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湃Logo
下载客户端

登录

  • +1

女子23年追踪“金佛像”被抢案:父亲被打致死,剩下佛像被当“证物”去向不明

林珏瑶 张奕丹/封面新闻
2022-07-15 14:57
一号专案 >
字号

23年过去,凶手没有抓到,齐乌日那希望能得到赔偿。

1999年1月的一个夜晚,内蒙古兴安盟科尔沁右翼中旗齐乌日那家中,3名涂成黑脸的男子突然闯入,抢走了祖传的5尊“金佛像”,还将她的父亲打伤致死。那时候,齐乌日那只有12岁,她躺在父亲身边装睡才躲过一劫。

案发后,警方以办案之名,拿走了家中柜子里剩下的5尊“金佛像”。23年过去,抢劫杀人的嫌疑人至今未归案,警方拿走的“金佛像”也未返还。

在齐乌日那申请国家赔偿后,2022年4月,兴安盟公安局作出刑事赔偿复议决定,限科右中旗公安局在30日内作出赔偿决定。不过,这个复议决定作出后,事件并未有新进展。

7月14日,齐乌日那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科右中旗公安局7月初书面答复她称,该局曾在全局范围内抽调业务尖兵,于2021年6月10日成立了“99.1.26”杀人案专案组。案件相关取证工作正在开展中。

意见书还提及,因办案人员在办案过程中,对案发现场提取的物证在管理、交接工作上没有认真履职,使物证去向不明。经当地纪委监委立案后,4名人员被处分。

齐乌日那用手写信还原了事发过程 (受访者供图)

深夜案发

三人入室抢走“金佛像” 男主人被打身亡

内蒙古新佳木苏木高尔铺嘎查本屯的西南角,三间土坯房用院墙围起来,这是齐乌日那原本的家。在齐乌日那的记忆中,位于西边的卧室里,距地面约两米处挂着一个柜子,柜子分为上下两层,分别放着5尊祖传的“金佛像”。

想从柜子里取下佛像,需要推开上下移动的柜门。只有在过年帮父亲擦拭佛像时,齐乌日那才可以看到它们的样子。据她描述,佛像形状不一,大的佛像长和宽约有20厘米,小的佛像接近茶杯大小。家人曾告诉她,这些“金佛像”是太爷爷传下来的宝物。

23年前的腊月,在这间约四十平米的房间里,发生一起抢劫杀人案。据警方发布的通告,1999年1月26日深夜,3名陌生男子闯入齐乌日那家中卧室,拿走5尊“金佛像”,并用木棒和菜刀砍打齐乌日那的父亲那拉的头部,导致他在送医途中死亡。

齐乌日那记得,当天深夜,她和父母、哥哥在卧室的炕上睡觉。临睡前,他们用铁栓把家门和卧室门锁紧,用铁锹顶住。

深夜1点半左右,睡得迷迷糊糊的齐乌日那被几声响亮的踹门声吵醒。她睁开眼看到,卧室的门被打开,三名脸部涂成黑色、拿着木棍的陌生男子闯了进来。

2022年5月,科右中旗公安局发布悬赏通告中描述3名作案者称:3人都戴帽子,其中一人身高175cm左右,另两人身高170cm左右;一名男子穿黄色军棉衣,一名穿黑色上衣,另一名穿蓝色羽绒服。

齐乌日那回忆,3人闯入卧室后,父母被惊醒,从炕上坐了起来,打开了房间的灯。两名男子控制住他们说:“把柜子打开,拿出钱来!”。她的父亲想反抗,被其中一人用手中的木棍打中了头部。

因为害怕,一旁的齐乌日那和哥哥装睡着,不敢发出声响。齐乌日那的母亲吕兰(化名)看到,另外一人拿走了放在卧室柜子下层的5尊“金佛像”。得手后,3人关上房间的灯逃走。

凶手离开后,吕兰看见丈夫的头部受伤,血流不止,衣服和床单都带有血迹。她想出门找人为丈夫包扎伤口,却发现大门被从外面反锁。随后,她从窗户跳出,找到亲戚和村医为丈夫包扎。

凌晨3时许,亲戚陆续来到齐乌日那家中。此时父亲那拉的伤口已经止血,还能跟周围的人正常交流。“我就在他旁边,我爸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都来了哈,我就先睡一会’”。齐乌日那回忆,那拉躺下后很快就打呼噜,怎么叫也叫不醒。在场的村医扒开那拉的眼睛,发现他的瞳孔已经扩散。

“当时是我报警的。”时任嘎查书记的张陶格申扎布告诉封面新闻,当天凌晨四五点左右,他接到消息后赶到那拉家,报警后又找了一辆四轮车,将那拉送到医院抢救。但在送往医院的途中,那拉不幸去世。

科右中旗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在案发后鉴定,那拉系钝器致伤右侧颞部(编者注:即太阳穴部位),致硬脑膜外出血死亡。

23年后悬赏

案发现场曾发现足迹  警方奖10万征集嫌疑人线索

2022年7月7日,科右中旗公安局书面答复齐乌日那称,警方在案发现场发现3种足迹,其中,在房子门外距门1.2米处有足迹两枚,土房东墙下距东墙2米处发现有一枚足迹,其余未发现可疑痕迹。

齐乌日那回忆,案发当天早上,警方上门询问了她和家人,同时在土坯房东墙下发现一枚足迹。为了固定证据,警察用石膏覆盖在足迹上,还拿下家中炉灶上的锅扣在上面。

案发几天后,齐乌日那和母亲、哥哥被叫到派出所指认凶器。她称,在那之后,有民警告诉她的母亲,嫌疑人已经被抓,是否属实不得而知。

2022年5月,科右中旗公安局发布的悬赏通告却显示,这起案件尚未被侦破,警方仍在悬赏征集嫌疑人的相关线索。对提供重要线索破获此案或直接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公安机关将给予人民币10万元奖励。

警方发布的悬赏通告(图据网络)

家中遭劫、父亲遇害时,齐乌日那年仅12岁。这些变故改变了她的生活,她也立志要为父亲的死讨个说法。

2001年,在案发近两年后,齐乌日那根据家人回忆的细节,手写了一封自述信,详细地记录了“金佛像”被盗、父亲遇害的细节,她希望能有机会交给有关部门,为侦破案件提供线索。

上了高中后,齐乌日那第一次尝试将手写信邮寄给当地的相关部门,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当时我也不是很懂,我只知道寄出去的信,连回执也没留。”

寄出去的那封信如石沉大海,一直没有回音。高考后,原本想当老师的齐乌日那填报了内蒙古一所大学的法学专业。在当时的她看来,学习法律可以让她拥有为家人讨回公道的“武器”。

“我就感觉把这个知识掌握了,可以拿起法律的武器去捍卫自己正当的权益。”她说。

剩下5尊佛像

警方取走后去向不明 4名办案人员被处分

让齐乌日那和家人感到不解的是,嫌疑人抢走5尊“金佛像”后,警方以办案之名取走剩下的5尊,却一直未归还。

齐乌日那记得,案发当天早上,办案民警来到家中,将原本放在佛柜上层柜子里的5尊“金佛像”取下,放在床上拍照后拿走。

2022年7月7日,科右中旗公安局给齐乌日那的书面答复,佐证了这一说法。对于齐乌日那反映5尊佛像遭到违法扣押的问题,该局答复称,因办案人员在侦办案件过程中,对案发现场提取的物证在管理、交接工作上没有认真履职,使这些物证去向不明。经科右中旗纪委监委立案后,给予其日某某、蒋某某、高恩某、王某某4名同志相应处分。

在此之前,2022年1月,齐乌日那曾向科右中旗公安局提出刑事赔偿,请求该局赔偿违法扣押5尊金像未归还造成的损失——300万元人民币。但在规定时间内,科右中旗公安局未对此做出是否赔偿的决定。

随后,她向科右中旗公安局的上级公安机关兴安盟公安局提出复议申请。2022年4月,兴安盟公安局作出刑事赔偿复议决定,认为科右中旗公安局在行使侦察职权时违法对与案件无关的5个佛像采取扣押措施,应当予以赔偿,限前述公安局30日内作出赔偿决定。但并未对具体的赔偿金额作出规定。

齐乌日那称,科右中旗公安局并未在规定期限内作出决定。她曾将国家赔偿申请书、家庭关系证明等资料提供给科右中旗公安局,也多次联络该局负责该案赔偿部分的法制大队工作人员,但至今未得到有效答复。

截至7月15日,封面新闻多次就此事致电科右中旗公安局,暂未获有效回应。

一个月前,6月17日,齐乌日那曾通过邮寄的方式向兴安盟公安局提交国家赔偿复议申请书。

对于300万元的定价,齐乌日那解释,她手头没有关于“金佛像”的材质、规格、尺寸的记录。她从当地人处了解到,祖传的“金佛像”单个价值有五六十万元,她据此定价。齐乌日那的母亲吕兰表示,她也不清楚“金佛像”来历、大小和材质。

“我最大的愿望是侦破父亲的命案,为他伸冤。其次是追回祖传的佛像,追不回就要赔偿”。齐乌日那称,她希望能够获得赔偿,给家人一点安慰,但更希望杀害她父亲的凶手能被抓获,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追责。

(原题为《女子23年追踪“金佛像”被抢案:父亲被打致死,剩下佛像被当“证物”去向不明》)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施佳慧
    澎湃新闻报料:021-962866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1
    收藏
    我要举报
    评论0
    发表
    加载中

            扫码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沪ICP备14003370号

            沪公网安备3101060200029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6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沪B2-2017116

            © 2014-2023 上海东方报业有限公司

            反馈