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1

荆江评论:“小镇做题家”更应得到尊重和珍视

2022-07-14 15:55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媒体
字号

  荆州新闻网评论(特约评论员 张仲旺)7月9日,是多个省份一年一度公务员省考的笔试时间。然而,仅仅在一天之前,某新闻周刊的文化部主任杨时旸所发表的一篇文章,在媒体平台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也搅动了社会大众尤其是应试考生的情绪和心态。

  姑且不论此篇文章为某四字艺人正名定分的逻辑架构是否严谨周全、经得起推敲,也暂请忽略标题之中将“科学家与演员等同”、混用“法制”一词等常识性谬误。单单管中窥豹,到底是多么大的愤怒和不平,让杨主任亲自站台、挥毫泼墨,在1424字的“檄文”之中对“小镇做题家”充满鄙夷轻蔑、反复痛斥批驳?傲慢不屑之下,其理直气壮认为人民群众“关心招录程序是否公平”是煞有介事、无能狂怒。似乎普通人的努力与拼搏,在杨氏眼中只是沦为了可笑与可悲的“卷生卷死卷做题”。

  自古以来,中国人一直讲究的都是读书才能改变命运。一百年前,周总理的一句“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激起了多少仁人志士为国家和民族而奋斗终身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在今天,高考、读研、攻博乃至考编依然是普通人最有希望改变命运的途径。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舆论开始蔓延着“读书无用论”“一切向钱看”,不少媒体为了攫取流量也热衷于“造神运动”“学霸的完美履历”,而影视作品中更是到处都充斥着“高富帅”与“白富美”。又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寒门再难出贵子”,普通人努力读书改变命运的这一条路,也逐渐被标签化和污名化。

  “覆辙在前,殷鉴不远。”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九品官人法”将全国各地的人才分为九个等级,形成了“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门阀制度。普通人如果想要跨越阶层,除了揭竿而起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这也造成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种种乱象。正因如此,门阀制度在隋唐年间走入了穷途末路。随着科举考试的普及与推广,世家士族最大的特权消失,门阀制度也逐渐湮灭在历史长河之中。犹记得,很多年前流行过一句网络老梗:“我奋斗了18年,才能和你坐在一起喝咖啡。”这句话之所以能够风靡全网,正是因为它道出了无数寒门学子的心酸与无奈。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去年,一位名叫黄国平的博士毕业生的论文致谢曾看哭过多少人,“我走了很远的路,吃了很多的苦,才将这份博士学位论文送到你的面前”,诉说了其人生的艰辛与不易。今年5月,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赵安之博士名为《可怜无数山》的论文致谢一度刷屏网络,尤其是致谢中提及的“一边风餐露宿,一边屡试不第,无法再返校园,大好青春与天赋岂容如此虚掷?珠水汤汤,人海茫茫,谁会购买这一腔才情与梦想?”,朴实真挚的文字让多少读者产生了情感共鸣。“录取通知书从来都不是一张废纸”,那是“小镇做题家”挑灯夜读、十年寒窗的执着与心血。“小镇做题家”从来就没有什么可自卑的,之所以个人发展的水平有差距,并不是因为愚笨懒惰、不思进取,仅仅是因为出生的起点不一样。然而,杨氏之言论几乎是将“日薪208万”的明星艺人与所有努力奋进的普通人对立了起来,无限度地放大了艰难改变人生的普通人的焦虑和不平。

  诚如古希腊哲学家爱比克泰德所言:“我们登上并非我们所选择的舞台,演出并非我们所选择的剧本。”这个世界终究是由大多数普通人所组成的,并非所有人一出生就在“罗马”或者“上京”。“小镇做题家”更应当得到尊重和珍视,更应当被媒体大张旗鼓、不遗余力地正面宣传。因为他们既非天潢贵胄,又无尊长荫庇,更鲜资源相护。反而是严格遵循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一步一个脚印,一道题一道题刷出来的成绩、机会与平台。杨氏之言论“一石激起千层浪”,此篇文章里的每一个字,都在时时刻刻凌迟普通人的尊严。其将明星艺人与科学家相提并论,还妄想人民群众讴功颂德、树碑立传,还希冀亿万万人对其三跪九叩、顶礼膜拜?社交平台的热搜广场上,处处可见普通人的破防与泪目,又怎么能够不破防、不泪目呢?

  “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未来属于青年,希望寄予青年。一百年前,一群新青年高举马克思主义思想火炬,在风雨如晦的中国苦苦探寻民族复兴的前途。一百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一代代中国青年把青春奋斗融入党和人民事业,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力量。

  立于“小镇做题家”的坐标,我想引用鲁迅先生《热风》中的警句,与网友们共勉:“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2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