疏’。参考拉菲红酒有拉菲正牌和拉菲副牌的做法,给这些不可能消灭的、对正牌还有一定尊重的仿冒辣椒,一个正儿八经的商标名。正牌和副牌樟树港辣椒,各走各道,共同发展。”樟树镇村民屋门口晒的辣椒种子。

樟树镇村民屋门口晒的辣椒种子。

王昌熙强调,目前这个想法并未实施,他们也尚未看到国内其他农产品商标保护可供借鉴的经验。实际上,协会里还有不同声音。比如,周鑫就认为,“搞副品牌是多此一举。品牌的产生和推广需要市场认可。假辣椒离开‘樟树港辣椒’这几个字,它就一文不值。”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种给“冒牌”一个“副牌”的开放性“维权”思路,在当前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农产品中,尚无先例。不仅仅是樟树港辣椒,多种地理标志农产品均遇到了类似假货困局。在振兴乡村和拥抱市场的当下,地方特色农产确实需要摸索一条可以走得更远的品牌保护之路。
冯晓青教授介绍,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所有人授权他人以普通商标“副品牌”的品牌保护方式,只要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可以作为一种探讨和创新。最终是否越权,则根据法律规定来确定。现行商标法,允许普通商标进行法律上的许可授权。只是许可人应当监督被许可人使用其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被许可人应当保证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质量,且必须在使用该注册商标的商品上标明被许可人的名称和商品产地。“也就是说,如果这个辣椒虽然是樟树港种子,或有某种渊源,但并非来自樟树港这一特殊地域,那么就应该标明它的真实产地。”冯晓青介绍,“最终是要以对消费者负责,避免产生品牌的混淆为目的。”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汤宇兵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樟树港辣椒,辣椒之王,假货

相关推荐

评论(1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