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55

这座市民“众筹”的电影院,是上海城市电影文化的见证者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实习生 曹苏磊
2022-07-13 14:13
来源:澎湃新闻
有戏 >
字号

近日,作为上海电影地标之一的新衡山电影院传出停业信息。这座新中国成立后上海建成的第一座电影院,见证和承载了这个城市独特的电影记忆。在历经上半年上海疫情影院集体与市民生活暂别之后,这家影院没有如期归来。

7月8日,上海电影人“四眼老王”在微博上透露了新衡山电影院“关门”的消息。经澎湃新闻证实,新衡山电影院此轮停业系影院物业与上影集团的租赁合同到期,目前影院用地已被徐汇区收回,未来会以何种面貌归来,目前尚不得而知。

衡山电影院于1952年落成开业,到今年恰逢70周年。它曾开市民参与共建的“众筹”模式、开公私合营电影院之先河,得天独厚花园影院环境独树一帜,亲民的票价也成为几代上海人民美妙的文娱生活记忆。

7月12日上午,衡山电影院大门紧闭。澎湃新闻资料图

为劳动人民造的电影院,民间集资“一块钱一股”

上海的老电影院很多,坐落于徐汇区衡山路上的衡山电影院不像南京路上的“远东第一影院”大光明那么豪华,也不像淮海路上的国泰那么复古雍容,论历史,落成于新中国成立后的衡山是上海老电影院里的“晚辈”。但作为一家更具市民气息的电影院,它也有着自己独到的历史渊源。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徐家汇地区由于远离当时的市中心,商业尚不发达,居住人口有限,因此与之配套的文化设施也相对匮乏。为解决这一突出矛盾,上海市政府决定在衡山路附近新建一家电影院,衡山电影院便应运而生了。

衡山电影院于1951年8月17日动工新建,1952年1月5日正式落成。当时的上海市市长陈毅专门为电影院题写了院名。兴建衡山电影院所需的资金30万元,有三分之一由周边地区的银行、工厂和市民集资参股,这开创了1949年以后民间集资和国家投资相结合,建立公共文化设施的先河。

衡山电影院奠基

在1952年1月5日《文汇报》刊登的《祝衡山电影院的成立》一文中写道:

“衡山电影院是根据陈毅市长指示的市政建设‘为生产服务、为劳动人民服务、首先为工人阶级服务’的正确方针,和徐汇区各界人民代表会议的提议,发动徐汇区各界人民,协助政府投资筹建起来的。这是一个新方向的开始,这是一件值得我们高兴和祝贺的上海人民文化生活中的重要的事情。因为:电影是人民大众自我教育的最重要的艺术武器,上海解放两年多来,电影院和观众已经起了根本的变化……工人已经成为电影院观众的主要部分。但是上海绝大多数的影院,都集中在商业地区,工人和其他劳动人民要观看电影,便感到极大的不便。因此,我们要遵照陈市长指示的方针,有计划有步骤地在有条件成立电影院的工人区,建立电影院……衡山电影院的成立,正是我们遵循正确方针努力前进的开始。”

1952年1月5日《文汇报》刊文《祝衡山电影院的成立》

同济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电影学者汤惟杰介绍,“新政权成立后,对于这个城市的文化设施布点有了新的考量,徐汇、浦东这些地方当时增补了一批影院设施。但新政府当时也没什么钱,于是就纳入了民间集资的方式来补齐这部分的资金。在计划经济正式开始前,上海还有一段‘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通过卖股份的形式,政府再在之后承诺的一段时间把私人手上的股份慢慢买回来。这也体现了当时上海这个城市建设的智慧和活力。同时,上海市民愿意出钱参与电影院的共建,也一定程度上可以让我们想见,当时电影在市民文化生活中是一个参与度很高的活动,首先它有利润可图,大家对电影院的经营很有信心,同时也可以从这里看到这个城市的观影传统和对电影的热情。”

据资料记载,当时上海西区的人民群众自发地购买股票,每一股按照新币是一块钱,当时按旧币就是一万块钱一股。

衡山电影院“原始股”

一直到今天,衡山电影院的票价在寸土寸金的徐家汇商圈各个影院中都算得上非常亲民。而“实惠”是这家为劳动人民建立的电影院从开业之初就保持的传统。

在计划经济的时代,上海的电影院是会分级的,不同的电影院,上映的日期会不同,票价也不同,像大光明这样的电影院是上海最贵的,票价要三毛。衡山电影院票价会便宜一些,据老影迷回忆,当时这里不少场次的票只卖一毛钱,中午场还有面向学生5分钱一场的优惠。但因为影院规模大、座位多,冷气设施好,衡山电影院和大光明、国泰、大上海等17家电影院一起被列为上海的首轮影院,也就是说,在这里,劳动人民能用最便宜的票价舒舒服服看到最新上映的电影。

花园电影院,顺应风潮摩登升级

和如今许多电影院进驻商场不同,衡山电影院从建成开始便是“独门独院”。在衡山路休闲街的尽头,比邻着绿树成荫的徐家汇公园。电影院的门前一片开阔的庭院,使它享有了“花园影院”的美誉。1990年代衡山电影院还会每年春天举办为期一周的“花苑电影节”,除放映精心策划主题的影片外,还在庭院内摆放数百盆杜鹃花等花卉供观众欣赏,到了晚上,庭院的草坪上还会亮起珠玉般的彩灯,整座衡山电影院便越发显得花影绰绰,可谓大有“花头”。  

“它确实是上海很少见的带了一个小花园的电影院,大部分的上海电影院都是临街的,甚至很多那种电影院是从大门进来的,看好以后实际上是从边门的里弄出来的,像衡山这样得天独厚的单体电影院建筑,确实给观众提供了非常惬意的观影前后的一整套休闲体验。”汤惟杰说。

不过,衡山电影院成为今天大家印象中那个充满异域风情的电影院还是经过了几轮升级的。

建成至今已有七十年历史间,衡山电影院进行过几次翻修。如1972年进行了局部大修,座席从999个增加至1044个,1983年增加了小卖部。20世纪90年代的一次整修将原先的门楼拆除了,变成一排面向衡山路的镂空铁门,原先的放映厅改建为896座的阶梯式衡山厅,原来的观众休息室则改造成为双人情侣座,命名为回雁厅。

这个颇富诗意的名字取自柳宗元谪居永州时写过的一首七绝诗:“故国名园久别离,今朝楚树发南枝。晴天归路好相逐,正是峰前雁回时。”寓意希望衡山电影院创建的这个环境温馨的小厅,能让观众到过一次就想着再来。

当时回雁厅的全情侣座配置也惊艳了上海滩,104个座位的小厅里,排布着52对宽大的双人定制沙发。沙发前放置茶几,茶几上有天天更换的鲜花,充满了一种温馨浪漫的气息。据统计,这样的一个座位在当年电影票还十分便宜的情况下,一年票房产出能上万元。因为设施环境优越,服务到位,这里也成为沪上情侣们谈恋爱的热门打卡地,情人节、圣诞节的活动回雁厅更是场场爆满。

衡山电影院回雁厅

汤惟杰谈到,1990年代衡山电影院的这一轮改造同样反映了当时的电影潮流。“90年代开始,美国大片进入中国,美国电影大片分账制度开始之后,中国电影格局是发生了变化的。而当时美国电影自身因为也面临着和电视的竞争,为了确保和巩固自己的商业利润,他们自己也在观影的感官体验上越发追求极致。好莱坞大片越来越大批量地进入中国,对中国电影院的设施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所以当时我们一大批大城市的电影院都需要改造升级,衡山在这一批电影院里也是走在前列的。同时,它也是在改造上动了脑筋的。它自身的环境,加上对于电影作为娱乐生活方式的洞见,都非常好地引领了上海电影院改造的潮流。后来上海也有了一批带情侣座位的影厅。”

同时,后来被称为3号厅的花卉厅,作为一个仅有五十多个座位的小厅,颇具欧陆风情地将花园、咖啡、电影集为一体,成为当时包场观影的首选,私人包场特色也一度是衡山电影院的招牌之一。

早年的衡山电影院是一个方方正正的平房,外观上并不出众。而保留到今天的颇具摩登气息的新衡山电影院,是得益于2009年为迎接上海世博会进行的一次彻底翻修。

此次翻修保留了电影院建成之初的建筑结构,但对门厅部分进行了彻底改造。改建后的衡山电影院选取了装饰艺术风融合包豪斯的设计风格,在外立面大量使用了竖线条。棱角分明的几何形状与圆滑曲线完美结合,能随着人们在行进间的不同视角,配合自然光影的交错,产生一种静态的运动。

改建后的衡山电影院,保留了3个观影厅,有近700个观众席,所有影厅都采用了当时“超五星”的标准建造,全套引进最先进、最现代化的进口放映设备:国际顶尖水平的科视高清数字放映机和代表影院最高标准的杜比环绕7.1声道音响,并首次采用全数字、全自动化放映。

不过当时,回雁厅和花卉厅被改成了更为直观但稍显无聊的“2号厅”和“3号厅”,还惹来不少影迷朋友的“抗议”。

重新改建后的新衡山具有了更“洋气”的外观,一度也是不少影视剧在沪上取景的选择。

电影《胜者为王》剧照

电视剧《辣妈正传》剧照

学者建议回归“初心”让市民参与“重建”

尽管如此,这个老牌电影院在过去十余年商业电影院崛起的汹涌大潮中,还是落了下风。就衡山电影院毗邻的徐家汇商圈而言,港汇商场内的永华电影院(现sfc上海影城港汇永华IMAX店)和美罗城里的柯达电影世界(现sfc上海影城美罗城店)都近在咫尺,这两家影院都拥有更多的影厅、更现代化的设施,以及更临近餐饮、购物巨大人流的环境。

“电影院的消费在近十年来越来越趋于年轻化,年轻人的观影消费习惯已经发生了改变。他们希望一个地方能够吃喝购物一站式解决,单为看一场电影很多人还不高兴出来,衡山电影院在地理位置上有些吃亏,加上它虽然也有三个厅,但跟真正的现在够格的多厅影院比还是有差距,在排片上也会受到一定的限制。”汤惟杰分析。

一位曾住在徐汇区的影迷对记者谈道,“对这个电影院很熟悉,也有很深的感情,但的确不知不觉间,去这家影院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一来它从地铁站出来还要走一段路不是那么方便,二来影院的设施确实也比较旧了,尤其是两个小厅,屏幕比较小,大厅排的场次又很有限。但是每年上海电影节的时候那边还是会很热闹。”

根据灯塔专业版的数据统计,新衡山电影院的票房产出要远低于周边同商圈的两家影院。翻看上海疫情之前的票房数据,以2022年元旦当天为例,当日该影院的票房为8.7万元,而同商圈的sfc港汇店票房产出28.3万元,sfc美罗城店为20.6万元;以同月27日的工作日为例,新衡山的票房仅为3872元,港汇2.5万元,美罗城为1.4万元。

这其中的票房产出尽管与影院的票价定价有直接关联,但也不可否认,在观影人次、上座率等指标上,新衡山与其他更具商业气质的电影院有着不小的差距。

城市文化的进程中,老牌影院的关闭并不是新鲜事。尽管此次影院的停业是合同租约到期的自然行为,但影院后续的命运依然让许多爱电影的人们牵挂。

澎湃新闻从相关部门获悉,衡山电影院不是永久关闭,接下来可能会进行区域更新。

作为研究电影和上海城市文化的学者,汤惟杰曾参与过与衡山电影院同期建造的另一处上海老影院东昌电影院的改造。这家浦东的“先锋影院”自2004年停业,2019年以“东昌弈空间”的姿态重新归来,成为了主打电竞的文化创意空间。他也留意到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附近的嘉兴影戏院(又名天堂大戏院),如今成为了偶像团体SNH48的专属表演基地SNH48星梦剧场。虽然定位功能不同,但这些老设施也发挥了自己的新活力。

东昌电影院旧貌

东昌电影院变身“东昌弈空间”

对于衡山电影院,汤惟杰认为,“它在建造之初,就是按照一个电影院的要求和规格来建造的,很难想象它今后会被用作其他的用途,不知道今后的功能定位是不是会有太大的变化。”作为资深影迷,汤惟杰希望这座电影院能够在未来得到更好的运营和发展,“它和任何一家上海的电影院一样,承载了上海作为中国大都会生活里市民文化生活的形态,这种形态是和这座城市的观影文化联系在一起的。同时它又是跟特定的一段历史时期的经济发展形态相关联。之后,它也一路参与见证了电影院从单厅到多厅的发展,见证了电影院设施不断完善升级的这么一种变化。对于上海的电影院来说,无论未来如何,谁来运营,它都是非常重要的文化记忆。”

影院闭门的消息发出,在网络上引发了影迷的关注和讨论,还有影迷前往现场,拍下闭门的景象表达感伤与不舍。汤惟杰建议,“趁着疫情让电影院暂时无法正常恢复的这段时间,是不是有可能让有关部门来牵头,把它变成公共参与、大家共同来策划的文化事件,刚好它的起点本身就是一个带着市民‘共建’的概念开始的电影院,代表着当时徐汇居民参与文化生活的美好心愿,如果能够借由这次的‘暂停’重新让市民再次参与到对于电影、电影院重建的讨论中,也许不失为是城市文化建设的又一桩美谈。”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55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