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5口4人被拐”续:三姐弟41年后相认,继续寻找母亲

澎湃新闻高级记者 王选辉 实习生 何新月 陈杉杉

2022-07-07 21: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初,福建南平一家宾馆里,蔡右群、蔡右军、蔡右红三姐弟在分别41年后终于团聚,三人激动得抱头痛哭。蔡右红抖音上的简介内容已经更新为寻找母亲。

蔡右红抖音上的简介内容已经更新为寻找母亲。

此前,蔡右红称“一家5口4人被拐”,她的寻亲故事经媒体报道后受到关注。蔡家老家在重庆江津区牌坊村,1981年,一家五口人来到福建南平建阳区童游街道溪口村。蔡右红说,父亲蔡贵海去外地务工时,她和姐姐蔡右群、弟弟蔡右军及妈妈雷印秀接连被拐。
蔡右红称,她被拐的时候才五岁,已经有了一些记忆。她被卖到福建省宁德市屏南县,从小吃了很多苦。长大之后有了挣钱的能力,就开始凭记忆去寻找亲人。
蔡右红告诉澎湃新闻,在福建警方和打拐志愿者的帮助下,今年7月1日她与弟弟蔡右军成功相认,7月2日两人又与姐姐蔡右群相认。目前父亲现已离世,他们姐弟三人相约共同寻找失散的母亲。
凭记忆找到父亲
蔡右红说,她当年被拐卖到福建屏南县一户人家做童养媳,成年后开始寻找亲人。
“我记得大家称呼爸爸为‘蔡大汉’,我一直死死地记住,41年来一直不敢忘。”蔡右红对澎湃新闻说,成年后每隔一两年她都会去一趟南平,去以前一家人一起住的那片地方询问父亲以及其他家人的情况。
2017年,她遇上了一位父亲的熟人,对方听说蔡右红的寻亲故事后提供了线索。她说,这位好心人带她见到父亲蔡贵海时,她一眼就认了出来,但是父亲年纪很大了,这么多年没见,一下子没认出她。
蔡右红将家里人的名字和小时候发生的事一一说给父亲听,信息都对上了。蔡右红身份证上的名字为张采红,她说,和父亲相认时,父亲将她认成了姐姐蔡右群,“我们抱在一起痛哭,父亲哭着一直说‘就是我的右群’。”此后,她就一直以蔡右群的身份寻找其他家人。
找到父亲之后,蔡右红有空就会去南平看父亲,父亲一年内也会去屏南县找蔡右红三四次。但蔡右红与父亲相认不到两年,父亲就因中风卧床,一个多月后就离开了人世。
离世之前,父亲专门叮嘱蔡右红,一定要把其他家人找回来。
今年上半年,蔡右红通过抖音私信前媒体人、“花开岭”公益机构创始人邓飞求助,工作人员开始与蔡右红接洽相关信息。
“别人家都是丢一个孩子,或者两个,这个家除了爸爸,三个孩子加妈妈全部被拐,我们要帮助蔡右群(应为蔡右红)”。邓飞在抖音上留言说。
警方和志愿者帮助寻回弟弟和姐姐
邓飞第一次发布的蔡右红寻亲视频随后达到了两百多万的播放量。后来,电影《亲爱的》原型杜小华、上官正义等人组成的打拐志愿者群体,主动与蔡右红取得联系,帮助她寻亲。杜小华教蔡右红在微博发布寻亲信息,并且帮她转发寻亲视频。
蔡右红感激这些志愿者,她说:“杜爸(杜小华)就是哪怕自己淋雨也在为别人打伞的人。”
杜小华仍在寻子路上。2011年3月,他6岁的儿子杜后琪失踪,至今没有找到。
今年6月13日,蔡右红在南平警方报案,警方随后开始调查。
蔡右红介绍,6月15日,南平警方通知她,有了她弟弟的消息,但还没完全确定。6月18日,警方通知她,弟弟蔡右军找到了,但是弟弟当时还不愿与她相认。
蔡右红说,蔡右军当年被拐时,人贩子骗他的养父母说,他是亲生父母家孩子太多了养不活,自愿放弃抚养权。对方还伪造了字据交给蔡右军的养父母。后来蔡右军无意看到这些字据,以为自己是被亲生父母弃养,心里的痛与恨影响了整个成长过程。好在蔡右军的养父母对他很好,也积极劝他接受姐姐。
7月1日,在南平,蔡右军带着鲜花去与姐姐相认。蔡右红激动得哭着上前拥抱弟弟。
7月2日,又传来好消息。警方通过DNA比对,找到了姐姐蔡右群。当晚,失散41年的姐弟三人在南平相认。41年的思念,在三人相拥的那一刻,全部得到释放。
“就像电视剧一样。我感觉就像做梦一样了,到现在41年了,还能找到弟弟和姐姐,我觉得很开心。真的没想到这么突然这么快。”蔡右红说。
蔡右红说:“我想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就心满意足了,以后我也没有其他要求。也不一定要住一起,大家各自有各自的生活,有时相互走走就可以了。”
这两天的蔡右红抖音主页,出现了一段新的内容:“寻找母亲雷印秀,1944年出生,1981年在福建省南平市建阳区溪口村失踪至今无音讯,盼全国各地好心人提供线索帮助我母亲回家团圆。”
现在姐弟三人,最大的希望就是找回母亲,一家团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朱伟辉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家5口4人被拐,寻亲

相关推荐

评论(18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