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315

“打破一切规则”的约翰逊辞职,英国政治能否由激情回归理性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冠杰
2022-07-08 10:25
来源:澎湃新闻
外交学人 >
字号

7月7日,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辞去保守党领袖之职,在新党魁选出前继续担任首相,等待着权力交接。反对约翰逊的力量终于成功了,对他们来说,这似乎来得太突然,不知是喜还是悲。以约翰逊为代表的英国民粹主义暂时落幕,近年来由约翰逊造成的英国政坛混乱局面或将结束。

当地时间2021年4月28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约翰逊参加议会例行的首相质询环节。人民视觉 资料图

一、民众的力量

约翰逊从来就是个特立独行的人,其行为在当前的英国政坛很少见。他有丰富的从政经验,也能敏锐地察觉到英国人民的情绪。早在前首相布莱尔的工党执政时期,约翰逊就向伦敦市长利文斯通发起挑战,并于2008年战胜利文斯通成为第二任伦敦市长。伦敦市长选举是布莱尔时期开启的直选活动,2000年举行了首次选举(编注:伦敦市长职位由1998年的大伦敦管理局公民投票建立,任期固定为4年,首次选举于2000年5月举行,首任伦敦市长于2000-2008年在任),此举旨在改造英国的选举制度,把直选纳入代议民主体系。

约翰逊在伦敦市长直选中最能感受到的是民众的力量,只要能够抛出民众关注的议题,便有机会引领时代潮流。以人民的名义,或者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这是约翰逊在政坛能够游刃有余的根基。在伦敦市的治理上,约翰逊在防止犯罪和发展经济上做出了相当大程度的改革,而这些执政经验为约翰逊走上首相职位奠定了基础。

约翰逊在2015年大选时重新以保守党议员身份返回下议院,到2016年结束伦敦市长任期后,他只剩下了下院议员的身份。但他与时任首相卡梅伦关系密切,也是卡梅伦在保守党内部的重要支持者。然而就是这个支持者抓住了卡梅伦创造的时机,把卡梅伦拉下了首相职位。

卡梅伦领导保守党在2015年大选中赢得了多数,告别了2010年形成的悬浮议会,保守党终于可以独立制定大政方针。为了兑现大选中的承诺,卡梅伦把脱欧公投的时间提前到2016年。原本想借着保守党大选获胜的余力引导民众选择留在欧盟,这样便能以民众的力量向欧盟施压,推进欧盟机构改革,但事与愿违。

最大的问题出在了约翰逊身上。作为具有影响力的伦敦市长,约翰逊的政治主张会影响一大批人。2016年2月,约翰逊在短信通知卡梅伦之后公开表达自己支持脱欧,这给卡梅伦造成灾难性打击;5月,约翰逊卸任伦敦市长,民意调查显示,52%的人认为他当市长做得非常好,此时距离6月的脱欧公投只有一个多月,约翰逊已经成为脱欧阵营的关键领导者,他在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而拼搏。

约翰逊能够准确把握英国的民意走向,这让他在政治上增强了自信。有人说他是“英国的特朗普”,而约翰逊却不屑一顾。然而,约翰逊代表了民粹的力量,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脱欧公投改写了欧盟和英国的发展路线图,但也为约翰逊担任首相提供了通道。

二、驯服首相

英国制度对首相形成了极大的牵制作用,这种压力不仅在于反对党,也在于执政党内部。保守党对于选举领袖有详细的规定,候选人必须先由8名保守党议员予以支持,一般经过两轮及以上选举才能确定最终人选。

英国脱欧后,时任首相卡梅伦辞职,保守党必须选出新的党魁。在领袖竞选中,约翰逊受到脱欧运动中亲密盟友戈夫的攻击,愤而拒绝参选。特雷莎·梅当选党魁后,为了弥合保守党内部分歧,把脱欧派领导人约翰逊拉入内阁,2016年7月任命其为外交大臣。

特雷莎·梅政府最大的问题在于无法平复保守党内部分歧,硬脱欧派力量愈发强大,而梅的对欧政策显然有些滞后。这给约翰逊创造了机会,他以退为进,2018年7月辞去了外交大臣,进一步等待时机向首相职位迈进。

终于,特雷莎·梅并未快速解决脱欧问题,在下院也屡遭惨败。在1922委员会主席布雷迪的压力下,梅做出了辞职决定。约翰逊正式参加保守党领袖竞选,毫无疑问地获胜了。2019年7月,约翰逊成为了首相。

约翰逊的胜出主要在于英国脱欧拖延了很长一段时间,保守党内部期望能够对此有个决断。为了尽快脱欧,为了应对议会下院的压力,约翰逊决定提前大选,再次争取民意支持,以加快脱欧进度。2019年12月的大选保守党大获全胜,较2017年席位增加了48席,远超过工党议席。约翰逊为保守党带来了选票,奠定了保守党的执政地位。

然而,约翰逊并不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报道更是称其为“打破所有政治规则的首相”。且不论他的个人生活,即使在规矩森严的下院和保守党内部,他也毫不在乎那些所谓的规则。他所看重的只有民意,民众的支持是他引以为荣的资本。但脱欧终究会成为过时的议题,约翰逊必须创造议题吸引民众的眼球。

他频繁改组内阁,肆意解雇大臣。他解雇因考试问题饱受争议的教育大臣威廉姆森,把因未处理好从阿富汗有序撤军的外交大臣拉布调离职位,保守党骨干力量被他整得七零八落。而问题在于,约翰逊自己政治丑闻不断,“生日派对门”、“装修门”等屡上新闻头条。约翰逊自己违反规定且明知故犯,但坚称自己不会辞职。

2019年底的大选结束后,民众已经授权给他,对他的违法行为无计可施,只能在地方选举上反对保守党。而在保守党内部,反对他的力量不够强大,或者说支持他的力量占了上风。在今年6月6日保守党内的不信任投票中,约翰逊仍取得了59%的党内支持率。按理说,这能让他安然度过一年,足以有时间重整队伍。

然而,副党鞭平彻6月底的翻车彻底引爆了保守党内部对约翰逊的不满情绪。约翰逊早就知道平彻有问题却仍任命他为副党鞭,并且明知故犯地误导议会,言辞前后不一,后来虽为此道歉,但为时已晚。卫生大臣贾维德和财政大臣苏纳克带头辞职,此后陆续有将近60名保守党议员辞去政府职位,新任命的财政大臣扎哈维刚上任两天便敦促约翰逊下台。约翰逊众叛亲离,无奈之下被迫宣布辞去保守党领袖。英国下院议员终于驯服了这位特立独行的首相,约翰逊最终没有守住他不会辞职的承诺,政治坚毅终于向严酷现实低下了头。

三、政治遗产

约翰逊没有留下重要的政治遗产,他只是给脱欧划上了个不太圆满的句号。他的辞职讲话非常简短,似乎一改过去喋喋不休的讲话风格。

约翰逊谈到了2019年大选,称这是自1987年以来保守党赢得的最大多数议席,也是自1979年以来赢得的最大选票,这或许是他带给保守党最大的贡献。他也提到了脱欧,但只是一笔带过。他重点提到了俄乌冲突,向乌克兰人民发出信号,称英国将继续支持乌克兰人民为自由而战,此时还在表达他的民粹思想。

约翰逊的遗憾是没有坚持住不下台,因为他得到了人民的授权,有很多事情等待着他去完成和实现。然而他也意识到英国下院议员的力量,因为越来越多的议员加入了反对他的阵营。约翰逊能够发动议题赢取英国民众的支持,但这种政治敏感并未在下院发挥威力。主要原因在于,下院是个讲规矩、重法律和谈道德的地方,触碰了红线必然受到反制。

约翰逊对威斯敏斯特的议员们发出哀叹说,下院议员群体的直觉是极具影响力的,群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而且在政治上,没有人是不可或缺的。约翰逊感受到了650个议员群体的力量。他虽赢得了英国民众的广泛支持,却无法争取到整个议会的支持,哪怕是保守党内部的支持。

约翰逊最终辞职了,这也预示着以约翰逊为核心的英国民粹主义暂时告一段落。随着特朗普的落幕,约翰逊也终于离开了。然而英美遥相呼应的民粹主义并未完全沉寂,它可能在继续等待更好的时机。在下一波民粹主义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这可能是英国政治理性主义回归的最佳时期。然而政治理性能够压制政治激情多久,这要看下一届英国领导人在哲学思想上、在世界视野上、在具体政策上能够走得多远。

四、下任首相

现在谈论谁是下一任首相为时尚早,至少要等到候选人出来后才能再下判断。然而国际关系研究必须有前瞻性,以下姑且斗胆展望一下英国下任首相人选。

当前的英国政局尚未进入提前大选的阶段,仍在保守党内部选举领袖,继而接任首相职位。按理说,当前358名保守党下院议员都有成为领袖和首相的机会。候选人必须得到8名党内议员支持,然后进行第一轮、第二轮等选举。这需要看保守党议员参选意愿和党内的支持力度。

丰富的执政经验是竞选党魁的重要依据。那些曾担任过大臣的政治家,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是在竞选中排名靠前的人选。从资历上看,现任副首相兼司法大臣拉布的机会更大。拉布担任过脱欧大臣、外交大臣、司法大臣和副首相,这是其他人所不具备的。他参加过2019年保守党领导人选举,但只排名第6位。这些年的政治经验也许为他增添了些砝码,更何况他在阿富汗撤军上的问题已成为历史。

及时与约翰逊划清界限的前财政大臣苏纳克是极具竞争力的人选。苏纳克是英国疫情时期的财政大臣,其颁布的经济计划符合英国实际,带领英国走上了灾后复苏的快车道。苏纳克非常年轻,只有42岁,能够给英国政坛带来活力。此外,如若当选,他还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拥有印度血统的首相,这对保守党下一次大选极为有利,虽然无论谁上台保守党下次大选获胜的几率都比较小。

现任国防大臣华莱士也是热门人选。如果保守党内部认为需要加强军事投入,增强国防力量,不妨选一个出身军旅、曾经担任过国防大臣的人担任首相,这样在英国未来的全球战略或军事投入上将会有大的改观。不过按照英国人的习惯,和平时期大概率不会选择武官担任首相。

现任外交大臣特拉斯、内政大臣帕特尔、前国防部长莫当特都是女性候选人中排位较前的人选。但三人似乎资历较浅,政治资本不算雄厚,在党内的威望令人怀疑。此外,还有卫生大臣贾维德、住房大臣戈夫等多次参加领袖竞选的人,他们也可能再次加入本次竞选的行列。也不排除会出现某个政治新星从无名之卒一跃成为首相,担任这“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谁将成为下一任英国首相,让我们静观其变。不过,无论谁成为下一任首相,他或她面临的压力不会比约翰逊小,而只会更大。现如今的英国要恢复经济,要处理好英欧关系,要在世界上立足,这显然不是一个普通政治家能够掌控的局面。英国的未来在哪里,也许这个问题要留给工党来回答。工党已经在野12年了,其力量正在恢复,只需一次大选便能从影子中走出,届时可能会有一个更加崭新的英国。

(李冠杰,上海外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英国研究中心智库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陈飞燕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31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